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 II 15

 
 
 
 
時間:上午11點20分
地點:Atlantis學院
 
 
賽塔渾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種異樣。
 
並不是指這位年紀不明的白精靈族失去冷靜、或是有人假扮他的不自然感,賽塔僅僅是沉默地走在前方,漂亮的粉色嘴唇緊緊抿著,好像在忍耐著、對抗著某種強烈的黯然。
 
畢業典禮的時間舉辦在學期末,非畢業生的高中部學生大都放暑假不在學院內,兩旁種植了許多綠樹的林蔭步道上,一時之間沒有人經過。
 
 
「賽塔!我在到處找你……」
 
安因著急的聲音橫插入兩人之間,褚冥漾回過頭,看見安因從步道一端跑過來,黑袍有些凌亂。
 
賽塔慢慢轉過身,淡金色的長髮在夏日的空氣中迴盪出弧度,他看著安因,不發一語。
 
「賽塔……」安因輕聲喚著他的名字,語氣裡有一點點的規勸,和滿滿的擔憂。
 
「…我要告訴他所有的事實。」賽塔說著,沉靜的眼睛裡盈滿了哀愁的神色,他看向身邊的褚冥漾。
 
「賽塔……」安因輕嘆,走上前握住精靈微微顫抖的手掌,說:「我不是來阻止你的。」
 
 
褚冥漾聽到這裡,心中隱隱然的不安感越發強烈,像投入水的小石塊,激起的漣漪逐漸擴大。
 
學長不在畢業求生測驗裡、也沒有搶先離開,他甚至沒有看見學長與他一起進入測驗。
 
以及賽塔的失常……
 
「請問,學長呢?」他踏前了一步,說話的語氣比想像中更冷靜。
 
「『世界中的竊聽者不會聽見我等之話語。』」少年低語。
 
學院的時間,在他說話的瞬間驀地靜止,飛鳥停滯在半空,花樹保持搖曳的姿態凝止,連空氣都結凍成洋菜般的物質。
 
抬眸,他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睛認真地看著眼前的天使與精靈。
 
 
安因微微苦笑,說:「我們並不打算瞞著你。雖然僅有少數袍級知曉,但這件事情,你一定要是知道的那一個。」
 
「冰與炎的殿下,已經被帶回冰牙。」安因握緊了精靈的手,感受著手心冰涼的指頭,他緩緩說道。
 
「學長回到冰牙的領地嗎?」褚冥漾愣了一下,想起無殿與冰牙、獸王二族的約定,是保護學長到成年…還是高中畢業?
 
「是的。」賽塔黯然地說:「在千年前的冰牙之地。」
 
「什麼……」
 
彷彿一道響雷在耳邊驀然炸開,褚冥漾幾乎傻住,他喃喃地說:「怎麼可能……」
 
「時族向七大種族抗議……」賽塔垂下眼睛,難以掩飾強烈的失望:「冰牙和獸王之領導同意……將擾亂時空者送返……」
 
安因扶住幾乎站不穩的精靈,低聲對他說:「無殿,因為契約時間已到,無法插手。」
 
 
 
他的世界彷彿在慢慢融解,像耀目陽光下,一塊岌岌可危的冰。
 
 
 
 
 
 
褚冥漾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回房間的。
 
四季如春的天光透入黑館的窗戶,因為兩人同住而特別改換的雲紋窗簾被吹進來的風輕輕搖晃,牽動了窗台邊的小風鈴,發出輕脆的聲響。
 
起居室的茶几上擺著早餐的盤子,各種書籍零亂地堆在書架上,一堆他看不懂的語言。
 
兩人的睡衣還整齊地疊放床邊,柚木衣櫃裡吊掛著無數件嶄新的黑袍和紫袍。
 
就好像下一秒,學長就會開門走進來,問他在發什麼呆。
 
毫無真實感。
 
褚冥漾忍不住看了自動翻頁日曆,確定今天不是愚人節。
 
其實這是所有人聯合起來開的一個玩笑……他忍不住這麼想。
 
拿出手機,他撥給夏卡斯。
 
「你好,夏卡斯,請幫我查一下這兩天學長的任務清單?」褚冥漾握緊了手機,在接通之後若無其事地開口。
 
「你是說哪一位?」夏卡斯回答的聲音有些困惑。
 
「當然是冰炎,你的賠償損壞物帳單上排名前十的黑袍!」一股荒謬感滿溢心頭,他忍住不對電話大吼,但語氣無法冷靜。
 
「你搞錯了,沒這個人啊。如果沒有別的事,不要打擾我。對了如果你很閒,我把一些任務交給你……」
 
褚冥漾直接切斷了通話。他的心跳在失序。
 
 
「米納斯……」他輕聲呼喚:「幫我找找學長……」
 
銀藍色的水珠在房間裡迸散,像破碎的水球般消失在空氣中。
 
十分鐘後,米納斯在他的腦海中呢喃:「冰炎的殿下不在學院之中。連今日的足跡都被抹除。」
 
尋找任務會耗損褚冥漾的精神力,但更多無措的感覺使他身體一沉,跌坐在冰冷的地板。
 
他垂下眼,繼續撥通電話。
 
「千冬歲嗎?是我。能幫我查學長在哪裡嗎?」
 
「喵喵……」
 
「萊恩……」
 
 
 
 
一小時後,千冬歲、萊恩和米可蕥聚集在褚冥漾和冰炎的房間裡。
 
「事有蹊蹺!」千冬歲坐下來,開口對眾人說。
 
千冬歲是最晚到的。剛滿十八歲的他,臉上還帶著稚氣,即使故意用眼鏡遮擋,那精緻俊秀的容貌還是令人側目。
 
但比起外表,這個少年握有的情報力量才是最令人側目的。
 
他穿著紅袍,直接從公會移送到褚冥漾的房間,面具之後的表情是滿滿的不高興。
 
「千冬歲,你得到消息了嗎?」米可蕥也很緊張,她抓住千冬歲的手,著急地詢問。
 
千冬歲揮出右手,一陣肉眼可見的結界瞬間壟罩了褚冥漾的房間。
 
他緊皺眉頭,低聲說:「有時間之外的種族介入──大部分無袍級甚至低階的袍級,都被消除了關於冰炎殿下存在的證據,不然就是被下令封口!」
 
米可蕥和萊恩聽聞,都露出了震驚的神情。
 
「學長…被送回冰牙族了,千年前的冰牙。」褚冥漾低垂著眼,他開口:「有人利用我們困在畢業典禮隔絕世界的時機,暗自進行這件事。」
 
「你們必須假裝忘了學長,否則可能會有危險。」
 
半晌,褚冥漾抬起臉。眼眶的確有些痠澀,但關心他的朋友們在身邊,他也必須為了大家的安危考慮。
 
「但我記得,無殿跟冰牙、獸王之間的契約,應該是到冰炎殿下成年為止才對。」萊恩說。
 
「但獸王族不是。」米可蕥皺了一張小臉,說:「獸王的成年時間不確定,一般而言跟人類差不多。」
 
 
褚冥漾的手機響起下課鐘聲般的鈴響,打斷了幾人的討論。
 
「…我是褚冥漾。」他按下通話鈕,幾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電話中傳來夏卡斯的聲音,聽起來一切如常,發來任務的消息……唯一一個古怪之處,就是夏卡斯意味深長地告訴他,委託人是賽塔。
 
褚冥漾按下結束通話鍵,似乎捕捉到了什麼,又什麼都想不出來。
 
 
「漾漾,你有任務?」米可蕥看著他,臉上充滿擔憂。
 
褚冥漾點頭,說:「嗯,委託人是賽塔……他是『知道』的一方。我想,大概是有什麼不好明說的事情,指引我自己去查明。」
 
「那麼,喵喵跟你搭擋好嗎?」
 
褚冥漾看著少女,露出了微笑:「沒關係,我可以自己去。賽塔的委託不會有危險的。」
 
沉思許久的千冬歲這時抬起頭,他按上褚冥漾的肩膀,說:「這件事情看起來應該是種族之間擅自的決定,漾漾,我想辦法連繫無殿!」
 
「嗯,」褚冥漾輕輕頷首:「謝謝你們……」
 
萊恩的手掌用力拍在他的肩上,他說:「我們是朋友。」
 
其他二人也看著他:「漾漾,我們都會幫忙的。」
 
「嗯。那、我們分頭搜尋。請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
 
時間:下午三點
地點:原世界
 
城市的一條小巷子裡,有間販售家飾和雜貨的店鋪。
 
褚冥漾對照自己手機裡傳來的地圖,確認這裡是任務指定的地點之後,推開木製的門框走進店裡。
 
淡淡的玫瑰精油芳香飄散在窄小的店鋪裡,四處的貨架都放滿了絨毛玩偶、人造花裝飾的音樂盒、骨董造型的咕咕鐘和各種雕花小桌,將店裡的空間推疊得連走道都顯狹窄。店鋪主人穿著比得兔圍裙,一邊整理商品一邊回過頭來招呼他慢慢看,又回身投入商品堆裡。
 
伸手撩開白色布蕾絲的隔簾,褚冥漾小心跨越堆疊如山的商品,尋找賽塔指定的「鑰匙」。
 
任務是前往一片被汙染的精靈地,然後淨化它。
 
但是,要進入精靈地,必須要有當地產的某種物品做為進入的鑰匙。根據情報,這間商店裡似乎有一個。
 
所謂的鑰匙,外型不見得就是黃銅色的金屬製品。水晶、石頭、押花甚至骨頭都有可能被當作鑰匙。
 
他輕聲低喃:「空氣中的水精靈,請幫助我的找尋……。」
 
然後他聽見了大氣精靈的輕脆笑聲。
 
他跟著精靈的指引(其實是空氣中的精靈們一邊發出笑聲一邊簇擁著他前進),看見了一個大而扁的絨布盒子,裡頭陳列了十幾枚徽章。
 
他打開玻璃蓋,拿起其中一枚觀看。
 
徽章是橢圓形的女王頭像,是用玫瑰石雕刻而成,嵌在銀質底座上,旁邊有類似鳥類羽毛的裝飾。石頭和金屬本身都沒有力量,但黑色的羽毛卻擁有氣流。
 
褚冥漾輕輕笑了,他握著徽章去找店主結帳。
 
 
 
走出小巷,他漫步在繁華的街道上,一時之間竟有了無處可去的徬徨感。
 
今天不是假日,也還未到下班下課的時段,街上採購的人並不多,電子賣場的展示窗裡放著幾台新型的液晶電視,播放著各種節目吸引行人。
 
 
『愛上了你之後,我開始領悟,陪你走了一段,最唯美的國度……』
 
電視裡正在播放音樂錄影帶,揚琴聲清脆而鋼琴聲悠揚,女歌手溫柔的聲音在空間中迴響,描繪出一片無際的風景。
 
『雲破日出,你是那道光束。』
 
『帶著平凡的我,走過奇蹟旅途。』
 
褚冥漾緩緩闔上眼睛,一滴淚水無聲滑落。
 
 
 
心臟疼痛著,他的淚水止不住地滑落。
 
青色天空彷彿感受了他的悲傷,天色稍暗,空氣中的水精靈被他的傷心感染,紛紛聚集。
 
天空顏色很快變得陰暗,灰色的雲朵積聚,雷鳴在遠方雲裡低沉轟響。
 
一滴雨點落在紅磚人行道上,染上暗紅色的圓形痕跡。
 
然後,更多的圓形痕跡出現在紅磚道上,慢慢密集,將地板渲染成暗紅顏色。
 
隨著下班下課時間來臨,街上的人群慢慢增加,在黑沉沉的天空下,每個人都將自己的臉藏在雨傘之下,紛紛擾擾,擦身而過。
 
 
少年佇立在街頭,漸漸急驟的雨點打濕了他的黑色長髮,黏在臉頰和頸子上,也沾濕紫色袍服。
 
賽塔的話還在他的腦中迴盪。
 
 
然而,颯彌亞與他的戀情,終點一直都在那裏。
 
學長的現世存在,是一場悲劇的扭轉,是無殿和千年之前的古老種族的契約。
 
所有的人都知道契約的時限。只是他不願意去想,只有他不願意去想像。
 
「學長……颯……」他的聲音被雨聲掩蓋,也許連嗚咽聲也是。
 
 
 
 
學長曾說對鬼王貴族說:『冰之牙和焰之谷付出了所有讓我來到這個時代,這些都是拜你們所賜。』
 
如果不是千年前那場悲劇,他可以不用穿越時空,來到全然陌生的時代。
 
他會是冰之牙、焰之谷最尊貴的繼承人,他擁有能力,擁有一切成為王者的條件。
 
他屬於千年前。
 
 
現在他們分離的時間已經到了。
 
褚冥漾見識過時間之流,他知道,這個世界運轉的法則,是無人可違背的。
 
「學長……」在雨中,他低聲呼喚著那個人的名字。
 
銀白色的髮、修長優美的黑袍身影,擁抱著他的強健雙臂,呼喚他醒來的每一個早晨……
 
『你身上擁有的不是他們能夠輕易探測……我以精靈之名祝福你。』
 
『用你自己的語言,去打開往後的世界。』
 
閉上眼,那個人的聲音就清晰地出現。
 
 
 
「學長……」
 
大雨傾盆而下,他在雨中呼喊,在雨中嗚咽,心臟疼痛得發燙,他按著心口,腦中充滿關於那個人的回憶,他徒勞無功地呼喚和哭泣。
 
「學長……」
 

 
 
 
 
 
 
被黑色布料覆蓋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褚冥漾慢慢抬起臉,被雨水淋得發白的唇動了動。
 
「重柳……」這句話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