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貓醫生的診斷書 3

3
 
地區醫院的急診室裡二十四小時燈火通明。
 
楊聿凡習慣性地縮緊下顎,挺直肩膀,銳利的視線筆直望著前方,跨大步踏在白色的塑膠地板上。
 
他走路的姿勢看起來氣勢洶洶,卻一點腳步聲也沒有發出,實際上,他脖子上掛著的聽診器和口袋裡的原子筆也沒有發出碰撞聲,就像一頭優雅的山貓穿過樹林那樣靈巧,在視覺上給人矛盾的衝擊感。
 
他不喜歡冬天,尤其是一月,急診室的大門打開的時候會吹來乾燥冷冽的西北風,帶有消毒水味,無禮地撞上他的鼻尖。
 
但因為經常要穿脫消毒衣的緣故,淺綠色開襟短褂內,楊聿凡只穿了一件灰色的短袖棉質上衣,頭髮的長度看起來就是得去修剪才能出席正式場合那樣貼在缺乏日曬的蒼白脖子上。
 
拜當兵期間每天海泳、在健身房鍛鍊和某種自尊心之賜,他的身材維持得很不錯,緊實的背肌沿著挺俏的臀線一路延伸到大腿形成非常優美的弧度,長腿筆直有力,腰線也很漂亮,這一切全都是掩蓋在寬大醫師袍底下的事物。
 
兩個推著消毒器材車的年輕女護理員與他在長廊上擦身而過,自然而然地向他打招呼。
 
楊聿凡也不吝惜地回給她們一個淺淺的微笑點頭。
 
在其他人眼中,他是以榜首之姿考進這間醫院,受到主任醫師賞識,看起來小有前途的年輕外科醫師。但多數人都沒辦法從他那邊打聽到他的交友狀況,偶爾在值夜班的時候會有個朋友送便當過來,但也僅此而已。
 
一直到楊聿凡的身影消失在長廊轉角,兩個護理員終於忍不住開始八卦一番。未婚、神秘、俊美的年輕醫師嘛,基本上是每一個人的守備範圍。
 
 
楊聿凡轉進急診室大廳,在電子布告欄的候診人數上看了一眼,皺起眉頭。
 
又是一個極為忙碌的夜晚。
 
其他幾個內科診間裡都在忙著問診,臨時病床被推過來又推過去,楊聿凡才剛剛進入狹窄的二十一號外科診間裡坐下,打開電腦螢幕,病歷資料就立刻跳進眼簾。
 
 
診間旁邊的液晶顯示號碼跳成四十八號,護理員很快推來一床哀號的病患。
 
「病患車禍,被汽車撞上,從機車上彈出,左半身大範圍挫傷。」
 
一名年輕男子躺在臨時病床上,看起來就像個夜遊的大學生,身邊的女性看起來像是他的女友或妹妹。
 
楊聿凡站起來,一邊向病患確認他的姓名,一邊問問題,用帶著橡膠薄膜手套的手指小心掀開患者衣物,輕輕按壓一片紫色的瘀傷,那是內出血的表徵。沒有出血不止的傷口和立即生命危險。
 
「先做X光片、電腦斷層,看有沒有斷骨。」楊聿凡看了一下,轉回電腦前很快打出檢查單,遞給患者家屬。
 
「檢查完之後來我這邊看報告。」
 
對方道謝之後很快地將病床推離診間,顯示器的號碼又跳了一號,下一床病患很快地被推上來。
 
楊聿凡不需要喘氣,他看了一眼病歷,用一種駕輕就熟的靈活速度繼續診斷。
 
那就是他的生活。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