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信念 II 27

Beliefs 信念II

27 黑暗之刻

 

「動作快一點。」冰炎皺著眉頭提醒安地爾,後者神色複雜地瞪著少年赤裸的雙足,手上不停將黑針刺入少年小腿上的神經連結點。

「嗚……」褚冥漾發出痛苦的低鳴,輕軟的短髮因為大量出汗而伏貼在頸子和臉頰上,手腳和身體都不受控制地痙攣著。

「──褚!撐住!」冰炎扶住褚冥漾不斷顫抖失衡的身體,撐著他讓他不要坐倒在地上。

「不要碰他的腳!」安地爾大聲提醒他。

「你快點!」冰炎不耐煩地回應,他握緊了手中的幻武兵器,目光梭巡著四周已經開始交戰的袍級和重柳族人,然後又掃到城樓上。

暗紅的獸眸與重柳青年冰藍的瞳孔目光交接,冰炎瞇了瞇眼睛,正想發作,重柳青年卻從城垛上猛然躍下,順著疾風落地,揚起灰褐色的塵埃。

冰炎沒說話,重柳也沒有,這可能是他們第一次公開合作,彼此都很清楚事態的嚴重,卻因為立場問題不能多說。

冰牙之主和重柳的王儲,八大種族領導與時族未來領袖,是世界規則中絕對不能接觸和合作的對象。

 

颯彌亞在千年前等待的時間絕不是空等,他調查了安地爾的事情、時族的成員和問題、歷史兵器的記錄,以及妖師一族。

除了破開時空之外,搞不好他知道的事情比這些人自己都要多。

 

顯然更加彆扭的重柳青年低頭看著褚冥漾的腳。

少年赤裸的雙足,像是浸透了墨汁那樣漆黑,而且那種漆黑正在逐漸往他的腿部蔓延。

──他接受陰影了!

冰炎、重柳和安地爾三人腦中都閃過同樣的聲音。

 

 

月光下,重柳一族和冰炎領來的袍級和戰士們交戰的身影不斷錯過,殺伐之音在風裡迴盪。

「帶他走。」重柳青年讓藍眼蜘蛛爬上了自己的肩膀,往冰炎三人之處走近了兩步,拋下一張移動符。

那不是冰炎看過的移送陣形,扭曲歪斜的螺旋圖案中寫滿了密密麻麻的時族文字。

「去哪?」冰炎一手撐住少年的身體,褚冥漾在安地爾施針之後已經昏迷了。

「去他死不了的地方。」安地爾收回黑針,踏在時族的移送陣上。假裝沒看到冰牙之王暗示他不要跟來的表情。

移送陣裡發亮的字符在發動的時候全數脫離了法陣衝進空氣中,像成群發亮的隕石,將時空砸出一個洞口。

四人消失在原地。

 

穿著紅色袍服,從一開始就待在高處觀看情況的千冬歲,這時才拿下面具,從口袋裡掏出傳訊用的火符,在黑夜裡點燃,在空氣中炸開金色和紅色的特殊煙火。

察覺到萊恩從後面走過來,千冬歲回過頭,對伙伴露出微笑。

「我們也撤退吧。」

萊恩注視著夜空,滿懷擔憂地說:「希望漾漾沒事。」

「我也如此祈禱。」千冬歲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丟下移動符。

月光下,他們的行動彷彿都是捕風。

 

 

*****

時間:?

地點:時間停止之地

 

那是一種強烈的不安感。

褚冥漾幾次使用(或誤用)完陰影之力都是痛醒或是痛昏的,不然就是醒不過來累得要命。

絕少真的因為沒有感覺到什麼而覺得不安。

他瞪著四柱大床的華蓋帷幕,感覺了半天,終於知道問題所在。

褚冥漾想要起身下床,但是雙腳感覺不到。

他用手肘撐起身體,掀開覆蓋著身體的絲綢薄被,新換的睡衣下伸展出來的雙足在膝蓋以下毫無知覺,就好像他沒有自己的腳。

他看著自己的腳,腳踝以下的部分,宛如不透明的黑色水晶,從皮膚到指甲都是黑色的。

但是,他沒有感覺到痛或者任何別的東西。

「原來是這樣啊……」少年看著自己的腿,一瞬間頓悟般的瞭然。

 

『我說,我是黑暗。』

『我說,世間黑暗之物,皆為我所用,皆服膺我之話語。』

 

黑色布偶兔已經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身體裡那種清晰的冰冷正在一點一點地擴散開來。

然後褚冥漾想起了殊那律恩鬼王的邀約。就像花了好幾個月、緩慢地拼一幅未知的圖畫,關於歷史兵器與妖師的關係、鬼王與陰影,以及他的預期殘餘時間。

「這就是『死』與『不死』的意思吧。」少年喃喃自語。

人類的身體不可能承受,但是也沒有扭曲為鬼族,最後與身體裡的陰影力量共存著、成為一種怪異的存在。

褚冥漾想到安‧萊絲的小說裡描述的吸血鬼,一種皮膚像石頭一樣冰冷,不算是生物的存在。

啊、不過守世界裡的吸血鬼是一種完完全全的生命體。

不是生命也不是機器的活動生體根本就只是想像中的產物吧。

 

「不是什麼危險的狀況你都嚇得要死,真的到了會死的時候你又不怕了,該怎麼說你才好?」冰炎從旁邊走過來,手上拿著杯精靈飲料,表情滿是無可奈何。

胡思亂想被打斷的褚冥漾偏了偏頭,然後伸長手臂環住戀人的腰,隔著衣服將臉貼在他平坦的腹部。

「學長……」褚冥漾深吸了一口氣,將手環得更緊。

他想念他的一切。

他想要置之死地而後生,但是怎麼樣都放不下眼前的銀髮戀人。

 

「感覺還好嗎?」冰炎俯下身體,暗色眼睛觀察著少年,想要從他的臉上判斷是否少年有任何一點不適。

「還好…嚴格說起來這次最好,沒有哪裡痛。」褚冥漾軟綿綿地靠著冰炎的手臂,低頭喝了一口精靈飲料,然後補充:「不過腳沒有知覺了。」

「……」男人差點摔了手中的杯子。

少年只是對他笑了一下,然後低下頭去摸自己的腳。

皮膚觸感並沒有改變,只是黑色部分的溫度似乎比較低,捏起來也沒有感覺,褚冥漾抬起頭,「感覺起來沒有什麼不一樣呀…」

然後他扶著冰炎的肩膀,試著自己慢慢站起來。

「安地爾的黑針應該阻止了扭曲力量蔓延上來。」冰炎皺著眉頭說。

「我想,這應該不算是扭曲力量。我並沒有被陰影化,…也不會因此變成鬼族。」對冰炎笑了笑,褚冥漾小心翼翼地直立了身體,完全感覺不到踩在地面的觸感讓他表情怪異。

他站在原地,沒有腳的感覺讓他一步也邁不出去。

冰炎扶著他,興致勃勃地商量:「我去抓個醫療班過來怎麼樣?」

「我自己都不太知道要怎麼開這裡的門耶。」褚冥漾抬起頭,一臉汗顏地看著冰炎。「還有、普通人可以在時間停止的地方活動嗎?」

「不可以。安地爾才剛被拖進來就變石像了。」冰炎無所謂地說。

「那……」

沒等褚冥漾反應,冰炎又補了一句:「叫重柳再開門把他丟出去。」

「那重柳呢?」褚冥漾的視線沿著床柱和旁邊的庭園式造景慢慢往上看,如果沒意外,那個種族的天性跟鳥一樣喜歡高的地方……

「跑了。我想他要等你醒了再過來。」

「那學長你……」怎麼沒有變成時間停止的石像?

「我是無殿居民。」冰炎義正辭嚴地回答。

 

聽聽這囂張的台詞、難怪大家聽到無殿的人都是一臉看到怪物的表情,這個家族(?)真是在守世界開外掛不遺餘力,超級惹人嫌啊──

褚冥漾不自覺地退了兩步。

他完全忘了自己的腳正處於下半部殘廢狀態。

「哇啊──」

猝不及防狼狽往後跌倒的時候他抓住冰炎的衣領,連帶著兩人一起撲倒在床上。

「嗚哇…學長好重。」褚冥漾一邊抱怨一邊抬起臉,冰炎整個人壓在他的身上,也不讓他起來。

然後他望進一對血色的眼眸,像是野獸鎖定獵物般的盯視,讓他同樣無法移開視線。

他對這樣的眼神很熟悉,散發著渴望的熱度。

「學長……」被那樣的眼神盯著看,褚冥漾覺得連自己的聲音都無法掌握,他軟綿綿地開口,更像是一種引誘。

冰炎扯出一抹勉強的微笑,伸手撫摸他的臉頰和短髮,「…我擔心得要命。」

褚冥漾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夏碎一直在追蹤跟著你的那個重柳,發現重柳族在聚集人手的時候,我們就知道你會很危險。」冰炎低下頭,幾縷銀色的長髮垂落在褚冥漾的臉旁,像是一種調情。

「學長,別擔心。」褚冥漾用手輕輕撫摩著冰炎說話的嘴唇,說:「除了陰影本身之外真的沒有什麼可以傷得了我…。」

「妖師仍然是人類。重柳非常清楚要怎麼樣才能傷你,何況你身邊就有一個重柳。」

「但是…我很高興能見到你。」少年微笑著伸出雙臂環抱著冰炎,不想讓這些事困擾這樣美好的氛圍,他主動吻住男人。

在唇舌交纏之間,少年將手指伸進對方的衣襟裡,低聲說,「抱我……」

他閉上眼睛,感覺瞬間升高的熱度將自己包圍。

至少這樣的時間裡,他只想要感受彼此,深刻地……

 

 

 

 

褚冥漾累得一根手指也不想動,他驀然睜開那對黑水晶般的眼眸,瞪著紗帳外的黃昏天空。

時間停止之地,永遠的黃昏,不流動的雲彩,紫色、橙色、粉色和紅色參雜在一起。

就這樣看了很久,但是時間並不流動。

冰炎環抱著少年,像是睡著了,沉穩的心跳伴隨著穩定起伏的胸膛,將溫度傳遞給少年冰涼的身體。

褚冥漾懶洋洋地移動著直起身,小腿從床上垂下來,仍然沒有一點碰觸到地板的感覺。

他無聲地嘆了口氣,用手指在虛空中描出一個小型的風符。──用走的不行、用飄的可以吧。

他站直了身體,讓腳飄離地面。

 

冰炎驀地握住褚冥漾的手腕。

「學長?」

褚冥漾訝異地回過頭來,他很少、幾乎不曾見到冰炎直接表現出留戀感的時候。

並非沒有…只是他們一直都在一起,或者是措手不及的分離,從來沒有機會認真話別。

「我有點心理陰影。」冰炎瞇著暗紅的眼眸,把少年抱回來。「每次你都在做完的隔天早上偷偷跑掉。」

「我都有留言啊……」褚冥漾溫順地靠在冰炎懷裡,笑著胡亂抗議。「這是人生中第一次有人說我始亂終棄耶,身為宅男一枚我可以瞑目了。」

「沒心沒肺就是說你這種小妖師。」冰炎用力把臉埋進少年的肩膀。

「學長你被羅密歐腦入侵了!」(1)

「那今天呢?」冰炎收起胡鬧的表情,溫柔地注視著少年。

「──最後一次,我保證。」褚冥漾心虛地縮著肩膀說。

冰炎看著他,深紅的眼眸裡透出令他安心的光芒。

褚冥漾回望著他,表情沉靜下來。

「決定了嗎?」冰炎問。

「決定了,」褚冥漾笑了笑,說:「你不死,世界就不毀滅。」

「……」

颯彌亞‧伊慕洛‧巴瑟蘭,和他的爸爸媽媽應該都沒有料到這種情況。

這大概是颯彌亞有生以來最呆的表情。

他以為他聽錯了,只好跟小戀人重覆確認:「這是你決定接受陰影的條件?要公開發出的宣言?」

「嗯。」少年笑得既天真又燦爛,「反正學長都說要跟我一起了,那就這樣吧。」

 

 

在少年愉快的笑聲裡,冰牙之王罵了一聲髒話。

正好鏡帶著一堆營養食品和精靈飲料過來聽到了。

「哎呀,冰牙族長的家教……」

 

附註

1: 請見Love Story,冰炎cos羅密歐的故事。(大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