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貓醫生的診斷書 7

  

「採訪記者看到屍體都快嚇死,每個人都怕是傳染病,鑑識人員竟然也還沒來,比扯鈴還扯!」
「喔……」武宣昊推著眼鏡,手上提著環保袋,腳邊一包25磅貓砂,難以理解的搖搖頭。
「這根本已經是怪談了吧。」武宣昊說,「隨便上山打獵,那個事主也太大膽了。」
「對啊,那邊的原住民聽說好幾百年都不吃那個山溝裡的東西了,據說有巫咒喔。現在的問題是那幾個人到底打了什麼然後吃了什麼……」
「怎樣,買好了嗎?」楊聿凡從停車場把車開出來,看見兩個大男人一個抱著貓砂一個扛著貓籠站在店門口講話,忍不住搖下車窗提醒了一聲。
「謝寧在說很離奇的命案耶。」武宣昊告別了記者跑過來,把貓砂和提袋塞進後車廂,隨口說道。
「什麼命案?」
「就昨天的新聞報的,說有人違法跑去屏東的什麼山裡打野味,回來一行人全部橫死在家裡,身上長出奇怪的灰斑……」
「灰斑……」楊聿凡不解,「皮下出血不會是這個顏色吧。」
「所以很奇怪的樣子。據說沒有醫院收治過這種病例耶。」
「希望不要是什麼麻煩的才好,」楊聿凡搖搖頭,「一個伊波拉已經嚇壞很多人了。」
 
 
可能所謂好的不靈壞的靈吧,楊聿凡到醫院開早會時,看到貴賓停車場停滿高級房車,一些平常不會來的傢伙紛紛出現在行政大樓。
這種忙得熱火朝天、偷到五分鐘的時間每個人找塊牆角就趕快睡覺的大型醫院,沒事出現那種穿著整套西裝,後面還跟一個小助理的那種政商人士,不是大官就是黑道。
危機天線頓時豎起。
他提著溫豆漿和燒餅走進會議室,在李鶴川旁邊擠出一個低調的空位,小小聲問:「有狀況?外面好多……」
李鶴川瞄了他一眼,神情古怪,「早上看新聞了沒?」
楊聿凡搖搖頭,咬著吸管,用眼神示意:有時間睡覺都來不及根本捨不得開電視,有事快講!
「昨天下午免疫風濕科來了一個灰斑病,半夜突然敗血症惡化,就沒了。」
楊聿凡愕然,「立刻就跟疾管局通報了吧?上頭老狐狸怎麼說?」
「聽說部長想搞一個調查團,到疑似疫區考察。」李鶴川壓低聲音,說:「像是做給媒體看的。畢竟事發一個星期了,什麼結果都沒有查出來,很怕造成社會恐慌。」
楊聿凡憂鬱地啃著燒餅,心裡不斷腹誹。那些個官僚到底腦子行不行啊?去疫區考察不明疾病?傳染病怎麼辦?當他們醫院是特種部隊營啊?
這時候某大頭帶著大批西裝人走了進來,開始官模官樣的冗長致詞。
楊聿凡連忙帶著早餐往後縮了縮,躲在李鶴川的陰影後頭。
李鶴川好笑地望著他,用手指拂去他嘴角沾到的一粒芝麻。
這個動作太親密了,楊聿凡來不及反應,瞪他,眼神控訴:李醫師,你這是性騷擾。
李鶴川把沾著芝麻的手指貼在自己的唇上,假裝微笑比了個「噓」的手勢,實際上吃掉那粒芝麻。
楊聿凡翻白眼,在桌子底下踩李鶴川的腳。你有那麼節儉嗎你!
李鶴川在桌子底下用膝蓋頂他的大腿。
「……世衛那邊另外有一個顧問要來,呃,李醫師,你們都是留美的,由你代表本院。」某老狐狸莫測高深地點明。
楊聿凡一驚。
李鶴川不慌不忙抬起臉,誠懇的說:「我會全權負責,長官。」
老狐狸滿意點頭。
楊聿凡同情地望著李鶴川,這見鬼的差事……還沒同情完,李鶴川就當眾提議:「此行專家眾多,考慮到專業性,本院必須有完整的緊急醫療團隊,因此除了我之外,最好增派外科醫師一名、檢驗師一名,以及藥理學專長內科醫師一名。」
「噢……」另一外科資深老狐狸撫著下巴,點頭:「如此甚好,我們外科的楊醫師很適合,就派他吧。楊醫師,你說呢?」
「沒有意見。」楊聿凡面無表情地說,內心熊熊燃燒憤怒之火。
媽的最近多忙你又不是不知道啊死禿頭,最好你頭髮都掉光!各位外科的學弟學妹學長學姊我對不起你們,在我出差這段期間請大家都盡量不要戰死沙場啊……
外科剛才被楊聿凡默禱到的名單紛紛打噴嚏。
 
這邊楊聿凡下班後一邊收拾衣服一邊暗幹要去屏東山上住一個禮拜,那邊李鶴川暗爽在心打電話給武宣昊請他幫忙代養白長。
哭笑不得的武宣昊放下電話,穿上外套準備出門接白長回家住,才認真的想,真的不怕碰到什麼不得了的傳染病嗎?這些人怎麼都搞不清楚重點似的。
 
楊聿凡拖著行李,遠遠看著那輛可坐十人的米白色褓姆車開到院區側門停下,有些迷糊。防疫當然是國家大事,他也不是真的那麼介意出這個差,但想到是李鶴川要指揮,心裡又覺得不太痛快。理由他說不出來。
所以說睡眠不足是大忌,早知道直接拒絕就好了。
李鶴川臉上掛著誠懇的微笑,坐到他隔壁座位,肩膀與他靠在一起的時候,楊聿凡又一次後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