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 II 11

 
 
褚冥漾沿著淺淺弧形的街道邁著步伐,隨便來一個他認識的人都能讀出他臉上的恍然走神。
 
雖然是陽光燦爛的下午時分,卻已經能見到晚上開張的攤販們忙碌準備的來往身影,以及漸漸增加的人潮。
 
這是一條正在甦醒的街道,這裡的土地神用人類文明妝點祂自己,護佑著在這個區域來往的人群。
 
在原世界,自然神因為原生的環境消失,力量逐漸削弱,但是物神和與人類生活有關的神祇,卻因為人類的繁榮而更加強大,形成了一種新的神祇生態。
 
少年眨了眨眼睛,確定自己看見了某種銀白光絲般的正面物質,在這條街道上伸展開來。
 
「你早來了喔。要再過幾個小時,這裡才會熱鬧。」
 
當褚冥漾一臉遺憾地望著還未拉開的鐵門,身邊突然出現的女孩子對他說道。
 
這家店賣的水果冰淇淋泡芙,是他覺得最好吃的。但是看看營業時間,竟然是下午五點才開始販售。
 
「唔、的確太早來了,這裡是夜市嘛。」褚冥漾說。
 
他轉過頭看了一眼與他並肩的女孩,黑色短髮,褐色眼眸,穿著一件橘色無袖格紋洋裝和繫帶涼鞋,看起來有些睡眼惺忪。
 
彷彿熬了一夜,現在才睡醒的大學女生。
 
「別失望嘛,」女孩仰頭看著他,眼睛裡有一閃而逝的光芒,「只要你許願,一定會達成的。」
 
「對您許願的話,達成的機率應該最高吧。」褚冥漾說。
 
「我的力量再過幾個小時才是高峰。」女孩偏了偏頭,一溜煙地穿透眼前的鐵門,瞬間又回到原地。
 
然後泡芙店的鐵門嘩啦啦地拉開了。
 
年輕的店長一邊開門,一邊整理著門口的擺設。
 
「那個,可以買泡芙嗎?」女孩上前對店長撒嬌似地說。
 
「雖然開店的時間還沒到……」店長看了看女孩,態度溫和地問:「想要什麼口味?」
 
三分鐘後,褚冥漾已經拿著季節限定的芒果口味冰淇淋泡芙,和女孩繼續閒逛街道了。
 
「我真的很喜歡這裡的小吃耶。謝謝妳!」褚冥漾幸福地咬著冰淇淋和香脆的餅皮,他對女孩道謝。
 
「你們的心願就是我的力量。」女孩笑說,「看見大家吃到喜歡食物的表情,我也會覺得開心。」
 
女孩眼睛看著四周逐漸增加的人群,成群下課的學生,準備開張的店家和小吃攤,她的表情漸漸有了朝氣和精神,與街道一同甦醒。
 
褚冥漾想,要是可以和大家一起來這裡,應該會很有趣吧。
 
夜市也是有飯糰店的,還有五色雞頭開路排隊吃雞排的架式…搞不好會有人以為這裡是大胃王比賽現場呢。
 
然後,他可以說服學長去吃那個叫什麼「冰火菠蘿」的小吃,感覺根本就是為學長設計的食物嘛。
 
走到著名的大學門口,兩人停下腳步,站在紅灰色磁磚道上,熱鬧的氛圍瀰漫在空氣中。
 
「對了,可以請問一下嗎?」他吃下最後一口冰,才想起原本來的目的:「我聽說這裡有一家店的巧克力蛋糕……」
 
灰黑色的影子,像噴泉般在兩人四周爆衝而起!
 
「這是…?」褚冥漾下意識將女孩護在身後,他掏出爆符變換為匕首,拋向刺來的黑影。
 
爆符遇到目標立刻炸開,但黑影卻只是停頓、然後聚集更多,似乎打算包圍他們兩人。
 
「米納斯、老頭公。」見到爆符無效,褚冥漾警覺地叫出幻武兵器,銀藍色的光芒瞬間出現在手掌心。
 
在第一波黑影襲上之前,淺藍色的結界包圍了兩人。
 
他睜大眼睛看著那些黑影像是海浪般打在米納斯和老頭公合作的結界上,卻沒有立刻被彈開。
 
實際上,黑影像是帶有黏性的強酸般、貼在結界的外壁,試圖溶解他的結界。
 
「啊……」
 
褚冥漾感覺那女孩貼在他背後的身體在顫抖。
 
「妳知道這些是什麼嗎?」他目不斜視地往四周開槍,米納斯的攻擊不受自己的結界所阻隔,但對於黑影的傷害效果並不顯著。
 
往往要以強力的水柱用物理方式阻攔,爆炸能量或是酸鹼都不能影響黑影的前進。他有些焦急地問身後的女孩子。
 
「扭曲……」女孩子抓住了他的腰側,低聲說:「是扭曲的時間!不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東西。你要小心,接觸到的話,會被捲入不能回來的地方!」
 
「妳見過?有沒有辦法……」褚冥漾問。米納斯的物理力量是有極限的。
 
「我們不行。」女孩注視著他的琥珀眼睛,說:「時間只有時族才能抵擋。」
 
褚冥漾下意識想到了那個專職跟蹤的重柳青年。
 
不過那傢伙對鬧區過敏。這裡可是大學夜市啊……
 
「說的也是。」褚冥漾看著結界的一角,布滿了黑影的結果,讓淺藍色的阻隔牆彷彿壞掉的電腦螢幕一般搖晃起來。
 
「誰的結界能擋住時間呢?」他喃喃自語。心亂如麻。
 
快來吧重柳,他腦中胡亂地想。
 
 
 
 
重柳青年的身影就是這麼突兀地出現在他身邊的。
 
「你知道就好。」重柳青年說。他美麗的藍色眼睛冷酷地直視四周的污黑影子,彷彿看見的是某種惡意之物。
 
「情況很糟嗎?」褚冥漾瞬間察覺了什麼,他問。
 
「把你的袍服穿起來,等結界一破開就往圈外逃,注意絕對不要碰到黑色的東西。」重柳嚴肅地說。
 
「剛才她說什麼…扭曲的時間,是真的嗎?」
 
「…所以我說,絕對、不要碰到。」重柳青年終於轉過頭看他,眼睛裡糾結的情緒藏匿不住。
 
褚冥漾有些憂心:「我能幫上忙嗎?」
 
「這是我族的問題。不應該牽連到你。」
 
結界終於被融開,並立刻以驚人的速度被腐蝕殆盡。
 
褚冥漾立刻抓住女孩的手,往外奔逃。
 
黑影很快纏上來,他們沒有時間回頭,因此看不見重柳的動作。
 
他們往街道的方向疾奔。女孩穿著涼鞋不太好跑,卻一句話也沒有抱怨,直到他們面前出現超大型的移送陣。
 
大片的十字路口忽然被淨空,超過十名黑袍一次出現在移送陣上。
 
還有紫袍的冥玥。
 
「快來。」褚冥玥瞬間趕到他們面前,幾乎用暴力抓住他的手,將他拉進移送陣的範圍。
 
「快走吧。」被褚冥漾一直拉著的女孩掙脫他的手,輕輕往後退了一步離開移送陣的邊緣。
 
「這是我的地方。請離開到安全的所在。」女孩說。
 
褚冥玥看了她一眼,點點頭,移動陣便猝不及防地亮起了光芒。
 
「…怎麼回事?」褚冥漾來回看著周圍的黑袍,幾乎全都是戰鬥型,包括認識的黎沚和摔倒王子。
 
更糟的是每個人身上多少都帶傷。
 
摔倒王子的臉色已經鐵青得無以復加,彷彿有人再摸他一下就會爆炸。
 
褚冥玥注視著他,輕輕搖頭:「回黑館再說。」
 
這句話讓他沉默。
 
冥玥是一個直接了當的人。有一點她跟學長沒什麼不同,那就是她不願意說的沒人能逼她,而她要說的話沒人能阻止,不分時地事。
 
這個世界,不論是守世界還是原世界,有種平衡正在被打破。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情況已經急轉直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