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 II 18

 Beliefs信念 II
 
18 破碎時空:正面
 
 
時間:不存在於時間之流
地點:無殿
 
 
安靜無聲的空間。
 
一把通體銀白、散發著強烈寒意的長槍,直直插在一座雕飾著華麗扇面的絲絨座椅上。
 
修長銳利的刃面穿透絨布,讓綿軟舒適的坐墊裡,不知道什麼材質的白色充填物像羽毛般飄散在時間停止的空氣中。
 
長槍的主人,就如同他的槍那般銳意逼人,他雙手抱胸,單腳踏在精雕細琢的扶手上,血色的獸眸惡狠狠地瞪視著座椅的主人──右手持扇、用精致外貌和可憐兮兮的眼神望著他的華衣少女──這個畫面被定格在時間中。
 
工整的黑色晶石地面,倒映著兩人停格的身影。華衣、黑袍、摺扇、長槍,凝固在空氣中的白色飛絮,被槍刃劃斷的藍色髮絲尚未落地。
 
那是一幅細膩的凝止的唯美畫卷,讓人僅是旁觀就感覺到撲面而來的惱怒。
 
這幅力量的殘像,是留給另外兩位主人的訊息。
 
 
 
兩道身影並肩站在時間停止的大廳門邊,由戶外射入的金色殘陽,將兩人的身形拉出長長的投影,看得出是身材偉岸的男性,和身形纖巧的少女。
 
「哼,時族好大的膽氣。」被稱之為妖重之鏡的無殿主,美目瞪著大廳的情景,不滿地哼了聲。
 
「被搶走『瞬時』,我那不成材的徒弟還是太大意了。」另一位主人,用古井無波的語氣評斷著「事故現場」,搖了搖頭。
 
「同樣被契約限制於時間之外,重柳那幫人已經涉入太多。」少女沒好氣地說。
 
無殿三主其中的二人,鏡和傘,近期因為陰影的躁動,進行了一次時間之外的旅程,並確認設立於幾個重要的結界點的造物是否穩固。
 
至於扇,因為隔空主持Atlantis畢業典禮而留守無殿,卻受到另一個人的牽連,被時族重柳給一道算計了。
 
 
當褚冥漾被學院行政人員后和臣,送至偽裝成畢業考試地點的平行空間之後,時間的流動似乎扭曲了一下。
 
冰炎敏銳地警覺著不對,直到察覺某種陌生的敵意時,就立刻開啟了通往無殿的道路。
 
 
他一直都是心思細密的人,縱使不能預知,時不時出現在褚身邊的重柳,也讓他有了其他的推測。
 
比如說,一個不存在於現在時間的人,若是讓保守固執、又以維持時間的安穩為己任的時族知道了,他們會怎麼想?
 
比起一個無所作為的小妖師,這樣逆反著時間之流的存在,似乎是更加顯眼的目標。
 
以冰炎的種族王族身分,時族不論再蠻橫,也無法任意傷他性命,但不表示什麼小手段都不能使用。
 
例如以種族名義向冰牙抗議,或者直接將他送返回千年之前,都有可能。
 
不過,只能說時族運氣太好,竟然恰逢無殿三主之中掌管時間和空間的鏡之者外出。
 
 
漫長而空白的平行時空切面通道中,青年快速奔跑的腳步聲反覆迴盪著。
 
冰炎衝進通道,讓後方追跡而來的時族能力者跟進無殿,大廳裡卻只見到玩得不亦樂乎的扇之者。
 
後續的事,不用說明鏡也能猜到。
 
無非是時族開了時間之流的門,強自將冰炎送返千年之前,而三主之一的扇大概也被冰炎牽拖著去了。
 
三主之中,掌管生機與能量平衡的扇不在,有許多作業都無法完成。
 
將扇帶走,無殿的其他主人將不得不設法去救她、然後面對冰炎的契約問題。
 
「那麼、要怎麼做?」鏡之者退了一步與傘之者並肩,她抬起精緻的少女面容,靜冷地對身邊的另一人問道。
 
傘給了她一個肯定答案的眼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