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樣] Beliefs II 7

 【Beliefs信念 II】
 
7 學長的約戰
 
 
 
 
 
少年眨了眨漂亮的黑色眼睛,一直到兩人接吻的唇慢慢分開,才意識到自己「被吻了」的事實,而且對象,是他一直仰慕著、倚賴著的學長。
 
颯彌亞‧伊慕洛‧巴瑟蘭,稱號為冰炎的史上最年輕黑袍,冰牙族的正統繼承人,守世界裡他最仰慕的人。
 
也是他偷偷喜歡著的人,竟然對他說,他喜歡他。
 
褚冥漾心中滿溢著某種感慨和滿足,終於到了這一天,他抬起頭,眼眸中透露的坦然和愛戀讓冰炎看得驚訝。
 
 
衝動是最大的敵人。吻了褚冥漾之後冰炎心裡雖然浮現了透漏自己真實心思的懊惱,但是…少年的表現卻讓冰炎訝異。
 
少年不但不排斥他的吻,甚至也沒有說出拒絕的話語。
 
那雙令人眷戀的黑色眼眸凝視著他,不可思議地問:「真的嗎…?」少年嘆息著說:「這是不是表示,我的願望實現了。」
 
冰炎的反應是狂喜著緊抱住他。
 
他起先想要說什麼,但剛開口就發現自己已經沒有需要解釋的內容。
 
太過順利地承認,又彷彿是既定的命運,自然而然就走到了標示清楚路牌的地方。
 
褚冥漾深深呼了口氣,抬起雙臂回抱住他的學長,身高差距些許的他可以將臉頰埋入冰炎的肩膀。
 
「我本來以為…這份情感不會有結果。」少年微笑著,在冰炎耳邊說:「我喜歡你,學長。」
 
少年身體的溫熱隔著衣服傳達給混血精靈,帶著槴子花的淡淡香味,柔軟的黑髮,纖細的四肢,屬於少年的一切現在溫順的被他擁在懷中,像一個美好過頭的夢境。
 
「那麼我可以直接說了,」冰炎的聲音忽然變得陰森無比,他抱著褚冥漾的手猛然收緊:「不准再餵血給重柳那傢伙!」
 
褚冥漾的臉埋在冰炎肩膀上,他開始顫抖。冰炎半天才發現他在忍笑。
 
「笨蛋!」
 
「不要打後腦啊……」
 
雖然狼狽地閃躲學長的鐵砂掌,褚冥漾還是笑出聲音,因為愛裝老成的學長那難得一見的羞惱和嫉妒。
 
那天晚上他們終於不必各懷心思入睡。
 
 
 
 
***
 
時間:上午十點十分
 
地點:三年C班教室
 
有了戀人之後的生活跟平常有什麼不同?
 
在身邊的人都還不知道前,不能有任何的不同。身邊的人知道之後…,千冬歲今天早上看他的眼神都變了,變得曖昧無比,喵喵和班長就算了竟然連萊恩都用某種異常高興的眼神看他。
 
之所以沒有多說是因為學長還坐在他的後排位置上。別惹黑袍。
 
第一節課的時候褚冥漾不斷收到朋友送來的自動飛紙條,喵喵的紙條上畫滿了紅色的心型,不斷追問是誰先告白,而萊恩直接得讓他臉紅,紙條上只寫了兩個字:『恭喜。』
 
褚冥漾把紙條揉成一團握緊,然後懊惱地趴在桌上,開始盤算要怎麼躲過下課後可能的盤問。
 
 
下課鐘尖叫了一分鐘才停止。褚冥漾有點無力地揉著眉心,天曉得他對尖銳的叫聲毫無抵抗力。
 
「褚,要不要跟我打一場?」冰炎的聲音從後方響起,這句話問得若無其事,但是褚冥漾聽見了還是不小心起了股惡寒。
 
「為什麼?」褚冥漾問,他心裡想著學長你強得像鬼為什麼要故意欺負我…。
 
「沒有為什麼。你考上紫袍之後,戰鬥應該很習慣了吧。」冰炎笑得像惡鬼──在褚冥漾眼中。
 
「呃…」他沒有說的是,一般他接任務的時候不是丹恩幫忙當打手就是五色雞頭當打手,其實他都只負責用符咒癱瘓敵人。
 
偶爾用一下詛咒。
 
所以他不擅長近身戰,但是這絕對是他學長最擅長的。
 
「漾要跟學長打架啊?這麼好的事情怎麼沒有叫你生死至交的本大爺一起來?」五色雞頭不知道什麼時候趴在他的背後,巨大化的雞爪在他的眼前一晃一晃,看起來十分危險。
 
「我沒有答應啊……」少年來不及抱怨完,後領已經被人拉住,腳下迅速亮起移動陣,白光吞沒了幾人。
 
 
 
****
 
時間:十二點半
 
地點:高中部格鬥練習場
 
 
褚冥漾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身在練習場中央,四周是乾燥的砂礫地,五色雞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在觀眾席前排坐好而且抱著大杯可樂和洋芋片,旁邊已經丟了幾個空袋子。
 
喵喵在旁邊鋪野餐巾,笑著對他說:「快點打完吃飯喔!」
 
冰炎站在離他十公尺遠的前方,雙手環臂,看著他不說話。
 
「你的袍服呢?別以為練習賽就不會受傷!」半晌對方不耐煩地罵人,褚冥漾才明白對方是在等他準備。
 
「呃…好。」少年七手八腳把包包傳送回黑館,再把房間裡的紫袍召喚過來。
 
他的每件袍服上面都有設定等待召喚的符咒,雖然袍服能夠有效的保護他,卻沒有辦法有效保護衣服本身,之前像是跟雅多雷多他們跑去水之地的時候袍服也常常燒壞切壞,這時候就要召喚新的袍服來更換。
 
他大概可以理解為什麼每個袍級的衣櫃裡(其實他只有看過冰炎和千冬歲的)都是換不完的嶄新袍服──備用品嘛。
 
練習場上一陣涼風颳過,吹動少年的黑髮,冰炎睜開紅色的獸眸,黑色袍服和銀白色的馬尾飄動,看起來十足十地帥氣。
 
學長也太帥了吧…褚冥漾心想。
 
他沒有時間去思考兩人從昨夜開始就拉近的關係,就算是戀人,學長在訓練他的時候也不會因此手下留情。這是為了他好,只有自己夠強大,才能好好地面對危機吧。
 
「別胡思亂想,我可不會手下留情。」冰炎涼涼的聲音瞬間就來到自己的面前。
 
不…拜託請一定要手下留情!少年心裡吶喊著召喚老頭公擋下襲來的爆符長槍。
 
彷彿金屬和玻璃摩擦般的尖銳聲響回盪在空曠的武場上。爆符長槍克盡職守地和他的結界同歸於盡。
 
「學長拜託不要,我不想詛咒你啊!」褚冥漾像條秋刀魚那樣滑溜溜地避開,左手臂險險躲掉另一次非常有殺傷力的近身攻擊。
 
他的學長臉上依然掛著寒冷的笑意,空著的那隻手揚起,他看見了至少半打的爆符。
 
「有本事的話,就詛咒看看。」冰炎瞬間拋出半打爆符變成的飛刀,紛紛往那個明明不是穿紅袍卻成了靶心的褚冥漾方向飛去。
 
褚冥漾一邊逃一邊想起以前大運動會的時候,學長發現他們都是白隊好像很遺憾!
 
…莫非他學長早就想在死不了人的學校殺死他一次好報腦內噪音的血海深仇?
 
(不能怪他這麼想,他自己被色馬腦入侵一次就想殺對方一次。)
 
往他飛來的爆符飛刀已經多得像遮住天空的雨點,他跳開之後猛然轉身,指尖結出咒印,道:「鳴雷之神,西方天空斗勇,秋之旅者破長空──雷殛之技!」
 
銀色和紫色的雷電自高空垂直落下,準確擊中爆符群,引發夾著電流的大範圍爆炸。
 
褚冥漾和冰炎同時往後方躍開。
 
格鬥場的水泥地板被一陣揚起的塵煙覆蓋,漸漸散去的時候冰炎看見少年的紫袍飄揚。
 
銀色的中國式雲紋真的很適合少年的氣質。流雲如水,溫潤盈人。
 
他揚起一抹笑意,烽云刁戈在手,對上少年的眼神:「繼續?」
 
「……嗚。」被學長帥氣的笑容轉移了注意,褚冥漾讓米納斯轉成二檔,才勘勘擋住了學長刺來的長槍。
 
他的近身戰不行啊──褚冥漾心中吶喊著並且努力擋住冰炎的攻擊,對方的身法太過快速強悍,而他是一個典型的遠距攻擊型,若不是這陣子沒事就在擋五色機頭的爪子練習臨時反應,現在應該已經送醫療班等復活了吧。
 
再一次架擋過後兩人稍微分開,褚冥漾看好機會開了一槍──朝向學長的腳邊──,卻發現眼前只是虛影。
 
隨後他的身體一僵。堅硬的金屬觸感抵在背後,彷彿一切都是算好的。
 
「……」冰炎收回幻武兵器,伸手大力撥亂還在僵硬身體的戀人的長髮。
 
「……」這是安慰獎嗎?褚冥漾可憐兮兮地回頭看他。
 
「…你太怕我了。」冰炎的口氣有點無奈。轉而拉著他的手往已經在野餐的眾人方向走過去。
 
「那是學長你強得太過火了……」褚冥漾小聲抱怨。
 
「因為我是黑袍。」
 
兩人周遭的氛圍很快從戰意瀰漫演化成粉紅泡泡亂飛,遠處的喵喵的尖叫聲被同樣來觀戰的千冬歲和丹恩快速掩蓋。
 
同樣的日常,但確實又有所不同。
 
 
 
當天晚上褚冥漾收到了來自妖師本家的邀請,冰炎和他。
 
「然找我耶?」褚冥漾拿著附有傳送陣法的卡片,偏著頭不解地問旁邊的人:「不曉得有什麼事。」
 
冰炎高深莫測地看了他一眼,讓少年起了某種被算計的預感。
 


褚冥漾和冰炎透過特殊移動陣來到妖師本家,空氣中的氛圍隱隱透露著緊張,冰炎若有所察地看了看門口等待的人。
 
「歡迎你們來。」辛西亞站在大屋前等待他們,察覺了冰炎的視線之後露出淡淡的苦笑,「妖師一族的能力者前來拜訪首領,似乎有重要的事情必須討論。」
 
褚冥漾聞言有些緊張。
 
「沒什麼好怕的,我在。」冰炎不著痕跡地握了握他的手掌,輕聲說。
 
「嗯。」褚冥漾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揚起微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