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 II 21


他低垂著眼簾,靜靜聆聽微弱的水聲,不屬於風精靈製造的氣流拂過他的長髮,帶來清涼的氣息。
 
『米納斯,妳在嗎?』褚冥漾輕聲問道。
 
『當然。』空氣裡傳來泠泠笑語,溫柔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最近,我覺得自己的精神力很薄弱。』褚冥漾笑出聲音,看見眼前慢慢顯露形體的水之王者。
 
米納斯坦利亞的人魚精靈型態纏捲在他的身側,伸出帶有透明蹼膜的纖細手掌溫柔地撫摸他的長髮,說:『你的精神力必須同時承擔世界之黑的力量,這會削弱你自身能使用的力量範圍。』
 
『原來如此。』褚冥漾了然地點點頭。
 
『不論你變得如何、選擇如何,我的力量依然為你所用。』米納斯直視著他,褚冥漾原本像人類的、帶有深褐色的瞳孔,已經轉化為午夜般的黧黑色,散發出深沉的力量感。
 
『我就要面臨選擇了嗎…?』少年問。
 
『是的。』米納斯回答。
 
褚冥漾低頭看著腳下的水面,以他的足尖為中心,擴散出巨大的漣漪。
 
彷彿許多墨水被倒進清澈的水中,隨著漣漪的擴散,水色漸漸被染黑,而少年的意識空間也變得晦暗。
 
『漾漾,我不喜歡那個不知道是獸王還是精靈族的傢伙。』小亞出現在他的面前,伸手摟住褚冥漾的頸子,撒嬌似地傾訴。
 
褚冥漾苦笑著,陰影的化身到目前也是看了許多天的,但宛如幾年前學長把頭髮弄成黑色跟他一起逛年貨大街時的外表,就像老照片一樣讓他非常懷念。
 
學長看到了大概覺得很火大,褚冥漾心想。
 
腰際間傳來的陣陣痠軟感覺讓褚冥漾的臉微微發紅。
 
『我想要去時族,與他們談談。』褚冥漾問道,『我們的力量應該已經整合得差不多了吧?』
 
『嗯,漾漾跟我的力量非常契合。』小亞抱著少年,高興地回答,然後補充:『只要你一個動念,我就能吞噬每一個令你不快的人喔。』
 
『……呃,有時候我真的只是想想而已。』褚冥漾傻眼,莫非取得歷史兵器的效果就是讓妖師的詛咒直接實現嗎……
 
『我才不管那麼多呢。』小亞任性地說。
 
『唔…』褚冥漾遲疑了一下,問:『小亞能換成比較小一點的形體嗎?接下來要出去到處亂走,我不想引人注目。』
 
『小一點喔…』小亞猶豫不決地看著他,半晌才說:『你喜歡大兔子玩偶。』
 
『……』一定要從他腦子裡找一些參考圖片就對了!褚冥漾青筋。
 
『小一點。』褚冥漾強調。
 
『那…兔子玩偶。』小亞眨眨眼,像一陣煙霧那樣轉成一隻四肢粗短的黑色兔子玩偶,大約70公分高。
 
玩偶自己爬到褚冥漾的手臂上。
 
『呃,能不能再小一點?可以坐在肩膀上的大小…』太大不好行動。
 
『好!』兔子玩偶一邊縮小一邊爬上少年的肩頭,像是小貓的尺寸。
 
黑色的眼睛閃耀著星光,兔子看著褚冥漾的側臉。
 
褚冥漾笑了笑:『那麼,我們出發吧。』
*****
 
房間的溫度很低,四週很安靜。
 
褚冥漾在溫暖的被窩裡動了動,很快就被冰炎連著柔軟的絲被捲在一起。
 
「你竟然趁我不在的時候養了一個小三。」學長的不滿抗議從頭頂傳來,褚冥漾抬起臉,看見冰炎一臉起床氣的表情,還嫌惡地伸出一根手指,推了推趴在褚冥漾胸前的黑兔子絨毛玩偶。
 
兔子玩偶的黑眼睛發出殺氣,不過因為外表毫無殺傷力的緣故,對冰之牙的王者半點沒有效果。
 
「呃嗯……」褚冥漾裝死,心想還是再睡一下好了。
 
「哼。」被窩裡的情人不樂見『三人行』,身上的暖意一下子變成寒氣。
 
「學長,小亞跟米納斯都是我的朋友……」少年決定爭取一下。
 
「比起『學長』,你跟『朋友』親近多了嘛。」不滿的語氣越來越明顯,那雙紅色的獸眸裡,醞釀著更深沉的意思。
 
「呃……亞,你是特別的。」褚冥漾立刻換了稱謂,還伸手勾住冰炎的頸項,一派溫順可愛的態勢。
 
可惜那隻『小三兔』卡在兩人之間,還爬上來抱住褚冥漾的肩膀。
 
褚冥漾看見某人理智線先是瞬間拉緊,然後像風箏線一樣猛然繃斷。
 
 
這天無殿的早晨,是在一聲清脆的玻璃破碎聲中開始的。
 
一隻布偶呈拋物線趨勢,落在無殿三主的早茶桌上,精準地摔進了裝滿了凱撒沙拉的水晶盆裡。茄丁和生菜飛得滿桌都是。
 
「……」傘的左手正端著精緻的骨瓷紅茶杯,不禁瞇起銀色的眼睛,問道:
 
「誰把那不成材的徒弟的房間連在起居室隔牆?」
 
鏡聳了聳肩膀,若無其事地伸出兩根裝飾水晶指甲的手指,將不斷掙扎探頭的小布偶從沙拉盆中再壓下去。
 
 
******
 
時間:大約是早上。
 
地點:無殿門口。
 
無視肩膀上趴著一隻半死不活的兔子玩偶(請不情不願的米納斯洗過的),褚冥漾穿著大一號的米白色編織毛衣和深藍色丹寧褲,腳上踩著好一陣子沒穿到的休閒鞋,一邊抓起長髮,下意識的轉頭想跟學長借條橡皮筋綁起來。
 
冰炎從千年前的冰牙回到現世之後就一直沒有綁過頭髮,跟褚冥漾對上眼的同時,兩人才赫然發現其中的差異。
 
「亞…你的頭髮是不是剪過了?」褚冥漾仔細一看,才發現冰炎的長髮似乎比以前短了一些,雖然還是長過了肩膀,卻沒有青少年時期的那種率性和毛燥。
 
「嗯。」冰炎注視著褚冥漾,探手接過對方抓起的馬尾,轉出了一條銀色緞帶替少年綁起來。
 
「沒有橡皮筋了喔?」褚冥漾故意用失望的口吻說。
 
「那是現代產品。」冰炎回答,將戀人滑順的長髮側綁在耳際。
 
褚冥漾瞪著他,把髮型改成束在腦後的高馬尾。
 
長髮、馬尾、橡皮筋、黑袍、兔子玩偶,褚冥漾身上有許許多多應該屬於青年冰炎的必需品,像是一種帶在身上的回憶。
 
冰炎了解這一切,卻不知道應該怎麼回應。
 
就像他在千年之前的每一個晴朗的夜,他注視著黑暗的天際,一邊火大地對無殿發出接收不到的訊息。
 
一整年過去,毫無音訊讓他火大和焦躁的心情成了平靜無波,更有了一絲絕望。
 
冰炎甚至想過,是不是會抱著執念一直活到千年之後,來到一個褚冥漾不再認識他的當代世界?
 
那時還會有褚冥漾嗎?或者凡斯的詛咒會讓他成為思念之鬼?這些可能性讓他糾結著。
 
「褚……」冰炎露出了笑意,他攬住少年的肩膀,「我真的很高興。」
 
「……」褚冥漾先是一愣,然後用擔憂的眼光看著他:「學長,你早餐吃了什麼?是不是食物中毒了!!」
 
冰炎忍不住想把對方拍昏的念頭,於是還是找回了暴力精靈的本性。
 
無殿的對外長廊中傳來一陣抱怨聲。
 
「暴力狂!」
 
「腦殘小孩!」
 
「去時族之前能不能先回守世界啊?我覺得這幾天冥玥跟然應該快擔心死了。」
 
「你跟死兔子不是住在時間盡處嗎?時間沒流動是要過幾天?」
 
「咦?是這樣嗎?」
 
「……你這不長進的笨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