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BL/ptt同步聖誕賀文] 獵人和他的....(限)

  
獵人
里奧梅修‧布萊德雙手抱胸,站在鬧區上方差不多六十層高的大樓樓頂,俯視著底下廣場像螞蟻一樣的人群。
黑髮與黑衣隨風揚起,有一條鋸齒形狀的疤痕從左耳下方一直延伸到左肩膀,讓他看起來殺氣騰騰。
他心情的確不夠好。
從梵諦岡輾轉到這裡起碼花了他三個月,雖然他蠢到走水路而且臨時幫忙地中海區的同仁捕捉海怪(利維坦三百零八世及其子民),又因為迷路而搞不清楚台灣跟泰國的差別,以至於繞了印度洋一大圈才來到這裡。
「嗶──嗶嗶。」
口袋裡響起電子提示音,老式的驅魔人慣用的雷達,可以偵測方圓一公里以內的魔性生物電磁波,仍然比2013年的聰明手機自帶GPS定位系統要更好用。
他冷哼一聲,帥氣轉身──搭電梯下樓。
獵人還是人類,並且不能在眾人面前使用會讓教廷的秘密單位洩底的工具。
今年好不容易完成了一個天大的任務,讓上司自願讓他放長假,結果一晃眼就浪費了三個月,夏末出發到目的地已經冬至都過了,他悲憤之餘也只好應景地走進蛋糕店裡買下一個聖誕限定木柴蛋糕──看起來硬的跟石頭一樣的蛋糕──,以示安慰。
他的小情人為了他從事的行業既危險又缺乏假期,而且在道德上的立場不是很正確這些理由,跟他分了又合合了又分,再合再分,終於跑得不見蹤影。
他自認不是一個恐怖情人,但怎麼就如此不得要領呢?
有一本老書好像專門討論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巴顏喀喇星之類的主題,宣稱這兩種生物同文同種卻具有好幾光年大的差距。
那麼,魔物獵人與他的情人的差距呢?
身為一名硬漢、梵諦岡海龍兵團的菁英,他仍然很阿Q地認為一切心的距離都可以被物理距離給化解於無形。
 
 
 
血族
伊恩‧卡洛瑟斯把斗篷外套上毛茸茸的帽簷壓低。這個小心翼翼的舉動稍微多餘,在2013年的聖誕夜裡,街道上來來往往的多半是成雙成對、眼裡容不下別粒沙的情侶,不過謹慎起見,他不想面對任何關注的目光。
市政府前的平坦廣場上擠滿了人,掛滿聖誕流蘇燈的樹參天高,可惜……。
「不適合狩獵的晚上,唔唔。」他困擾地自言自語。
伊恩垂著眼簾,狀似不經意地掃視周圍,落單的人類不夠多,好看的更少,而且街角那個沒引人注目的高大黑影,正在虎視眈眈,讓他繃緊了生物警戒神經。
是獵人──生態殺手、有強烈種族歧視的垃圾!
伊恩不以為然地別過臉,轉過身,往反方向大步走開。
 
一陣森冷寒風吹拂而過,他的斗蓬帽不慎被吹開,一頭醒目的深紅色長髮披洩如水,像熟成櫻桃般鮮豔欲滴的美色,在夜裡如此炫目。
街角的黑影終於動了動,猛然消失在原地,彷彿根本沒存在過。
不知情的伊恩手裡抱著商店買來的紅酒,穿越廣場的同時被洶湧的人潮擠得幾乎無法動彈,他嘆了口氣,仰頭望去,在人類的歡呼聲中勉強一起迎接點燈時刻。
幸虧他在這個地狹人稠而且人們總是喜歡看熱鬧的邊陲小島已經住了不短的時間,對這類節慶型的塞車練就足夠的免疫力,否則這種情況如果不是被擠暈,就是他會忍不住去咬身旁哪個無禮的路人。
不過,身為一個社會化成功的技術宅,現在他只想快點擠出人群,回家喝酒配電視!
 
「別動。別回頭。」一個不明顯的聲音冷淡地警告。
伊恩一驚,背後已經貼上了溫暖的人體,穿著黑色風衣的手臂繞過來環著他的腰。他沒有回頭,也沒有低頭去看,但很確定有個金屬硬物抵著他的側腹,威脅性十足。
人流暫時停歇,紛紛仰望天空。戀人們彼此貼近,牽著手,觀賞著藍色和白色的LED冷光一顆一顆甦醒,將黑夜神聖地點亮。
耳邊傳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音,很容易就淹沒了兩人針鋒相對的竊竊私語。
「又是你,布萊梅先生。」伊恩皺著眉頭僵立在原地,目光向著前方絢爛彩燈,偷偷瞄他,很想要趁機在他的皮鞋上踏一腳。
「我叫里奧梅修‧布萊德。你最近記憶力連帶退化得嚴重啊?我們才多久沒見面,嗯?」
伊恩於是忍不住把腳踩上對方鞋面,剛下過雨的地面濕滑,他不幸整個人跌進里奧梅修的懷裡。
如果不是肚子上可能貼著一把純銀短刀,他會順便把手裡的酒瓶也砸向對方。
「體重也變輕了。」背後那個人順勢捏了他一把,對伊恩腳下的苦工無動於衷。
「還不是拜─你─所─賜──」伊恩咬牙切齒了。
「那可真糟糕,如果血族絕種了,那是生態系的損失,我的人生也會少很多樂趣。」里奧梅修低下頭,帶有一半惡意地含住伊恩深紅的髮絲。
「我看不只如此,」伊恩不著痕跡地掙扎,「你的生物多樣性觀念、生態學、演化生物學、環境保護倫理和動物生理學通通都不及格……而且你還違反動物保護法。迫害其他物種是不道德的!」
「喔,這就要看吸血族屬於界門綱目科屬種裡面的哪一類了。何況獵人狩獵吸血鬼,跟人類吃豬肉一樣,是為了生存,嘖嘖,這麼天經地義……」
「天你媽,」伊恩回頭,吊著他那一對漂亮的眼睛指著男人的鼻子:「人類吃豬肉要殺便人道宰殺了,而且是為了攝取蛋白質,才不會沒事搞什麼豬群滅絕。」
「但獵人又不吃我族,成天就只會追來追去,只為了什麼淨化世界的見鬼理想,有沒有道理啊你說!」
他越說越激憤,幾乎是張牙舞爪,里奧梅修只好順便擁著他擠開人群,走到路口人少的地方去,避免教廷掩藏了數千年的秘密被這個只有臉漂亮的傻瓜給公開。
伊恩繼續叨念,「為了這種見鬼的理念,竟然還成立了什麼特種部隊──你們不會真的以為純銀武器有淨化效果?就算是鋁合金的刀也能幹掉血族好嗎?那只是一種普通的生物,頂多挑食一點……」
「沒辦法,這是神賦予的宿命,誰都不能違抗。」里奧梅修用戴著手套的手掌按著伊恩快要炸開的頭髮,決定要輸掉這場辯論。
「你們的神跟我們的神是不同物種,謝謝。」伊恩對他扮了鬼臉,頭也不回地衝過紅綠燈倒數5秒的十字路口,搭上即將開走的公車,得意地望著他站在對面馬路呆愣的表情。
跟蹤狂!你總不能在馬路上追公車吧?哇哈哈哈哈──
伊恩對著玻璃窗亮出尖尖的獠牙,心情很好地找到空位,邁向回家之路。
 
 
3 血族的房間
伊恩抱著代餐的紅酒走進家門,毫無來由地沒了看電視的興致,索性坐到電腦桌前收發電子郵件。他不太確定自己幾歲,不過在可記憶的時間裡他活過巴洛克時代,因此身為soho珠寶飾物設計師,他的古典風奢華作品一向受到時尚人士和富豪的喜愛,於是存款帳戶裡數字很漂亮,他樂得避居教廷勢力管不到的天涯海角,悠哉度日。
他沒胡扯,散居各大洲的吸血族就跟食人族一樣,是一種直立行走的智慧人種,只是比較挑食……好吧,相當挑食。也許比一般陸行人類更長壽,更漂亮一點──就像海葵會吸引小魚一樣,血族的相貌在人類審美觀裡面是超乎水準的,用來吸引食物。
不過吸血需要技巧和避開街頭攝影機,有時候沒有想吃的東西他就吃點零食度日,這樣也可以過。
房間很亂,他上禮拜才搬進這間電梯公寓,離市中心有點距離但是安靜,有很大的浴室。
不過搬家總是要整理一大堆物品,所以茶几上堆放著箱子,房間地板上擺著精裝平裝書共一公尺高,A4影印紙箱裡堆著一整箱的情書,這不是他的錯,他只是上了美麗嘉人雜誌的設計師專訪頁,兩個月後編輯部就轉來了這箱東西,但是他還沒時間回收。
把垃圾郵件都刪光,他把玻璃杯倒滿漂亮的紅酒,連上影音網站。
不知道是不是廣場用電量爆掉的關係,電力似乎跳了一下,螢幕瞬間全黑,伊恩瞪大眼睛,正要對著電腦破口大罵,左手拿杯子卻摸了空,他疑惑地轉頭,下一秒跳離座位。
有個黑漆漆的傢伙無聲無息地站在他的背後。
「這樣營養不均衡。」里奧梅修拿著他的玻璃杯,低頭聞了聞,「這不是血。」
「你你你怎麼進來的這裡是三十樓……」他最近泰國鬼片看多了,剛租的房間裡突然閃現黑影這種劇情會嚇死他。
「搭電梯上來的。」里奧梅修從善如流地回答他。
「我是問你怎麼進來的。」
里奧梅修亮出口袋裡的萬用開鎖工具。
「我是問你怎麼來了。」
里奧梅修舉了舉手上的蛋糕店紙袋。
「你是哪裡來的笨蛋啊!」對那個思考一直線腦子裡只裝魔獸的笨蛋解釋了半天,伊恩深吸了一口空氣,避免自己停止呼吸。
「我的意思是,你來幹嘛?」伊恩不爽地轉開臉,不想看他,想到分手的理由和聖誕節的孤單,他在心裡拼命提醒自己不要心軟。
「你已經被甩了,回去你的海龍部隊繼續當特種兵吧你不適合談戀愛。」
丟下一句他覺得已經很兇狠的話,伊恩轉身就跑。
 
 
 
4 獵人的選擇
「砰!」
手背上帶有新傷的手掌拍在浴室的門上,早一步把想要衝進浴室自閉的小血族攔在門外。
「對不起。」里奧梅修輕輕環著他,只說了他最想聽的那一句話。
「嘴砲。」伊恩紅著眼睛,惡狠狠地說。
「我一向說做就做。」里奧梅修終於露出一點笑意,低聲在小血族的耳邊說:「我辭職了。」
「教廷的驅魔特種部隊……」伊恩咕噥。
「無限期停權,三個月前因為鬥毆炸垮了教皇的城堡。」里奧梅修老實招供。
「原因?」
「兄弟們支持尼爾那個魔獸癡跟蛇髮女妖結婚。嗯,其實托爾金大哥跟哈比人早就同居了,只有老傢伙不知道。」
「……結果?」
「尼爾跟老傢伙翻桌子,兩邊用神器亂射,城堡就垮了。」里奧梅修想到當時的盛況,狂笑出聲音。
「那你……?」
「我們支持尼爾。」里奧梅修把臉埋進伊恩柔軟的頭髮裡,都什麼時代了誰還管這麼多?多元成家法案可是好物哪。
「我是說你來幹嘛?」
「呃嗯,我是想跟你說,我也變成了那種有豬在眼前卻不想吃豬肉的那種人類。」里奧梅修認真地說。
……這愚蠢的譬喻是誰教他的。
伊恩轉過身,慢慢仰起頭,露出獠牙,一口啃在鎖骨上
「痛。」
「你身上超多傷的,有差這一個嗎?」伊恩不以為然地舔舔里奧梅修鎖骨上那個牙印,圓得非常有美感,而且對稱。
「以後不會再有了。我要退休。」
「會有的,」伊恩陰笑,拉開他的風衣領口,用指甲描畫著適合一口咬下的位置,「我是吸血鬼,不比蛇髮女妖溫馴。」
「你又不吃肉……」里奧梅修寵溺地望著他,彎身把頸動脈送上。
 
 
 
 
5  紅色聖誕夜 (防爆)
是誰先把誰的衣服脫光這件事情不太需要追究,這部分感謝神就可以了。
跟血族上床是一件絕頂刺激的事情,如果你不夠強壯,千萬不要嘗試,否則你將會領略到何謂「被榨乾」。
徹徹底底的那種。
「哈啊、好大……」
伊恩喘息著,跨坐在里奧梅修的腹部上,激烈地擺動腰臀,雪白的肌膚沒有一絲瑕疵,汗水從線條絕美的背上流淌,混著淫靡的體液,沾濕了深紅色的長髮。
里奧梅修雙手扶著他的臀部,配合著他的節奏搖晃腹肌。
從他的角度可以看到伊恩是怎樣用指尖抵著他的雙臂,將巨大的性器不斷吞入窄小的後穴,每一次深深頂入都用力絞緊、狠咬著他,就像他的獠牙,足以把每一滴精液都吸光。
伊恩一邊扭動腰身坐落,一邊愛撫著自己挺立的性器,讓雙重刺激達到一次一次的高潮。
「這樣不行……」伊恩趴在他的胸口,不顧兩人都拼命喘氣,碩大的性器還塞滿著他的身體,故意伸出舌頭舔弄他的淺色乳頭,笑得邪艷四射:「不夠深……」
眼前的絕色美景令人血壓飆升。
里奧梅修把他翻過來,讓他趴在床上,翹起臀部,彷彿小獸。
「不夠深?嗯?」驅魔獵人懲罰般地鞭笞他的臀股,伊恩呻吟著、微笑著、指揮著獵人。
「不夠……嗚嗯……」
屬於他的,享樂主義的血族,美艷淫蕩的血族,愛他恨他的血族,孤單隱匿的血族啊……
教他怎麼捨得?
被單讓體液和汗水浸溼了,房間裡開著暖氣,伊恩繼續胡鬧,在換姿勢的時候伸出長腿對他挑釁,用手指搔刮他的皮膚、舌頭,他忍不住一次又一次衝撞血族的身體,將種子灌滿緊縮的內徑……。
 
 
6 聖誕節那一天
里奧梅修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從床上起身,被厚實窗簾擋住的陽光正熾,伊恩埋在鬆軟的棉被裡睡得很熟。
牙印和傷口都不痛。
他用手指摸上鎖骨,訝異地發現牙印處被貼了OK。實際上,不只是鎖骨,他的肩膀、頸動脈、手指、胸肌、臀肌和大腿肌上都貼滿了OK繃,有些遮不住牙印。
里奧梅修迷戀地撫摸著伊恩的臉,後者扭動了一下,把自己連頭埋進棉被。
「伊恩,你不起來嗎?」他惡作劇似地壓住那團突起的棉被。
「不要……嗚嗚………」過了一會兒,伊恩忍不住掙扎爬出來,憤怒地咬住他,「布萊梅你重死了!」
「當然,你看我身上的肌肉!」里奧梅修對他展示精實的六塊腹肌。
「很好、很強大……」伊恩冷酷地閉上眼睛,把特種兵推下床。
「在我醒來之前,你可以去抓一隻鳥妖嗎?101大樓頂很多,這樣晚上我們可以吃火雞大餐……」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