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043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貓醫生的診斷書 4

4
 
楊聿凡不戴手錶。他當然也不戴眼鏡、耳釘、手鍊和一切的裝飾品。
 
在外科輪值經常面臨立刻開刀的緊急情況,一場手術下來全身到鞋襪都沾滿病患的血也不奇怪。對他來說,身上除了布料之外,最好什麼東西都別帶。
 
手機反而是必備產品。
 
凌晨三點半的時候,好不容易出現了病患與病患之間的空窗期,楊聿凡喘了口氣,軟綿綿地癱坐在椅子上,在腦子糊成一團之前,決定到急診室外面的便利商店去買杯咖啡來提神。
 
他站在便利商店門邊,小口啜飲熱拿鐵。他嘴刁,覺得咖啡很難喝,但現在不是挑剔的時候,他需要咖啡因。
 
楊聿凡眼簾低垂,剛剛看過的病患資料不斷在腦中流轉。
 
有人走過來,在他眼前停下腳步。他抬頭,看見李鶴川。
 
「你在這裡做什麼?」楊聿凡很意外,誠實地轉身去看便利商店櫃檯旁邊的掛鐘。
 
凌晨三點四十五分。
 
李鶴川身上沒有披醫師袍,穿著防風外套和黑色長褲,手上提著環保餐袋,一點也不意外地望著他。
 
「你來探病?看誰?」深夜時分會來到急診室的人,不是患者就是家屬。
 
 
「我是來探班的。」李鶴川微笑,把手上的小餐袋塞進他手裡。
 
「唔,謝謝。」楊聿凡驚訝地接過,食物的香味從餐袋裡飄出來,比便利商店微波食品要誘人多了。
 
 
他們在便利商店旁邊的用餐區找了位置坐下來,保溫瓶裡裝著現煮咖啡,還有一盒熱騰騰的雞粒炒飯。
 
楊聿凡不客氣地拿著湯匙撥著炒飯吃,李鶴川只是笑咪咪地坐在對面看著他,替他把咖啡倒進杯子裡。
 
「要不要吃?」楊聿凡吃了六分飽,才想起探班的人。
 
「我吃過了。」李鶴川覺得主食其實是楊聿凡的臉。他趁楊聿凡的注意力放在食物上的時候仔細地打量他,兩年多沒見到,那張臉還是一樣俊美,眼神依然銳利,只是膚色比以前蒼白許多。
 
有人說醫生是一種服務業,從進醫院的那一天起,他們的時間就不再屬於自己,而是屬於病患。家人、朋友、孩子和其他的一切都得排在後頭。
 
像楊聿凡這樣擁有聰明頭腦和熱血意志的人,最容易成為過勞醫生。李鶴川心想。
 
「怎麼會半夜過來?」楊聿凡疑惑地問。
 
「書上說,征服另一半首先征服另一半的胃。」李鶴川回答。
 
楊聿凡語塞,他有時候很不能理解李鶴川的跳躍式思考邏輯,裡面有暗藏一些深刻的意思,故意不直接講明白。
 
這種時候,楊聿凡會在假裝不懂和真的誤解之間做選擇,最後多半以沒有接話作為結論。
 
他是直來直往的人,不打算去戳破別人任何一個啞謎,即使對方當過他四年的室友。
 
 
他覺得李鶴川從以前就是假裝陽光但內心話卻不會直說的心機人士,即使是對喜歡的人,也會因為害怕被拒絕而不敢直接告白。在楊聿凡看來,也可以稱作是一種膽小。
 
因為他什麼都不敢說。
 
所以他也什麼都不會回應。
 
李鶴川,你不會懂得。
 
楊聿凡在心裡冷笑了一下,換個話題,談起這星期的班表安排。
 
四點十分的時候楊聿凡回到急診室,才剛坐下,救護車就送來酒駕肇事的患者,躺在臨時病床上大聲嚎叫鬧動,拒絕抽血,出動了一個醫生和四名護理師才勉強壓制住,楊聿凡累得滿頭大汗,把李鶴川的身影直接拋在腦後。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