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貓醫生的診斷書 6

 
6


楊聿凡站在牆邊,拉下口罩,疲憊地喘了口氣。

眼前是一片忙亂的景象。

家屬焦急的腳步、救護車警笛的哀鳴、鼻尖傳來血與汗的刺鼻味道,這些畫面已經包圍他的感官二十個小時。
一場波及無辜的大型公共意外,將許多人命帶離這個世界。
他努力施救,但更多的是束手無策。這對年輕醫師來說無論如何在心理上承受巨大打擊,但他不能在這個時候想這些這,更沒資格自怨自艾自憐,真正打擊巨大的,是家屬。
傷亡者的父母、兒女、愛人、朋友,他們的表情充滿絕望。
「啊……這他媽的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死這麼多人!?」魏明儀惱怒地嚷著,兩手捧著大盤的檢體快步衝進急診室,經過楊聿凡身邊,看都沒看他一眼。
楊聿凡看著她的背影,綠色的醫護服背後沾滿汗跡,輕嘆了口氣。
連平時最清閒的醫檢師都急瘋了,他還在這裡幹嘛。
 
「楊聿凡,你該換班了。多久沒回家了?」跑到現場支援的李鶴川看到他,剝下手上的橡膠手套,拋進廢棄物回收袋,快步走了過來。
他仔細看著楊聿凡蒼白得快要透出青色血管的側臉,皺著眉,「你回家睡一下,明天再來。」
「不行,現場人不夠,」楊聿凡閉上眼睛,勉強休息放空幾分鐘,「等一下還有幾床要送進來。」
「你這樣多撐不了幾天,飯都沒吃吧。」李鶴川試著堅持。
楊聿凡冷不防抬頭,瞪了他一眼,抬起左手,將白色短醫師外袍的袖子掀起來,讓李鶴川看見他的靜脈上插著的點滴頭。
「這樣行了吧。我每六個小時會去打一包葡萄糖。」楊聿凡擺了擺手,無所謂地說。
李鶴川倒吸一口氣,無語。
楊聿凡瞄了他一眼,頭髮蓬亂,臉色蒼白,顯然也輕鬆不到哪裡去。
 
 
武宣昊走進來找人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個僵持的畫面。
楊聿凡雙手抱胸冷冷盯著李鶴川,李鶴川皺著眉頭說不出話勸不了楊聿凡。
這兩個人……
他默默地回想,楊聿凡好像從大二還是什麼時候,就看李鶴川處處不順眼的樣子,特別是李鶴川被當時社會系的校花倒追,然後莫名其妙交往的那會兒,寢室的氣氛簡直跟在民雄鬼屋一樣。
在那之後,楊聿凡好像就玩得更兇,更常夜不歸營,然後李鶴川也一天到晚端著一張鬱鬱寡歡的臉。
聽別系的人說,李鶴川出國留學的事情,當時的校花女友是他到美國之後才知道的,後來似乎就分了。那個校花一直罵,連談分手的勇氣都沒有就消失的混蛋之類的……。
問題是,李鶴川怎麼就跑來跟楊聿凡那傢伙同一間醫院呢?總覺得不是什麼會和樂相處的好同事啊。
武宣昊有些不解,又好像隱約察覺到什麼,搖搖頭,決定暫時先不要想。
「欸,飼主,你的責任來了。」他走過去,打破角落兩人無形中對峙的心靈力場。
「阿武?」楊聿凡看到他,還有他手中的提籠,才猛然想起:「我忘記去接白長了!」
「你還記得啊?」武宣昊瞪他,「下次忘記接貓,兩個選擇,白長以後跟我姓,或是旅館費一天五千。」
「幹你黑店啊!」楊聿凡秒罵。
「要不是今天我路過那附近,碰到謝寧跟我說白長在診所,我還真不知道你竟然把他忘在那裏。」
「呃……」楊聿凡難得有真心感到慚愧的時候,接過武宣昊遞過來的貓籠,看看趴在籠裡哀怨的白長,嘆了口氣:「乖,對不起啊,這就帶你回家。」
 
武宣昊跟李鶴川一起目送楊聿凡走開,一直到他走進電梯,電梯門關起,李鶴川才把眼睛移到旁邊的前室友身上。
「好久不見啊。」這小子一點也沒變,李鶴川想。
「兩年啦,真沒想到你會回國,還跟楊聿凡同一間醫院。」武宣昊嘆了口氣,望著眼前依然忙亂的急診室,輕聲說:「最近你們都要辛苦了。」
李鶴川點點頭,只追問,「那個,謝寧是誰?」
「喔,謝寧是週刊記者,我們在寵物店認識的,他有一隻橘子貓,是個大胖子。」武宣昊隨口說。
「你們?」
「謝寧跟楊聿凡跟我。我們。」武宣昊用眼角瞄了他一眼,定義給他聽,「這有很重要嗎?」
「……」
武宣昊隨興地笑笑,揮了揮手,「繼續忙吧,哪天有空了,一起出來吃個飯?」
「好。」
「喔,對了」,他對李鶴川微微勾起嘴角,輕聲說道:「說服這種人,你拿他自己的身體健康當威脅根本沒用。」
李鶴川一愣,吶吶地說:「……我下次會知道。」
「還有,那個花……」武宣昊講重點的時候常常擺出一副漫不經心的語氣,讓李鶴川暗自冷汗。
「嗯?」
「那種小張的卡片夾在包裝紙裡,他不會看到。」
「……」
「還有他不喜歡花,也不會種花,他只會吃。紅色的植物的話,送玫瑰不如送一盆朝天椒,至少炒雞丁的時候用得上。」
「……」
「浪漫對他沒用。你看到了,他什麼都不搞清楚。」
「他不是這樣的人。」李鶴川皺著眉頭,「他很聰明。」
「好吧,更正,他很多事情都搞得清楚,但多半不會回應。他就是那種會看都不看一眼,就把情書連禮物都丟進垃圾桶的人。不夠勇敢和直接,他根本懶得理你,連朋友都不想當。」武宣昊笑出聲音,「最近多保重,你們和其他人都是。」
他空著手,慢慢走出急診室,夜風裡都是消毒水味,他心中祈禱,讓這些傷痛都能夠撫平,就好了。
 
 
武宣昊把人間哀愁拋在身後。
李鶴川的漫漫長夜才要開始。
「李醫師102床病患血氧濃度掉很多──!」
「叫家屬簽急救,」李鶴川一邊跑一邊喊,「面罩壓上去!」
「李醫師這床休克!」
「馬上CPR!」
勉強救活了一個,立刻出現下一個人。
他開始失去思考能力……
 
 
欸、找到忙碌與忙碌中間的夾縫記得呼吸。
楊聿凡調侃的聲音突然在回想在耳邊,他猛然抬起頭。
「楊……」
眼前是一堵粉刷過的牆壁。
對了…他趁病患過來的空窗期在狹窄的儲物間瞇了一會兒。
什麼時候開始的?
李鶴川習慣性地在眼睛有空的時候,追逐楊聿凡的身影。
在通往男生宿舍的落葉小徑,圖書館前的林蔭大道,網球場外的機車停車場。
他走路的姿勢很有特色,腹肌收縮上半身挺直,跨大步快速走著,腳跟先著地,腳步沒有聲音。大貓似的。
楊大貓。
楊大貓。
楊大貓,你什麼時候回頭看我一眼?
我跟以前不一樣了,你沒有發現嗎?
李鶴川在心裡默默呢喃。
 
他站起來,深吸了一口滿是消毒水味的空氣。扭轉僵硬的脖子,往外走去應付下一輪緊張的高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