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金光/風月] 那個衰神 1





那個衰神
 
1
風中捉刀覺得自己上輩子一定做了很多虧心事,這輩子才會衰到無以復加。
至少被他這輩子認定的好兄弟一劍插在肩膀上插個對穿的那瞬間,他非常誠懇地向上輩子被自己辜負的人道歉。
無情葬月一定是那個他媽的最大宗債主。
月啊月,我上輩子到底欠你多少錢?
還是你當年是個十六歲小家碧玉,我殺了你全家還把你姦了又殺殺了又姦最後賣進妓院於是你得了花柳病含恨冤死,死前詛咒我下輩子被你分屍?
為了引出道域血案背後的陰謀者,他們依照俏如來的計畫,在充滿草長得比人還要高的荒野上約戰。
哇咧……第一次就很痛了。偏偏還有第二次。
第二次,他不但要被打趴,還要假裝被幹掉,屍體被踹下山崖死無葬身之地,只留下一封染血的信封掉在兇案現場。
他風中捉刀的傳說與名聲全部掃地。
「媽的……」他躺在泥土地上,身上好幾個劍孔,血流滿地,微微顫顫地從懷中掏出一封信,丟在地上。
無情葬月慢悠悠地走過來,繼續裝他的頹廢文青,「我記憶中的一點醜惡,永不再會,劍鋒無情人葬月。」
他還來不及喊醫生去你的永不再會,就被一腳踹下山崖。
嗚喔喔喔喔──俏如來你的計謀也太陰毒了啊啊啊啊啊啊下輩子我做鬼也不放過你──
啪!
正當他也準備要詛咒這批混蛋下輩子衰死的時候,他被接住了,免於粉身碎骨。
「……」老天你終究待我不薄!
「哭什麼?俏如來說,戲要演得像一點。」跟他一起跳崖的無情葬月接住他,冷靜地解釋。
「我他媽真的快死了……」風中捉刀咬牙切齒,他傷口超痛。
「放心,我配備了一個名醫傳人。」無情葬月低聲說,繼續公主抱,往山崖下方一個凹入的山洞深處走去。
繞過好幾個轉角,他很快發現山洞深處點著燭光,白衣少年蹦蹦跳跳地跑了出來,緊張地看了看風中捉刀。
「大哥,快把他放下,我來包紮!」修儒指著山洞深處一堆柔軟的稻草,示意無情葬月將人放在那邊。
「死不了,我沒有傷到要害。你今天出門採藥,應該沒有被人發現吧?」無情葬月關心詢問。
「沒有,大哥放心!」修儒開心地笑,「所有的藥都有找到,可以治傷了。」
無情葬月點點頭,讓風中捉刀躺在草推上,修儒立刻帶著繃帶藥物上前包紮。
「……你們感情真好。」風中捉刀瞇著眼看兩人的互動,心裡不是滋味。他全身無力失血過多,只剩下腦袋可以動。
「啊,因為大哥救了我嘛!」修儒笑道,「而且他也認識我師父跟師母,有好多事我都是聽他講才知道的。」
可惡,無情葬月這個大小眼,當大哥要被痛扁,當小弟就可以說說笑笑噓寒問暖!
無情葬月坐在一旁,正拿著一塊乾淨的布在拭劍。
「對了,」無情葬月偏頭,這是他在裝瘋賣傻時期養出來的壞習慣,「我把你的刀留在水月同天了。」
「喂喂……」他的愛刀!
「沒辦法,要取信於人,這是必要的。只要風中捉刀沒死,絕對不可能把重要的刀留在原地,不是嗎?」
「呃……唉!」風中捉刀無語問蒼天。
「放心吧,風……嗯,風中捉刀大哥,等事情結束,大哥一定會把你的刀找回來的。」修儒安慰道。
「我才是大哥。」無情葬月拍了拍修儒的腦袋瓜。
「我是月的大哥,大哥的大哥當然還是大哥。」風中捉刀不滿。
「你這個大哥是自稱的。」無情葬月冷淡地說。大哥,懷念的稱呼,但他決定不再使用了。
「喂喂,我上輩子欠你很多錢對嗎?」風中捉刀咕噥。
無情葬月看著他,低笑不語。
修儒把他沾血的衣服剪開,看著距離心臟恰恰一吋、剛剛好避開內臟和血管的貫穿傷口,無奈搖頭,替傷口做了消毒後,找出有麻醉效果的草藥開始搗碎。
「大哥,你下手太重了啦!」修儒在傷口上塗抹麻藥,抱怨道:「並不是沒傷到臟器跟骨頭,人就會沒事好嗎?」
「我相信你的醫術。」無情葬月簡單地說。
修儒的眼神充滿怨念,拿出縫合用的針線,「失血也會死人的。我是神醫的徒弟,不是神醫本人,你出手要有點節制啊。」
「這是必要的過程。」無情葬月湊過來看咬牙忍痛的風中捉刀,輕聲笑道:「誰教有人當年不告而別?分離之苦都能忍過去了,這點皮肉之痛,應該還好吧?」
「……」風中捉刀死瞪著這個無情的小子,他不想張開嘴,不然會痛到叫出來。
這小子過了這麼多年,那張臉還是像個女孩似地秀氣,但怎麼言談舉止中,有種跟俏如來類似的卑鄙陰險的感覺啊?
他到底被誰教壞了?小時候明明可愛得像個女孩!
不知道無情葬月也受過默教授指點的風中捉刀,內心默默流淚,然後昏過去。
 
 

*****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