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 II 13

 Beliefs 信念II
 
13 等待
 
 
 
 
時間:三個月後
 
地點:黑館
 
Atlantis的董事會一致決定將妖師一族納入學院的保護範圍,在極短的時間內,包含白陵然和精靈辛亞的後人都將主要戰力送進學院。
 
在原世界和守世界各地梭巡的陰影勢力與地方神祇不斷發生衝突,公會袍級疲於奔命,好幾次,學長都在回房間休息不到二十小時的情況下,又再度因為任務吃緊而出門。
 
戰爭發生的地點比他們想像中更多,也更近。
 
褚冥漾彷彿發呆似地看著世界地圖,腦子裡卻將發生衝突的地區連結起來,形成了以學院為中心的包圍網路。
 
窗外,晴朗的天空向著西方的天際線延伸過去,可見的盡處被一片血紅的不祥之色所埋沒。
 
黏稠的、帶有腥味的雲層彷若燃燒。
 
 
冰炎回到黑館房間的時候,褚冥漾正在看電視。
 
因為兩個人住一起比較方便又或者是某人的任性之故,褚冥漾在那一夜之後就看到外型令他渾身起雞皮疙瘩的打掃用人偶開始搬移兩人的房間。
 
本來兩個人房間中間的那面牆消失,變成一個有玄關、小型客廳、浴室、書房和臥室的寬敞套房。
 
褚冥漾把一些自製的、外型可愛的護符,連著一個原世界買來的風鈴,一起掛在窗明几淨的對開窗臺上。
 
下過雨的日子,乘著水氣四處遊玩的清園水精,也會在此停留、向年輕的妖師傳遞外界的消息。
 
在一次漫長的等待之後,他已經不願意再有同樣的經歷。
 
即使彷彿囚犯般被戀人困守在黑館的房間裡,他也盡可能收集情報,鍛鍊符咒和能力。
 
他不會一直留在這裡,心中有強烈的預感。
 
一定會有需要他的時候。
 
 
 
少年穿著大件的白色T恤和洗舊的淡色牛仔短褲,將裸露的白皙雙腿放在面前茶几上,沉默地看原世界新聞台晚間新聞的臨時插播。
 
海底火山爆發、全球地震不斷,大批的鯨豚在海岸擱淺,各地都出現了海嘯的危機。
 
陰影正在一步一步邁向絕對失控。
 
 
少年後來成為公會的正式任務授與下的保護對象,接受了這個保護任務的包含黑袍的冰炎和蘭德爾。
 
褚冥漾不知道的是,這個名單還有加上資深戰鬥黑袍的班導。
 
少年目前被公會和學校方面強烈要求暫時居住在黑館,禁止出任務,更禁止單獨外出。敵方正在瘋狂的尋找他。
 
即使如此,褚冥漾還是一名輔助和戰鬥的紫袍,他不可能對於守世界和原世界的情勢漠不關心。
 
冰炎明白少年的悶悶不樂,卻也不願意他冒險。
 
 
少年見到戀人返回,雖然鬱悶,卻也收回了「缺乏家教」的姿勢──把腳從茶几上放下來,雖然冰炎覺得那個畫面是性感養眼的成分居多──用那雙黑琉璃般的清澈眼眸期待地看著他的學長。
 
「別太期待,陰影方面尋找你的腳步並沒有緩下。」冰炎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說。
 
少年期待的眼神又黯淡了下去,他的表情像是被欺負的小貓垂下耳朵般可憐兮兮。
 
 
「照這個尋找的範圍,陰影方很快就會知道我藏身黑館。」褚冥漾說:「我覺得安地爾會幫忙他們。」
 
「…我明白。」冰炎靠近他,低下頭靠近他的臉,「我們都明白,但是無論如何不能失去你,希望你能夠諒解。」他輕輕吻了少年的唇,他知道少年同樣擔心出外監視陰影活動的他。
 
「學長……」少年伸出雙臂環著戀人的頸項,他無奈地說:「我知道。只是……」
 
「我想抱你。」男人舔吻著少年領口裸露的肌膚,直接表現對少年的深切渴望。
 
 
「颯彌亞,嗚……!」少年呼喚了男人的真名,換來胸前紅櫻被擰住的刺痛感,泛著水光的眼睛裡多了幾分埋怨,他承受著來自戀人熾熱如燒的吻。
 
柔軟的要害被箝制,少年繃緊著身體抵抗如潮水般襲來的快感,他沒有放開抱著青年後頸的手,這讓青年原本攝人的眼神柔和了幾許,他低頭吻著少年,同時加快了手滑動的速度。
 
我們都明白,但是無論如何不能失去你。
 
 
描繪著水紋的藍色遮光窗簾自動關起,掩去了戀人親密的畫面。
 
 
 
 
完美無瑕的手指眷戀地捲著少年的黑色長髮,混血精靈任憑少年在自己身上頑皮地動來動去,一手摟住他的腰際,避免兩人從沙發上滾落。
 
「……但是,消極逃避似乎不是很適當的做法。」褚冥漾指著長方形茶几上,事先攤開的守世界地圖,先前用術法做的標記紛紛發亮。
 
「陰影的行動似乎是有某種規劃。」少年說。
 
「陰影方蒐集了大量的碎片。然後才向學院方向過來。」冰炎看了一眼,地圖路線與腦中的封印地區分佈重疊。
 
「即使他們得到了碎片,實際上也無法使用和控制。」
 
「我們要在這裡等嗎?等敵人進攻?」褚冥漾問。
 
「不,當然不。」
 
「我們即將發動反擊。」冰炎的眼中充滿銳利的殺意,他握住少年的手:「這次,你也會加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