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7639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特傳冰漾] Beliefs II 4

 
 
確認了所有的鬼族都是中低階,他毫不猶豫地衝入包圍圈,長槍瞬間劃出圓形,手起、頭落。
 
黑色的物質掉落在地上,慢慢碎開成為粉塵。
 
「褚,把子彈集中在植物上!」他對遠處的少年大喊,同時取出爆符化為長槍,狠力往四周包圍而來的鬼族擲出,爆炸聲響令土地為之震動。
 
「知道了!」褚冥漾大聲回應。他一直站在包圍圈之外,握著手中的王族兵器,冷靜地觀望著情況。
 
經過那次漫長而驚險的旅程,他最明白也最失望的事實,就是他永遠無法像學長那樣、直接面對敵人的衝殺與肉博。
 
他一直很不會打架,也很害怕刀口刺穿自己肚子的那種劇烈痛楚。
 
但是他有他能做的,以及該做的事。
 
那就是,站在看得清楚的位置,援助他的同伴,並且找尋敵人的弱點。
 
是的,他學會了慢慢相信自己的直覺,信賴自己的決定。
 
被污染的神佑之地上,正在生出更多黑色的藤蔓,活人手臂般粗細,對場中的學長襲擊。
 
他盯著地面藤蔓生出的地方,瞄準,擊發,每一次都能打斷黑藤。但是黑藤彷彿活物,被打斷之後又很快生出。
 
褚冥漾睜大著眼睛細看那些黑藤生長的節奏,又試探性地開了幾次槍。
 
既然藤蔓是從土地上源源不絕地生長,那麼它的本體,或是力量的來源,就應該在地下。
 
「米納斯,能探測這塊土地中力量特別強大的地方嗎?」他低語著,腦海中浮現鈴鐺清脆的聲音,水之貴族溫柔的回應。
 
一束細長的水藍色細線出現,慢慢地沿著黑色的土地流過,一直到中心的某處停下。
 
「是這裡。」少年睜開眼睛,「…切換二檔,米納斯坦利亞,重現水兵!」
 
一股強大而清澈的力量衝向神佑地中央藤蔓的生成處,直貫地底,震盪出一個大洞。
 
「學長,中心在那裡!」他向幾乎已經清光了場面上的鬼族的學長喊。
 
冰炎對他的表現似乎有些訝異,但是情緒收得很快,他掏出預備好的淨化水晶往大洞扔進去,完美的拋物線。
 
土地上忽然發出微光,直接蔓延到少年的腳邊,他退了兩步,看見冰炎已經來到自己的身側。
 
「這樣就好了嗎?」少年問。
 
「等著。」
 
他們兩人並肩站在曠野,看著淡色的光芒像擴散的漣漪般覆蓋整片黑色的土地,所有的黑色物質都碎成粉末慢慢消失。
 
「有進步。」他的學長忽然就蹦出了一句話。
 
「咦?」
 
「至少看到怪東西已經不慌張了。」
 
「……唉。」褚冥漾嘆了口氣,學長在睡的時候他接了很多亂七八糟的任務,練到看見什麼都不慌了。
 
光芒就像火焰,將整片污染的土地燃燒回正常的棕色。
 
「這裡原來是怎麼樣的地方?」他看著高出半個頭的學長,低聲問,彷彿再多的聲響都會驚擾到這片土地的沉睡。
 
「是精靈的祭祀地,現在已經廢棄。」冰炎臉上看不出表情,但褚冥漾卻從他的口吻中聽出了一絲惋惜。
 
「為什麼要廢棄?」
 
冰炎看了他一眼,半晌,才一字一頓地說:「陰影。」
 
陰影,遠方的威脅,平衡這個世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同時也是侵蝕光明種族的勢力。
 
不能全部毀棄,卻也不是種族們樂見的,彷彿被詛咒的存在。
 
褚冥漾沉默不語。
 
 
 
「你比以前更受歡迎了呢。」男人的聲音在他身後輕柔地響起,毫無預警,手指帶著某種溫度觸上他的後頸肌膚,讓褚冥漾平白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安地爾…」褚冥漾回頭,然後快速往後退了好幾步,這個不是鬼族卻混在鬼族裡的男人還是沒變,流轉金色與藍色的瞳孔,以及永遠莫測高深的神情。
 
「你來做什麼?打算幫助陰影、還是為鬼族謀福利?」烽云凋戈橫在兩人之間,冰炎的身影冷然佇立,將少年擋在身後,他瞪著不請自來的男人。
 
「亞那的孩子,別來無恙?」安地爾的態度異常友善,如果不看他手上淬毒的黑針的話。
 
「由你來關心這些實在諷刺不過。」冰炎沒忘記這個人做的每一件事,他可不像自己的父親那般輕易信任他人。
 
何況此人劣跡斑斑。
 
「你沒有回答問題。」褚冥漾補充,順便打斷某種意義上會停不下來的鬥嘴。
 
冰炎戒備地盯著安地爾的一舉一動。
 
「哎呀,別緊張,」安地爾對少年笑了笑,「來這裡只是我個人的小小娛樂。」他對褚冥漾伸出手,「或許,凡斯後人的賞光會讓我願意跟你交流自己的心情呢。」
 
「呃…那我拒絕。」褚冥漾只猶豫了一秒就拒絕,他居然半開玩笑地說:「如果只能知道你的心情的話,太不划算了。」
 
這讓冰炎訝異地看了他一眼,終歸因於大敵當前沒有多問。
 
「真是巧合的相反。」安地爾驚奇地來來回回反覆看著冰炎和褚冥漾,「亞那的孩子又嚴肅又正經,而凡斯的後人居然學會了幽默感,有趣。」
 
「這與你無關,」冰炎冷酷地打斷他,「此乃神佑之地,絕無鬼王高手可存在之理由。」
 
安地爾輕鬆偏頭閃過了爆火,他笑笑地對褚冥漾說:「我對你的興趣依舊,希望能有機會好好喝個下午茶呢。」
 
「滾!」
 
「哈哈…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凡斯的後人。」
 
「不,還是不用了。」褚冥漾說。
 
隨著長槍投擲的力道,男人消失在空氣中,原地只剩下一個長寬各超過三公尺的巨大坑洞,爆符也很配合主人的心情徹底的炸了開來,波及到神佑地的中心建築,以及旁邊的森林。
 
「……」褚冥漾無奈地看著他的學長額上浮現了青筋。
 
這下子,到底要賠多少錢啊……他無辜地想。
 
「你有沒有被碰到?」
 
褚冥漾正想回答說沒有吧,卻發現後頸處有某種炙熱的感覺在擴散。
 
他下意識伸手去按,但是冰炎比他更快,他抓住褚冥漾的手腕,撩開蓋住頸部的黑髮。
 
白皙的後頸上,有一個小小的、鮮紅色的符文從被安地爾觸摸的地方浮現出來。
 
熱燙的感覺瞬間蔓延到少年的全身,他無力地軟了膝蓋,落在冰炎的懷抱中。
 
「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