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 II 12

 Beliefs 信念 II
 
12 世界之變
 
 
時間:下午四點
 
地點:黑館大廳
 
大批的黑袍「護送」褚冥漾回到黑館之後,紛紛轉往醫療班或是公會回報,留下褚家姊弟大眼瞪大眼。
 
嚴格來說,只有褚冥漾單方面的疑惑視線。
 
褚冥玥逕自在大廳的沙發上坐下,那瞬間,他發現一向不露出絲毫空隙的冥玥,竟然也露出了明顯疲憊的神情。
 
「出了什麼事?會出動那麼多黑袍……」褚冥漾低聲問。
 
褚冥玥抬起頭來直視他,說:「我們的行動還是慢了一步。鬼王耶呂已經被復活。」
 
「雖然有些細節還不確定,不過然跟我都同意,把接下來的可能情況告訴你。」
 
褚冥玥盯著他,頭一次露出了事態嚴重的表情。
 
嚴格說起來,冥玥是一個比想像中還要更臨危不亂的人。
 
也許是自出生起就帶有妖師後天能力的緣故,從小到大,褚冥漾幾乎沒有見過冥玥慌亂過。
 
「不確定是指…?」他問。
 
褚冥玥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
 
她環視著周圍,確定黑館幾乎能阻擋來自外面的監視和竊聽之後(這也是為什麼黑袍都在大廳密談),仍然動手設下了結界。
 
 
「公會在安地爾出現在湖之鎮的事件之後,就一直派人追查鬼王的藏身地。但是,安地爾與鬼王,並不在任何一個鬼族聚集的地點。
 
事實是,霜丘的夜妖精,聯合了被黑暗污染的山妖精,在他們的領地藏匿了鬼王。
 
但是等到公會收到情報,已經來不及阻止鬼王復活。
 
那是一支結合了鬼族、扭曲的山妖精、發狂的古代神祇,以及更多種族的野心份子所組成的軍隊。」
 
 
「他們的目的呢?難道是毀滅世界…?」褚冥漾覺得頭疼。
 
「想要掌握世界的野心家,目的通常都不是毀滅世界──他們比較喜歡毀滅其它的競爭者,以獲得操弄世界的無上權力。」褚冥玥輕蔑地說。
 
「他們似乎掌握了更多的陰影碎片封印,正在搜索妖師一族的後人。」褚冥玥的視線凌厲地掃過少年的身影。
 
於是少年完全明白了她的話中之意。
 
想起耶呂鬼王腐爛的臉,以及安地爾最近越來越『友好』的態度,褚冥漾便感到背上一陣惡寒。
 
「那麼,妖師一族會有危險吧。」
 
擁有妖師之力、而能操控陰影的,可不是只他一人。
 
「然正在想辦法處理這件事。但你必定是眾矢之地──在展現了完全的操控能力之後。」褚冥玥補充。
 
「……」褚冥漾垂下眼,他沉默了半晌,才問冥玥:「妳們希望我怎麼做?」
 
「你最近腦子怎麼變靈光了?」褚冥玥故作驚訝地說。
 
「冥玥!」
 
「好啦好啦,」褚冥玥擺了擺手,看著弟弟與自己愈發相似、卻有著完全不同氣質的臉龐,她說:「妖師一族希望你回到族中,暫時不要出現在外界。」
 
「唔……」褚冥漾心裡直接說:「不可能啊……」
 
彷彿看透了少年的心思,褚冥玥無所畏懼地笑了笑,說:「我個人倒是不覺得這樣有效。」
 
於是褚冥漾的眼睛裡充滿了希望的光芒。
 
「當然,你返回妖師一族,只會讓所有種族的目標更加集中在妖師身上。」
褚冥玥形狀漂亮的唇邊露出了一抹可稱之為『邪惡』的微笑,她說:「為了保護妖師首領的安全,我覺得,讓你在外面當誘餌,會更有效率。」
 
「……妳是說,讓我在守世界裡到處亂走,吸引敵人的目光嗎?」褚冥漾張了張口,覺得自己的任務好像是當…箭靶。
 
「大體上來說是。」褚冥玥笑了笑,說:「不過妖師都是護短的人。我強烈建議你留在學院,把無殿和相關人士都當援手。」
 
美麗的紫袍頓了一下,又說:「學院的人,是不可能眼睜睜看著陰影和鬼族勢力入侵學院,然後破壞並帶走學生的吧。」
 
「那是當然。」
 
一個聲音橫入兩人的對話之中,褚冥漾轉過頭,看見冰炎站在他坐的沙發後面。
 
「學長!」褚冥漾睜大了眼,出口的話語裡充滿驚喜。
 
好幾天沒有見到的戀人,身上穿著的黑袍有些刮損,一副剛從任務地回來,連房間都來不及進去的模樣。
 
「褚。」冰炎走到他的身旁,像是撫摸寵愛的貓咪般揉亂了他的頭髮,然後在沙發的另一邊坐下。
 
「褚留在學院比較安全。畢竟,他當時能夠使用歷史兵刃,是在我與另一方見證者都在的情況下完成的。」
 
冰炎的目光掃過紫袍的巡司,大有某種暗示明示的意味在。
 
「關於他應該待的地方,我與妖師一族的其他人的確有不同的意見。」褚冥玥意味深長地說。
 
「但是,沒有足夠的安全保證,妖師一族不可能讓重要人士留在外界。」褚冥玥直接提出條件:「除了冰牙與獸王者的陪伴,至少還需要無殿的保證。」
 
「呃……」褚冥漾有些傻眼,這…這是獅子大開口嗎!?
 
冰炎的回應是擺出一張『這種廢話還要妳說』的理所當然表情。
 
「學院將會無條件保護它的學生。在這裡的褚,本身就受無殿的勢力所保護。」冰炎說。
 
「至於我個人……」紅色的獸眸注視著黑髮少年,後者回以溫柔的視線。
 
「毫無疑問。」
 
「我會記住你說的話。」褚冥玥站起身。
 
這個時候褚冥漾才發現,冥玥身上的紫袍衣角有著破洞和腐蝕過的痕跡。
 
「冥玥,這是…?」褚冥漾有些憂心。
 
「不用擔心。」褚冥玥揮了揮手,滿不在乎地說:「那些以為妖師一族好欺負的,下場絕對不只這樣。」
 
「請保重。」冰炎看著她,語氣很是正經:「妳們都是褚重要的家人,我不願見他傷心難過。」
 
褚冥玥的黧黑眼眸中閃過一絲訝然,隨後很快就掩藏住。
 
「漾漾就暫時交給你了。」這是褚冥玥的腳下亮起移送陣的時候,冰炎聽見的話語。
 
 
 
移送陣的光芒完全消失之後,充滿疑惑的少年將詢問的視線轉向了冰炎。
 
「學長,我完全不清楚你們的意思。是要我不要離開學院嗎?」褚冥漾問。
 
冰炎看著他,眼睛裡滿溢著溫柔,他伸出手握住他的手掌,然後拉著他上樓。
 
兩人的腳步踏在蜿蜒的螺旋樓梯上,只有一個人的腳步聲。
 
冰炎打從在無殿生活之後,就已經訓練出走路不發出任何聲音的貓步,而褚冥漾即使學習了相關隱匿的技巧,卻總是會在沒有額外提醒的情況下忘記使用。
 
但是現在沒人在意那些瑣事。
 
褚冥漾的確處於困惑之中,但是他更確定的一件事情是,不論接下來守世界的狀況有多壞,面臨的敵人有多強大,學長都會在他身邊。
 
 
 
冰炎牽著他的手,直到進了自己的房間,並且把門鎖上為止。
 
之所以不選褚的房間,多少是因為裡面有隻不請自來的『寵物』。
 
想到這裡,冰炎皺起眉,就算明白對方對褚有利無害,他也沒有大度到可以……
 
「學長?」褚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負面思維。
 
兩人的手仍然相握在一起,少年看著他的表情有些迷惑。
 
冰炎輕輕搖了頭,放開他的手,開始解開自己袍服的鈕扣。
 
「我去沖澡。等一下再告訴你接下來的計畫。」
 
「喔好……」褚冥漾看著他把袍服拋在旁邊,只穿著長褲和白襯衫往浴室裡走去,竟然傻傻地呆在了房間的起居室。
 
是因為陷入戀愛的緣故嗎?
 
即使是對方不經意地脫掉外套,光是在戀人的面前解開鈕扣的手指動作,看起來都有引發慾火燃燒的嫌疑。
 
褚冥漾愣了半晌,心中開始暗暗埋怨在思維上變得不純情的自己。
 
「糟糕,我變成不純情的高中生了……」
 
到底是被誰影響啊……就算旅途上每天看摔倒王子和阿利學長放閃光(?),他也半點感覺也沒有啊。
 
還是色馬在腦入侵……
 
雖然並沒有丟臉地流鼻血,褚冥漾還是做出了用手掩著鼻子,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來冷靜頭腦。
 
浴室裡傳來淅瀝瀝水聲。
 
 
「褚。」冰炎呼喚他的聲音從浴室裡傳出來,在密閉的空間之內若有回音。
 
「咦…?」褚冥漾連忙在沙發上坐直了身體。
 
「能替我拿件襯衫來嗎?」
 
「喔好!」褚冥漾跳起來,故作鎮定地走過去打開冰炎的衣櫃,視線略過一整排袍服,抓起一件白襯衫,深吸了一口氣,才去敲浴室的門。
 
黑館的每一個房間,浴室都做了乾濕分離的設計。冰炎沒鎖上浴室的門,所以褚冥漾走進去的時候,看見的是毛玻璃後面、有著獸王族的矯健和精靈般優美的身形。
 
他的心裡根本就有鬼。才會對那道男人的影子覺得不好意思。
 
「學長,我把衣服放在這…」褚冥漾隨手把襯衫放在一旁的撐架上,正要離開,冰炎卻無預警地打開了玻璃隔間門。
 
沒有關的蓮蓬頭彷彿是有自己的意志似地,強力的水柱直接濺濕了褚冥漾的衣服。
 
「哇啊……」少年還來不及伸手去擋住撲面而來的溫水,就感覺手臂被抓住,整個人跌進滿是蒸汽的洗浴間。
 
當然,跌在另一個人的身上才不會痛。
 
「一起洗好了。」冰炎的語氣是那麼若無其事,甚至還開始幫少年脫掉濕透的外衣。
 
「你也脫得太順手了吧……」褚冥漾抱怨。青年絲毫不見外的態度讓他開始覺得自己的緊張好像很愚蠢。
 
「訓練那陣子都是我幫睡死的你洗澡的,你不知道嗎?」
 
「我以為是然的氏神……」想到對方竟然幫昏睡的自己脫衣洗澡,在蒸氣瀰漫的洗浴間裡,褚冥漾的臉頰漸漸泛起淡紅色澤。
 
「這麼好康的事情為什麼要讓給氏神啊。」
 
無賴般的低語入耳,褚冥漾猛然抬頭瞪他。
 
「學長,你學壞了!」褚冥漾控訴。
 
回應他的,是當頭淋下的溫水。
 
以及比溫水熾熱更多的、吻。
 
 
濕衣服被拋出洗浴間,溫水沖刷地板的聲音掩蓋過肢體的交接,在霧氣氤氳中褚冥漾睜著眼睛看見的,是放大了的溫柔獸眸。
 
那對極為張揚的紅色裡滿溢壓抑不住的渴切,以及愛戀。
 
那對眼睛正在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少年,在獸王血統之下的精靈血統,打從心裡掛念著這樣出格的行為是否會使少年感覺不舒服。
 
又難以自拔的克制著想要的衝動。
 
在那樣的眼睛的注視之下,少年覺得,其實一切都應該順其自然的發展下去。
 
他覺得,他是如此喜歡眼前這個人,喜歡到心中彷彿被溫暖的水流給漲滿,情感即將傾洩而出。
 
褚冥漾這麼想著,戀戀不捨地閉上了黑眸,伸出雙臂擁住了青年。
 
那接續的吻一下子變得深刻而纏綿,舌與舌接觸、侵入、糾纏,彷彿融化的蜂蜜般的清甜味道,讓青年和少年都更加沉醉。
 
在熱氣蒸騰中他們彼此汲取著體溫和膚觸,褚冥漾開始覺得身下傳來某種熱脹感,一種輕微不適和亟欲紓解的渴望,他不解地睜開了黑琉璃般的眼睛,低下頭,入眼的是自己被握在青年掌心的、膨脹的慾望。
 
「唔……」即便不是不曾體會,那陌生的快感依然使他不知所措。
 
尤其是在青年的面前,這樣不加掩飾的挺立似乎明示著對方,是更進一步的邀請。
 
冰炎再傻也不會在這個時間點上取笑他青澀的戀人。
 
一切需要做的,就是服從他們的渴望。
 
他的手掌中的熾熱是那麼的可愛和甜美,暗紅的眼睛裡映著少年被自身慾望所折磨的可憐模樣,連沿著濕透的黑髮所滴下的水珠,都能引發身體敏感的輕顫。
 
穿著袍服的時候看不出來的健壯手臂忽然抱住了他,水聲停止,下一秒少年落在了柔軟的床上,濕透的身體接觸到房間冰冷的空氣,讓他忍不住縮著身體,向另外一個熱源靠近。
 
「我會讓你不冷。」冰炎的聲音低沉沉地落在他的耳際,他的欲望再度被掌握住,另外一種陌生的感覺彷彿像雷電般穿透了身體。
 
「唔…!」冰冷的、彷彿奶油般的物質,隨著入侵的手指在他的體內穿行。
 
少年緊張的縮了縮身體,又被身前的慾望傳來的火熱刺激給拉走了注意力。
 
「學長,這樣是犯規……」他說。
 
然後唇再度被更火熱的給覆上,彷彿被戀人抗議著分心似的,這次接吻變得侵略性十足,像奪取著少年所有的氧氣一般兇狠地劫掠。
 
「唔嗯……」少年發出像小貓般的呻吟,在身體裡遊走的手指變得更多,他覺得身體漸漸被點起火來,身前的慾望脹得疼痛,他輕輕地掙扎。
 
冰炎放開了他的唇,手裡套弄著的力道彷彿察覺到少年的無助與想望般加快了速度,引來少年斷斷續續的喘息。
 
「嗚…不行了,學長……」少年的聲音被熾熱的慾望蒸騰成綿軟而細碎的哀求,但是萬年不變的『學長』二字似乎讓控制著他的青年感到不滿,在加大了手中力道的同時,堅硬的碩大之物取代了手指,一鼓作氣地推入少年的身體。
 
「呀啊……!」
 
那瞬間彷彿經歷的是一次甜美的死亡。
 
少年驚喘著在被解放與被侵犯的那一刻差點失去了意識和呼吸。腦中滿溢著高溫的空白,全身肌肉用力緊縮之後,迎來的是放鬆後的全然無力。
 
「學長……」少年彌平著自己的呼吸,用滿溢著水光的眼眸,半是埋怨地瞪著、那個正在情色地撫摸自己大腿的青年。
 
「……舒服嗎?」青年的眼眸緊鎖著他,兩人的身體因為某種嵌入而緊密,青年聲線低沉,獸眸滿著慾望,他只是在等待少年習慣。
 
少年的臉撲騰的一下子紅了。
 
「看起來很有精神。那麼,我要繼續了。」冰炎說。
 
褚冥漾有些傻住,他知道眼前的戀人是獸王族最美艷的公主和冰牙族的精靈王子的孩子,擁有激越的獸王血統和精靈的美麗,但不知道這樣的衝突血緣竟然能夠造就某種邪惡的結合──就像、某種腹黑人格!
 
混血精靈王子的腰身彷彿雪豹般穩健,他用一種絕對的力道和角度抱著少年,使少年宛如被俘獲的獵物般無法掙脫。
 
「唔…啊啊……」
 
在接下來的夜晚,少年的口中溢出的只剩下高低的呻吟喘息,夾雜著快感、不敢置信、慾望的折磨,以及某種他絕不承認的滿足感。
 
柔軟的床鋪發出吱嘎吱嘎的震動聲響,少年的髮絲和身上的水珠早已被蒸乾,但兩人身上依然不斷溢出淋漓汗水,肢體之間的摩娑漸漸變成了難耐的刺激。
 
「我…嗚,學長…你這是第幾次了……我快不行了……」少年雙腿癱軟著,卻被邪惡的獸王族混血青年翻過來又翻過去地換了好幾個姿勢,每一種姿勢都讓他覺得被深入的兇器給侵犯得更加深刻,少年幾乎無法控制自己被刺激著解放,兩人身上早已沾上他的體液。
 
「這個嘛……直到你呼喚我的真名為止。」冰炎揚起某種威嚇性十足的微笑,親吻著少年的鎖骨,強壯的手臂將少年抱起,使他壓坐在自己的身上,碩大的慾望再度貫穿了少年發顫的身體。
 
「嗚!」少年的呻吟聲音近乎悲鳴。
 
他覺得自己的意識漸漸模糊,一種快感的極限被逼近,他徒勞無功地用手掌抵著青年的胸膛,但握住自己腰部的雙掌依然不受影響地大力讓深埋臀間的巨大貫穿著他。
 
「唔……不行……!」
 
「呼喚我……」青年溫柔地蠱惑他。他知道少年一喊他的真名就會感到羞窘。
 
「學……啊啊!」像是在調教某種可愛的寵物似的,意志被連綿不斷的快感給腐蝕的少年在答錯之後被狠狠的懲罰。
 
「呼喚我的名字…?」
 
…………
 
 
 
耀眼的晨光灑落房間。
 
潔白的棉被裡,他摟著累極昏睡的少年,睜開了獸眸。
 
像一頭饜足的雄獅。
 
他想起甜美的昨夜,形狀美好的唇不禁勾起了微笑。
 
他可愛、倔強、膽小卻漸漸學會勇敢的戀人。
 
他們的種族不同、背景和語言都不同,連性格都有著極大的差異。
 
兩人毫無共通點。卻被彼此吸引。彷彿命運。
 
放在床邊的手機亮了一下。
 
 
 
冰炎極其溫柔撫摸著他的長髮、臉頰,火熱的唇在他身上烙下無數的吻,少年因歡愛而極度疲憊的身體慢慢放鬆。
 
「唔……」少年的長睫輕顫,然後睜開了迷濛的眼睛。
 
 
「真不想離開。」男人貪戀著他的體溫,把臉埋在他的頸間,低聲說。
 
「學長,你有任務?」褚冥漾醒了過來。
 
「我之前讓公會把陰影相關的任務都委託給我,剛剛收到消息,九瀾他們追查到之前入侵醫療班本部那些東西的蹤跡。」
 
冰炎捧住他的臉,手指輕輕摩娑著他的唇。
 
「等我回來,好嗎…?」
 
褚冥漾看著他,心中再堅硬的部分,也會被對方溫柔似水、熾烈如火的深刻情愫給柔軟。
 
「我會等你回來。」
 
年輕的妖師說。
 
妖師的一句承諾,彷彿就是永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