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043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 II 24


 
他佇立在一馬平川的原野,黑髮和衣襟隨風飄動,他感慨地閉上眼睛,感覺這個世界流動的呼吸,腳下的土地深沉的脈動,遠方溪流奔馳而過的衝撞。
 
聆聽著風中精靈的低語,少年微笑,低聲說:「那麼,第一站是回家。」
 
 
24.1 家人
 
時間:上午
 
地點:原世界、台中
 
褚冥漾站在自家門口,出神地望著門板──褚冥玥在他掏出鑰匙的前一秒打開了門,似笑非笑地望著她的老弟。
 
「媽說,高中畢業旅行去環島連講都沒講一聲,就消失兩個星期,你看怎麼解釋她才不會打斷你的腿?」褚冥玥靠在門邊,笑得險惡。
 
「冥玥妳挖這麼大的洞是要我怎麼填啊!」環島!褚冥漾差點沒大叫出聲。
 
幸虧──或許只是沒有忘記自己是人類──他穿著白色的圖案T恤、薄外套和淺藍色牛仔褲,還背著一個書包,走在街道上,背影看起來像個高中畢業生。
 
他小心翼翼地越過褚冥玥探頭進去,極其心虛地說:「媽、我回來了……」
 
「今天星期六,別躲了,爸也在。」褚冥玥拍了拍老弟的背,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大包各地名產塞在褚冥漾手上,率先往屋裡邊走邊說:「爸、媽,漾漾回來了。」
 
「死小孩,你還記得要回家啊。」媽媽插著腰站在擺滿冒煙菜餚的餐桌前,瞪著他的表情和語氣沒有火氣只有無奈,爸爸端著切好的水果盤從廚房裡走出來,看到兒子露出高興的笑臉。
 
「爸,你回來啦。」
 
「呃、對不起啦,之前決定要去得太匆忙,一下子就忘了打電話。」褚冥漾走到桌子前面,真的非常心虛地放下大包名產,一盒小島造型的鳳梨酥從袋子裡滑出來。
 
看著鐵盒裝的鳳梨酥,褚冥漾不好意思地補了一句:「媽,我有順便帶妳喜歡的點心回來。」
 
「還好冥玥有記得跟我講。」媽媽聳聳肩,看起來還是很高興地打開了鐵盒,拿出幾塊包裝好的點心。
 
「先吃飯吧。」爸爸擺好餐具,招呼家人過來吃飯。
 
褚冥漾坐在餐桌的一邊,口中嚼著熟悉味道的米飯,聽媽媽的小碎念和爸爸的冷笑話,抬起頭,冥玥捧著碗夾走了一隻蒜泥大明蝦。
 
「再發呆,我就把蝦子吃光了喔。」魔女露出微笑,纖細的手指剝著蝦殼,媽媽盯她多吃青菜。
 
明明是那麼平凡的畫面,但少年卻覺得這光景令他懷念。
 
他的家人,他的世界,他的命運開始的地點,其實不是Atlantis學園,而是這棟小房子也說不定。
 
褚冥漾笑了笑,伸長手臂越過冥玥的前面,夾了一筷子醃漬小黃瓜。
 
「好久沒吃到媽做的醃小黃瓜喔,外食都吃不到這麼脆的。」少年說。
 
「你們學校餐廳都吃西餐吧。」媽媽說。
 
「感覺什麼亂七八糟的菜都有耶。」少年苦笑著回想,像是氣泡不明果汁,或是怪味飯糰之類的。
 
 
「喔對了,媽,我下午跟同學有約,會出去一下。」褚冥漾說。
 
「路上小心。」媽媽說。
 
 
褚冥漾關上了大門,站在前門的台階上,他心底清楚,這一切的平凡和不凡,都在一念之間。
 
『漾漾,現在要去哪裡?』黑兔玩偶再度出現在他的肩膀上。
 
「這個嘛,」褚冥漾看著遠遠閒晃過來的幸運同學,理所當然地說:「當然是找同學聊天。」
 
 
 
 
24.2 朋友
 
時間:下午
 
地點:原世界
 
幸運同學跟他兩個人閒晃到這個城市最大的美術館附近,初夏的陽光耀眼,在草皮上照出翠綠的顏色。
 
兩個小孩歡快地從他們前面跑過去。
 
「最近那裡怎麼樣?」衛禹望著藍天,他們放慢腳步。
 
「有點混亂。」褚冥漾做出一個苦笑又無奈的表情,「他們發現,有個厲害的傢伙只要想就能毀滅世界,所以很多人緊張得要死。」
 
「聽起來好像瘋狂科學家發明毀滅性武器的故事卻沒有瘋狂科學家。」幸運同學說。
 
「對啊。」褚冥漾翻白眼。
 
「那有什麼可緊張的呢。」衛禹不解地問。
 
「嗯,大概是很可怕吧。」
 
「可怕的大概是未知本身。」同學笑得很開心,很雲淡風清,腳邊有好幾隻鴿子飛來停留在草地上。
 
「大概吧。」褚冥漾和衛禹並肩坐在造型石椅上,他直視前方的街景,聽衛禹說考上大學的事情。
 
一度想要問,如果是你的話你會怎麼做……但這是一個不可以假設的問題吧。
 
「反正,決定的是那個人,不是布玩偶,那麼就無所謂吧。」衛禹看著他肩膀上的布偶,隨性地下了結論。
 
「哈、說得也是。」褚冥漾笑出聲音。
 
「喔對了,我跟幾個同學現在合租房子……這附近有家不錯的蛋糕店,要不要去買?」幸運同學問。
 
「要!」
 
 
他跟衛禹走進裝飾成黑色的甜點店,以惡魔為名的巧克力蛋糕偏偏是他覺得最好吃的。
 
「啊、是漾漾!」清脆的女孩聲音在旁邊響起,兩人轉過頭,看見喵喵和千冬歲站在切片蛋糕櫃前,正在挑選。
 
「嗨!」褚冥漾抬起臉,微笑地向朋友打招呼。
 
他驚奇的發現,自己沒有不安,也不像想像中那樣畏懼再次面對朋友。
 
 
互相介紹之後,衛禹拎著自己的蛋糕跟他道別了,說是「家裡」有好幾個人在等吃飯要回去煮這樣。
 
然後Atlantis學園一行人光明正大地拖著褚冥漾進蛋糕店的隔間裡,裡頭還有夏碎、萊恩和他弟丹恩。
 
褚冥漾想了一下,把肩膀上的黑兔子抓下來塞進包包裡。
 
『漾漾你偏心!』黑兔子抗議。
 
『你先睡一下啦。』褚冥漾安撫,反正兔玩偶進了包包之後就沒動靜了。
 
就像平常在學校餐廳裡面聊天吃飯那樣,他坐在窗邊的位置上,左手托腮,為笑著聆聽女孩說到美好的食物、聽朋友聊起夏天假期中家族的活動,然後他舉起甜點叉子,將巧克力的甜味充滿味蕾。
 
「好吃。」褚冥漾滿足地說。
 
然後他發現所有人都看著他。
 
「呃、怎麼了?」他傻傻地問。
 
「不、沒事。」夏碎率先打破了突如其來的沉默,露出平和的微笑:「我們只是擔心你,不過,有冰炎陪著的話,應該會好。」
 
「我們聽說了喔,」喵喵狡猾地看著他,「學長跑去冰牙族耍了一次王子的威風,然後他們就乖了。」女孩似乎想到什麼畫面,笑聲如銀鈴。
 
「嗯,正確地說,是差點掀了屋頂之後決定和平轉讓權力。」千冬歲正色地補充,不過他的手正忙著遞出一顆超大的草莓給夏碎,畫面看起來很不協調。
 
「漾漾,我們希望你能過得幸福,但也擔心你。」萊恩開口。
 
「你是我的代導人耶,當然挺你!」丹恩吞下一塊提拉米蘇,熱血地說。
 
「你們啊……」褚冥漾忽視著眼眶傳來的熱度,他微笑放下手中的叉子。
 
「其實,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困難的問題。」褚冥漾雙手托腮,注視著自己的朋友們。
 
「上次在Atlantis的衝突,我感覺得到,」少年輕輕垂下眼睛,低聲地說:「世界之影在呼喚我,我是它的使者、也是他的主人。」
 
「好像遠古之前,最初的使者分開了世界,讓大多數的人類與大部分的種族隔離。似乎認為如此一來,世界力量的失衡就會緩慢下來。」
 
「然而,世界的力量是不斷變動的,像漩渦和亂流,有時候會沒有方向,引發混亂,後來的使者…雖然一度迷惘,但最後,決定消除世界之扭曲。」
 
「接下來的使者……」少年露出了一個可愛又悲傷的微笑,他說:「我,也面臨了選擇。」
 
即使那是一抹笑容,眾人依然覺得心臟彷彿被突然揪緊般疼痛。
 
千冬歲望著他,似乎在掙扎,他罕見地沒有顧及旁人眼光,看了看身旁的夏碎,在後者給他一個鼓勵的眼神之後,他才開口問道:「公會費了很大的心血,才把耶呂鬼王給逼回獄界。嚴格說起來,除了人類破壞生存環境,導致部分種族的扭曲之外,兩個世界並沒有失衡到無法扭轉的地步。你的決定,是調整扭曲、或是…讓一切重新再來一遍呢?」
 
「我不知道答案……」
 
少年彷彿又變回他們熟悉的褚冥漾,黑琉璃色的溫柔眼眸裡,洋溢著對朋友的關心、一點點膽怯、許多的善良,以及……
 
「我只知道,如果你們因為我的選擇而難過,我一定會心痛而死。」褚冥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現在很肯定這就是把歷史兵器託付給妖師的最大缺點,人類呀,絕對都是自私而且受感情影響的。」
 
「沒問題,」夏碎肯定他,若無其事地說:「由於妖師首領和冰牙、焰之谷等好幾個大種族之首包括千冬歲家,對公會表達不能干涉你的立場,我想漾漾的決定是不會被強迫的──我們相信你。」
 
喵喵站了起來,她認真地看著少年,大聲說:「沒錯,我們相信漾漾的決定!」
 
「謝謝…。」作為朋友,褚冥漾在這一刻覺得慶幸,幸好有進入Atlantis。
 
 
 
24.3 安地爾
 
時間:白天
 
地點:守世界、荒原
 
褚冥漾換上了紫袍,慢慢走在戈壁般的灰黃色土地中。
 
風獵獵地呼嘯在耳邊,腳邊錯落著枯萎的灌木,地上堆滿黑色的碎石和灰色的沙礫。
 
這是一片曾經有許多鬼族出沒的地域,最初是妖精居住的綠洲。
 
百年前鬼族佔領後,經過幾次征戰,妖精在公會的協助下奪回了這塊領地,卻也因為破壞和汙染的緣故,水流乾枯,妖精族最後還是遷移了,餘下這片沙漠中的殘骸遺跡。
 
褚冥漾越過傾倒的巨大石柱,往原來妖精的城區裡走過去。
 
有些倒塌的牆上,還能見到妖精族特有的漂亮雕刻,只是百年後蒙上了一層灰黑的沙土。
 
褚冥漾在原先是城區中央的廣場處停下腳步,他蹲在一口水井邊,查看著什麼。
 
「嗨。」那個男人的聲音就這樣在他背後響起。
 
一貫的驚嚇模式。
 
褚冥漾還是嚇了一跳。不過這次他沒有什麼防衛動作──天曉得,黑兔子在他肩膀上的時候,根本沒人能碰到他一根手指,又不是想被發怒的陰影給吞了,直接扭曲成鬼族再變成灰塵。
 
褚冥漾想,除了學長和然他們在公會裡發揮影響力之外,那天攻擊他的人的下場,對有野心的種族來說無非是一種殺雞儆猴。
 
安地爾果然沒有碰他。
 
褚冥漾向乾枯的水井裡丟下一張符咒,然後才轉身。
 
安地爾還是一副早安你好嗎的表情。
 
褚冥漾轉身走開了。
 
安地爾走在他旁邊一公尺處,像是閒晃一樣跟著他。
 
「至少稍為感謝我一下,我把毀滅世界的力量直接交到你手上。鬼王恨死我了。」安地爾微笑著說。
 
「你又不在乎鬼王。」褚冥漾沒好氣地回答。
 
「我還滿在乎耶呂的啊,至少我們是很多年的戰略夥伴。」安地爾滿不在乎地說。
 
褚冥漾在一幢崩塌的神殿前停了下來,側過身面對這個男人。他嘆了一口氣,問道:「那…你為什麼會想把歷史兵刃給我?或許我並不是實現你的願望的那個人。」
 
「這個啊……」安地爾愉快地笑出聲音,說:「或許,我並不是想要實現願望。只是覺得,如果有妖師被八大種族的壓力逼迫得不得不退出世界,或許我會有一個長期的喝咖啡夥伴吧。」
 
褚冥漾下意識要譏諷回去,卻望進了一對神色複雜的雙眸,於是本來要出口的話語就變成了:「你對凡斯還是……」
 
「不管怎麼樣,」安地爾難得缺乏風度地截斷了他未完的句子,故做灑脫地笑著說:「選擇吧!我期待你與我喝咖啡的一天。」
 
然後像逃難似地快速消失在褚冥漾面前。
 
 
 
 
24.4 白川主
 
時間:?
 
地點:時間交錯之地
 
暮色之中。
 
褚冥漾真的不知道他怎麼過來的。其實他從來沒搞清楚過這裡的地址。
 
就是閉著眼睛亂走之後,再睜開就發現自己站在陌生的地方,而時間的流逝不是停止了就是沒照順序來。
 
抬眼所見,他的周遭是一大片光禿的樹林。這裡沒有風、沒有代表生命的蟲鳴和鳥叫。
 
樹枝呈現黑色,像初冬的櫻花樹那樣曲折蜿蜒,極為稀疏的葉片點綴在幾棵樹上。仔細一看,樹上的葉片彷彿黃金般閃爍著光芒。
 
一隻通體白色的啄木鳥掛在樹枝上,正在啄起一枚金色的精緻葉片。
 
「……」褚冥漾看著那隻鳥,沉默良久,才開口:「你好。」
 
啄木鳥慢慢轉過頭來看著他,褚冥漾發誓,那隻鳥很心虛地把葉片吞掉之後,才慢慢飛到他面前。
 
飛的過程中變成一個成年男人,身高超過一百八。
 
「你好,現任的妖師。」
 
「你好,白川主大人。」
 
褚冥漾覺得自己跟對方都很像遊戲裡的NPC,一直重覆劇本對白。
 
「這些是維露爾多樹。每十年才生一次葉片,葉片呈金色細長狀,聽說入菜對身體很好。」褚冥漾笑著說,「我想很適合給另一位當禮物。」
 
「的確。」俊俏的白衣男子仰望著樹林,輕笑。
 
「那麼,漾漾是來問我們立場的嗎?」
 
「我想是的。」褚冥漾點頭。
 
「應該說,連決定要不要毀滅世界都很有你的風格。」白川主負手而立。
 
他們往樹林的更遠處行走。
 
 
「比起殺死今世最強大的妖師,或者引誘他重啟歷史兵器,我認為讓他成為陰影的領導和管制者,更能使時空平衡。你是一位很能控制情緒的穩定人選,就這個考量而言,小黑和我應該要支持現狀──。」
 
「由我成為力量的管制者?」褚冥漾問。
 
「選項不只是表面上看來的那樣。維持原狀或毀滅,選擇維持原狀,掌控歷史兵器的妖師就必須擔負起世界力量平衡的職務。」白川主停在一棵樹下,拿出透明的水晶瓶,取下葉片裝入,然後繼續前行。
 
「你應該還記得當初接受陰影力量的過程吧,這個世界的汙染力量一旦超出平衡的界線,就需要由你來收取,轉為歷史兵器的一部分。」
 
白川主說,「人類的身體承受這個過程會…嗯,用原世界的話來說,會折壽,所以你最好待在時間之外的地方,否則性命大概堪憂。」
 
「……」褚冥漾無奈,沒人告訴他這件事。他只記得一開始跟歷史兵器同化的時候超痛,原來是因為接受外溢的力量然後轉化嗎……
 
「那麼、請問,所謂的選項不只這樣,又是什麼意思呢?」褚冥漾問。
 
 
白川主笑了笑,揮動手臂,戴著喪服顏色的亞麻帽小販再度出現。
 
亞麻帽小販壓低了帽沿遮住表情,他背過身,輕聲說:「就算是時間交際的主人,心也是偏的。當代妖師的最強者,你的力量就是你心意的僕人,你已經有力量選擇,並且修直你的道路,所以乾脆隨心所欲吧。」
 
振翅的聲音響起,白羽隨著起飛飄落了幾片在空氣中。
 
褚冥漾靜靜抬頭,望著白鳥消失的天空,衷心地說:「謝謝你…」
 
這一次,府君們沒有隨後追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