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7639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 II 13.5

 Beliefs 信念II
 
13.5 公會的反擊
 
 
 
 
蒼白而黯淡的月色下,霜丘森林之外的空曠平原,突兀地出現了許多人影。
 
按動碼表般的低微「喀喀」聲音,埋沒在荒野的冷風裡。
 
經過反追蹤陣法設計的移送陣在腳下亮了一瞬又立刻消失,褚冥漾才抬起頭,環視周圍的景色。
 
他的戀人站在他的身側,在黑暗中仍然一貫地面無表情任務至上,但握住他左手的手掌卻不著痕跡地將他拉近。
 
這是三個月以來,褚冥漾第一次離開學院的範圍。一出學院就跟著眾多黑袍紫袍紅袍直搗敵人老巢。
 
 
千冬歲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他的面前,手中握著個圓扁的黃銅製品,「喀喀」地按了兩下。
 
「點名。」看見同學疑惑的視線,根本沒覆上面具的千冬歲笑了笑,把手中已經被改造成別的東西的碼表亮給少年看清。
 
沒有點燈,也沒有人呼喚光影村。在場的袍級大多數都具備夜視能力,沒有夜視能力的似乎也能完全不受黑夜的影響。
 
蘭德爾彷彿漫不經心地走到褚冥漾的左近,他的狼人管家也彷彿影子般出現在一旁。
 
褚冥漾默默地看過去,荒涼的原野上像是水面的漣漪般不斷浮出移送陣的微光,在千冬歲的計數聲響中,他至少看見了面色陰沉的摔倒王子,席雷兄弟,安因,褚冥玥,夜妖精哈維恩,以及大批的紅袍。
 
哈維恩的樣子看起來已經把冥玥當成老闆了。褚冥漾有些傻眼地想,不知道然他們在「接管」了沉默森林的人力和物力之後,究竟做了怎麼樣的破壞和重建。
 
夜晚和黑暗全然不同。
 
在隱而不顯的月色之下,即使天際群星為深沉的夜色所遮蔽,整片森林形成陰影群落,也能依稀辨別草木與人類的外型。
 
即使是黑夜,也有樹木的睡眠,風的吹拂,雲氣的漂流,草莖的香味,安靜本身是一種聲音。
 
以霜丘之森為中心的戰略地圖在事前已經讀過了。
 
公會經過這段時間的調查,鎖定霜丘之森,這裡被敵方當成主要的據點,根據情報,這裡隱藏了大量做為陰影戰力的狂樹人、扭曲神祇,以及存放了陰影方蒐集的歷史兵器碎片。
 
公會的調查結果顯示,耶呂鬼王和安地爾在山妖精的領地,而山妖精卻與崇拜著陰影力量的霜丘夜妖精產生意見分歧,因而沒有聚集。
 
公會認為機不可失,應該立即行動。
 
 
第一組人必須在不驚動敵人的情況下,潛入霜丘夜妖精設定的防禦結界。然後分散行動,一邊設下可以讓其他戰鬥人員直接轉移至霜丘森林中心的移送點,另一邊則掩護褚冥玥和褚冥漾潛入存放歷史兵器碎片之處,將之帶出。
 
這裡的每一個紅袍都是結界專家,黑袍的木天使安因擅長潛行匿蹤,席雷兄弟擅長破解和架構自然系結界,即使在場的各種袍級超過二十人,但出現在他們這區的都只是行動隱密的偷襲者,站在這群人之中,連呼吸的聲音都幾不可聞。
 
第二批主要的戰鬥袍級,都在二十公里外待命。被轉移進霜丘的領域之內,就開始大肆破壞,直到歷史兵器被安全送出為止。
 
 
想到這裡,褚冥漾不禁將視線放在明顯不屬於低調戰鬥袍級的摔倒王子身上。如果要連解決掉擋路的敵人都不能有聲音(直到情報班把移送陣設定好為止),那麼,摔倒王子根本不能用爆了會產生巨響的炸彈吧?
 
說什麼摔倒王子應該都是第二組,然後把萊恩換過來呀。
 
萊恩可是連夜妖精都看不見呢!
 
冰炎注意到他的視線,用一種只有他聽得見的聲音解釋:「休狄一直很想換掉阿利斯安的戰鬥位置。可是戴洛這次也同組,所以他就強迫夏卡斯把他放這邊。」
 
「可是炸彈……」褚冥漾也小小聲地問。
 
摔倒王子到底是個黑袍,先觀察到阿利斯安忍笑的神情,再看見一天到晚腦子裡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欠扁小妖師,他狠狠地瞪了這邊在八卦的兩人,右手一晃,一把銀色的利劍就出現在他的掌中。然後在阿利斯安不贊同的眼神之下默默收回去。就像拉可奧不小心迷路時的反應。
 
「……」褚冥漾無言地看著那邊的默劇。
 
紅袍的「開鎖小組」已經行動了。
 
『老頭公、米納斯。』在腦海中呼喚著夥伴,看準了結界融開的瞬間,所有人壓低身形,衝入霜丘之森的黑暗中!
 
 
在黑暗的林木之間,即使看不清景物,也能依稀感受到慢慢甦醒的冷凝殺意,和隱約的血腥味道。
 
左手傳來令人安心的體溫,他抬起頭,看見冰炎指出某個方向,然後,他們邁開腳步,向前狂奔。
 
一路上不是沒有被驚動的聲音,但是刀光還來不及招呼到他身上,就被另一個人給擋下,又或者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同伴給噤口。
 
 
褚冥玥比他早找到正確的存放地點。
 
妖精這種生物,除非種族規模足夠大,否則生存的方式還挺像原始人類部落。
 
用草木結界、岩石屋宇、木柱圍籬,以及……用天險保存隔離重要之物。
 
在森林裡,竟然有湖泊。
 
眼前幽暗的湖水中央,有一方石造平台。
 
上方所堆放的,是散發著強烈負面氣息的物品。
 
彷彿恐怖電影裡面被詛咒的破舊書籍、黑水晶和石頭碎片之類的東西。
 
任何白種族看見了都要皺眉的邪氣環繞周遭,而察覺到有人接近,水面浮出了許多波動,黑食人魚彷彿示威似地竄出水面,然後落入。
 
附有陰影之力的物品能像詛咒般感染每一個觸摸者,就連白種族的王族也觸碰不得。
 
所以,只有妖師能取得而不受黑暗汙染。
 
也難怪霜丘的傢伙們連結界也不設就這樣放著。這種東西連鬼族都不敢摸。
 
不能讓米納斯觸碰。褚冥漾心想。
 
「……我為第八種族。」褚冥漾直視著那方石台,輕輕開口。
 
「不需要喚醒。」保持沉默的冰炎突然說。
 
褚冥玥瞪了他一眼,晃了晃手中的木質提箱,上頭篆刻了許多保護與隔絕的術法,冷冷說:「你要用手拿。」
 
黑食人魚再度威嚇性地彈出水面。
 
「………」褚冥漾終於了解,在水面上行走的強大精神力原來是這麼用的。
 
樹林的另一邊開始傳來爆炸聲。
 
不敢讓冥玥再催促,他心一橫躍上水面,大群食人魚察覺了水面上的獵物之後開始聚集,讓少年緊張地又提高了間距。
 
一簇火焰就這麼憑空出現,讓躍出的食人魚成了烤魚,然後落回水裡,引發其他魚類的搶食。
 
褚冥漾往岸邊看了一下,毫不意外地看見學長手上彷彿拋彈珠般地玩著小顆火球。
 
來到石台,上面沉默堆積著四件物品。類似染上煤煙的水晶柱和陣石。
 
他抬起手掌,在靠近物品的時候感覺到了某種塵封的力量。但是,即使外溢著黑暗,這些力量依然是睡著的。
 
沉重的份量落在手裡的時候,他感覺到冰炎嚴肅的視線。
 
什麼都沒有發生。那只是一種,彷彿跟妖師之力很相符合的東西。還有某種對他而言的吸引力。
 
跟烏鷲本體相處過,也被然嚴肅警告過,他不會不明白那樣的吸引力代表什麼。
 
強大的力量本身就會找到出口和去處,意志薄弱的妖師不見得就能操控,而有可能被操控和被影響,成為力量的傀儡。
 
將四件物品放在褚冥玥帶來的箱子裡,所有人在她身邊形成一個保護陣形。
 
「出口設在西南邊,立刻走。」她說。
 
森林的另一邊開始出現燃燒的火光和殺戮的聲音,顯然支援的袍級已經進入,他們必須趁霜丘夜妖精尚未發現之前,帶著東西離開。
 
騷亂正在逐漸逼近他們所在的位置。
 
四人互看了一眼,同時邁開腳步。
 
 
 
 
蘭德爾站在開好的移送陣之前等著他們。
 
若不是血腥味明顯,褚冥漾幾乎不會注意到附近有著一些倒地的夜妖精。
 
那顏色幾乎與森林的黑暗色融入。
 
「快走,不送。」吸血鬼優雅地亮出尖牙,
 
 
 
「任務完成。」
 
褚冥漾睜開眼睛,發現他們身在公會的大型研究室。
 
腳下的轉移陣是特別繪製的,用一次就消失。
 
一般人轉移到公會都是進大門,看來為了這次任務,公會很是小心。
 
一旁待命的紅袍湧上前,把陰影封印物品連同褚冥玥一起帶去封印室。
 
「學長,那些東西會怎麼處理?」
 
冰炎看了他一眼,終於露出鬆口氣的表情,說:「由妖師和公會的封印師們設定保密地點,然後暫時封印起來。這裡比別處都安全多了。」
 
「是說以後可以來這裡租保管箱嗎?」褚冥漾好奇地問。然後換來一陣頭髮被亂揉的力道。
 
 
走出公會總部,天空已經慢慢由黑色轉為深藍。
 
 
所有的行動是那麼地順利,但真是如此嗎?
 
褚冥漾心中升起了強烈的不安感,彷彿他們錯過了什麼不知道的東西。
 
清晨的冷意吹拂過他的袍服和長髮,褚冥漾回頭注視著公會裡負責收尾而忙碌的袍級,心臟的跳動愈發加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