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貓醫生的診斷書 11

  
11
鬧鐘指針轉向十一點,棉被讓冬陽曬得暖融融的,楊聿凡抱著鬆軟的枕頭,舒服地在床上滾了一圈。
放假不必早起,任意賴床的感覺實在太幸福了!感謝媽祖、玄天上帝、GOD、阿波羅太陽神、偉大的希波克拉底!
「欸,你會不會覺得楊聿凡那張爽臉看起來有點欠扁?」
「不會啊,你看他的頭髮多像貓毛啊。啊、這裡有麥克筆,在他臉上畫鬍鬚吧?」
「白長表示這間房子只能有他一隻貓。」
「沒關係你養白長、我養他。」
「聽起來是門好生意啦,但是我要提醒你,他餓昏的時候連筷子都懶得自己拿,屬於米蟲那一級的,小人難養喔。對了,記得要請打掃阿姨,等他自己想起來要打掃洗衣的那天,這裡早就變廢墟了。」
「放心老子有錢,每個禮拜都可以請鐘點阿姨幫忙打掃。」
楊聿凡翻過身,連眼睛都沒睜開,拿枕頭把頭矇住,對那兩個閒坐在自家小客廳嗑他買的瓜子、還大大方方講他壞話的人大喊:「我什麼都聽不見!」
李鶴川頓時覺得他可愛得要命,就想撲上去。
武宣昊才不理他,拿著魚乾逗弄白長壽。
楊聿凡再翻身,面對兩人,眼睛開了一條小縫,對李鶴川招了招手。
李鶴川喜孜孜地撲上去,在武宣昊跟白長壽的見證下,被楊大貓壓制,掐住脖子。
李鶴川幸福到忘記掙扎。
整個房間裡布滿妄想泡泡。
武宣昊掩臉,躲進廚房,把門關起來,準備弄個中餐。
他抱著白長,蹲在廚房裡的冰箱前,一邊發呆一邊查看冰箱裡的食材,喃喃自語:「三個大人一隻貓,那中餐煮什麼好呢……?」
白長喵了一聲。
「你覺得要在那兩個的碗裡多放砂糖,對不對?」武宣昊拿起蜂蜜罐,口吻哀怨:「也甜死他們。」
「喵──」
 
 
 
床上,楊聿凡鬧了一陣,鬆開手,滾到床的內側,眼睛還是沒睜開。
李鶴川側躺著,對著楊聿凡的後腦勺。他略長的亂髮下延伸的後頸線條極漂亮,略為汗濕的白色睡衣貼在身上,看得見背肌、緊實的腰線和充滿力量的臀型。
他慢慢瞇起眼睛,緩緩、極為緩慢地抬起手,想要去描摩那一段光滑的曲線。
就當作被鬼遮眼吧……李鶴川的心裡興奮和絕望交織。
在他的手指即將碰上楊聿凡的後頸前,猛然被一爪子攫住。
「呃……」
楊聿凡轉過身跟他對視,眼神陰森森的,這麼亮的陽光下,竟然還有馬佛感,顯然是自己心裡有鬼。
兩人貼得很近,擠在一張單人床上當然沒有餘裕,幾乎快要碰到彼此的鼻尖。
楊聿凡沒有放開手,他抓著李鶴川的右手食中指,捏了捏,不懷好意。
「笨蛋,你的眼神要燒起來了。」
「這麼想襲擊我?」楊聿凡陰險地笑,慢慢湊近,接吻的距離,「你真的敢跟男人上床?」
李鶴川癡癡地望著楊聿凡進入散發荷爾蒙模式,知道機會來了一定要把握──他現在一年也沒有幾天會想引誘別人,何況是引誘自己,如果碰到了還不好好把握那不是蠢死了?
雖然開刀用的那隻手的兩隻手指還握在楊聿凡手裡,但他賭了。
「我想跟你上床,不是跟男人上床。」
楊聿凡挑了挑眉,無所謂地說:「你不介意在下面的話,我可以啊。」
李鶴川嚥下一口虛幻的唾液:「你明明就是……」下面那個。
他沒有堅持把話說完,因為楊聿凡吻了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