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信念 II 14


 
 
不論身處在完全的忙碌環境或是完全的悠閒校園,時間之流一如既往地飛逝而去。
 
Atlantis學院高三生們猝不及防地迎來了最後一個學期的最終。
 
 
「那個,沒有畢業考嗎?」褚冥漾看著宣布完畢業典禮注意安全事項的歐蘿妲走下講台,疑惑地詢問隔壁難得沒消失的同學萊恩。
 
萊恩搖搖頭,說:「學院不喜歡常規的考試,」又補充:「但是要小心畢業典禮。」
 
「啥……」
 
「我國中畢業的那次,」萊恩搖了搖頭,慘痛地回憶道:「就是大家都拿到畢業證書的時候,證書上面設定的轉移結界突然發動,再回神就發現自己身在食人雨林島,然後要一邊野外求生一邊想辦法逃出去。成功走到海岸跳上小船就算真的畢業。」
 
「我在前三天都沒有跟千冬歲聯繫上,只好靠著捕捉小動物和給別的同學試吃,以測試哪種水果沒有毒。而且整整一個星期都沒看到飯糰……」萊恩說著說著周身冒出了鬼火,身體也開始慢慢變透明。
 
「呃…別難過,再過十分鐘下課就能買飯糰了。」褚冥漾徒勞無功地安慰陷入悲慘回憶的同學。
 
「你還是先擔心自己吧。」後排的學長的聲音冷冷傳來:「雖然連人帶畢業證書一起被…吃掉也還是會被復活然後畢業,可是很丟臉。而且畢業證書上還會有…的齒痕和口水漬。」
 
畢業證書會帶著齒痕和口水漬然後丟臉一輩子!
 
褚冥漾一秒轉過頭,閃耀著水光的企盼眼神逼近戀人的臉:「學長…我絕對不會離開你!」
 
屬於獸王族的紅色瞳孔猛然收縮。
 
 
「同學、還沒下課。」班長背後瀰漫著恐怖的黑氣,像鬼一樣突然出現在褚冥漾的旁邊。
 
「哇啊啊……對不起!」褚冥漾連連後退。然後,他發現某件詭異的事實。
 
「咦…班長,是我的錯覺嗎?班導好像差不多一個星期沒出現了。」褚冥漾問。
 
「喔……他說有事請假。」歐蘿妲撥了撥頭髮,收起一半的鬼氣,無可奈何地說:「學校是有派代理班導啦,不過我不喜歡。」
 
這個星期並沒有所謂的代理班導出現。一根頭髮都沒看到。
 
千冬歲推了推眼鏡,若無其事地補充:「被…吞掉了。」
 
「你們能不能不要省略句子的主詞和受詞…。」褚冥漾無力的趴在冰炎空蕩蕩的課桌上。
 
原來這就是班長權力的真相嗎……眾人默默地流下冷汗。
 
 
 
 
****
 
難得這天學長沒有任務(畢業典禮前一天應該可以放假吧),褚冥漾拖著冰炎兩人在學院之間散步。
 
在校區內散步兼約會,是他在冥玥堅持的禁止外出令下鑽漏洞的產物。
 
因為如果一直待在黑館,很快就會演變成獸王精靈的混血王子與小妖師的限制級不宜觀看劇情。
 
這樣應該會妨礙故事進展。(故事進展不是冰漾還能是什麼!?)
 
 
年紀再怎麼輕,他都只是人類,體力上怎麼可能跟獸王族相比!褚冥漾忿忿不平地想。
 
與其運動完畢之後腰痠腳軟三天出不了房間,不如拖著學長散步到學院餐廳,順便濫用黑袍特權威逼利誘餐廳的膳食妖精弄出巧克力蛋糕和水果布丁這類甜點給他。
 
啊啊他之前在網路上看到的團購美食圖譜有列印出來放在書包裡,等一下去餐廳問看看能不能做出類似的東西吧。
 
這是他最想念原世界的地方!到處都有平價美味蛋糕店!
 
小妖師腦內的甜食轉呀轉,沒有注意到,戀人牽著他的手,正用溫柔而深沉的目光注視著他。
 
 
 
 
****
 
 
深夜的黑館很安靜,安靜到褚冥漾不得不央求冰炎在房間布下隔音結界,雖然沒有大氣精靈觀看,但少年依然害羞不已。
 
混血精靈伸出白皙的雙手,用一種外表看不出來的巨大力道抓住意圖逃走的少年。
 
「學長,明天是畢業典禮……嗚!」褚冥漾紅著臉小聲說,幾乎是哀求的語氣。
 
冰炎勾起了邪惡的笑,他輕輕咬著少年小巧的耳垂,說:「我答應你,只做一次。不過…我要你叫我的真名。」
 
「颯彌亞…」褚冥漾從善如流,在床上乖巧柔順得像隻小貓,深邃黑色的眼珠楚楚可憐地望著男人,既純真又隱含著魅惑的表情,無瑕、修長、被自己所擺布的纖細身體,這讓冰炎不太想實踐自己的承諾。
 
 
 
少年是那麼小心翼翼而侷促地伸出雙手握住堅硬的肉刃,他在戀人彷彿灼燒著自己全身的火熱視線下,慢慢俯下身,趴跪在青年修長的雙腿之間,粉紅色、小巧的舌試探性地伸出,舔了舔肉刃的前端。
 
「……!」即使是少年生澀的舉動,毫無技巧可言的舔弄,但冰炎依然感覺到全身的血液都瞬間集中在下腹。
 
他可愛的戀人,小心翼翼地不讓牙齒碰到腫脹而粗硬的兇器,卻又努力想要含住全部的表情,讓他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立刻將他壓在身下狠狠疼愛。
 
「這樣…會不舒服嗎?」少年察覺到他的沉默,充盈著水光的黑曜眸子抬起,既天真又不解地問他。
 
「不,比想像中好太多……」低沉暗啞的聲音中燃燒著火焰,冰炎抓住他,就著少年趴伏的姿勢將他拉到身前接吻,直將小妖師吻得幾乎斷氣。
 
「唔嗯…呼……」褚冥漾喘息著,乍然分離的唇際滴下艷麗的銀絲,那被熱情蹂躪的唇看起來引人犯罪。
 
冰炎彷彿被誘惑著伸出手,將長指探入少年的口中,與小舌翻攪。
 
「嗯啊……嗚!」少年發出呻吟,秘穴被巨物撐開,赤裸的身體伏趴在他的身上,跨坐在他腰部的雙腿顫抖著夾緊,本能地想要排除入侵身體的硬碩兇器。
 
青年吻著他,吞下呻吟,繼續挺動著腰部,有力的雙臂將少年顫抖的身體緊緊箍住,全心讓對方感受即將來臨的快感。
 
「啊啊……唔……啊!」
 
身體滿脹著,被兇器一寸一寸地緩慢地入侵的感覺,簡直就是一種精神和身體的雙重折磨!
 
少年的手指用力地抓住青年的背脊,秘穴被撐開,被超過正常尺寸的巨大肉刃徹底貫穿,彷彿連肺部都被擠壓得無法換氣,他試著仰高頭汲取空氣,卻又被霸道的青年拉回小臉,吻得他無法思考。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掙扎著,彷彿被刑求般地穿刺著身體,被剝奪氧氣,卻在尖銳的逼迫之中,身體的深處彷彿有種尖銳的快感被刺激而喚醒。
 
「啊……不要──!」
 
在他以為即將斷氣的那一刻,青年猛然放開了所有束縛,而他竟然在這樣的情況下,突然解放。
 
白色的黏稠液體飛濺在兩人胸腹,明明沒有長時間的性愛,褚冥漾卻覺得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被逼到極端的身體產生了極端的快感,在一瞬間讓他失控。
 
青年微笑著讓他躺在柔軟的床上,親吻著猶自不斷喘息的少年。
 
「這是回禮。」
 
「什麼亂七八糟的……啊!」褚冥漾還來不及抱怨,乏力的身體被再度抱起,肉刃兇狠地貫穿了他。
 
還未從先前的強烈刺激中緩和,快速而有力的次次撞擊讓他毫無還手之力,初次品嘗的激烈快感再度被激發,少年驚喊著,在強烈的快感中,忽然失去意識。
 
冰炎抱著他,愛憐地吻著昏睡的戀人的臉龐和潔白額頭,輕聲許諾:「我愛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