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信念 II 19

 
「喔。」像用黑色麥克筆把照片裡的學長的頭髮眼睛全部塗黑,擁有這樣學長外觀的小亞,忽然發出了聲音。
 
 
在雕刻石柱的白色涼亭裡,小亞擁抱著褚冥漾躺在柔軟的長椅上,安靜得像一頭蟄伏的黑豹。
 
承接了所謂的「陰影」之後,褚冥漾發現自己經常覺得很疲倦,明明二十分鐘前剛醒過來,與小亞聊了幾句之後又漸漸感到睡意襲來,不知不覺便睡了過去。
 
而小亞似乎對此並無意見,他的世界以褚冥漾為中心轉動,兩人絲毫未曾提到甚麼毀滅世界啦淨化種族啦這類很「歷史兵器」的題材。
 
就好像世界陰影根本不是那種存在。
 
 
少年輕輕動了動。
 
「……怎麼了?」褚冥漾睜開眼睛問道。他從小亞的胸膛抬起頭,剛剛是真的睡著了,只是睡得淺,睜開的墨色裡漾著盈盈水光,看起來有些迷糊。
 
小亞微笑地扶起褚冥漾,親暱地伸手替他整理絲綢襯衫的衣領,說:「有人聯繫上這個空間,應該是來見你吧。你要見嗎?」
 
「認識的人嗎?」褚冥漾問。
 
「大概是。」小亞滿不在乎地說。對他而言,除了眼前的少年,這世界的一切──種族、權力、生死──都是不具意義的。
 
他是世界之黑,時間之外,除了他的主人,每個種族和存在,在他眼中並沒有特別的差異性。
 
「那麼請他進來吧。」褚冥漾說,按著小亞的肩膀借力起身,繡著銀色雲紋的深紫色長袍迤邐在地,將少年白皙的肌膚妝點如雪。
 
 
不遠處靜止的夕日,彷彿攝影棚的布幕被掀開似地,撕開了一道裂痕,修長高大的人影無聲無息地踏入,然後空間再度閉合。
 
這次,褚冥漾看清了對方的銀髮和飄揚的披風。
 
「啊…傘董事。」
 
傘移動的腳步很快,幾乎是少年話聲剛落,對方就已經來到了涼亭的範圍。
 
淺灰色的紗帳絲毫未動。
 
「請坐。」褚冥漾比了比涼亭裡的另一張絨面華椅。
 
他感覺到眼前無殿主人的目光,既不是同情也沒有敵意,銀色的眼眸最後落在褚冥漾身邊的小亞身上,這讓褚冥漾產生了某種心事被看光光的心虛感。
 
「我為二人而來。」傘的目光銳利地掃過小亞,彷彿只是確認這黑色存在的真實身分,數秒之後,銀色的眼眸移回褚冥漾臉上:「我那尚不成材徒弟,與你。」
 
「學長……」褚冥漾輕垂眼簾,問:「被送回千年前了,對嗎?」
 
「那是他原本歸屬的處所。」傘平淡地說,他看著褚冥樣瞬間動搖的神情,說:「只有你與他,以及無殿,才是堅持逆轉時空的當事人。」
 
「無殿與冰牙、焰谷的契約,至今仍然有效嗎?」褚冥漾問。
 
「…扇收了他們的錢,很多。」傘臉不紅氣不喘地、字不打結地說明。
 
「喔,了解。」經濟動機最強大,收了人家的錢要做到好,不然以後就沒生意了,褚冥漾想。
 
「現在,我來詢問,隸屬時間之外的第八種族之人,你的意願是否如初?」傘注視著他,聲音驀然變得溫柔了。
 
「當然……呃?」褚冥漾毫不猶豫地回答,然後被傘的話語給弄糊塗了,他困惑地問:「隸屬時間之外是什麼意思?」
 
「就是我囉。」小亞沒等傘回答,愉快地抱住褚冥漾的腰,解釋道:「被時間所限制的種族,有生老病死的界限;其他就沒有了,像是我、無殿,還有跟我分享身體的你,漾漾。」
 
「……」褚冥漾覺得,每天、每一場跟小亞的對話,都會有他不知道的、關於他自己的事情被爆料出來。
 
分享身體是什麼意思──!?他覺得學長要是在這裡聽到他們的對話,就算是陰影也會被埋掉的!
 
 
「如此,你還堅持要徒弟回來嗎?」傘問。
 
「當然!如果學長不想待在千年以前,如果…他還想要見到我。」褚冥漾心中萌生一股不安,不僅是由於自己現在不清不楚的狀態,也擔憂回到家鄉的學長,是不是不再想回來這個不屬於他的世界。
 
「呵。」傘輕笑,看著面前少年侷促不安的模樣,他微笑解釋:「鏡在那一邊,也得到了同樣的回答。不過,我那不成材的徒弟,說得是肯定句而非假設句。」
 
「是嗎……」褚冥漾笑了笑,隨即因為想起甚麼而正色:「傘董事,安地爾曾說,一旦我承接了陰影之力,就能夠破開時空,這是真的嗎?」
 
「嚴格來說,不能。能做到的是這位。」傘說,於是褚冥漾希冀的目光也移到了小亞身上。
 
「只要是你的願望,我都會實現。」小亞對他說。
 
褚冥漾沉默了一會。
 
 
領悟彷彿是忽然就匯入他的腦海,他發現自己的立場、學長的立場,以及種族的位置等等全部都不像以前那樣簡單了。
 
如果他只是一個高中生,學長也只是高中生,那麼在一起只是一件最簡單的事。
 
然而,現在完全不一樣。
 
他是歷史兵器的操控者、世界之黑,掌握滅絕之力;
 
學長是千年前冰牙一族的繼承者,七大種族的未來之王;
 
重柳族拒絕擾亂時空,決定插手守世界的運作;
 
種族為了保護自身利益,將褚冥漾、以及妖師一族當做威脅;
 
無殿站在完成委託的立場,致力於讓學長留在現世,以規避妖師的詛咒。
 
種族的和個人的願望交錯衝突,不論怎麼選擇都會有一些人覺得不滿。
 
但他不是神,他只是一個實現自我願望的普通人。
 
 
 
「這麼做的代價是什麼…?」褚冥漾問。
 
小亞深深地看著他,漆黑的眼珠映著少年乾淨卻不安的神情,他伸手撫摸著少年的臉頰,無比寵溺地說:「你會感覺很累、非常疲倦,因為我的形體、我的力量,全都憑依在你的精神力之上。」
 
「我會睡著嗎?」他問。
 
「你會。」小亞神秘地說。
 
「會不會很久?」要是睡兩三年就糟了。褚冥漾心想。
 
「大概兩三天吧。」小亞笑了,看著褚冥漾戒慎恐懼的表情,笑得很開心公布答案。
 
「哎、那還等什麼,」褚冥漾無奈地按著額頭,說:「我們快點開門吧。」
 
 
「無殿之傘為見證時間之門開啟者。」傘董事在旁邊輕輕說了一句。
 
小亞抓起褚冥漾的右手,對著眼前的虛空橫拉出長長一條直線。
 
小亞走上前,像撥開窗簾一樣抓住兩邊輕輕一扯,寒冷的氣息就從另一邊吹拂過來,弄亂了他的黑髮。
 
半坪的「窗簾」外,褚冥漾看見冰色的風景,以及…那個人的側臉。
 
「……學長!」
 
冰炎佇立在遍地碎冰的大廳裡,轉過頭看著他,露出了淺淺的笑意:「太慢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