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7639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信念 II 8

Beliefs II 
 
8 本家修行
 
 
 
「……啊!」伊多‧葛蘭多猛然驚醒。心臟急速跳動,胸口陣陣發疼。
 
他從大床坐起,雙手還無可避免顫抖著,撥了一下垂落的瀏海,才發現自己額上全是冷汗,把頭髮都沾濕了。
 
這是第一次、他並非從水鏡看見預知,卻極為擔憂的未來。
 
有著熟悉溫柔面孔的黑色種族少年,不再微笑了。
 
他伸出手指指向每一個人,背後的陰影將他珍愛的人們化為灰燼。
 
先見之鏡化成的水龍在他身邊輕輕鳴叫,擔憂著。
 
由於褚冥漾在上次旅途中遭遇奇人,得到總共七塊水精之石,先見之水鏡有驚無險地修復了。
 
「別擔心我。」伊多微笑著撫摸小小的水龍,輕聲說:「我會相信他。就像每次他逆轉了既定的命運,我相信他。」
 
「伊多──」
 
房間裡傳來雙胞胎弟弟的聲音,簾幕外的晨光如金色流沙,正透過縫隙慢慢照進白色大理石的陽台。
 
 
***
時間:下午三點(下課後)
 
地點:妖師本家
 
褚冥漾睡眠不足,邀請函是昨天晚上收到的,但睡眠不足的理由並不是對他親愛的表哥突如其來的邀請感到忐忑,而是跟已經成為戀人的學長同床共寢,竟然緊張得要命。緊張到對方側個身都會驚醒的程度。
 
「唉……」他第一百次為自己的沒膽嘆息。
 
辛西亞表情有點困擾,走在前面為他們拉開了紙門。
 
偌大的和室裡,或坐或站聚集在房間裡的人全部應聲轉頭,一時之間十幾雙眼睛盯著冰炎和褚冥漾兩人看。
 
「我以為我族之事,不宜外人插手。」一個有些年紀的中年人冷冷開口,但是話語是對著坐在中間主位的白陵然說的。
 
「不,冰與炎的殿下是這次的關係者。」白陵然的表情沒有一絲溫和,有的只是做為妖師一族之長的成熟與魄力。
 
中年男子不再多說,凌厲的目光掃過褚冥漾,發出冷哼聲。
 
「漾漾、冰炎殿下,請過來這邊。」坐在白陵然身邊的位子,妖師後天能力繼承者的褚冥玥發話,白皙而纖細的手腕指了指族長旁邊另外留下的兩個空位,示意他們入座。
 
「今日請諸位前來,」白陵然表情有些嚴肅:「是為了陰影之力的使用,以及將來之敵方。」
 
他環視眾人,道:「妖師一族的使命本已遺落在歷史之中,然而,我所繼承的記憶裡並未遺失此使命。」
 
褚冥漾訝異的望著他。
 
白陵然淡淡看他一眼,卻露出了微笑。
 
「妖師一族乃第八種族,掌握歷史兵刃之力,自有其種族使命。但使用歷史兵刃之法已經遺留在過往的時間,如今無法尋得。」
 
妖師一族的人顯然對這件事情知之甚少,包括之前曾經挑釁過褚冥漾的少年,也露出了震驚的神情。
 
「若非鬼族惡意之目的,時至今日,無人可觸動歷史兵刃的封印,黑暗種族也會繼續沉默。然而,吾等將有不得不行動的理由。」
 
白陵然將視線移到冰炎的身上,說:「冰炎殿下,請說明委託您調查的結果。」
 
頓時房間裡的眼睛都投在年輕的黑袍身上,包括至今一頭霧水的褚冥漾。
 
『原來學長之前忙著調查,但、到底怎麼一回事啊……』他困惑著。
 
然後他學長慢悠悠開口:「由於鬼族觸動湖之鎮處所的陰影封印,引發封印崩毀,我代表公會接受妖師一族的委託,進行調查。以下調查結果,公會與妖師一族訂有守密約定,絕無外傳。」
 
「鬼族安地爾毀壞湖之鎮封印,造成陰影外洩一事,目前已經由妖師先天能力繼承者回收。」冰炎說,紅色的獸眸冷冷掃過倒吸一口氣的眾人──某些人看褚冥漾的眼神忽然就都變了樣,道:「然而,在漫長的過往時間中,黑色種族保持沉默,而歷史兵刃的力量被七大種族聯合封印在不同處所,湖之鎮僅是其一。目前尚有其他處所,位置不明確。」
 
「根據調查,安地爾從湖之鎮封印處得到重塑耶呂鬼王身體的力量後消失,但陰影的存在已經在鬼族之間傳開,覬覦陰影的勢力正在集結。他們的目標是尋找陰影的封印,並獲取支配陰影的力量。」
 
「妖師,尤其是諸位能力者,」冰炎看著身邊的少年,說:「將會成為敵方勢在必得的目標,請注意。──公會的情報到此結束。」
 
房間裡一片肅靜的沉默。
 
「如果冰炎殿下的情報無誤,那代表鬼族方面還有幕後黑手在操作。而他們的目標,就是妖師一族的現任能力者。」白陵然說:「在場諸位都是妖師一族僅存的重要族人,這段期間,還請在各個世界中謹慎言行。」
 
他作出解散的手勢。
 
妖師本家內部不能使用移動符,一些人上前與白陵然說了些話,然後也離開了。
 
之前見過的、友善的上班族大哥對褚冥漾露出爽朗的笑,說:「上次的事我有聽說,幹得好啊。下次來找我請你吃飯。」
 
褚冥漾只是傻笑著對他揮手道別。
 
褚冥漾、冰炎、冥玥和辛西亞留在原地,白陵然卻陷入了沉思。
 
良久,白陵然沉吟著抬起頭,嚴肅的目光對上褚冥漾的視線,說:「最近請留意,漾漾。」
 
「…我明白。」
 
他的表哥端坐著,似乎在考慮什麼。褚冥玥和辛西亞坐在旁邊喝茶,半晌,褚冥玥環起手,對白陵然說:「時候應該到了。你不能太寵他。」
 
「…嗯。」白陵然點點頭,對褚冥漾說:「今天找你們來,其實是我有一個建議。漾漾,你願意接受妖師的訓練嗎?」
 
「什麼…?」褚冥漾茫然地看著他。
 
「我所繼承的記憶中有關於引導妖師能力與使用的方式,經過訓練,你能夠更精確掌握力量。這或許有助於你發展出操控陰影的方式。」
 
「我繼承的後天能力有訓練的細節,但是你要有心理準備,過程不會太輕鬆。」褚冥玥眼神銳利地盯著他,但嘴角卻是微笑的。
 
少年注視著他們,思考了一會,慢慢點頭。「我願意接受。」
 
褚冥玥正色問他:「即使過程很痛苦也要撐過去?」
 
「呃…只要不會死的話。」褚冥漾的後腦勺出現了大大的汗珠,但是他很識相地沒有多說。
 
「好吧。」白陵然慢慢吐了一口氣,轉向冰炎問道:「另一方面,我希望冰炎殿下這次能提供部分協助,行嗎?」
 
「可以。」冰炎毫不考慮地答應。
 
「訓練的時間大約兩週,漾漾你們就住在本家。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交代式神,或是直接問辛西亞。」然起身,對兩人做了個請跟我來的手勢:「我先帶你們去客房,明天一早就開始。」
 
「喔、好。」
 
一直走到房間,然也離開之後,褚冥漾才想起來,「學長…上課怎麼辦?我會不會被班長殺掉啊……」
 
「我已經交代千冬歲幫你請假了,你消失幾天就請假幾天。」冰炎環著手臂站在房間正中央觀看周圍,表情饒富興味,白陵然很巧妙地只給他們一間房間,和室不分單人床,而褚冥玥看他的眼神簡直就是用刀在剮,想來他們的事情一點也沒瞞過任何人。
 
但是那的確是他要的。他無意隱瞞。就算對冰牙或焰之谷,態度亦無改。
 
史上最年輕的黑袍,冰牙族與焰之谷的後裔,在嘴角扯開了得意的冷笑。
 
「騙人的吧,要是缺課太多期末考感覺很危險……」他的戀人還能為了上不上課這點小事煩惱,代表之前的冒險對他的影響好多過壞。
 
式神拿來了換洗的衣服,並告訴他們天然溫泉浴場的位置之後就離開了。
 
 
密閉的房間、黃昏的殘陽,兩人之間忽然的安靜讓褚冥漾感到侷促。
 
「平常睡一起你不在意,這個時候反而緊張起來,為什麼?」
 
褚冥漾抬頭,發現冰炎不知何時逼近自己,低下頭之後兩人的視線距離不到十公分,近得可以察覺到彼此的呼吸。
 
「我…我沒談過戀愛不知道要怎麼辦啦……」少年整個人臉紅到耳根,他側過頭想要避開那無可逃避的視線,一邊彆扭地說。
 
天曉得他過去十幾年的人生都在倒楣和醫院中度過,根本沒有交往的經驗,他哪知道戀人之間要講什麼要做什麼!
 
「呵……」冰炎低笑,抓住褚冥漾的雙肩讓他不至於跑了,形狀優美的唇就這麼吻上措手不及的少年。
 
「唔…哈……」少年生澀的唇有淡淡的香味,努力而笨拙地伸出舌頭回應他,讓冰炎就這麼深入探索,靈巧而強硬的舌彷彿愛撫和掠奪同時施加在滑膩的口腔,少年有些回應不過來,連呼吸都忘了。
 
「要記得呼吸,漾漾。」冰炎淡淡提醒他,這傻傢伙,或許真是純潔到連快被吃了都毫無戒心。
 
舌尖交纏著,冰炎戀戀不捨地放開對方被吻得紅腫得唇瓣,撐起身體,在不覺中褚冥漾早已被壓在柔軟的塌塌米上,領口的釦子都被解開。
 
少年臉頰一片緋紅,抬起手想要蓋住自己的眼睛,低喘著氣的紅唇嬌豔欲滴,如星黑眸中閃現著水光。
 
冰炎克制著轉過身去,邪惡地笑說:「然說這裡的浴場是天然露天溫泉,可容納多人。不過…你還是自己洗吧,我回黑館一趟。」
 
話中的深意讓少年在對方離開好一陣子之後臉色都是紅的。
 
「學長太邪惡了…有這麼邪惡的精靈嗎……」
 
門廊前面已經點亮微黃的道燈,褚冥漾背靠在紙門上,喃喃低語。
 
心中的幸福早已滿溢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