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信念 II 14.5

 
 
 
時間:上午8
地點:黑館房間
 
「漾……褚…快醒來。」
 
學長的聲音像遠遠傳來的回音,他沉陷在溫暖靜謐的無夢之中,舒服得不想睜開眼睛。
 
金色的日光灑落在床單上,冰炎注視著戀人抓緊了枕頭的姿勢,唇邊寵溺笑意勾起,下一刻卻毫無愛心地掀開了被子。
 
「今天是畢業典禮,如果不想……」
 
話都沒說完,褚冥漾猛然睜開眼睛,他警醒地爬起身,彷彿剛剛完全沒試圖賴床似地抓住冰炎的襯衫:「你說今天是那個會死人的畢業典禮嗎!?」
 
「笨蛋才會死。」冰炎無奈地輕敲褚冥漾的前額,「不是你要我提醒你起來準備的嗎?」
 
「……嗯?啊!」回想起前一天晚上兩人亂七八糟的滾床單,褚冥漾才發現,因為完全睡死了,所以什麼都來不及準備,像是製作保命的咒水晶之類的……
 
「糟糕,我一張爆符都沒畫啊……」褚冥漾懊惱地呻吟,他趴在冰炎的大腿上,可憐兮兮地說:「學長,幫我領畢業證書好不好……」
 
「自己去領!」
 
冰炎瞇了瞇眼睛,覺得封閉了偷聽功能之後,他好像把這小妖師給寵壞了。
 
而且性吸引力大增。
 
他看著少年完全赤裸的上身,潔白無瑕的背上殘留著一點一點的櫻紅色痕跡,熾熱的感覺又慢慢匯聚在下腹的部位。
 
小妖師還不怕死地在他的大腿上翻滾。
 
「嗯咦…?」發現冰炎不自然地沉默著,褚冥漾終於後知後覺地發現有種不妙的荷爾蒙氛圍在房間裡流轉,連忙爬起來退後兩步,說:「該準備上學了我我我去換制服!」
 
「哼。」冰炎不滿地坐在床沿,盯著少年慌亂地打開衣櫥的舉動,用理智壓抑本能的感覺不怎麼樣。
 
不過褚冥漾其實不用這麼緊張,冰炎的確是獸王族和精靈族的混血,但不是野獸──最好是連理智都沒有。
 
而且Atlantis學院的畢業典禮一向驚悚,要是他把小妖師弄得站都站不穩,大概很快就會被…給吞了,他肯定會被怨恨很久。
 
 
十分鐘後。冰炎打開門,拿著三明治和奶茶走進起居室,他好笑地看著肩膀胡亂披著一件紫色袍服的褚冥漾正抓著筆,在許多張空白符紙上努力龍飛鳳舞。
 
將盤子放在茶几上,趁少年忙得左手右手打結的時候,將一顆指甲大的水晶球拋進少年的背包裡。
 
「出門吧。」
 
 
 
 
時間:上午9
地點:高中部中庭
 
褚冥漾和冰炎來到預定的集合地點,發現只有后和臣兩名學院行政人員佇立在花圃附近。
 
同學們都不見人影。
 
「嗨!恭喜畢業。」后笑著說。
 
「那畢業典禮呢?」褚冥漾來不及放心,臣就補了一句:「這次的規則是,安全逃出浣熊鎮就能領到畢業證書。」
 
「因為行政大樓這幾年不斷接到抱怨電話,畢竟口水印和咬痕無法消除。」后補充。
 
「浣熊鎮……」褚冥漾聽到這個名詞,總覺得有強烈的熟悉感──跟某些恐怖的事物相關的熟悉感。
 
「那麼祝你順利拿到畢業證書啊。」臣露出燦爛又惡毒的微笑,輕輕彈個響指,褚冥漾就被預先設定的移送陣的光芒給包圍吞沒。
 
「那麼,接下來是冰炎殿下。」后笑咪咪地說。
 
穿著黑袍的青年忽然冷下了表情。
 
 
 
 
*****
 
時間:?
 
地點:浣熊鎮!?
 
 
也不能責怪褚冥漾一時之間沒有想起,那是原世界最風行的恐怖電玩之一,《惡靈古堡》的故事發生地點。
 
惡靈古堡的故事劇情,大體上講的是保護傘公司在地下的研究場秘密進行生化實驗,而病毒卻發生了外洩,導致全鎮人口全數受到感染,成為會走會咬人的活屍!
 
而電玩主角們必須尋得病毒的秘密,並且達成拯救任務、或者是逃出生天。
 
 
…無殿三主的魔爪難道已經延伸到原世界了嗎?
 
褚冥漾無可奈何地看著手腕上的電子錶面──剛才出現的──上面有著浣熊鎮的簡易地圖,移動中的綠色小亮點代表Atlantis學院的學生。
 
任務目標是:在十二小時之內逃出浣熊鎮。時間一過,這個小鎮就會被保護傘公司的核彈消滅。
 
要知道全高中部除了學長之外,沒有半個黑袍。
 
褚冥漾看著自己的紫色袍服,心想,應該是擋不下核彈吧。
 
 
天空顏色是陰沉的鐵灰色混合不祥的橘紅色,時間大約是黃昏吧。
 
眼前的街景是典型的美國鄉鎮,街道兩旁是工整的二或三層樓高的獨棟附庭院樓房,另一邊的商業區則有一些鋼筋水泥高樓,複合式賣場通常距離住宅區有一點距離,比每一間家○福的規模都大。
 
只是…褚冥漾環視周遭,四處都竄起濃煙和火焰,電力系統多數已經被破壞,街上緩慢遊走的不是行人,而是被病毒感染的活屍。
 
沒有活人。
 
黏稠的風吹過,飄來一張撕碎的報紙。褚冥漾將之撿起,忽略悚然的放大版照片,讀著頭條的字樣:『喪屍毀滅紐約!』
 
雖然知道是『畢業任務』,但這死氣沉沉的街景,卻令他心底一沉。
 
 
「媽啦真的要演電影!」
 
褚冥漾沒時間發呆,他大喊著避開了來襲的喪屍,並且發現附近房屋的喪屍們正在以他為包圍圈慢慢靠攏。
 
他沒忘記,在高中入學第一天遇到鬼族的經驗,讓他發現他真的很討厭這種皮膚表面僵硬泛黑會走路的人形怪物!
 
 
「米納斯、老頭公!」褚冥漾拔腿就跑,一邊跑一邊用強力水柱彈開包圍的活屍。
 
如果他沒有記錯,只要被活屍咬到或指甲抓到受傷,就會在一段時間之內也被感染。
 
『老頭公,麻煩你,在逃出之前結界都別收起來。』褚冥漾心想。
 
他稍微停住腳步,瞇起眼、抬頭看天空飛過的戰鬥直升機,烙著保護傘公司標記的飛行器正在拋下一個又一個的大型貨櫃。
 
「還有加強版的怪物就對了……」少年抱怨。
 
彷彿是感應到他的心思,包圍他周身的結界亮了一下。
 
 
淒厲的犬鳴聲在附近響起。
 
「生化犬…。」褚冥漾抓緊米納斯,緊繃神經,看著滴著口水、身上滿是腐肉的黑色狼犬慢慢逼近。
 
速度比喪屍快很多的敵人!
 
「米納斯、王水球。」銀藍色光芒閃過,接觸到強酸球的犬隻紛紛發出哀嚎聲被熔掉。
 
剩下的則被褚冥漾一槍解決。但聲音會引來更多同伴,他聽見更多狗吠聲,連忙轉身逃離。
 
 
「呼…呼……這樣不行啦。」褚冥漾一邊跑著一邊轉動腦筋,倒數計時器到現在只過了半小時,他已經遭遇了三輪喪屍襲擊,而且通常打不完就得逃跑,這樣下去體力很快就會耗盡,根本撐不到十二小時。
 
別說十二小時,孤軍奮戰的話,三小時之內他就會累倒,不管是米納斯還是老頭公的使用都需要強大的精神力。
 
何況,越來越黑沉的天色昭告著夜晚即將來臨。
 
 
他看著手腕上的電子地圖,心想,應該要找同伴,一邊殺出去,一邊慢慢聚集到靠近出口的安全地點,等到時間快結束的時候,再一口氣衝向浣熊鎮出口。
 
他沒那麼天真,以為一路衝到出口就能提前離開。
 
按照劇情,浣熊鎮的出口附近隨時盤據著大量喪屍和怪物,貿然一個人前往,跟把一塊方糖扔進一萬隻螞蟻裡沒什麼不同。
 
此外,除了普通怪物,保護傘公司還派出了加強版的病毒感染者『追蹤者』,一種具有山怪般的體型和力氣,而且身上配備著重武器的強悍敵人。
 
就算考到紫袍,套一句阿利斯安的話:「沒被導彈打中過,不知道到底誰強。」
 
又不是學長,他才不要空手擋火箭呢!
 
 
褚冥漾看準了一棟安靜的三層樓房屋,沒有起火燃燒,附近也沒有聚集怪物,他側身靠近、推開門板,一隻喪屍如預期般跌了出來,撞上預備好的王水泡泡。
 
整個鎮上的電源都斷了,屋子一片漆黑。
 
褚冥漾心裡一邊嘆氣,一邊貼著牆慢慢移動,尋找上屋頂的樓梯。
 
他討厭那種、不知道下一刻喪屍會從哪個門彈出來的壓抑感覺。
 
運氣還不錯,他走上頂樓,發現通往天台的門被鎖住。
 
 
「漾漾!」熟悉的女孩聲音從上方傳來,褚冥漾抬起頭,看見米可蕥坐在白貓王蘇亞的背上,揮動夕飛爪殺死追擊而來的紅眼烏鴉。
 
「水之箭。」褚冥漾舉起槍,將水凝成尖銳的利箭,將攻擊喵喵的烏鴉紛紛擊落。
 
「找到漾漾了!」女孩跳下來,讓白貓王恢復成家貓大小,對褚冥漾說:「漾漾有見到其他人嗎?」
 
「不、還沒。」褚冥漾低頭看了一眼電子螢幕,果然見到在自己的位置有兩枚綠點會合。其他的綠點都有些距離。
 
「可是這裡離出口還有好遠!蘇亞不能一路飛過去,會引來追蹤者和烏鴉的攻擊。」米可蕥說。
 
「喵喵,我想我們最好先找到其他人,馬上就要天黑了,接下來在街上亂走會很危險。我們必須聚集起來,一點一點靠近出口。」
 
「對了喵喵,你說在空中飛會引來敵人嗎?」褚冥漾問。
 
「嗯!好不容易甩開追蹤者。」喵喵用力點頭。
 
「這樣啊…」褚冥漾想了一下,說:「不知道能不能放出搜尋式神來聯繫千冬歲。」
 
「試試看好了。」喵喵拿出一枚符咒,拋往空中。
 
符咒在半空中化為草綠色的鳥形,卻還未飛遠,一隻紅色的信使就先飄到了兩人上空。
 
「是千冬歲!」喵喵大喊。
 
『我和萊恩碰面了,』蝴蝶剪紙形狀的紅色信使傳來千冬歲的聲音,『喵喵,妳在哪裡?』
 
『喵喵和漾漾在一起喔。』
 
「千冬歲,」褚冥漾看著電子地圖,然後抬起頭注視不遠處的一棟商業大樓,他說:「我們還在住宅區,但是要到達浣熊鎮的出口,必須穿過商業區,然後才能到達高速公路交流道旁邊的出口。…你看得到商業區最邊緣的A大樓嗎?」
 
『看得到。我和萊恩在商業區外圍的商場。』千冬歲回答。
 
褚冥漾眺望著出口,說:「敵人數量太多,我建議大家先會合,等體力恢復,凌晨再一起衝出浣熊鎮。」
 
『在A大樓頂樓集合。等會見。』
 
「待會見喔。」喵喵說。
 
喵喵轉過頭來,對褚冥漾展現開朗的笑容:「那我們衝出包圍吧,漾漾!」
 
褚冥漾看著數量越來越多、正在包圍他們所在的房子的喪屍,苦笑著說:「先讓蘇亞幫忙吧。我會擊落空中的攻擊的。」
 
 
有了蘇亞的快速飛行,他們運氣不錯,在經歷了大約三百隻紅眼烏鴉和一次追蹤者的導彈攻擊之後,總算趕在天色完全漆黑之前,到達集合地點的A大樓。
 
褚冥漾不敢冒險用紫袍擋住導彈,喵喵是鳳凰族的藍袍,除了九瀾和提爾之外,大部份的藍袍的被打耐受力都相當低下。
 
他讓米納斯轉二檔之後發射水之力量,讓追蹤者發射的導彈無法爆炸。
 
然後加速甩開追蹤而來的科技山怪。
 
 
商業大樓的樓頂上一片空曠,大樓風呼嘯地吹過,褚冥漾從白貓王身上一躍而下的時候,正巧看見萊恩正在把最後一隻喪屍踹下高樓。
 
「漾漾、喵喵,你們到啦。」歐羅妲也在這裡,她優雅地交疊雙腿,坐在一架顯然是被惡意侵占的保護傘公司直升機上,向他們微笑招手。
 
千冬歲正在把上樓頂的入口鐵門給封死,在加上了粗鐵鍊纏繞的門上,又繼續施加一層又一層封印符咒。
 
 
學院裡他稱第二無人敢說第一的幻武兵器專家、擅長封印與咒術的超級情報班、連戰鬥直升機也能徒手搶劫的深藏不露班長、幾乎什麼傷口都能醫治的鳳凰族……
 
褚冥漾愣了一下,忽然笑了起來:「…突然覺得,有大家在這裡,什麼恐怖片大概都沒問題吧。」
 
「什麼?」千冬歲沒聽清楚他的聲音,轉過頭來問。
 
「那是當然,漾漾連追蹤者都能擋下來呢!」喵喵站在他旁邊,非常驕傲地稱讚。
 
褚冥漾又是一愣。萊恩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說:「這裡的人是三年C班最強組合。」
 
「我們凌晨四點半出發。現在大家先保存體力吧。」歐羅妲輕輕拍了拍直升機,對大家說。
 
「沒問題!」
 
 
不過,學長不知道在哪裡?……應該一進入浣熊鎮就彷彿龍捲風一樣掃過全場,然後光明正大地暴力達陣了吧。褚冥漾心想。
 
 
 
 
 
時間:早上11
地點:高中部C班教室
 
移送鎮的光芒閃過,歐羅妲、米可蕥、萊恩、千冬歲和褚冥漾五人出現在自己的教室裡。
 
毫無疑問地,每個人手上都握著一捲燙金畢業證書。
 
畢業證書的校董事欄,耀武揚威地簽寫著無殿三主的代表名稱。
 
 
褚冥漾看著連片衣角都沒弄破的同學們,不禁佩服歐羅妲的瘋狂和大膽。
 
他們在十一小時四十分鐘的時候,所有人進入戰鬥直升機,在歐羅妲毫不猶豫地使用機槍和火箭的情況下,駕駛直升機飛向浣熊鎮出口。
 
連看見站在出口的學院行政人員都沒停止攻擊。於是五個人用非常暴力的方式得到畢業證書。
 
「哎呀大家都畢業了呢……」喵喵感傷地說。
 
「有什麼關係,下學期大學部就會見面了呀。」歐羅妲笑著拍她的肩膀。
 
「說的也是,歐羅妲要繼續當班長喔!」
 
 
 
 
「年輕的學生。」不屬於同學之間的溫柔聲音出現在一旁。
 
「賽塔。」褚冥漾疑惑地看著神色有些擔憂的精靈。「發生什麼事了嗎?」
 
「漾漾,請與我來,好嗎?」賽塔凝重地注視著他。
 
「好的。」褚冥漾說。準備跟著轉身的精靈離開。
 
「漾漾!」忽然,千冬歲彷彿想起什麼事情般皺了皺眉頭,他叫住褚冥漾。
 
「嗯?」
 
「如果…我是說如果!」千冬歲遲疑地說:「有什麼狀況的話,用符咒連絡我們!」
 
褚冥漾有些疑惑,但還是答應:「好!」
 
直到此刻,他並未察覺所謂的高中畢業,對另一個人所代表的意義為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