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043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 II 5.5

 

 
時間:晚上8點
 
地點:黑館
 
褚冥漾被學長用安全法陣傳送回來。幸好大家解決完鬼族之後還有興致吃晚餐,否則他得吃黑館廚房提供的晚餐──那種光看外型絕對猜不出用什麼材料做的不明餐點──隔天恐怕還要請病假。
 
千冬歲作為情報班的紅袍留在現場指揮和收拾,倒是讓相對高階的冰炎送他回來,多少有點過意不去。
 
「九瀾的藥還是有點用處。」冰炎似乎一直在想著什麼事情,沒頭沒尾地拋出一句話。
 
「是說抑制力量?可是今天還是出現了鬼族啊。」褚冥漾有點煩惱地說。
 
「鬼族是散佈在左商店街的人群裡找你的。但我懷疑…真正要追蹤你的不是鬼族。」
 
「還有別的?像是山妖精之類的,唔,想想之前結仇的種族也不少。」他苦笑著想起白川主委託他尋找的那種石頭,因為那件事情他跟山妖精的樑子結大了。
 
「還不清楚。」學長給他一個模糊的結論。
 
「總之,」冰炎的手掌按上他肩膀,力道有點沉重,「這一陣子你別離我太遠,也盡量別落單。」
 
「唔…知道了。」褚冥漾抬起頭找到冰炎的視線,紅色的眼眸中有著確實的擔憂,他忽然覺得自己應該說些什麼,但說出口的話卻是「謝謝。」
 
冰炎挑眉,轉身回自己房間去了。
 
他站在原地看著冰炎的背影消失,轉頭四顧,遙控器好好的擺在電視前…最近重柳沒有來啊。
 
空氣忽然就安靜下來。
 
褚冥漾把背包和自己拋在小客廳的沙發上,腦中胡亂想著不著邊際的事情。
 
力量被壓制,什麼都不能做。
 
他還是要按時起床、上課,感覺應該和剛入學的時候沒什麼不同,放學之後回黑館開電腦打電動,然後累了就睡覺,偶爾回家一趟或是被學長抓出任務,時間很快就過去。
 
應該沒有什麼不同。但他總覺得這樣悠哉地待在房間裡度過夜晚,似乎已經很久沒有過了。
 
之前買的新遊戲包裝都還沒拆就放在書櫃上,但他也沒什麼心情去玩。
 
「米納斯,一個人的時候妳都在想些什麼呢?」
 
「…精靈同樣也需要睡眠以累積力量。」鈴聲輕響,褚冥漾的腦中浮現溫柔的王族聲音。
 
「那、醒著的時候呢?」
 
柔和的聲音輕輕回答:「通常是與主人並肩、作戰。」
 
「之前阿利學長好像說過可以把靈體放出來交流,對了,我沒看過學長的幻武靈體!」少年跳起來,好像找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似地笑出聲音:「要是為了這麼無聊的事情去找學長,應該會被打吧。」
 
「與戰友見面是適當的禮儀。」
 
「這樣啊,那、我去問問看好了。」褚冥漾腳步輕快地往隔壁走去。
 
 
 
****
 
「你想看烽云刁戈?」冰炎挑了挑眉,讓開了身體讓少年進入他的房間。
 
房間裡的狀況一反常態,被許多厚重的磚塊級書本堆滿,似乎還有不少年份久遠的文獻,必須用影像球紀錄畫面,門邊就堆積了不少裝滿影像球的箱子。
 
為了不踩到東西,褚冥漾乖乖坐在唯一空出來的兩人沙發上,冰炎走過來居高臨下地看他。
 
少年正要說話,忽然身旁有股奇妙的寒意,轉過頭去,沙發上的空位竟然已經坐了另一個人。
 
「咦??」褚冥漾訝異地看著對方,然後開始輪流轉頭看冰炎和那個人,不斷重複五次。
 
「這位是烽云刁戈。這位是褚冥漾,以及米納斯坦利亞。」冰炎露出淺笑,不知道在對誰說話。
 
「可是學長,他……」長得跟你好像啊──!
 
褚冥漾內心吶喊著。
 
烽云刁戈幾乎和冰炎擁有同樣的外型,他穿著銀白色的中國式唐服,點綴精緻花紋的長袍低垂至地,一頭火紅的長髮,眼睛的顏色是燦金的,擁有彷彿古代中國武將般的銳利氣勢。
 
「並非初次見面,兩位。」烽云刁戈開口,聲音彷彿低音鼓般敲擊在少年的腦海,有些嚴肅的燦金瞳孔掃過他的混亂表情,視線停留在他的肩膀上。
 
「久違了。」水流隨著輕柔的聲音響澈耳際,米納斯坦利亞以一個八吋高的型態現出了水之王族形體,就漂浮在褚冥漾的肩上。
 
褚冥漾覺得自己的眼睛現在一定是漫畫中困擾的漩渦形狀,他沒想過真正的見面居然是這樣,而且學長的幻武兵器靈體簡直就是另一個颯彌亞!
 
他來回看著米納斯和烽云刁戈充滿禮貌的對視,忽然陷入某種相親的情境模擬。
 
對啊,因為跟學長合作任務好幾次,所以幻武之間不會早就見面認識了吧,他真是多此一舉。
 
「學長,幻武兵器的靈體型態是可以改變的嗎?」褚冥漾轉過頭去,冰炎正在開冰箱拿出蜜豆奶。
 
「嚴格來說不行。他們自行產生的變化不算。」冰炎拋給他一罐草莓口味的,包裝上的娃娃圖案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笑容。
 
「這樣啊。」他再次看了看烽云刁戈,腦子裡忽然有什麼靈感閃過去。
 
認同。某種意義上,幻武兵器的精靈是因為認同主人,然後才出借力量的。
 
也就是說,學長和他的幻武精靈有著很高的同步率也說不定。
 
「既然來了就幫忙吧。」學長坐到他的旁邊,幻武兵器的靈體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兩人眼前的茶几上堆滿磚塊書。
 
冰炎把影像球箱子塞到他的手上,攤開茶几上的一本磚塊書,對他說:「把影像球依序快轉,找這幅圖上的符文基礎的相關東西。」
 
褚冥漾看著書頁,文字不是通用語他完全不懂,但似乎見過類似的圖案,他問:「這個跟安地爾在我脖子上留的有點像。」
 
「現在才看出來,反應太慢。」冰炎翻著一本書,頭也不抬地回答。
 
原來,學長是為了他才這麼辛苦的找資料啊……忽然了解這點,褚冥漾心底升起某種暖意,他轉頭對冰炎感動地說:「謝謝你。」
 
冰炎愣了一下,慢慢抬起頭,表情有點奇怪,「…我不是很想聽你說謝謝。」他低聲說。
 
「嗯?」
 
「沒事。」
 
「……」褚冥漾打開影像球開始快轉找圖。
 
微冷的房間裡只有輕微翻動書頁的聲音,以及影像球的開關聲響。
 
褚現在被九瀾和提爾的藥劑暫時壓制能力,無法接任務只好每天準時上學,就狀態而言,還滿像他剛入學的那樣子。
 
冰炎的腦中浮現少年剛入學的時候,見到什麼都露出驚嚇的表情、腦內充滿沒營養對白、死也不喝學校餐廳提供的飲料,以及…用那雙純真的黑眸仰賴他的神情,只注視他,只倚賴他。
 
什麼時候已經成為紫袍,有了搭檔,獨自出任務,還能幫他查找資料?
 
「褚,有沒有想過,你戰鬥的理由是什麼?」他低聲問。
 
身旁的人沒有回應。冰炎轉過頭,發現少年不知道什麼時候歪在沙發上睡著了,手中還抱著一個影像球。
 
「……被壓抑了力量,真的變成普通人了嗎。」冰炎伸出手去挑開垂下的黑髮,少年眼睛緊閉著,完全沒有醒來的意思。
 
冰炎注視著少年白皙的臉龐,輕嘆了口氣,把少年打橫抱起來,走進自己的寢室。
 
「說最重要的話的時候,你總是不在啊。」把少年擺在自己的床上,他俯身,在潔白的額頭上留下一吻。
 
 
****
 
褚冥漾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站在小屋前面的時候,第一個跑進腦袋的念頭就是:完了在幫學長的時候睡著學長會殺了我吧──!
 
「烏鷲……」小孩衝過來緊抱住他的腰,他發出委屈的吶喊。
 
「學弟,好久不見。」六羅溫和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他拖著小孩一起轉身。
 
「六羅學長,你怎麼也過來了……」他的搭檔要是知道自己跟已經往生的哥哥還會在夢裡見面應該會抱怨吧。
 
「現世裡追蹤不到你,我受某人之託來問清楚情況。」六羅摸摸小孩的頭,微笑著說。
 
「呃,原來追蹤我是追妖師之力啊。」褚冥漾一下子就明白,因為最近壓制力量,所以重柳才會沒來,因為找不到。
 
少年大概跟他說明了狀況,然後被烏鷲拖著去小屋後面玩剪紙。
 
湖之鎮後來修補的陰影封印不如以往完美,烏鷲也因此保有意識,但他們發展了另外一套辦法,讓六羅的魂魄當引導,監督封印的完整。
 
六羅好像還會進入重柳那邊的夢境,這兩人完全在超脫時間之外的地方建立起友誼,也算沒有違反時間種族的規定啦。
 
「我跟他商量過之前烏鷲這邊被入侵的事情,」在旁邊看他們玩順便納涼的六羅說,「似乎有人沒放棄野心。」
 
「安地爾嗎……」褚冥漾無力地問。
 
「也許是更麻煩的。」六羅單手托腮,看著少年說:「那個人有點緊張。」
 
「我不會跑掉啦!」烏鷲不滿地說,「反正你會來陪我,我們約定好的。」
 
褚冥漾摸了摸小孩的頭髮,無奈地說:「不是擔心你,是擔心別人會對你不利。」
 
「學弟,你要擔心的是你。我懷疑……」
 
六羅的聲音越來越遠。
 
褚冥漾睜開眼睛,猛然對上一張熟睡的俊臉。
 
是學長……。
 
冰炎抱著他睡得很熟,他不掙扎,也不想動,讓睡意慢慢傳染給他。
 
窗外和房間都是一片漆黑,大概是深夜了。
 
「晚安,學長。」少年微笑,對著那張好看的臉輕道晚安。
 
他想起了高一時他們跑去住超貴總統套房,隔天起來的時候,也是這麼相擁著。
 
或許他對學長早已是………
 
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