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金光/風月] 那個衰神 3

 









那個衰神

3
 
 
最聰明的人,不一定是最後獲得幸福的人。
聰明反被聰明誤,這真是他媽的真理!
 
風中捉刀的傷勢養好了,躲在家裡當阿宅當了幾個禮拜,月繼續在外頭忙著裝頹廢文藝青年,等著俏如來破局的那一天。
那一天,苗疆天氣晴朗,大清早就由國師護送俏如來到中苗邊界,準備將俏如來交給等待的尚同會一行人。
他蹲在樹林裡蹲了半個小時,才看到苗疆方向浩浩蕩蕩來了一群人,而月跟花,也陸續隱蔽在這附近。
沒想花痴真的是背叛者……
老實說,看到以前的兄弟一個一個都變了,他真的很難面對。
或者說,其實只有他活在夢裡,活在自己幻想中的風花雪月和樂夢境中,一直沒有醒來。
他的兄弟,從來就不是他想像中那樣單純溫和的模樣。
就算是從小到大一派優雅的優等生花痴,或者生了女孩般可愛文靜的臉,結果內心是崇尚漂泊英雄的文藝青年的月。
選擇親眼看著別人將這些陰謀詭計全部揭破,他出手擋住花痴,不讓他出去幫那個國師。
花痴看他的眼神充滿悲傷和無奈。
但是沒有憤怒。
因為,再來就是訣別。
 
***
在俏如來這場把陰謀公諸於世的前一個禮拜,他終於有機會跟忙得要死的月講上兩句話。
還是無情葬月剛起床,一邊梳頭髮一邊穿衣服的時候,他衝進他房間才有機會說話的。
「欸,月。」他連門都沒敲就闖進來。
「大哥?怎麼了?」月抓著睡得炸篷的頭髮,苦惱地轉過頭看他。
……他覺得無情葬月一臉睡眼惺忪,文藝青年魂還沒上身的時候,看起來比較可愛。
「你跟俏如來是不是在計畫什麼大事情?」他問。最近月每天早出晚歸,天才剛亮就逼自己爬起來梳洗,連修儒做的美味早點都兩三口吞掉就衝出門,然後大半夜才回來,他實在看不下去。
那張好看的臉上都出現黑眼圈了。
「嗯。」月只說了一個字。開始梳頭髮。
「唉,我要知道細節。」他瞇著眼,跑過去幫忙。
無情葬月無奈地瞥了他一眼,不說話。
「幹嘛這樣看我」做人家小弟裝什麼老成。
「大哥,」無情葬月語重心長地說:「你的腦子不好,這些事情太複雜了,不要去想。」
啥!?
無情葬月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照俏如來的指示去做就好了,不要問那麼多。問多了你會混亂。」
「……」靠,他有這麼笨?
「那讓我幫你分擔一點,」捏捏月的臉,皮膚蒼白、睡眠不足,講話有氣無力,「你太過勞了。」
被捏了臉頰,月也不生氣,只是微微勾起嘴角,低聲說:「之後就有用得到你的地方了。」
「唉……」他只好用力揉亂月的頭髮,「不要太勉強自己,月。」
「我會盡力。」
月開始梳頭髮。
他撐著臉頰,坐在旁邊看月整理頭髮。
「我一直很想問,你到底是怎麼把這堆稻草弄整齊的」他好奇,因為道域是一個很流行華麗髮飾的地方,每個精英份子都會在頭上編出很繁複的髮型,然後裝上好幾顆寶珠,看看花痴和隔壁棚的素什麼賢人,你就可以大致了解這種流行趨勢。
所以髮質不好的道域人,其實是很辛苦的。他們要比一般人花更多時間在搞他們的頭髮,才能編整齊還要戴寶石。
月給他一個白眼,告訴他:「用順髮花露水,把頭髮全部噴濕,拿繩子綁成一束,通通包進頭巾裡,再拿繩子固定頭巾,多拿幾條才比較好固定。」說了一大串之後,月無所謂地補了一句,「我勉強只能用一個頭飾,所以另外戴個耳環作為裝飾,不然不夠華麗。」
「哇,這麼複雜喔。」他瞪大眼。
「像你跟花痴這種髮質好的人,是不會了解的。」月不高興地咕噥。
「哈,我也不喜歡這種流行,所以老子移民苗疆之後,就把髮型從簡啦。」綁馬尾就好了,這樣最簡單!
「這樣吧,」他左思右想,「事情結束之後,我們一起移民中原。聽說中原的髮型很多樣化,而且披頭散髮像俏如來那樣,都不會有人覺得俗。之前你把頭髮放下來的造型,我也覺得很好看。沒有那麼文藝但是比較帥,嘿嘿。」這真是個好主意,決定了,以後跟月一起移民中原。
月一臉愕然。大概是因為大家從小到大都稱讚他漂亮,沒人說他帥吧。
「幹嘛,不願意啊?」
「不……」月有點難為情,連忙把頭髮弄好著裝,「我要出門了,今、今天很忙!」
「啊好,早點回來啊月,晚上我跟修儒等你吃飯!」
他大笑著送月出門。
無情葬月一邊走出門一邊暗自想,原來風覺得自己很帥啊?好像還滿高興的……
 
 
*****
中苗交換人質破局、國師忘今焉被指為道域陰謀者的那一天,他腦海一片空白。
他終於了解俏如來跟月的腦子裡都在轉怎麼樣複雜的內容的時候,他的確覺得自己是不能理解的。
現在在沉香蘭居,他也只能沉默地傾聽花痴最後的告白。
告解。
因為月已經不會原諒花痴。
而他不管原不原諒,都沒有立場阻止月去報仇。
而雪……盈曦,面對自己喜愛的人,將與喜愛自己一輩子的人,性命相搏,竟然也還是沒有阻止。
他都快要不了解,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他只是局外人,從一開始就是,局外人。
 
 
那麼,盈曦是怎麼樣的人?
在俏如來懷疑她之前,他一點也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
或許只是不願意思考。
他甚至非常討厭俏如來懷疑風花雪月任何一個人,好像在質疑他們四人的感情有人做假似地。
他媽的讓人不爽。
他還是比較喜歡笨牛。雖然是俏如來他弟,至少笨牛比較不人討厭。
但是盈曦……
她總是乖巧地跟在他們身邊,她似乎喜歡月,而花痴喜歡她,但是……他有一天從夢中醒來,才發現盈曦是沒有個性的人。
他們從來也沒有了解過她。
 
 
簡直是十年夢醒。
雪是陰謀者,她們抓了月,要引自己過去,好一網打盡知曉當年道域血案的所有人,掩蓋這樁天大的陰謀。
他到這裡才發現自己全部做錯。
用月很喜歡模仿的一種條列式說法,可以這樣歸納:
錯一、坐視花痴不管,整天練武功,結果忽視了他的少年憂鬱,還被壞人利用。
錯二、盈曦總是在旁邊,卻從來沒問過她的想法和意見。結果盈曦某一天就爆發了。
錯三、坐視花痴喜歡盈曦這件事,以為船到橋頭自然直。早知道在酒裡下個藥,讓他們倆生米煮成熟飯,花痴就不會被人利用了。
錯四、沒有教育好月,害他每天跟頹廢風格文學作品為伍。
錯五、面對一團混亂,結果自己跑了,導致月被打成重傷,還要裝瘋。
啊啊,列了一堆錯錯錯錯他好挫折!
現在可以補救嗎?
現在補救還來得及嗎?
該死,他腦子不好,反正先把月救出來,再找機會把盈曦罵一頓,這樣應該算盡責的大哥吧!
好,他決定了。
這次,他要做回風中捉刀,當一次月的英雄。做個好榜樣,希望月可以往正常英雄而不是頹廢少年的方向發展。
於是他把珍藏的髮飾從箱底找出來,還有道域現在最流行的衣服式樣。
老子是風中捉刀,月,等我!
 
 
 
這邊月凝灣,月黑風高。
遠遠看見一個很道域流行風格的風中捉刀,可惜無情葬月被餓了兩天,講話有氣無力:「大哥……」
風中捉刀踩著刀步帥氣逼近包圍圈,觀望著被擋在最後面等待救援的月,好,應該還來得及。
月被綁在木樁上,臉頰沾了一點沙土,衣服破了,看起來被揍得很慘。
不知道為什麼,他想起很久以前,在修真院,月也是一天到晚被霸凌,被同學打,衣服也經常髒兮兮的。
但還是很可愛。
他看著月,霸氣說道:「等我,馬上救你。」
「……我知道你會來。」月給他一個微笑,「從以前開始,大哥就是最強的。」
無情葬月很是感慨。
老天其實很公平。
昊晨是他們四人中,最聰明的小孩。早慧、天資聰穎、過目不忘,就算不為忘今焉做那些事,爬上道域的權力高層,也是遲早的事情。
而他自己的資質不怎麼樣,他知道自己能進修真院,是因為親生父親的關係。
他跟昊晨有同樣的問題:太早熟了。
因為早熟,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學會怎麼跟人玩權弄謀,盡是把心思花在討好師長,或者躲避霸凌的同學,腦子裡想著誰喜歡我、誰討厭我、誰對我好、誰準被欺負我。
但是大哥不同。
風中捉刀是一個非常單純的人。
他單純到,老師告訴他,把武功練到極致,他就把武功練到極致。
孩童時期、少年時期,專心致至。終於他變成一個真正的、絕頂刀者。
風中捉刀的武學天分原本就好,加上十幾年的專注修行,他累積了無人可敵的實力。
等到別人發現的時候,已經再也追不上他了。
無情葬月很佩服這樣的風中捉刀,也很羨慕,因為自己根本無法做到。
昊晨也無法做到,所以低頭喊他一聲大哥。
風中捉刀是如此單純和正直,以至於無法接受在背地裡動作頻頻的花痴,也無法接受以偏門修煉傲邪劍法的自己,更無法接受坐視一切卻只會滿面愁容的雪!
這才是大哥出走的理由。
 
 
抱歉,大哥,每次都要你收拾殘局。
「你是故意的吧,月!為什麼每次都是我衰啊?」
風中捉刀的抱怨從前方飄過來。
 
但你是大哥嘛……
無論如何,他會相信大哥無與倫比的強悍。
無情葬月輕輕閉上眼睛,相信再次睜眼的時候,會看見那個人的笑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