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758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動物擬人化] 熊與貓 1



 
 
他閉著眼睛,連思考也都是關閉狀態,一直到某種聲音斷續響起,伴隨著某種生理的不適應,他翻了翻身,用手掌蓋住耳朵想隔離那種揮之不去的怪聲無果,他惱怒又憤慨地睜開炯炯有神的黑眼睛。
 
清醒的瞬間他就知道了,那是腸胃的抗議。
 
眼角掃過房間角落那一個撿到的電子年曆,他才愕然發現,由於天氣太冷,今年他一直狂睡到三月中才醒來。
 
他拖著身體爬出山洞,隨著體溫上升,山洞外的冷空氣襲擊他的臉,胃裡已經沒有剩下任何東西可供消化,他保證,三個小時之內他得不到食物,就會變成一隻餓死的棕熊。在充滿食物的春天餓死的棕熊極為丟臉,他整個漫長的前半生也還沒見過半隻。
 
熊絕對是一種憑著本能就能生存的高級生物,他想。
 
他順著去年走出來的獸道,往山腰靠近懸崖的地方移動。如果環境變遷和全球氣候暖化還沒有太離譜的話,那裏有些不錯的食物。
 
春天有美味的桃子、梨子、青棗和柑橘,不過他不太喜歡柑橘類,因為他喉嚨不太好,吃多了柑橘會咳嗽咳不停。
 
試想,在半山腰上遇到對山頭的母獅子狩獵團,要是連示威性的對吼都因為喉嚨沙啞氣勢大減,那也真是太糟糕了。
 
他是一隻孤傲、威武而且強悍的熊。
 
陽光正溫暖,他的餐桌就近在眼前,一如往年春季,長滿了茂密的葉子和纍纍果實,隨著緩緩吹拂的東南風搖晃。
 
他心情很好,肚子很餓,他走到那附近,突然感覺到還有別的生物在這裡。
 
蟲子不算。
 
他站起來,把前掌交叉抱在胸前,挑起眉毛瞪視著他最喜歡的一株星蘋果樹上,有個捷足先登的傢伙。
 
嚴格說起來,他只看見對方的尾巴,從繁盛過頭的綠葉之中悠哉地垂下來。
 
貓尾巴,還是灰白雜色虎斑紋,順著地心引力從樹梢垂下來,在那邊晃啊晃的。
 
以相對體型來說,他一掌就能把對方拍死。但實力相距太大,他實在興不起戰意,何況他很餓,差不多餓了整整六個月一隻兔子都沒吃的那種飢餓。
 
而且如果他沒有記錯,貓這種比起兀鷹更沒威脅性的肉食小動物又不吃蘋果。
 
飢餓的胃在提醒他。所以他直接伸出手掌扒下一根翠綠的、連著紫色飽滿果實的枝條,抓下一顆星蘋果就啃了起來。
 
柔軟、甜美的牛奶味道果實很輕易就能讓一隻棕熊感到滿足,他完全憑著本能大快朵頤,拉下更多細長的枝條,好採取果實。
 
差點就被遺忘在腦後的那隻貓,不幸地在他拉下更多高處樹枝好採果的時候,順著星蘋果的枝條滑了下來。
 
那隻貓本來在睡覺。
 
你知道的,貓科動物一天經常需要18小時的睡眠,而且根據他的經驗法則,體型越小的貓,睡眠時數就會跟著異常增加。
 
大概是春天風和日暖,那隻貓睡得太熟,導致有隻可以視為天敵的棕熊在他的樹下埋頭猛吃都沒有驚動他。
 
當然,在睡得正香的時候身體一路從樹枝上滑落,這絕對是十分驚悚的經驗。
 
對貓來說,差不多就是夢見了美味的鱈魚排拿起刀叉正要下口的瞬間突然被打來的大浪給連貓帶魚一起捲走的恐怖景象。
 
不過地心引力是很快的,貓驚醒、睜開眼睛、伸出爪子要抓住任何可供攀附的東西之前,他就脫離的樹枝的範圍,從一片綠意盎然紫果魅惑中被拋出來,掛在熊伸出來準備採果的掌上。
 
沒什麼生物比貓咪更喜歡強自鎮定。
 
貓睜大了他的藍眼睛,前爪攀在熊掌上,幸運沒有直接落地的身體懸在半空中。他慢慢地、像是公主清醒之前的緩慢過程那樣抬頭,剛睡醒以至於水光盈盈的視線對上棕熊的臉,光是臉的比例就差距大概十五倍。
 
身為一隻棕熊,除了找食物的時候他很少觀察比他小又不好吃的生物,照理說他應該要把貓抓起來往後甩,但由於那隻貓攀住他的手的同時爪子插進了一顆還沒吃的星蘋果,所以他只是想看能不能瞪走這天敵警戒系統損壞的貓。
 
然後他愣神了。
 
看到那隻貓的瞬間,腦子裡跟食慾有關的字眼都像初夏脫毛時期的絨毛那樣噗簌噗簌掉落在半路上。
 
大大的、水汪汪的藍眼睛,尖尖小小抖動著的耳朵,還有一張強自鎮定的臉。
 
貓尾巴卻因為驚嚇而一甩一甩的,勾住星蘋果的爪子微微顫抖。
 
「……」用最近山下年輕人類的話來說,他的感覺是「開小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