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2264

    累積人氣

  • 47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 信念II 28 (Ever after 完結)


 

 

褚冥漾呆坐在床上,盡量不要去瞪放在桌上整齊疊好的風符──至少有一百張這麼多。

他好不容易才想到可以用飄的,學長就用3分鐘畫完整疊給他。然後就說他要去發公告了。

褚冥漾現在覺得很不好意思,那種告白的方式……

啊啊他可以想像,妖師一族的烏鴉式神和冰牙的關係精靈們正在向全世界放送那則消息。

然後他也可以一次把臉丟完之後不要見人了。

 

 

時間:?

地點:時間停止之地

 

學長叫他待在原地等重柳自己開門進來。

褚冥漾百無聊賴地望著橘色和紫色交織的天際線。

時間停止之地一片安靜,讓他的腦海裡不住想要發出很多聲音,人類本來就不是什麼甘於孤單的物種。

他想念家裡的聲音,就算坐在房間裡,也能聽見樓下傳來的抽油煙機運轉、媽媽的閒聊,樓下偶爾奔馳而過的汽車引擎聲音。

黑館的住民們不時弄出雞飛狗跳的事件。

學長微笑注視他的溫柔眼神,冰色與火色、包圍著他的體溫,從來不是真的發怒的那種彷彿打鬧般的任性之舉,幾乎每一件事都比他考慮多一步的細心。

相處的時候,那人身上傳來的、盛夏迴雪般的遼闊感。

褚冥漾想,他根本就沒有準備好放棄什麼,至少見到學長的那一刻,他才驀地明白,不管他走過世界多少個地方,下過什麼匪石般的決心,答案都在那人的一個眼神中破碎潰散。

 

時間停止之地的黃昏背景像是廉價電影布幕般被拉出了一片皺摺。

褚冥漾回過頭,看見重柳青年若無其事地越過「布幕」走進來,手上握著一卷頗有分量的羊皮紙。

「重柳…你從守世界過來的嗎?」少年被對方的藍眼睛看得有些無地自容,乾脆自己開口問。

重柳的青年換了一身裝束,以黑色錦緞般的發亮布料剪裁出巫師長袍式樣,批散著滑順的直髮,也沒有再以黑布覆蓋住臉,臉上繁複華麗的刺青襯著蒼白的肌膚和海色眼睛,看起來更添神祕高貴的氣息。他將手中的羊皮卷放在褚冥漾床邊的小桌上展開,深亞麻色的皮面上,以黑色墨跡寫著工整的文字,不過,並非褚冥漾認得的任何一種。

「冰牙之王的宣告已經公開了。」重柳青年以那種『怎麼會不知道你要問什麼』的表情睨視床上的少年,說:「歷史兵器管理人提出的控制陰影之力條件,是冰牙之王的平安與自由。」

「果然很像告白…。」褚冥漾的臉色紅潤起來。

重柳青年好像笑了一下,但表情很快地恢復,他指了指羊皮卷,「陰影轉移的契約,妖師一族的先天能力者褚冥漾,與時族重柳之血統繼承者。」

褚冥漾停止胡思亂想,他注視著看似下了決心的重柳青年,想要確認對方的眼中沒有一點點的勉強。

 

「重柳,其實…我沒有想讓你犧牲任何東西。」

本來靠坐在床上的少年移動著,將赤裸的腳移出柔軟的絲被,他面無表情地注視著自己墨色的腳板和腳踝,試著在完全感覺不到的情況下站起身來。

重柳的青年走過來抓住他的手臂幫助他直立起身。

「妖師弄不好都會是這個樣子了,換成別的種族肯定不會更好過。」少年笑出聲音,抽起桌上的一張風符讓自己身體平衡。

重柳青年還要再說什麼,褚冥漾卻偏了偏頭打斷了他未出口的話,「不過我還是希望你可以幫我。」

「學長說,你可以作為時間之外的連繫調節者,幫我平衡黑暗之力。」褚冥漾抬起臉來,這些天來被照顧得營養充足容光煥發,象牙色的肌膚上幾乎閃耀著珍珠般的柔和光澤。

襯上那對深邃的墨晶眼眸,少年祈求的表情的確讓人無法拒絕。

「……可以。不過之前說的讓我脫離時族的條件還是照舊。」重柳放開了少年的手臂,依然面無表情地回答。

「那就換你要待在時間停止之地?」少年反問。

 

「時族本來就不存在於時間裡,就算住我家也可以工作。」冰炎打開了門,一手端著托盤,上面至少有三、四種晶瑩剔透的點心。

「耶?可以住一起嗎?」褚冥漾回過頭,高興地說。

(他已經不想抱怨這些人為什麼都可以自由進出時間停止之地這個問題了。而且都像哆啦A夢開任意門一樣簡單。)

「不可以。」冰炎抬高眉毛,不忘提醒:「冰牙族不缺電燈泡,對了,無殿也不缺。」

「冰牙族什麼時候有在用電燈泡啊……」褚冥漾小聲吐槽他。

來回看著不滿的冰牙之王和面無表情的重柳王儲,小妖師嘆了口氣,接下戀人拿來的托盤放在床邊的矮几上。

「那麼就這樣吧。」少年輕快地宣布,「重柳,我們把歷史兵器的契約改一改吧。沒有轉移,只是管理。」

其實應該也轉移不走了,褚冥漾想,畢竟他已經用妖師的語言之力,將歷史兵器之力融合進自己的身體中。

剩下的人類壽命會有多少,他自己一點概念也沒有。

不過,至少可以守護學長、世界和每個不必因他而受傷的人。

他想,他真的不介意。在學長身邊待著的話,無論如何都沒有急著要完成的任務了。

褚冥漾伸出右手食指,在變更文字的羊皮卷空白處描畫出他的全名,讓墨色的字跡烙印在上方。

然後重柳青年向他伸出手。褚冥漾握住對方冰涼的手掌。

那一瞬間,羊皮紙卷旋出金色與黑色的立體陣圖,複雜的文字像監牢般形成立體的空間,將兩人包圍在懸浮的幾何空間裡。

重柳青年仍然握著褚冥漾的手,他緩慢地唸著少年聽不懂的語言,聲音裡揉合了管風琴的莊嚴和定音鼓的穩靜,像一首緩慢的祝禱歌,在空間中有力地擴張。

幾句發亮的符文被召喚,彷彿鎖鍊般纏繞住兩人交握著手,然後更多符文被牽引,纏上褚冥漾的手臂、雙腿、胸口、腰背。

「啊……」被纏得太緊,褚冥漾覺得有些呼吸困難。然後他聽見學長的聲音。

「我冰牙之主為見證,以伊慕洛與巴瑟蘭之名,證實歷史兵器之約束。」冰炎在三步之外,彷彿守護者般觀察他們的情況。

認知到這點讓褚冥漾放鬆身體,靜靜地讓更多符文纏在他的身上,慢慢地滲入他的肢體中消失不見。

這個過程很緩慢,有點疼痛,但並非不會結束。

褚冥漾垂下眼睫,他感覺到體內的某種東西似乎被打包裝箱,像兒時的記憶般被安置在某個不容易被搬動的角落。

一直到重柳的祝禱聲音停止。

褚冥漾輕輕呼吸,重新看著眼前交握的手,「…我說,令時族血統繼承者之一,為黑暗力之鑰。未得我等共同釋出,不得動用。」

話才出口,他覺得蟠踞在身體裡的冰冷感瞬間消失,不禁坐倒在地上。

「就這樣……?」他有些茫然地看著重柳的臉。

「自此,我作為管理兵器之鑰匙。」重柳青年也看著他,臉上神情竟是從未有過的輕鬆。

四周的符文全都消失了,褚冥漾發現自己身處的地方正在變化,像場景轉換般,腳下變成一片柔軟的青草。

冰炎走過來,不發一言地將褚冥漾緊緊抱住。

奇異感籠罩著他。

 

「就這樣了。」重柳微笑補充。

重柳的寵物爬到他們旁邊,藍眼蜘蛛竟然拉長變形,一名黑髮藍眼的孩童就這樣出現在眼前,高高興興地牽著重柳青年的手。

「哇喔!」褚冥漾驚呼。

「啊、泡芙好吃。」藍眼蜘蛛變成的小孩說。

「……」褚冥漾瞪著他。

然後因為放鬆而癱軟了身體,冰炎和重柳都笑了出來。

「突然想到…既然以後都是夥伴了,可以告訴我名字了吧?」褚冥漾抱怨,「你從來不肯說這件事情。」

「哈…」重柳青年第一次扯開嘴角笑出聲音,表情很神祕,「契約書上有寫,看不懂是你的問題。」

褚冥漾頓時想到時族那些亂七八糟的文字,忍不住拿手指去按自己犯疼的額頭。

「開學之後我一定要去選修八大種族語言,這樣下去被賣了我也看不懂契約啊……」

「時族語言又不在八大裡面。」

「……」褚冥漾瞪著他,心想自己有沒有後悔選到這個人來當契約者。

「快點走吧,你已經失去留在這裡的資格。」前重柳青年擺了擺手,一扇巨大的白色門扉出現在他的眼前。

「那要整理力量的時候怎麼辦啊?」褚冥漾露出了笑容,看著門外隱隱然出現的地點。

「我會打手機給你。」前重柳青年、新的時間停止之地的主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新長的高大樹木上,一股溫柔強硬的力量把褚冥漾送出門外。

 

 

門扉的外面是Atlantis學園,離黑館不遠的花園涼亭。

褚冥漾注視著白光和門扉的形狀緩緩消失在空氣中,然後他閉上眼。

這樣就結束了吧。或者說,這是一個新的開始。

風精靈再度環繞著涼亭,他聽見熟悉的歌聲,樹葉隨風摩擦的聲音,生命和大地的呼吸,泉水流淌和陽光輕灑。

一雙手臂從背後將他擁入懷中。「歡迎回到現實世界。」

「學長……」褚冥漾回頭,毫不意外地看見了冰炎,還有賽塔、安因、明玥、千冬歲、萊恩、喵喵、丹恩、五色雞頭、班上同學和許許多多黑館的住戶。

褚冥漾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抱歉給大家添麻煩了,還有……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本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