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箏叉] 所謂的世界觀

 
 
「你是不是不知道,有一種人,他本身就是反對這個世界的?」那個男人的聲音,透過無線電波轉化,語氣裡參雜著無機質特有的冷硬,然後才傳送到他的耳機裡。
 
那是一種帶有強烈嘲弄的口吻。
 
藥叉對於這樣的表達是有一點驚訝的。帝釋一針見血,他確實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男人不快地繼續說道:「你站的位置,對世間的多數狀況都抱有某種良善心思,所以你是不是以為其他人都與你相同?」
 
「不,我倒不這麼認為。應該說,我明白自己的位置,卻未替他人預設立場。」藥叉反應過來,他回答。
 
「你知道我,」帝釋鳧徯天的笑聲透過線路流入青年的耳中,他說:「我痛恨這個世界,也對現狀非常不滿。」
 
藥叉雖然有了預期,聽到這樣的表述,依然感到了一絲不快。
 
那不是與自己的立場相反或什麼的原因,只是單純地覺得心臟被輕輕掐了一下。
 
他終於領悟,原來他與他的衝突,一直都來自於這樣很基本的相反認知。
 
藥叉常常覺得,有什麼不順眼的事情,就去改變和操縱。反正總是能夠把事情變得順眼些。
 
他本來以為帝釋也是如此,只是帝釋的手段還要更激進一點。
 
如今看來,他完全猜錯了。
 
帝釋應該是覺得,這世界上本來就沒一件順眼的事情,所以他毫不在乎地摧毀和玩弄;
 
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看得順眼的人,就想辦法去佔有,為了可以獨佔那人,他也可以傷害那人所重視的,反正這世上本就少有珍貴之事物。
 
 
藥叉一度對於帝釋的作法困惑無比。
 
這個人總是抱著嘲弄的心思去看每一件事,包括季節、生滅、愛欲、情仇。
 
原來是因為,在那人眼裡,這些東西生來就不是珍貴和美好。
 
珍貴和美好的事物,是必須被重新認定才算數的。
 
 
 
想通了之後,藥叉有些哭笑不得地按下停止通話鍵。
 
他站在幾坪大的房間裡,冬季在桃花心木地板上鋪上一層厚實的羊毛地墊,走起步來無聲無息的。
 
從窗外看去能見到桃紅色的山櫻花開了滿樹,他輕笑,心想,眼中的美好物事,原來在另一個人的觀點裡完全不同。
 
藥叉並未因此感到失望或鬱鬱,他仍然是很自我中心的藥叉共王,頂多就是覺得:唉唉呀、可惜了這樣漂亮的風景,只他一個人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