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信念 II 22


 
無殿的萬能空間通道比移送陣更快速穩定,不過那是指一般情況。
 
另外,不管是哪種移動方式,都無法讓你事先看到目的地的真實情況。
 
雖然冰炎告訴他,做為歷史兵器承繼者、待在時間盡處調整力量所經過的『時間』,並沒有在現世的相應流動,但褚冥漾覺得,發生了這麼大的一件事(簡單說就是他肩膀上多了一隻兔子),至少應該讓然和冥玥了解一下。
 
當然,也許工會早就因為歷史兵器的封印物品全部失竊而亂成一團也說不定。
 
褚冥漾無奈地注視著圓柱形的通道外,不斷變化的流光異彩。
 
冰炎則是滿腦子都裝著身旁的少年身影,又或者其他什麼不可言傳的心思。
 
總之因為兩人的空間跳躍預設目標是Atlantis學院大門口(規定畢業生得要走大門),一下子也沒有太多防備。
 
通道展開的同時,一股濃重的硝煙味隨著殺氣撲向兩人。
 
褚冥漾只來得及留意到周遭滿滿的各色身影,就被一股力量波動擊中,向毫無遮蔽的後方彈開。
 
「褚!」
 
冰炎的反應快了一線,但也僅是一線──在刀影向他的頭頂斬下的瞬間,烽云刁戈格擋住對方的襲擊,接下來是更多的金屬刀影包圍。
 
他的眼角急速掠過紅袍的身形和半透明的影子往少年的方向奔去,冰炎稍稍回神,便對上了包圍他的十名黑衣者。
 
黑色的布料將那些人的臉和四肢、頭髮和外型通通纏住,但他仍然可以分辨出濃厚的殺意和敵意。
 
「時族,」冰炎擁槍迎風而立,獸眸中沒有一絲動搖,他甚至是倨傲地環視包圍者,冷淡地開口:「你們踰越了。」
 
「陛下一再違背時間的秩序,只有消滅。」其中一人說道。
 
「哼。」冰炎的回應是冷笑。
 
褚冥漾沒有時間關注他的學長以一敵十的成熟英姿。
 
被力量擊中的瞬間老頭公張開結界保護了他,所以他只是順著力量的去勢,安全地往後彈開,然後被一堵傾倒的校牆阻擋、落地。
 
不過,意外往往都來自於最無法預料的地方。
 
褚冥漾跌坐在地上,抬起眼看見對他而言是久違的好友們的身影飛奔上前。
 
「千冬歲、萊恩……」少年開口,眼眶忽然覺得有些酸澀,他正想說點什麼,懷裡一股冰涼的氣息卻先一步蔓延開來。
 
「唔…?」像是抱著一團冰塊,陰影化形的黑色布偶散發著深沉的力量感,慢慢地融入他的胸口,褚冥漾感覺到那些失控的情緒正在往自己的身體裡侵蝕,驚愕地看向懷中的布偶。
 
『他們傷害了你。』憤怒的聲音流入他的腦海,隨著力量的爆發。
 
「小亞!?……啊!」少年驚呼。
 
黑色的小小形體消失在他的身體中,同時,一股強烈、冰冷的、肉眼可見的黑色氣息彷彿濃霧般、自他的身體中擴散開來。
 
褚冥漾很清楚那些散發著寒意的氣息是什麼,只要接觸到一點,任何生物都會成為陰影之物、然後像被黑暗海水吞沒的砂礫般消失無蹤。
 
褚冥漾緊抱著自己的雙肩,他無法動彈,那種冰冷彷彿連血液都要被抽乾,心臟瘋狂跳動,冷汗布滿全身,他知道那是一種極其危險的訊息。
 
『不要!』褚冥漾在腦中大喊。
 
『他們想要傷害你。』小亞的聲音很堅持,彷彿拒絕和褚冥漾溝通。
 
「漾漾…?」千冬歲擔憂的聲音已經來到了眼前,差一點點就要接觸到黑色氣息。
 
『拜託……不要過來!』
 
褚冥漾冷得發不出聲音,他哀求地注視著千冬歲,希望能傳遞避開的訊息。
 
『不要過來!!』
 
「漾漾?」察覺有異狀的紅袍探出了手,但褚冥漾卻無法讓他避開。
 
千冬歲的手在褚冥漾眼裡成了慢速移動,三十公分、二十公分、幾乎就要接觸到他身上足以毀滅所有生命的氣息……
 
「讓開!」一聲喝斥,屬於女性的聲音橫空隔開了褚冥漾和友人,紫袍擋在蜷縮著身體的少年面前,手中握著幻武兵器,將千冬歲和萊恩擋住。
 
「請不要再前進。」褚冥玥說,看著千冬歲懷疑的表情,稍微軟化態度補了一句:「…漾漾不會有事。」
 
千冬歲直視著褚冥玥半晌,他才說:「我們會在附近。」
 
紅袍拉著友人,加入了反方向的戰圈。
 
褚冥玥帶著妖師一族的能力者,將褚冥漾身畔圍得密不透風,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漾漾!」
 
白陵然瞬間出現在他的面前,他的手掌穿透黑色的氣息,用力貼住他的臉頰和頸側,他的聲音穿透思緒,帶著一股威勢開口:「服從妖師之意志!」
 
褚冥漾睜大雙眼瞪著白陵然穿梭於黑色氣息中的手臂和胸口。
 
「…妖師不會受到影響。只有妖師。」白陵然理解少年的擔憂與害怕,他溫柔地摸摸少年的頭,低聲解釋。
 
黑色的氣息彷彿有生命之物,猶豫似地漂浮著,最後匯聚在褚冥漾的身上,彷彿過了很久,少年才漸漸取回了四肢的知覺。
 
 
****
 
另一方面,冰炎一出傳送通道就與時族的暗殺者對上。
 
他格擋著每一次攻擊,一邊留意四周情況。毫無疑問,時族是動了殺機的,但戰鬥中對方顯然更在乎的是少年妖師的一舉一動。
 
Atlantis學院的門口一片混亂,石牆部分傾倒,冰炎注意到學校警衛在另一處與一群身披黑色斗篷的種族戰成一團,吆喝和哀嚎聲四起,術法與兵器漫天飛舞。
 
冰炎從黑斗篷下伸出的漆黑手臂認出了敵方的身分,但更有一群人,毫不遮掩身形在附近做壁上觀。
 
他只是淡淡掃一眼,就認出那些人的種族身分。
 
渴望力量夜妖精、山妖精和鬼族想要入侵Atlantis尋找獲得歷史兵器的年輕妖師,對上的另一方是Atlantis守衛者、部分袍級,以及對妖師宣誓忠誠的夜妖精。
 
時族在這裡等待他與褚冥漾自投羅網,而無法坐視歷史兵器被妖師掌控的七大種族,紛紛派來觀望者。
 
七大種族與工會內部必定出現了糾紛,冰炎應付著時族暗殺者,一邊分神環視周遭,公會這次並沒有派出太多袍級支援,舉目所見的袍級幾乎都是與學院交好的學生或畢業生。
 
他不是沒有想過帶著褚冥漾就這樣出現在現世必然會引起糾紛和波瀾,但歷史兵器已經確定了主人,他們不可能殺了褚,卻也因此極度忌憚著這年輕的妖師。
 
鬼族一方的進攻並不像上次的學院戰爭那麼全面,與其說對方的目的在於攻下學院,不如說只是想製造騷亂、引出褚冥漾,歷史兵器的持有者。
 
冰炎遠遠看見安地爾也藏身在附近,饒有興味地觀賞這場衝突。
 
注意到妖師一族的現身,鬼族和部分敵人有了動搖,一瞬間就放慢了對學院的攻勢,因此有時間分心觀察四周的女惡魔、吸血族以及天使,紛紛暫時退回學院方的守備位置。
 
一時之間,戰鬥正酣的學院門口,分為三大區塊,形成鬼族方、學院方,以及妖師族人各據一角的態勢。
 
由於冰炎所處的位置太接近學院方,時族的暗殺者們暫時放棄了對冰炎的攻擊,以避免與太多黑袍者敵對,由其中一人領著退後,成了盤據的第四方。
 
戰場上竟然漸漸安靜下來,喊殺聲消失,只剩下偶有傾頹外牆剝落的劈啪聲。
 
 
 
 
 
「妖師!」不知道是誰大喊出聲。
 
所有人的目光都往妖師一族的包圍中看去。尤其是,在看見黑髮的少年慢慢地、從妖師一族的簇擁與包圍中站起來之後。
 
一種極強大的威壓感自少年的身上慢慢透出,彷若有形之物。
 
像是地表的重力突然增加,一些山妖精和低階的鬼族,因為無法承受空氣中濃郁的壓力,紛紛消失了身影。
 
少年一句話也不說,他僅僅是轉過頭,看向一名陌生的時族。
 
剛剛率先攻擊他的時族,被那道沒有敵意也沒有善意的視線鎖住,黑色的痕跡穿透了空氣,像是大量黑色墨水般染上了他的全身,即使穿著黑衣,那種可見的黑暗依然在瞬間侵襲了他的全身,慘叫聲迴盪在暫時停頓的戰場上。
 
「啊啊啊啊──!」
 
時族中有人發出倒吸氣息的驚恐聲音。
 
在一分鐘之內,七大種族的觀察者、時間之外的種族、袍級和渴望黑影的一方,都見證了一名時族,如何由生命體轉化為被黑暗汙染的扭曲者,再由扭曲者轉化為灰塵般的髒污。
 
引起了這一切的少年輕輕低下頭,稍長的瀏海讓眾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妖師一族確實掌握了歷史之兵器。」白陵然向前踏了一步,站在褚冥漾身邊,他淡淡發話。
 
白陵然的聲音並不宏亮,更可以說是溫文的,但在場的種族者沒有能夠忽略的。
 
妖師一族的首領環視周遭,安地爾沒有忽略那一瞬間刺來的冷漠殺意,他露出了笑容之後退了幾步,消失在空氣中。
 
「鬼族方奪取兵器之碎片,將之強加於我族人身上,」白陵然冷冷一笑,說道:「但歷史兵器並不會直接將世界扭曲為黑暗,而是……連黑暗都將消滅。」
 
「我將毀滅所有惡意攻擊我妖師一族的勢力。」褚冥漾忽然抬起頭宣布。
 
他的眼神直視著七大種族的觀察者,說:「直到我得出諸位的答案之前。」
 
冰炎環著手臂,對少年露出鼓勵的微笑。
 
少年的眼神與他對上,一抹狡詰的光芒掠過眼底,他說:「我將思考歷史兵器的當世去向,切勿……讓歷史兵器認為,守世界除了爭權、奪利、貪婪和腐敗之外,別無其他高貴的價值。」
 
「妖師一族將在學院中,期待各大種族的答案。」少年笑出聲音,讓褚冥玥轉出了大型移送陣,讓族人與他的身影一同消失在白色的光暈裡。
 
 
「……小朋友真酷啊。」目送各大勢力被嚇得紛紛退離學院的範圍,某吸血鬼站到了冰炎的旁邊,悠閒地給出了評論。
 
「老是被追著跑實在太無聊了,不是嗎?」另一個手上還拎著武器的紅髮惡魔回答。
 
「你們的看法呢?」冰炎用眼角瞄著黑館的住戶們,不動聲色地問。
 
「漾漾的話,沒問題。」木天使笑說。
 
「同感。」某仙人有感而發。
 
「差不多啦。」
 
「那小子都想毀滅世界的話,那真的是沒好人了。」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