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法掙脫的背叛] 在月光裡呼吸的有翼之魚 1

 [無法掙脫的背叛 衍生]
 
在月光裡呼吸的有翼之魚
 
(上)
 
 
『妳想遺忘那些悲傷的過往,我便守護著妳的願望。』
 
熟悉的聲音在空白的夢境裡迴盪,溫柔又低沉,像暖和的熱水包圍全身,令他感到舒服而放鬆。
 
只要有那個人在身邊,無論自己必須承受多少疼痛,他都願意繼續活著。
 
夕月緩緩睜開眼睛,看見路卡坐在床邊,銀色的眸子注視著他。
 
「早安,路卡。」夕月說。腦海中快速掠過一幅幾乎相同的圖像……早晨、床邊的路卡、溫柔的銀色眼眸以及,「早安,夕月。」
 
神差鬼使地,夕月起身靠近路卡,在他的唇上輕輕一吻。
 
路卡垂放在身側的雙手猛然緊握成拳。
 
「啊……抱歉!!」察覺到自己的異常行為,夕月的臉頰一下子漲紅了,他手忙腳亂地退後再退後,被自己的大膽妄為給嚇壞了。
 
路卡沒有回答,他神色複雜地閃身出現在夕月的背後,在這個慌亂的少年即將滾落床鋪之前,小心翼翼地扶住了他。
 
「對不起,我…」夕月正要道歉,一陣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注意力。
 
齋俐的聲音透過門板傳來。「夕月,起來了嗎?大家都在餐廳等你。」
 
「咦…好的,我馬上就下去!」夕月連忙看了看床邊矮櫃上的鬧鐘,發現自己竟然比平常多睡了一個小時,不禁訝然。
 
他沒看見路卡的表情一閃而過的防備、也看不見齋俐皺著眉頭望著路卡的房門。
 
入住黃昏館已經三個月了。
 
這段期間,對夕月而言,充滿了對舊有生活的顛覆,奏多的斷絕關係、路卡的出現與陪伴、眾位戒之手的關懷、與惡魔的戰鬥以及,祇王家悲慘的歷史。
 
他已經想不起前世,但偶爾出現的感覺,卻又彷彿前世的自己依然保存在腦海中的某處,遇到刺激便會浮現出來。
 
能夠幫助戒之手的人,究竟是自己,還是前世的影子呢?
 
夕月無法不這麼想。即使他對自己的前世並沒有任何負面的思維。
 
路卡的確是看著他的靈魂,而不是透過他去注視自己的前世。
 
這樣為自己著想的路卡,又怎麼能不令他心疼呢。
 
路卡的溫柔,就是實現某個他對前世夕月的承諾。即使因此感到痛苦和心焦,也忍耐下來,彷彿忠實的僕人。
 
但是,夕月畢竟是從小在孤兒院裡長大的孩子,在無害與純真的心情下,也有著對週遭惡意的敏銳感覺。
 
所以他可以從路卡的眼睛裡看到,除了忠誠之外的、別的情感。
 
十瑚和莉亞她們似乎都明白這件事,卻在每次即將告訴他之前,又考慮到他的心情而停止說話。
 
她們說:去問路卡、路卡會說的,只要你問的話,路卡什麼都願意告訴你。
 
雖然大家都這麼說,但夕月卻很猶豫。
 
他不是不想要詢問路卡關於過去的事,卻在心底害怕著答案。
 
就好像其實他根本就知道答案,只是不去面對而已。
 
就這點來說,他是辜負了路卡的。
 
「走吧,否則要遲到了。」十瑚放下紅茶杯,率先站起來。九十九也離開餐桌,拿來兩個人的書包。
 
夕月走到黃昏館門口,路卡已經坐在天白的不知道第幾輛保時捷跑車的駕駛座上,他看著夕月。
 
夕月看了看眾人魚貫坐上橘駕駛的休旅車,向橘點頭示意後,打開了路卡的副駕駛座車門。
 
「路卡,你有話對我說?」銀色流線型的房車飛馳著,夕月刻意不去看時速表,琥珀色的漂亮眼睛直視前方快速飛掠的景物,他輕輕開口問。
 
「不,沒有。」路卡偏過頭,溫柔地看著他,說:「我只是喜歡跟你在一起。」
 
路卡在關於夕月的許多事情上都能妥協,但唯獨不喜歡與眾多戒之手們分享夕月。
 
在房車裡的密閉空間,或者在無人的竹林裡與夕月單獨相處,讓夕月的眼睛只關注他,讓夕月依賴著他,抱著他,對他訴說痛苦和快樂的事情。路卡比較喜歡這樣。
 
「我也喜歡跟路卡待在一起,」夕月笑了,清秀的眉宇間有著溫順的弧度:「只要路卡在我的身邊,心情就能夠很快放鬆下來。」
 
路卡苦笑。
 
這些話語跟前世幾乎沒有不同。
 
彷彿情人之間的告白,像春季輕暖的微風拂過眼簾。
 
唯一的差別是,眼前的靈魂已經沒有過往的記憶,而他也不能擅自親吻和擁抱對方,因為,選擇遺忘他們曾經是一對戀人的,正是夕月自己。
 
無論就契約簽訂者的立場,又或者是珍惜夕月的意志,路卡都盡可能約束自己、尊重夕月的選擇。
 
但是,最近這種自我約束似乎變得薄弱。
 
大概是目睹到神命齋俐趁著夕月沒有防備的時候偷襲(未得逞)有關吧。
 
對於夕月的事,他的耐性和情緒都很有限。
 
「吶、路卡。」夕月看著熟悉的校門口漸漸出現在視線範圍,他說:「如果你有事想要讓我明白,我很願意聽喔。」
 
校門近在眼前,路卡技巧高超地迴旋停車,引來一群上學學生的艷羨眼光。
 
夕月打開車門之前,對訝異地睜大眼睛的路卡說:「我現在覺得遺忘過去不是好事了。所以,有什麼你想要讓我知道的事─即使是為了路卡一個人的幸福─就告訴我,好嗎?」
 
「……嗯。」這個上級惡魔、平常面無表情冷酷惡質的男人,也露出了靦腆的神情。
 
夕月對他笑了笑,拿好書包出了車門。
 
「我上學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