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漾] Beliefs II 3

 
他一秒前明明在玩電腦遊戲大富翁,這下好了,等等回去一定人財兩失,唉。
 
而且MSN還沒有關。
 
 
「烏鷺?」他叫喚此地的主人,但那個天真的孩童似乎不在此處。
 
那小子通常因為無聊才找他來,不太可能不在啊……
 
褚冥漾納悶著往四周看了看,往前走了幾步。
 
小草屋的木門忽然被用力打開,烏鷺衝出來,幾乎剛好撲倒在他的懷裡。
 
「發生什麼事這麼匆忙?」少年連忙站穩腳跟抓住孩童。
 
「有奇怪的東西在這裡。」烏鷺委屈地說,示意褚冥漾往小屋的方向看去。
 
一隻黑色的動物慢慢走出來,全然的黑暗,沒有眼睛和牙齒,只有黑色的形體。
 
「這是……」褚冥漾愣愣地看著那團黑漆漆,腦中忽然閃過某些熟悉的東西,但是有點想不起來。
 
黑漆漆扭動了一下,從本來只有野狗大小的四腿動物膨脹成山豬大小的野獸,鼻子旁邊似乎有獠牙,背上還長出翅膀一樣的東西,但還是漆黑的一團。
 
要不是那東西有3D,看起來真像紙上打翻的墨汁。
 
等等…漆黑一團?褚冥漾腦中快速閃過在黑山君那裡看過的爪子,難不成是同一種東西?
 
「是時間告密者?」他連忙問烏鷺,「你剛剛有做什麼事情嗎?」
 
「沒有啊…」烏鷺更委屈了,他抓著褚冥漾的衣襟說:「我只是叫你來陪我,可是你還沒來,那個就出現了。」
 
「呃……」他忘記烏鷺會不顧他是睡著還是醒著就亂牽夢連結,但是這件事情有違反某種時間規則嗎?
 
為什麼會引來時間告密者?
 
褚冥漾盯著那隻山豬形狀的一團黑,問緊抓著自己的孩童:「你有沒有辦法解決掉這個?」
 
「好像不行……」烏鷺看了看少年,說:「這是時間之外的東西耶…我碰不到。」
 
「碰不到?」褚冥漾有些傻,他記得之前有看到某人直接把時間告密者給宰了。
 
「你碰不到它的話它不是也碰不到你?」那就當成路邊擺飾好了。
 
「可是它會吃我的房子……啊在吃了!」孩童抱怨。黑色的物體開始啃門板,很快就把門把的部分吃光。
 
「米納斯。」他叫出幻武兵器試探性地對黑漆漆的不知名物體開了一槍。
 
水刃直接穿透黑暗,落在後方。就好像那個位置什麼也沒有。
 
「呃…烏鷺,如果房子被吃掉會怎麼樣?」如果會長回來的話好像讓它吃也沒關係。
 
「力量會不見,」烏鷺瞪著黑色的生物,說:「那個會吃掉我的力量。」一邊說還一邊轉出塗鴉陣法,但是一晃一晃看起來十分不牢固。
 
不明物體用很快的速度在啃小屋,褚冥漾仔細地觀察,發現小屋消失的地方出現了黑色的空洞,就像是整個空間都不見了。
 
黑色的空洞裡衍生出另外一隻不明物體,狐狸大小,張著尖牙利嘴往褚冥漾和烏鷺兩人方向衝過來。
 
少年和孩童的身後毫無預警地飛出一把刀刃,刀刃從褚冥漾的臉旁邊險險擦過,直直插在黑色不明物體的身上。
 
黑色生物發出大聲的哀嚎。
 
「打中了!」烏鷺驚呼。
 
「是你。」褚冥漾轉過身,看見熟悉的黑色裝束,把某個青年包得密不透風。
 
藍眼蜘蛛撲在吃房子的那隻上面亂啃,重柳瞬間移動過去,用快得讓人看不清的速度將刀刃刺入,另一聲低沉的慘嚎響起。
 
「呃…謝謝。」褚冥漾愣愣地看著重柳的動作,半晌道了聲謝。
 
對方站在離他幾公尺的地方,淡淡地說:「他引來了陰影。」
 
褚冥漾並不了解重柳所說的是什麼,但顯然不是指時間告密者。
 
「烏鷺,你沒事吧?」他想起坐倒在旁邊的小孩。
 
「還好。」孩童爬起身,說:「可是好累…」
 
「那你先睡一下,醒了要找人再找。」褚冥漾連忙說。他可不要卡在這裡回不去。
 
「好吧,下次見。」烏鷺向他揮了揮手。
 
 
 
 
 
 
 
 
時間:星期天上午十點
 
地點:黑館
 
 
褚冥漾醒了過來,他從沙發滾落。重柳的青年同時出現在他的房間,發出一聲悶哼。
 
褚冥漾爬起來看著他,表情非常擔心。重柳青年的腳邊有一攤白色的血,沿著身上的黑衣滴下,有越發嚴重的跡象。
 
「我去拿藥水給你。」少年轉身跑進寢室,裡面傳來東西翻找的聲音。
 
重柳的青年看著他的身影,淡然地說:「不用了,違背誓約的傷痕是一種詛咒,不容易用醫療方式治好。」
 
褚冥漾拿著藥水到他面前,固執地盯著重柳青年,直到對方默默開始解開黑部,受傷的胸口和手臂暴露出來。
 
巨大的撕裂傷出現在重柳青年的胸口,白色血液不斷流淌。
 
少年想起在之前的任務中,對方曾經用刀傷了他,但是上面的血跡很快就消失的事情。他有一個猜測。
 
「不能用妖師的力量化解那個誓約嗎?你是因為接近我而受傷的……」他問。
 
但是重柳的青年伸手按住他的嘴唇。
 
「妖師,你的每一個願望都有力量,你不能輕易干預時間之外的種族。否則,」重柳的青年眼中閃過一絲擔憂,「你將成為時族的必殺目標。」
 
褚冥漾不是不知道對方的顧慮,他注視著青年身上的誓約刺青,忽然靈光一閃。
 
「等等…」少年問,「你們一族的誓言是消滅所有影響時間正常流動的人,包括妖師,對嗎?」
 
「是。」
 
「那反其道而行的話,是不是能夠暫時救你?」
 
重柳族訝異地看著他:「你願意讓我殺?」
 
「不願意!」褚冥漾一秒回答。但是他補了一句,「可以把刀拿出來嗎?」
 
重柳青年沒有什麼排斥地照做,幾乎透明的刀身忽然就橫在兩人的中間。
 
少年用風符讓自己的手指割出傷口,鮮紅色的血一滴滴落在重柳青年持有的清澈刀身,然後眨眼間消失不見。
 
就像是刀在吸收妖師之血。
 
另一方面,青年胸口的撕裂傷正在用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青年神色複雜地看著少年。
 
褚冥漾察覺了他的視線,抬起頭對他展開一個安撫的微笑:「果然有效。」
 
青年悶不坑聲地重新將黑布包回身上。
 
「值得嗎?我是妖師的……敵人。」全身用黑布包得密不透風的人問。
 
「那麼,」褚冥漾真誠地注視他,說:「我說,值得。」
 
 
 
 
 
房間門被敲響了。依然是褚冥漾完全來不及應門的時候就被踹開。
 
「學長?拜託這麼短的時間我連去開門都來不及啊…」少年無奈地說。
 
他回過頭的時候重柳族已經不見了。
 
名氣和損壞古蹟賠償金一樣高的黑袍站在他的房間門口,看著地面的白色血跡,若有所思。
 
「剛才……來過?」他逕自走進褚冥漾的房間,丟了疑問的眼神給他。
 
少年點頭。有些話語黑袍也不能輕易說出,因為他們一旦承認,就會影響到許多人。
 
「盡量別與他們接觸太深。」
 
「我盡量。」褚冥漾沒有說好像已經來不及了。
 
「公會有個任務,過來幫忙。」
 
「夏碎學長又被千冬歲纏住了嗎?」褚冥漾心想,那是肯定的吧,今天是沒有課的星期天。
 
「嗯,他逃回本家了。」冰炎面不改色地說。
 
「哈…」少年笑了,「其實夏碎學長很少有狼狽的時候,偏偏千冬歲是他的剋星。」
 
「刻意避開在意的人往往只會得到反效果。」冰炎站在客廳,隨手揮了揮手把地板的血跡變不見。「快點去準備,兩分鐘後出發。」
 
「啊、等我一下。」褚冥漾打開衣櫃抓出他的紫袍、再跑進寢室拿包包。
 
黑袍已經雙手抱胸站在移送陣裡等他了。
 
褚冥漾匆匆跑進移送陣,對方忽然伸手觸碰他的袍服衣領:「鈕釦位置扣錯了。」
 
冰炎的動作很小心,像是不太擅長做這類事情般慢慢解開扣反的鈕扣,再重新扣上正確的。
 
銀色的髮幾乎要碰到少年鼻尖的距離,屬於混血精靈熟悉的香氣隱約環繞著他。
 
褚冥漾覺得自己的心跳正在加快。
 
「謝謝……」他道謝,正要說些什麼的同時一陣污濁的氣息包圍了他們。
 
「任務:淨化污染的神佑之地,時間限制:一小時,超過時間土地上的扭曲生物就會再生。」冰炎放開了他的衣襟,揚起頭示意他看著四周的敵手。
 
數不清的鬼族、長著尖牙的黑色植物,以及吐出污濁氣息的腐爛土狼。
 
「一小時也太少了吧…」少年低喃,但是手上已經轉出幻武兵器,銀藍色的子彈擊中最靠近他們的鬼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