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3479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金光/杏默] So Long之 新的大冒險地點 (H)

 [金光衍生/杏默/現代下戲篇] So Long 2
 
※新的大冒險地點
 
濕冷的冬季,傍晚的天空被深灰色籠罩,逐漸暗去。
東北風呼嘯而過,四下無人。
只有遺世獨立在收割殆盡稻田中央的片場,鐵皮屋簷下傳來不合時宜的歡呼聲。
 
一部劇集的結束,象徵著休假、和新的開始。
把《劍影魔蹤》的最後幾集拍完之後,劇組眾人為默蒼離舉辦了歡送會。
因為劇組總是在趕進度,因此歡送會選在片廠當日工作結束後舉行,叫外送食物和啤酒,在堆放折疊椅和長桌的空道具室,大家乾杯吃飽就散會。
默蒼離不是太在乎歡送不歡送的問題。
正所謂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這個宗旨對於默蒼離而言再明顯不過。
不過俏如來很堅持,意外的是競日孤鳴和帝鬼更堅持。
帝鬼甚至訂了鮮奶油蛋糕,讓冥醫從頭到尾都在防止有人拿蛋糕往默蒼離身上報復。
冥醫還是多心了。
俏如來坐在鋁製折疊椅上,望著喧鬧的眾人,微笑地捧著冰啤酒。
就他的觀察,這世界上多的是被虐屬性的男人,有人被痛扁的越徹底就越崇拜你,這是黑道法則。
在後面幾集拍完之後,帝鬼看默蒼離的眼神越來越像小弟仰慕大哥,只差沒有來個拜師入派──先澄清,默蒼離的確是真正的業餘棋士,人稱萬軍無兵,是棋壇知名的布局型人物,手下敗兵殘將不計其數。也的確是有人問他要不要開宗立派,可惜此派非彼派。
編劇還是採用了這個很現實的設定。俏如來一邊吃著他二弟遞過來的冬季限定草莓蛋糕,心想。
 
 
默蒼離的生啤酒杯裡裝滿了蘋果西打,他老神在在地坐在一張角落的摺疊椅上,對跑來說話的臨時同事逐一碰杯致意。
之所以接演這部戲裡、那個聰明到令人忌憚害怕恨的配角,當然是因為學生的請託。
不可否認,他覺得那個墨家鉅子的角色很有趣,跟人唇槍舌戰、鬥志還要鬥勇,而且不必額外練習發聲──因為導演說他那種講話講一講就要沒氣的氣喘患者體質,似乎非常適合作為一個缺乏耐性、不喜運動、能動口就不要動手、而且註定短命的智者。
杏花對於「註定短命」這個設定非常不滿,嚷著要與他同進退。
所以導演跟編劇幫他加了一場戲,讓杏花也來短命一次。反正做到了同進退,之後要怎麼寫劇本還不是編劇高興。
 
草莓微酸,汽水太甜。
想到杏花被自己一劍透胸的那幕場景,表情那種莫可名狀的震驚和心痛,默蒼離不由得焦慮起來。
演戲本身是一種對自己的深層探索,未曾發生在現實的劇情,只要放入了情感和自己,假設性的悲劇發生當下,心臟仍然不可控制地緊縮起來。
如火焰灼燒。
作為兩人之間的背叛者,竟然是令人如墜深淵的心痛,而沒有預想中的、藉以達成目的的快意。
或許杏花對他而言,已經重要得超乎想像。
所以他知道自己這輩子無論如何不會以任何一種方式犧牲杏花了。
默蒼離非常滿意自己得到的結論。
 
 
眾人鬧了一陣,俏如來送走喝醉的父親、二弟和小弟,被神蠱溫皇約去買消夜。
從來不喝酒的派對主角默蒼離早就不知道閃到哪裡去了。
時間剛過晚上九點,最後離開的工作人員照例關燈,鎖起大門,片廠陷入黑暗。
除了血色琉璃樹那個攝影棚,還微微亮著深紅色的走道燈。
雖然那個攝影棚總是打紅光,但工作人員那天剛好沒發現走道燈的顏色不對。
 
因為亮的不是走道燈。
 
血色琉璃樹下,默蒼離站在他慣常站的位置。
冥醫也是。
不過他們穿的是襯衫和針織衫,仍然像在戲裡面對著彼此。
「你真的想在這裡做?」冥醫挑著眉問他,肩膀不知道因為興奮還是緊張微微顫抖。
默蒼離的表情依然沒什麼改變,他挑釁地揚起下巴,似笑非笑。
冥醫猶豫了一下,張望了血色琉璃樹的四週──這個動作非常多餘,因為血色琉璃樹攝影棚大抵是個空曠平坦、根本藏不了人的地方。
冥醫瞬間醒悟之後,他先跑去鎖住攝影棚的入口,再拿布幕把所有攝影器材蓋住,避免哪一台特別白目的機械自動開機。
然後他深吸了一口氣,面對那個可怕的要死的戀人。
 
 
默蒼離緩緩坐下,背倚著血色琉璃樹,緩緩抬頭望著他的眼睛。
冥醫一窒。
那種有大聰明的人物就是這點可怕,明明他也沒有口出威脅,表情也不陰險,但就讓人有種強烈的芒刺在背的不安感。
這樣的人,是自己的戀人、愛到放不下心的對象,冥醫不禁第一百萬次反省,他自己是不是有被虐屬性?
他很快回溯一下兩人的高中時代。
……認識第三年先告白的是他。
……認識第N年堅持要同居的也是他。
……認識N+1年以來都是他在上默蒼離在下。
……真的遇到解決不了的難題,都是默蒼離在幫他解決(通常會搞到對手一敗塗地再起不能)。
嗯嗯,這麼想想,恐怖的人好像不是默蒼離啊……而且自己從來就是個陰險愛財的行動派啊!
「嗯嗯……」
「還放不下?」默蒼離望著他滿臉苦惱、來回不停地踱步,終於鬆口,從內省地獄裡拯救他。
「啊……也不是啦,不過看到有人在這棵樹下殺死『默蒼離』,就不太痛快。」冥醫抓抓頭,擠出一絲笑容,他說謊。
「……」默蒼離懶得管冥醫那些無謂的糾結,在他看來,這一切一切不過就是注定逝去的無用浪費時間。
沒錯,他就是這麼殘暴地看待這個世界上一切的「懊悔」。
他不再說話,直接用行動表示:雙手擺在自己的衣襟上,把羊毛外套慢慢往兩側拉開。
冥醫死死盯著他乾淨的手指,和微微彎起的粉色唇線,那些平常看來和「引誘」搭不上邊的部分,都變成令人驚恐的性暗示。
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剝掉他的衣服,狠狠撞進他的身體裡。
「你是怎麼做到的?」冥醫咬牙切齒,質問他。
只是脫個外套就有這種效果的話,那他的學生、他的對手、他的同事不就……
「呵。」默蒼離低笑,偏過頭,露出白皙的頸側。
他知道杏花在胡思亂想。
但全世界就只有你的戀人和全心全意戀慕你的人,才會仔細查看你的一舉一動並且搞懂那些到底暗示什麼,根本不需要擔心任何一個脫衣的舉動會引發陌生人的性慾──就只有戀慕之人,才會受到引誘啊。
他解開領口的鈕扣,露出一方光潤的皮膚,這樣就有一百一十分了,默蒼離心裡開始計數杏花撲過來的時間。
他是個天生的軍師,即使需要身體力行的時候,他的表現也絕對超乎水準。
他根本沒等幾秒,杏花君就違背他名字的本質,像惡狼般撲上來。
肉食動物。
外套被剝下來,丟在血色琉璃樹下,默蒼離背倚著樹幹,仰望著掛在樹梢上一串一串的琉璃珠。
就像天降的淚水。
但不是他的。
這一切只是戲劇而已,並不存在一種犧牲生命才能傳承的知識,都是神話。
默蒼離輕輕擁住他的肩膀,低聲說:「感覺我的存在……」
「真有攻擊性。」冥醫的呼吸很重很沉,好像犯了氣喘沒得呼吸的人是他。
默蒼離的淡綠色襯衫被解開,露出白皙的胸膛。
映著紅色的燈光,彷彿具有魔性。
冥醫伸手撫摸感受皮膚的溫度,俯身親吻他的唇,感覺到溫順的回應,讓他狂喜地品嘗、吸吮著。
默蒼離的舌頭輕輕捲過他的齒列,兩人的舌頭接觸後又分開,冥醫立刻追上,再次糾纏在一起。
安靜的夜裡,琉璃樹下的吐息聲愈發明顯。
難以言喻的焦躁纏在冥醫的心上。
他勉強笑笑,將眼睛落在默蒼離的臉上。他知道默蒼離最不缺的就是耐性,其次不缺的是攻擊性。
默啊蒼離,這兩種性情應該是互相矛盾的。你不懂嗎?
粗糙帶繭的手指碾上默蒼離胸口上淺紅的突起,然後咬嚙,手掌下的身體很快熱烈起來,觸手之處幾乎要發燙。
「唔!」默蒼離低聲呻吟,將手掌抵在冥醫的肩膀上,一點點推拒的力道。
「你這磨人精……」冥醫咬牙,「要做就不要後悔!」
「……」默蒼離轉過臉,任性地假裝沒聽到。
「不管了。」冥醫挑眉,解開兩人的褲頭,將全身的重量壓上默蒼離,不滿地咕噥:「再鬧就咬你。」
「你會嗎……?」默蒼離滿臉泛著血色,仰起頭,不去看冥醫將自己納入口中的畫面。
來襲的快感令他驚恐又期待。
「唔…嗯嗯……」
兩人的呼吸都很沉重,空氣濕潤,微弱的水聲和呻吟聲混合在一起。
默蒼離難得感覺混亂,身體繃得很緊,送入身體的手指翻攪著他的內部,他忍不住弓起背,將無依的手臂纏繞上冥醫的頸項。
纖細的手指沿著頸椎一節一節爬梳著挑逗,快感像電流一樣竄過敏感神經,冥醫忍不住震動身體。
「蒼離……」他喃喃地叨唸著他的名字,摟緊了懷裡的危險人物,將滿脹的性器送了進去。
「嗚──」默蒼離緊緊抓著他,張著唇大口喘息。感覺到他的慾望飛濺的時候,冥醫的背上像是被刀刃刮傷般火辣地疼痛,但這個時候若是與他調笑,大概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陽了。
冥醫一秒也沒停頓地運動腰部。像賭氣報復般撞擊著他,像驟雨般不停歇地進出。
「嗚、嗯……」默蒼離斷斷續續地嗚咽著,身體燙得令人心疼,赤裸的雙腿環在冥醫精瘦的腰身,不斷晃動。
讓默蒼離從緊繃到感受愉悅,再逼迫他從愉悅的極限感到無力,最後隨波逐流,著實花了一些時間。
但他總是很滿意這個過程。
 
他當然必須慶幸這種事情是像本能一樣預設在男人的生物性上。
否則默蒼離能想出不只一百種方法令他後悔莫及。
 
 
他溫柔地吻著默蒼離的眼角,即使是生理上的淚水,依然晶瑩美麗。
他慢慢將自己退出,帶出了一絲體液,難堪的默蒼離立刻瞪了他一眼。
「沒辦法,太突然了,我沒帶………」冥醫無辜地申辯。誰會在工作的時候隨身帶保險套啊。
「以後出門都要帶。」默蒼離說。
冥醫瞪大眼,「你除了琉璃樹之外還想在哪裡做?」講完之後他馬上後悔,真的要挑釁默蒼離嗎?
「……」發現自己說錯話的默蒼離難得露出尷尬的沉默。
冥醫覺得那樣的表情很可愛,捨不得戳破,微笑著把他抱在懷裡,拿起一旁的襯衫替他穿。
 
 
俏如來遠遠地望著燈光全熄、只有某間還亮著紅色微光的片場,猶豫不已。
「你不是忘了東西?」神蠱溫皇將手搭在汽車方向盤上,悠哉地詢問副駕駛座上的俊俏男子。
「嗯?俏如來你不去拿包包嗎?我們有片場的鑰匙啊。」坐在後座的鳳蝶提醒他。
「呃……對不起,我應該記錯了。」俏如來忍住用手遮臉的衝動,「應該是我爸拿回家了,我們走吧。」
「真可惜。」溫皇笑笑,調轉了車頭,踩下油門。
休旅車駛向蕭瑟田地之間產業道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