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短篇] DJ與大熊的聖誕節

 [+][紅聖誕] DJ與大熊的聖誕節
 
進階關鍵字:聖誕大餐、雙手反綁雙腳大張的被綁在椅子上
進階關鍵句:誰叫你要做這種事情,薯條都冷掉了啦!
 
關鍵字:寒流來襲的某個清晨、巨大熊布偶
 
--------以上keyword以下正文分隔線-------- 

 

【DJ與大熊的聖誕節】
 

「BYE DJ!」
 
他回應店長的招呼就像是每天習慣性按掉鬧鐘開關,在寒流來襲的某個清晨,穿著厚棉棒球外套的青年打開了噴漆斑駁的鐵門,從徹夜未眠的地下室裡慢慢走了出來。
 
整條街道都陷入沉睡,深藍紫色的天空下,穿著運動鞋的腳步像貓咪一樣踏在紅磚鋪的人行道上,街燈暗淡。
 
青年在自己的機車前面站定,回頭仰望著不遠處百貨公司門口的巨大聖誕樹,環繞著紫色和紅色的小燈泡串被凌晨的白霧層層籠罩,霓虹光點朦朦朧朧,在寂靜中不忘提醒著他某個節日吵雜地來臨又安靜地過去。
 
他的工作讓他在節日的時候都只能屬於別人。
 
往往習慣了整個晚上的高亢氣氛,一旦抽離就感到格外空虛。
 
青年輕嘆了口氣跨上機車,溫暖的氣息接觸到冷空氣,變成白色的水霧迅速飄散在空氣中。他搓著冰冷的手,拿出機車行李箱裡的防寒手套戴上。
 
清晨四點的時候,速食店亮麗的燈火成了尋求溫暖者的一種救贖。
 
他在得來速繞了一圈之後手上多了一個紙袋,接過溫熱的紙袋時他想到,某隻在他去上班的時候進入工作狀態的宅大熊一定也還沒睡,於是紙袋的數量增加到二。
 
地下停車場這個時間一個人也沒有,電梯裡冷空氣彷彿凝固的透明物質,他踏進去,渴望著LED顯示幕上的數字穩定跳升。
 
把兩個紙袋堆到左手臂上,艱難地維持平衡用右手去掏背包裡的鑰匙。紙袋和外套摩擦發出聲音而他連拉鍊都還沒摸到之前,門毫無預警地打開了。
 
「呃、嗨、大熊。」DJ愣了一下,用談論天氣的平常口吻跟同居人打招呼。
 
大熊──戴著黑色膠框眼鏡,鏡片下的棕色瞳孔周邊泛著一點血絲,身上套著黑色休閒長褲和皺巴巴logo T恤的高大男人,對他笑了笑,接過青年手上的紙袋之後讓開了身體,出租套房的門口沒有大到可以讓兩個男人並肩通過。
 
「冷嗎?」大熊把紙袋擺上透明茶几之後轉身問他,並且在嗅到DJ身上混合菸味、香水味和晨霧的怪味道時皺了皺眉頭。
 
青年了然地脫下外套、連帽T恤和內搭長袖,反手甩進角落的洗衣籃裡。
 
他笑了笑,忽略大熊眼睛裡一閃而過的火星,走向浴室:「大概10度吧。所以我先去洗個熱水澡。你如果餓了就先吃點東西。」
 
「嗯。」大熊在他關上門之前說。然後站在房間的正中央環視了一圈,走到筆電桌前把程式編輯器關掉,把公司管理師剛剛傳來的催稿郵件移進垃圾桶然後按清空,最後將目光投向散發炸雞香味的紙袋上。
 
「我有一隻慢吞吞的大熊~~大隻的大熊~~愣頭青的大熊──」浴室裡同時傳來水聲和DJ的歌聲,以及自編自唱自行配音的歌詞,歌聲聽起來天真無邪。
 
他的聲音很清澈,男中音裡帶著一點未脫離少年的圓潤,節奏感完美無缺,用節奏藍調的曲風唱出來,而且『大熊』之前的形容詞一次也沒有重複。
 
他沖掉髮蠟和艷紅色的噴霧式挑染,白皙的皮膚在熱水裡洗去所有的外面世界的味道,留住一種天然的屬於青年的荷爾蒙氣息,修長的雙腿踏在濕漉漉的磁磚地面上濺起水花,溫熱的水霧籠罩著纖細如少年般的頸項,冰冷的雙手和臉頰慢慢地被加熱,泛起好看的櫻花顏色……大熊這麼想著,把目光投向床邊矮櫃的抽屜。
 
「可惡,整個聖誕節都在看別人狂歡,我要我自己的聖誕大餐──」青年一邊擦著濕髮一邊走出熱氣蒸騰的浴室,一邊喃喃自語。
 
就像一頭美味的小鹿。大熊心想,臉色如常地拿出吹風機,對青年揮了揮熊掌。
 
青年毫無懸念地靠著男人的肩膀,讓溫熱的風蒸發潮濕的水氣。
 
房間裡響起負離子吹風機運轉的小噪音,但青年依然在溫暖和輕度疲憊中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大熊伸手拂過拂過青年耳後的頭髮,臉上揚起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青年清醒的時候,是因為感覺到某種姿勢不正確。室內光線昏暗,窗簾拉實擋住原本就顯得陰暗的早晨日光,他聽見雨滴打在窗台上規律的聲音,今年是一個雨聖誕。
 
新買的電暖爐運轉著讓房間的溫度保持舒服,但他下意識的想抓住棉被時發現手腳似乎沒有按照他的意志活動。
 
「唔……」青年終於睜開眼睛,他赤裸著、雙手反綁雙腳大張的被綁在椅子上,雖然椅子上鋪墊了懶人毯,但是一切仍然不是睡眠的環境。
 
下巴被溫暖得發燙的大手托住,他愣愣地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飽滿、膨脹而硬挺的巨大磨菇。
 
「大熊你…唔……」青年來不及抗議,嘴裡就被熱燙的柱體給塞滿,銀絲因為口中填滿沿著嘴角滑落,看起來既淫靡又可憐。
 
大熊露出了滿足的表情,一手托著青年的下頜擺動著腰身。
 
青年掙扎著,但雙手被繞在椅背上,用絲綢領帶繫著,男人粗糙的手掌愛撫過他的耳垂、鎖骨和胸口,敏感處被撥弄刺激,他雙腿間的欲望也漸漸甦醒。
 
戀人失去自我控制權,赤裸的雙腿被分開著綁在椅子腳上,溫順地吞吐著自己的欲望,男人熾熱地笑著去撫弄青年雙腿之間顫抖的小磨菇。
 
「嗚…」青年發出了悶哼聲,無意識地開始扭動腰身,尋求快感。
 
「想要嗎?」男人引誘他。
 
青年露出了他什麼都願意做的表情,眼角泛紅,嘴裡含著巨大的硬挺物,溫熱而溼潤的感覺引誘著男人。
 
「真可愛。」大熊輕輕撫摸著青年的臉頰,把欲望抽出,稍微將青年的肩膀向後壓,露出青年白皙雙腿間的祕所。
 
「大熊……」青年垂著長長的眼睫,泛著水光的琥珀色的瞳孔盯著抵住自己的勃發巨大,慵懶地說:「如果你什麼都不做直接進去的話,未來一年我就改當攻。」
 
「……」男人愣了一下,決定識時務者為俊傑,他退後了一步,頗為不情願地解開束縛青年雙腿和雙手的領帶。
 
然後他把青年按倒在床上,青年的頭撞在放在床邊的巨大熊布偶肚子上,泰迪熊的長毛很柔軟,這讓青年有了一會兒的短暫失神。
 
他的大手捧住青年紅撲撲的臉,像品嘗布丁那樣輕輕舔著他的粉色嘴唇。
 
「大熊…」DJ徒勞無功地掙扎了一下,男人只是趁他說話的縫隙,就入侵了口腔糾纏翻騰。
 
沾著潤滑液的手指在青年吻得入神的時候探入了狹窄溫熱的甬道。
 
「…裡面好燙。」男人說,看著青年臉色脹紅而難耐,愉快地開始擴張。
 
「唔、死大熊…慢點…嗯……」一開始的抱怨很快轉成甜美的呻吟,青年閉上眼睛,伸出雙臂抱住男人的肩背。
 
窗外傳來雨滴打在遮雨棚上的聲響,窗內,男人覆蓋在他赤裸的身體上,青年分不出是因為寒冷、還是因為慾望而自然將身體貼緊了男人汲取更多體溫和氣味。
 
完全放縱入侵者的態勢。
 
「我要進去了。」男人提醒他,熱燙的東西抵在充分擴張的入口。
 
「不要在這種時候才多話!啊……」混著潤滑液和體液的巨大趁青年抱怨的時候擠了進去,隨後的快速抽刺讓兩人除了喘息之外無暇再閒聊。
 
這是一個下著雨的聖誕。
 
大熊只套了一件長褲,走到茶几前拿出速食店紙袋中的食物。
 
「還真難吃……」大熊咬著薯條,對放了幾個小時的速食完全不感興趣。
 
「誰叫你要做這種事情,薯條都冷掉了啦!」青年一邊抱怨著一邊懶洋洋地扣著法蘭絨襯衫的鈕扣,完全沒有注意到鈕扣不但交錯而且扣反。
 
「冬天的時候,野獸只會剩下兩種欲望:食慾和性慾,這是為了生存。」
男人用手掌撐著頭,懶洋洋地坐在沙發看他,饜足的棕色眼睛裡閃爍著光芒。
 
「我要吃別的。」大熊決定,飢餓的眼神直勾勾地看著床上的青年。
 
「我想吃聖誕蛋糕,要重乳酪口味和藍莓果醬!」青年大喊著從床上爬起來。
 
「已經買好了,上面裝飾了巧克力聖誕老人,放在冰箱裡。」大熊壓住他,伸手解開他的鈕釦。
 
「我等了整夜的聖誕大餐,現在先餵飽我吧。」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