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3479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貓醫生的診斷書 13

 13

上個月醫院補充了一批外科人力,楊聿凡總算從加班地獄中解脫,下班之後還有時間跟李鶴川或武宣昊去海產攤吃個快炒再散步回家,又或是進健身房玩玩硬舉看看猛男,日子過得還算愜意。
不過他現在遭遇另一個小麻煩:一個勇者,病人。
服務業者尊稱他為奧客。
這位老兄是個酗酒的慣犯,護理站私下稱他為爆肝吳,B肝帶原還一天到晚在喝酒簡直不要命,光是楊聿凡急診值夜班就碰過他被救護車送來兩次,理由都是醉倒路邊。
急診室救了爆肝吳之後,他便相信打點滴能救他一命,於是越發喜歡被送進來。
爆肝吳大概第五次送急診的時候剛好輪楊聿凡值班,護理站的人對他無奈攤手,使眼色:又來了,還不能不收治!滿手都是病例的楊聿凡忍不住開罵。
「先生啊,你再不戒酒,下次救護車不一定來得及送你來耶!」楊聿凡拿著手上的檢驗報告給病床上躺著酒氣沖天的大叔看,「之前就一直跟你說不要再喝了,再喝你的肝就要沒有用了!」
爆肝吳面色蠟黃,卻笑嘻嘻地辯解,「唉呦醫師,我很克制了啦,前天跟昨天都沒有喝啦!」
楊聿凡氣結。開幾種藥打發了爆肝吳,忿忿走開。
 
 
 
隔天一早有兩台刀,都是內視鏡手術,開到十二點半出來,衣服換掉沖洗乾淨消毒,楊聿凡萬分感謝地收下護理員遞來的兩個排骨便當。
就算是冷掉的便當也是餓死鬼的救贖。
休息室的班表上他看到李鶴川今天早上在五樓有排門診,免疫風濕科是區域醫院的熱門科別,預約總是排滿,還有現場掛號的病患,一個早診的醫師從早上八點看診看到下午三點都是正常的,頂多下午一點關診二十分鐘火速吞個便當。
楊聿凡捧著便當,心想分一個給李鶴川吧。
畢竟他才來半年,又是空降主治,從醫護到行政人員在背地裡根本沒少八卦他,反正什麼靠家裡啦議員關說啦祖先庇蔭啦什麼難聽話都有,可見他人緣不夠好,搞不好護理站訂便當都會「忘記」幫他訂呢。
下了樓梯,果不其然,免疫科人潮依舊不散,診間門口的電子看板的待看診名單起碼還有二十五個患者。
「唉。」楊聿凡給李鶴川一個口頭默哀,春天嘛,早晚天涼中午熱,過敏氣喘患者爆量,免疫科天天滿診。
找了一間空的診間大搖大擺進去,楊聿凡利用診間之間彼此互通的內側走道,打算送便當給李鶴川。
……所以他不是喜歡聽牆角。
他走到李鶴川的診間附近,正好聽見微微帶著不耐的低沉聲音:「妳不必特別來這裡,預約掛號是給患者用的。」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對食物過敏,是阿姨推薦我來這裡看的……」
「看妳的病例,之前已經做過過敏原測試了,確定是花生和海鮮類,建議妳在生活中避開這類食物,這樣就可以了。」
「嗯,是……」女性的聲音欲言又止。
楊聿凡忍不住探頭,診間裡,李鶴川坐在電腦前面,用桌子和螢幕隔開他與那名女病患,手指沒放在鍵盤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桌沿。
他面無表情,但看得出心情煩躁。
大概是認識的人吧。
除了奧客之外,他也很怕那種拉個親戚關係跑來找看診的,真的有病他當然義不容辭幫忙,但沒病找病看的……也真的頗讓人不耐煩。
李鶴川嘆了口氣,讓護士拿了過敏衛教單張給她,打發人離開。
「這實在很八卦。」楊聿凡從診間後面冒出個頭,偷偷對李鶴川招了招手,亮出便當。
李鶴川回頭,舉起雙手作投降狀。
「休息二十分鐘,我馬上回來。」
護士點點頭,走過去把診間的喇叭鎖由內鎖上,人都要吃飯上廁所的吧。
 
 
「是說,剛才那是哪位?」
隔壁空診間裡,餓壞的兩個人大口吃飯,楊聿凡裝作不經意地開口。
李鶴川無奈,把貢丸撥給他,老實說:「你不用假裝成只是好奇,那是我媽想讓我相親的對象。」
「喔,」楊聿凡大方收下丸子,加重語氣替他強調,「相親對象。」
「我沒興趣,現在我是同性戀了。」李鶴川大言不慚地表示。
「這話你跟你媽說了?」楊聿凡挑眉。
當年李鶴川飛出國的理由,不外乎躲怪物家長,還有他老娘發現他跟男人有不純潔交往關係而跟女人的交往關係都太過純潔,現在回國了,該解決的事情也不會自動解決。
大魔王那關沒過,遊戲怎麼可能破關?
李鶴川立刻垮下肩膀,跟一株枯萎的仙人掌似的,鬱悶地說:「你覺得可能嗎?她是個控制狂兼怪物家長,跟他說這個她還不把房子都掀了。」
「那麼你的出櫃之路遙遙無期。」楊聿凡無所謂的笑了笑,用筷子指著他,「還有,只喜歡過一個男人,不能說自己是gay吧。」
「嗯?」李鶴川抬起頭,虎視眈眈:「那你是喜歡到第幾個男人才發現自己的性向?讓他們都到泌尿科來,我把他們都切了。特別是武宣昊之類的。」
「……」楊聿凡忍著把便當盒蓋在他頭上的衝動,沒好氣地說:「那小子最近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跟哪個誰約會,連白長壽都沒時間理,我算老幾啊。」
李鶴川得意地把飯粒都吃乾淨,拿橡皮筋把垃圾綁好,資源回收。
「說真的,」楊聿凡搖搖頭,「你媽那天看到我,真的沒認出來我就是那個勾引你的大學室友?」
「胡說,什麼勾引,」李鶴川擺手,嚴肅地說:「這是合意性交。」
「合意咳咳咳……沒有性交好嗎!」
楊聿凡噴飯。
兩個人都處於應該快點填飽肚子回去上工的狀態,楊聿凡也不再關心他家裡的那些事,各自閃人。
 
 
隔天晚上,最近神秘兮兮的武宣昊終於打電話來,說要介紹個新朋友給他認識,約了醫院後門見面。楊聿凡掛斷電話,抓起薄外套,閒晃到兩人約定的後門處,看見武宣昊帶著一個身高超過一百九的高大黑衣男,笑咪咪地站在路旁聊天,大惑不解。
「你,呃……又見面了?」楊聿凡心想,這是演哪一齣?
武宣昊他很熟沒錯,但另一個人,顯然是之前在南部那個什麼村落的什麼長老的什麼朋友,據說是個部落畫師之類的什麼。
總之他見過一次面,場景是深山、雜草、怪病、碩鼠、民俗傳說故事。
現在的會面詭異得好笑,因為場景換成了都市、朋友、快炒、啤酒、棒球外套。
武宣昊充滿好奇地在兩人之間看來看去。
「哇?你們認識?」他故作訝異地問黑衣男,「熊大,還說你個性孤僻朋友稀少?」
「路人不算吧。」黑衣男說。
楊聿凡點點頭表示同意,「他才是路過的那個。很高興有第二次會面,高姓大名?」
武宣昊指著黑衣男說,「他叫熊南。台灣黑熊的熊,南瓜的南。」
「熊男……咳,你好。」楊聿凡忍笑,順便把之前跟山裡盜獵野味吃死人結果一群醫生跑去調查的公共衛生事件跟武宣昊說了。
他才不管那個熊男怎麼跟武宣昊認識,反正武宣昊喜歡的就好。
熊南倒是沒管兩人之間眉來眼去的奇妙默契,他看著楊聿凡的背後,淡淡地問:「那是你的朋友?」
楊聿凡和武宣昊都一愣,回頭去看,正好看見一個咖啡色長髮的女人迅速消失在轉角的身影。
「誰?」武宣昊問。
「沒看清楚。」楊聿凡攤手,他最近沒認識什麼女人啊。
「你是不是有陰陽眼?」武宣昊回頭針對熊南,顯然也沒把事情放在心上。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