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 信念II 26


 

 

映入眼簾的是一望無際的白色冰原,冰面下,綿延燃燒血色的焰火。

天空是潔淨的淺藍色,幾道符紋不時閃耀著顯現又消失。

 

『唉、被踢出門外了。』颯彌亞‧巴瑟蘭無限惋惜地埋怨。

他隨手撩起凌亂的紅色長髮,像是穿透空間那樣突然就站在冰面上。

冰面並不令他感到寒冷或濕滑,入眼的一切更像是精緻的水晶凝結,因為,這是他的夢境。

 

『褚太可愛了。』颯彌亞‧伊慕洛也現身在冰面上,與巴瑟蘭一模一樣的紅色眼睛裡有著微妙的笑意。

 

『我還沒滿足啊,』巴瑟蘭眨眨眼,環顧四週:『在這裡造一個柔軟的大草原,下次把漾漾拖進來好了。』

 

『我猜他比較喜歡床。』伊慕洛慢慢往後躺倒,放任身體落在憑空出現的華蓋床鋪上,他望著天際,眼裡滿滿眷戀,『這是我在冰牙族用的那一張。好多個夜晚,我不斷想著,如果可以跟褚一起睡多好。』

 

『他到最後才發現夢境裡真的能做的表情,真是太引誘人了。』巴瑟蘭爬到床上,滾了兩圈,像一頭饜足的野獸,露出滿意的表情。

 

『你嚇到他了吧。』伊慕洛給他一個白眼。

 

巴瑟蘭仰望著似水藍天,慢慢閉上眼睛,『才不會,褚的精神承受度連狼形都過關了,三個人算什麼。我會讓他幸福的!』

 

『見鬼了才有三個人。』伊慕洛狠狠瞪了他一眼。

 

 

 

夢境裡外常常是兩個世界。

褚冥漾正在暗自感嘆,默默地走過老舊城堡的幽暗長廊,手指彈出光影村照明設備,他的衣角拂過轉角,然後沿著灰色石頭外牆修建的階梯,爬上城堡空曠的、可以起降直升機那麼大的遼望台。

 

褚冥漾將背後靠在城牆上,抬頭去望那枚月亮,黑灰色的流雲像薄薄的煙霧,讓月色忽隱忽現地映照在他白皙的臉上。

那張無暇的臉,鑲嵌著琥珀黑色的雙眸,閃耀著微微的星光。

接收了歷史兵器之後,雖然那仍然是一張少年的可愛臉龐,卻多了深幽的沉靜氣質,和更多因為承受力量所造成的虛弱,讓原本嫩紅的唇色變得蒼白。

褚冥漾深深吸了一口氣,荒野上的日夜溫差讓靜止的空氣中佈滿白色的露霧,冰涼的感覺充滿他的胸口。

腦中快速閃過學長的身影、爸媽和冥玥、千冬歲、喵喵、萊恩、丹恩、黑館的大家……

他胡思亂想著。

真的要去時間停止的地方,然後睡到世界末日嗎?

重柳給了他一個折衷選項,但他怎麼會不知道,連受到陰影所愛的妖師一族,都會因此縮短壽命,那麼毫無關係的重柳,又能夠活多久呢。

他真的可以如此自私嗎?

為了和學長在一起,他能犧牲別人的生命嗎?

這樣的卑劣的他,還有資格得到學長的愛和尊重嗎?

 

 

在夢境裡分裂的學長,雖然讓他很驚嚇,但是那些好像回到了剛認識時候的表情,毫不猶豫的任性,一時興起就抓他到空曠無人的原野做愛來報復他的吐槽,會讓他感覺到滿心愛戀和疼寵。

褚冥漾微笑著,第一萬次慶幸他能有力量能夠將學長找回來。

不管安地爾將歷史兵器給他的目的是什麼,他真的沒有後悔過這件事。

只要能有力量能夠挽回失去的,那些承接陰影的疼痛、因此縮短的壽命、被各大種族又恨又怕的眼神包圍,或是被重柳族滿世界追殺,那又怎麼樣呢?學長站在他的身邊呀。

 

褚冥漾輕輕吐了一口氣,環視周遭。

 

重柳族的人們還是一樣個個都包得跟黑色木乃伊那樣,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褚冥漾眼前,形成一個半圓形的包圍圈。

 

褚冥漾很無聊地在心裡一個一個數過去,差不多有八、九個人吧,這對人口稀少幾乎要滅絕的時間之外種族而言,搞不好是全族一半的戰力。

當然這群人如果要認真起來,褚冥漾沒來由地想,他大概會在兩秒內就被撕成碎片。

總之是群非常麻煩的人物,而且對妖師一族特別不友善。

所以,褚冥漾微笑著,用溫良無害的聲音說,「請問,各位來找我是為了什麼呢?」

 

其中不知道哪個重柳開口,聲音冷硬的像一塊石頭,「退出世界。回到你的時間停止之地去。」

「擁有兵器的妖師會影響世界時間的運行。」另一個往前走了一步,逼近他。

 

重柳一族散發出來的殺氣,讓褚冥漾覺得臉頰都是刺痛的。

他盤算著要怎麼應對,直接拒絕的話下一秒他就死了,根本來不及使用陰影的力量。

可是……

重柳青年的提議是不是更容易讓他死無葬身之地?要他跟痛恨妖師的重柳一族說,請把你們的王儲放生,他會幫忙我成為陰影附身的對象,然後留在時間之外,這樣你們就不用擔心了?

 

然後他會被憤怒又排外的重柳族掐死丟在原野上被狼吃掉。

 

褚冥漾嘆了口氣,臉上表情非常戒慎恐懼,「我不會讓歷史兵器的力量影響時間正常流動,不過…嗚!」

話沒說完,他的頸子就被黑色的手給扼住,整個人被勒住、提起來吊在半空中,他掙扎著,腳尖踏不到地,沒有辦法呼吸。

 

兔子玩偶的黑眼睛閃過殺意,一股黑色的霧氣從褚冥漾的肩膀處衝向那個重柳,對方反應更快,甩手將褚冥漾扔下城牆。

 

「啊──!」褚冥漾發出驚呼。

冰冷的夜風衝撞他的耳際,地心引力跩拉著他,急速向下墜落。

重柳不愧是妖師一族的天敵啊,褚冥漾苦笑著,看見兔子玩偶掉在城牆上,而三名黑衣人已經拔出刀,向他的方向砍來,而褚冥漾根本來不及反應。

那種殺意……追擊他的重柳一族的目光,像刀刃一樣刮痛他的皮膚。

就好像他第一天明白,妖師是如何被這個種族所憎恨著。

 

不過,褚冥漾想,他已經決定了,為了他愛著的人們,和實現自己的願望,要是死在這裡一切就停止了。

「我說,我是黑暗。」他微笑著,緩慢地念出浮現腦海的句子。

 

月光下,幾乎沒有人看清那瞬間發生的事情。

重柳青年衝上城牆,失控地推開族人,焦急地往下搜尋少年墜落的身影。

他看見褚冥漾黑曜石般的眼睛,閃過流星般的微光,然後,一股巨大的力量衝破地底,轟然震動城堡!

「不行──!」

 

追擊而去的重柳族人被大量碎石塵沙擊中,遮蔽視線。

而少年彷彿無視力量般落在草地上。

 

落地的那一瞬,褚冥漾才找回呼吸的方式,他喘著氣,被強風吹開瀏海的光潔額頭上滑下透明的水滴,與生死擦肩而過的感覺讓他冷汗涔涔。

褚冥漾覺得雙腿發軟,他不由自主地彎下身,雙手用力撐住膝蓋,更多的汗水自他的臉頰、背脊、胸膛和手臂上滑落。

他強烈地感覺到某種物質在他的身體中流竄,他覺得疼痛。

誰說擁有歷史兵器就是無敵呢?褚冥漾的視線幾乎被汗水模糊了,但他強撐著,站起身來。

他不是沒有選擇,但他做出了選擇。

「我說,世間黑暗之物,皆為我所用,皆服膺我之話語。」他仰頭,看見黑色兔玩偶,受磁場吸引般朝他飛來。

在半空中爆發巨大的黑霧。

 

「……」

褚冥漾大口喘著氣,他痛得彷彿全身的血管都要爆開,但他不能呻吟,他勉強睜著眼睛,他盯著那一片黑霧。

「世界陰影屬於我,而我是陰影之主宰、歷史兵器的主人。」他艱難地說著話,看見黑霧像一層網般包住他的全身,如同強酸般腐蝕他的身體。

「嗚……」褚冥漾撐不住自己,他倒下,然後意外地被抱住,是安地爾。

安地爾注視著他,手中閃過幾根黑針,但褚冥漾完全不在乎,沒有什麼在他記憶中可以更痛。

他也不在乎安地爾臉上複雜的表情。

 

在此同時,荒野上亮起一個又一個的傳送陣。

從其中一個閃著白色光暈的大型陣圖中躍出一個人影,他擋在褚冥漾和安地爾之前,另手甩出銳利的長槍,將想要靠近的重柳族人擋開。

「這是歷史兵器之主。闇之力量最高存在,何人敢於冒犯?」

颯彌亞這話不是什麼問句。

重柳青年在城牆上與他對上視線,那對兇狠的獸眼掃過他,不帶感情地轉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