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7639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原創] 貓醫生的診斷書15

15
 
晚間八點,他從開刀房出來,趁開會之前躲在休息室的一角吃便當,一邊想著楊聿凡,一邊空出手來滑一下手機。
提示音響了一聲,李鶴雨在通訊軟體上傳了個蠢臉青蛙的貼圖給他。
李鶴川挑眉,回傳:「老姊,什麼事?」
李鶴雨是大他三歲的姊姊,職業是皮膚科醫師,跟老公合開了一間醫美診所,每年光是繳的稅金就足以負擔一個普通家庭整年開支。
「老媽說你都不回家,開始打電話煩我了。」李鶴雨告訴他,「你又不是不曉得,她現在最有興趣的就是你的婚姻大事。」
「妳說呢?」李鶴川瞇著眼回應。
李鶴雨傳了一個愛莫能助的貼圖,「她人生缺乏目標,只想著抱個孫子玩玩。而且老媽那些朋友的女兒蠢蠢欲動,這禮拜六晚上還有個飯局,你如果不去她應該會大爆炸。」
「我沒興趣,需要救援,跪求妳生幾個外孫。」
「老娘的第一個閨女恐怕還沒投胎,這樣吧,介紹給我你的新女友,這個飯局我就幫你。」李鶴雨說完,又附了一串哈哈哈的顏文字,「明儀姑姑說你好像已經有對象啦?」
「呃,她跟妳說了什麼?」李鶴川掩臉,他對楊聿凡這麼明顯了嗎?
「就說你好像有屬意的人了,勸老媽不要這麼積極。不過沒有用的,她什麼德行我們會不了解?」通訊軟體另一邊的李鶴雨窩在沙發上倚著正在讀雜誌的老公,不以為然地撇嘴。
「一定要像妳一樣先出國登記結婚,回來再稟告太后才可以吧。」
「她就是那種連自己選的對象都不會滿意了,何況是別人選的對象?」李鶴雨同情的親了親自家老公,惹來莫名的視線。
「她從出生到現在有對什麼東西滿意過啊。」李鶴川無奈,「總之,週六晚上那場想辦法幫我擋。」
「你還是不能不來啊老弟,那是家族聚會。」
「好啦,我吃完飯就會去值夜班。」
李鶴川把通訊軟體登出,決定要花錢買一組憤怒人物貼圖。
 
***
 
楊聿凡不算是太喜歡鬼故事,他對這一切不可知的事物都抱持著虛幻的不可知論,並且毫不在乎。
因此如果有人說他背後有東西,他的思路會先往冒險探案而非懸疑恐怖的方向去發展。
他整理資料到逼近午夜,才下班準備回家睡一會兒。
走出醫院才發現地板很濕,天空充滿了下過雨的腥氣。
將右手放進棉質連帽外套口袋,大步昂首地走在人行道上,這個時段和地段的人不多,但也絕對不到擁擠的程度。
他看著蒼白的路燈照在地面上的反光,微微皺眉。
背後有人。
楊聿凡猛然停步,回頭,正好看見一個跟蹤的身影慌張地躲進角落。他冷笑,突然向對街奔跑,彎過幾個街角,隨便閃進一條黑暗窄巷裡,拿出手機,沉默地錄下女子一邊張望尋找、一邊走過巷口的身影。
是前幾天跑來找李鶴川的那個病患。
年紀很輕,大概才二十三、四歲吧,染成棕色的捲髮柔順,臉上的妝不厚,穿著打扮有不少是名牌,大概是家境不錯的女人,那種從小到大家裡保護得很好,不太世故的類型。
也是啦,李鶴川好像從以前就特別受這種乖乖牌的歡迎?
他想了想,決定走出巷子,故意與沿路找回來的女子迎面遇上。
「啊……」女子嚇了一跳,退了兩步,滿臉心虛。
「妳跟著我做什麼?」楊聿凡審視著她,「這區的晚上不太安全,一個女孩子在外亂走不好。」
「我……嗯、我、我叫連郁香。」想來是這輩子第一次做壞事被發現,很是不知無措,發現楊聿凡沒有責問她的意思,才稍稍冷靜下來,仰臉望著他:「我是李鶴川醫生母親介紹的朋友。」
「所以?」
連郁香臉色漲紅,好半天才鼓起勇氣:「我最近在醫院問了很久,知道您跟李醫師感情很好,想拜託您幫忙,讓我們有時間可以多熟悉看看。」
「只是朋友,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楊聿凡質疑。
「呃、您曉得,是結婚對象。我爸爸是醫療器材公司的董事,跟李家的醫院有很密切的往來,」連郁香羞窘地說,「我對李醫生也有好感,可是他平常不太出席我們家族活動,很難遇得到他。」
楊聿凡看著她,心想,這女人倒是挺可愛,以別人來說還真的是不錯的對象了。可惜沒眼光,選上李鶴川那個笨蛋,要不要幫她一把,脫離苦海?
想到這裡,他露出為難的表情,「應該不太容易,我們只是普通同事而已,他那個人很正經八百,不喜歡別人把私事帶到工作場合。勸妳另外想別的辦法吧。」
忽略肺葉裡像碳酸飲料泡泡一樣紛紛冒起的酸意,楊聿凡對她笑了笑:「快回家吧,晚了。」
「嗯,謝謝你,楊醫師。」連郁香勉強扯出一點笑容,乖巧地點點頭,看著楊聿凡走開,身影消失在夜晚的街道。
她默默拿出手機,播放一段開刀房準備室的錄影,視線慢慢因為眼淚湧出而模糊。
 
 
 
『哪、笨蛋,幹嘛停下來?』畫面裡的楊聿凡得意地調笑,被李鶴川擁抱著親吻。
『你要開刀。』李鶴川的手按在開刀醫師的褲頭。
影像切換成一段錄音。
『我們只是普通同事而已,他那個人很正經八百,不喜歡別人把私事帶到工作場合……』楊聿凡說。
 
「這是怎麼回事?」
星期六晚間,李鶴川從沒想到,會在飯桌上面對這一段影像。
他的父親、母親、姑姑、大姊,都以嚴峻責備的眼神瞪著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