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貓醫生的診斷書 1

 
1

楊聿凡大步穿越元東醫院住院病房的走廊,經過轉角,走向教學大樓辦公室。

西裝外套剪裁的短版白色外袍隨著他的腳步輕輕揚起,讓這個身高沒滿一百八、眼睛下方吊著淡黑色的眼圈,眼神卻過度銳利的年輕住院醫生,看起來有種獵獵迎風的瀟灑感。

他的心情不是太好。

最近因為一個同事倒楣車禍摔斷了腿,不得不請假在家休養,原本人力就很欠缺的夜間急診室不得不將他的輪班次數增加,以至於他除了白天的工作之外,每星期還有三天夜間輪值,就算再怎麼硬撐,也到了快要山窮水盡的程度。

正在等待人力增補的同時,卻聽到其他同事聊到,醫院從國外重金挖角了一個剛出道沒多久的新人,直接升主治醫生──所以有人能分擔夜間輪班的希望立刻破滅。



明明有錢挖角,為什麼不多聘幾個住院醫生來輪班啊……

楊聿凡忿忿不平地扭動自己辦公室的門把,意外發現門竟然忘了鎖。


「咦……?」

楊聿凡走進狹窄的辦公室,日光燈是亮的,有一個人站在裡面,見到他,露出愉快的笑容。

「好久不見了,楊聿凡同學。」

「李鶴川?」楊聿凡狐疑地望著他,「你不是前年就出國了……啊。」

楊聿凡自己斷去話尾,驀然想起剛才聽見的消息,所有的資訊連結在一起,他立刻明白李鶴川就是那個所謂的「被挖角新人」。

「畢業就回來了。」

李鶴川對楊聿凡臉上掠過的敵視不以為意,他正在搬運辦公事的物品,並且解釋道:「總醫師說現在行政大樓的辦公室空間不足,我跟他說你是我的室友,我們先共用一間辦公室應該可以。」



「我們是『前』室友,而且還是學校分配的。」楊聿凡強調。

他抓了抓滑落前額的髮絲,拉出辦公椅癱坐下來。李鶴川突然出現並沒有讓他太吃驚,何況他剛剛才結束一檯手術,現在只想把緊繃的神經給通通放鬆下來。


他們大學的時候念同一間醫學院,李鶴川提畢一年,飛去美國進修學位,而他畢業之後就直接進了元東醫院的外科,過著工時超長的被奴役住院醫師生活。

沒辦法,當初憑著一股熱血念醫學院,現在就別抱怨。這是楊聿凡的想法。


「你慢慢搬,櫃子裡有掃具和抹布,我睡一下。」楊聿凡模糊不清地交代完,從櫃子裡拉出一個圓形抱枕放在桌上,把整張臉埋進去,三十秒之內就睡熟了。


這是他當醫生之後鍛鍊出來的絕技之一:三秒深眠法。



經常工作超時的人為了身體健康著想,必須要能隨時、隨地進入睡眠狀態,能爭取十分鐘就不要浪費五分鐘,盡量補眠,因為他不知道下一次緊急手術會出現在什麼時候。


手機放在辦公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頂端,以便隨時能接到傳呼電話。


李鶴川帥氣的表情上浮現一絲苦笑,他將手中的紙箱輕輕放在另一張空出來的辦公桌上,忽然很想要撫摸楊聿凡變長的黑髮。


他們整整兩年沒有見面,楊聿凡還是跟以前一樣。


不過這次他不同了。


他不打算再錯過一次。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