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526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Noble Beast] 跟阿鯤沒半點關係的一點小爭執

 【跟阿鯤沒半點關係的一點小爭執】
海浪重重拍打沙灘的聲音震耳欲聾,天色灰沉陰暗,烏雲低垂天幕,暴風雨將至。
面海的落地窗敞開,帶著鹹味和濕氣的風闖進房間,與潮濕淫靡的氣味混合。
「嗚!不要!」伊恩趴跪在羊毛地毯上,仰起纖細的頸子,輕晃著腦袋,徒勞地逃避著乳尖傳來的快感與刺痛。
在掙扎中雙手被箝制,眼睛被蒙起之前,他明顯感覺到里奧梅修身上帶著莫名的怒火。
但為什麼呢?


伊恩盲目閃躲,被撈住頸子,男人的力道強硬,像是要捏碎他的氣管。
「布萊梅、你在生什麼氣?不關我的事吧!嗚嗚……」里奧梅修拿出健身用的彈力帶,伊恩連忙扭動著纖細的身體抗議,可惜兩人的物理力量差距太大,如果里奧梅修不理會他的意願堅持做什麼,伊恩不可能逃過。
「我不這麼想。」里奧梅修低笑,手指拉起精鐵打造的黑色長鏈,長鏈分為兩股,末端分別連接三公分長的金屬夾,其中一個金屬夾將伊恩胸口的敏感尖端夾得紅腫突起。
「我不喜歡那個……痛……」伊恩顫抖著,被迫接受另一個金屬夾。
「是嗎?」
他看不見里奧梅修眼睛閃爍的怒意,但乳尖傳來逐漸加劇的刺痛,他知道那傢伙正在慢慢旋緊金屬夾的調控螺絲。
他的雙腕上被彈力帶綑綁在身後,憤憤地扯著雙腕。
里奧梅修以胸口的重量輕鬆地壓制他,將連接著兩邊乳尖的金屬鍊繞過他的腰側,扯到身後。
里奧梅修把玩著一顆橢圓形跳蛋,將長鏈末端纏住連接線,一起塞入伊恩顫抖的後穴。
伊恩發出軟弱的呻吟,「……什麼?不要、嗯啊……!」
「我以為你沒有差,只要夠大夠硬就好了。」男人冷笑,按下電源遙控鍵,拍拍他的臀部,將自己的肉柱前端頂著穴口,腰部一沉,整根擠入窄小的甬道。
「嗚……!」伊恩痛苦地叫出聲音,身體僵直緊繃,震動玩具被推到極深的地方,肉穴被撐開到極限,深沉的強烈的鈍痛太過刺激,腦中一片空白,身前的性器卻因為前列腺過度刺激而挺立。
「真緊啊。」男人伸手撈住他的鎖骨和頸項,將他拉起,移動腰身讓肉柱插得更深,他發出窒息般的呻吟,男人眼中閃過烈焰,開始猛力撞擊起來。
雪白的肌膚顫抖著,熟成櫻桃般美色的深紅長髮散落在肩膀,妖艷如鬼魅,性感得讓人慾怒燃燒。
「不要……我不要了……啊啊……」
伊恩拱起背,身體被塞得太滿,後穴火辣辣的,那傢伙的性器前端不斷頂到他的敏感處,他忍不住扭動,心理想逃避但本能卻追求著。
「別叫得你好像被強暴,小吸血鬼,這裡又緊又滑,有東西溢出來了,哪?」男人強健的腰身如豹,維持著撞擊,抓著伊恩臀瓣的拇指故意插入肉穴邊緣,撈出潤滑的體液,送到他的唇邊塗抹,將拇指塞進他嘴裡。
「嗚嗚!」伊恩含著他的手指,抗議般咬下。
血腥味漫開。
里奧梅修興奮地看著他艷麗的紅唇,淫蕩的肉穴湧出更多潤滑液體,慾望忍不住脹得更大,他抓住伊恩發顫的腰身,野獸般瘋狂地抽插。
帶著怒意和衝動,將痛楚和快樂加諸於身下呻吟著的美艷男子。


面對伊恩,那種又恨又愛的情緒不斷增長,像蔓生的魔鬼荊棘,從腳趾向上緩緩攀爬著他的身體,刺破皮膚、深入耳朵,吸走他的血液,分泌麻痺毒素,將他消化殆盡。
他回想著在海邊看見伊恩與陌生的男人握著手愉快交談的畫面,心臟脹痛得快要爆開。
「呼……」里奧梅修吐出沉重的喘息,垂下眼簾,伊恩結實白皙的裸背緊繃著,兩瓣翹臀被迫吞吐著他的性器,魅肉隨著他的撤出微微外翻,露出內部彷彿身藏的艷色秘密,緊緻的肉穴緊緊夾著他,濕熱包裹吸附,吸血鬼的誘惑渾然天成。
手掌摸索著伊恩的胸前將他撐起,感覺到體內的性器變了角度更加刺激,伊恩發出破碎的呻吟,熱汗淋漓的背貼上自己的胸膛,可憐地承受著更加深入的求索。
里奧梅修咧開嘴笑,環抱著伊恩更加興奮地擺動腰身,那樣掌握著這個人的性慾與性命的居高臨下感讓他覺得滿足。
這是屬於他的,其他妖魔鬼怪人類都閃邊!
 


彷彿嚴重工業污染般的灰暗天空更加陰晴不定,紫色閃電劃破空氣,一記悶雷轟然擊落海面!
「啊……哈啊……」伊恩不斷喘氣,快感蔓延,彷彿堆積在肺部讓他無法呼吸,他覺得委曲又不解,不知道布萊梅幹嘛生氣。
黏滑的體液自肉穴與性器摩擦的縫隙滴落,發出咕啾咕啾淫糜聲響,里奧梅修懂得找尋他的敏感帶,幾次惡意頂弄,即使後穴被長時間的性愛凌虐得陣陣發痛,快感也同時累積摧殘著他的神經,將他逼向發洩的出口。
「哈、哈啊……」喘息間,他的臉轉到海的方向,傾聽著,兇猛的海潮、不斷捲起高浪,「嗯……海、有狀況……嗚啊!」
「你還分心?」里奧梅修不滿地拉扯伊恩的乳尖,猛然加劇侵犯的力道。
「不要、嗚嗯,我、忍不住……」布萊梅的體重、鋼鐵般的肌肉與他的身體碰撞,肉柱深深撞入後穴,連囊袋都要一併擠進去的深重力道,彷彿鞭打著他的臀部,衝擊的快感激烈地逼迫著他,沒有被關愛的身前慾望脹痛硬挺,緊繃得巍巍顫顫。
「嗯嗯啊……要、我要……」伊恩晃著頭哭叫。
里奧梅修勾起嘴角,加劇腰部的撞擊,低頭啃咬他的耳骨,惡魔般催促:「射出來吧,只有我能讓你失控……」
「嗯啊、不行了、啊啊……」伊恩被逼到快感的頂鋒,半透明的體液隨著敏感點被猛然撞擊,噴薄而出。
「……真淫蕩。」里奧梅修拔出巨物,猛然扯下深埋在他體內的跳蛋,連同乳尖的金屬夾一起扯落,惹來一陣甜美的呻吟。
「嗚嗯……」伊恩側身倒落柔軟的地毯,滿身布滿汗水,喘息不止。
「呼……我討厭眼罩,還有繩子,」他轉過臉,明明無法視物卻猜出里奧梅修注視他的方向,唇邊勾起一絲媚惑的弧度,低聲說:「……布萊梅,把它拿下來。」
里奧梅修愣了愣,替他取下眼罩,卻沒有鬆綁。
終於恢復視線,伊恩眨了眨眼,剛才做得激烈,眼角泛淚,還紅通通的,令人心生憐惜。
「還有手……」伊恩可憐兮兮地仰望著他,經歷了高潮,雙腿有些乏力,雙手被反綁的姿勢讓他很不舒服。
「不行,」里奧梅修俯身抱起他,讓他躺在床上,讓他看見自己硬挺脹大的性器,「我現在想虐待你。」
「為什麼?」伊恩瞇起眼,抬起一條腿抵住他再度壓上來的胸口。
「……不為什麼。」

「你……人類真麻煩,真正想說的話都不說出來!」伊恩不耐煩,伸出乏力的腿踹布萊梅,被抓住腳踝架在肩膀上。
「吸血鬼更麻煩一點,」里奧梅修好整以暇地拉開他的雙腿,將性器再次頂入肉穴,「你從來不考慮別人的心情嗎?」
「嗯啊……別人?你說的別人是你嗎?」伊恩天真無邪地看著他。
「不然呢?難道是說海邊被你欺騙的蠢人類?」里奧梅修想到就來氣,這小吸血鬼為了吃的竟然去引誘別的男人!
「阿鯤又不是人類……」
「蠢妖魔鬼怪,我收拾了你就去滅了他們!」
「不行……那個、那是北海的鯤鵬啦!你們不是要去找上個月在白令海沉掉那艘油輪嗎?我拜託他撈到了啦!」
里奧梅修一愣,「鯤鵬?那個北海守護神?」
「對……」伊恩一臉怨念,扭扭腰,「你就為了這生氣?」
里奧梅修默默地幫他解開束帶,讓伊恩的雙手恢復自由。
「呃,」他想了想,坦率道歉:「我的錯,現在補償你。」
說著又動起了腰。
「你……啊、那裏不行,唉嗚……」伊恩叫得跟被欺負的小貓似的,里奧梅修覺得胸口的悶氣一空,笑出聲音。
「你竟然幫忙獵人的工作?你最討厭的獵人?」
「……」伊恩哀怨地瞪了他一眼,「你也知道我最討厭獵人?」
「我知道,你是幫我。」里奧梅修低頭吻他,唇舌交纏間被咬了一口。
「還餓?」里奧梅修握住他的腳踝,壞笑:「沒問題,我們可以做到明天早上,我再去撈那艘沈船!」
「不要、嗚嗯、我才剛……」


呻吟聲斷斷續續地飄流在空氣中。
按了兩次門鈴都沒人應門,托爾金捧著裝滿公文的牛皮紙袋站在窗外,無奈地嘆氣,在兩人看不見的角度坐了下來等。
用他家小哈比的話來說,身為一群窮凶惡極、冷酷無情、毫無節操的魔物獵人兵團長,好可憐啊。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