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漾] Beliefs II 2

倒不是說他會逃跑什麼的,雖然也真的會跑,不過最麻煩的無非是復活從來沒有被復活過的精靈、牽連醫療班本部被炭妖精襲擊、從黑山君那裡用靈魂遙控,還有遠距離送貨到焰之谷的過程中風波不斷。
 
好不容易讓焰之谷搞定了他身上的冰與炎的力量失衡後返回,順利遙控自己身體的冰炎殿下開始了時不時逃院的生活。還會拉著他的紫袍搭檔一起當共犯。
 
偏偏傳聞中的冰炎殿下術法程度好得見鬼,通常藍袍除了被大量迷昏再醒過來四處抓人之外,還要修理被弄壞的術法結界,向公會請款也奈何不得非常有錢而且付賠償金也不痛不癢的冰炎殿下。
 
一連串治療過程中的慘痛經驗著實讓那陣子在醫療班本部輪值的藍袍都有了心理陰影。
 
所以副作用是直到冰炎殿下出院的那幾天,也就是開學這幾天,他的附近都時不時還有藍袍的監看跟蹤。那些藍袍被發現的話還會乾脆站出來明目張膽的說是追蹤觀察病況。
 
褚冥漾下課之後很樂天知命地走出教室準備回黑館,身後有教室蹦蹦跳跳往夕陽方向飛奔的背景。
 
向夕陽方向飛奔而去的還有他的搭檔五色雞頭,全名西瑞‧羅耶伊亞,明明有紫袍以上實力卻故意保持無袍級的武俠八點檔迷殺手家族么子,最近不知道家裡在忙什麼都沒來糾纏他。
 
這樣不是很好嗎我在惆悵什麼東西啊──!
 
褚冥漾在心裡唾棄自己莫名其妙的想法。
 
「都是紫袍了居然用腳走路回黑館,你的移動符都畫到哪裡去了。」冰炎冷哼。
 
「大部分都畫給丹恩做實驗,不過主要的理由是用移送陣直接回到房間的話,會看到……」褚冥漾尷尬地笑了笑斷去了話尾。
 
但是冰炎比別人更敏銳,「不是已經不怕人偶?」
 
不然過去他沉睡調整加修養的一整年褚冥漾去哪裡盥洗?蘭德爾的房間?怎麼可能。
 
「呃…總是要給別人離開的時間吧。忽然出現在房間很容易嚇到的。」褚冥漾沒說的是也許撞見的是看卡通的藍眼蜘蛛。
 
「哼。」冰炎莫測高深地掃了他一眼,這讓走在他身邊少年起了不好的預感。重柳族的事情他學長應該早就聽光影村村長楔說明了,但是卻沒人知道對方居然一直跟著他直到現在……
 
不過重柳族似乎不能出現在一般人面前,所以到目前為止,除了夏碎學長跟楔之外,並沒有其他人見過那個重柳青年。
 
色馬不算人。
 
而且,重柳的那個人說他不能踏入歷史,否則就是違反誓約。
 
和別人互動大概也是違反誓約的,看電視就不算。他養的那隻蜘蛛現在八成在看下午四點檔的海綿寶寶卡通看得不亦樂乎……褚冥漾無可奈何地想。
 
 
「你這學期選什麼課?」他前代導人現在是同學的那位冰炎殿下走在他的身邊懶洋洋地問,一邊目不斜視冷冰冰地把幾個跟蹤的藍袍也打往夕陽方向。
 
「緊急醫療急救術!!」褚冥漾一秒反應。
 
看他的反應就知道他的怨念有多深了…在任務中好幾次踏上黃泉路又被拖回來,人類總是會學點教訓的。更別說他那個獸王族搭檔天生屬於傷害專家,卻是醫療笨蛋。
 
冰炎想到這裡差點笑出來。褚冥漾大概是他看過最戰戰兢兢的紫袍。
 
高三基本上已經不剩下什麼必修了,褚冥漾之前出任務幾次誤會幾次終於了解了通用語的重要,於是這個學期還另外選修了一些守世界常用的語言課程。
 
「學長呢?」他問。完全沒有察覺到有語病。
 
冰炎看了他一眼,說:「星相實習與應用。」
 
「那種會死人的課還有實習?」少年完全藏不住驚訝的語氣讓他想笑。
 
「當然有!」冰炎下意識抬手,看到少年機警地離開他三公分。
 
「…我推薦你去上一門課。」
 
「什麼?」
 
「夢的解析。」
 
「……」褚冥漾無言了。
 
但是冰炎並不是開玩笑的。紅色的獸眸注視著依然率真的黑髮少年,「你是特別容易跟人建立夢連結的體質,反過來說,如果有不好的東西從夢裡追蹤上你,至少也要學會如何擺脫。」
 
「好像是。」比如說…那些黑暗的陰影。褚冥漾想,他要馬上加選。
 
「記得去選急救與解毒……能從山妖精的襲擊中活下來只是你們運氣好。」
 
少年心有戚戚:「那門課我上個學期修過了。再來幾次真的是要死了。」
 
「能避免就不要。」
 
他們已經走到黑館各自房間的門口。
 
褚冥漾拿出鑰匙,猶豫了一秒,「對了學長。」
 
冰炎打開了房門,轉頭看他。
 
「我忘了說…歡迎你回來。」他注視著冰炎,衷心地說。
 
混血的精靈給他一個溫和的微笑,笑容跟記憶中的亞那有著相似的味道。
 
「我不會有事。」
 
「……嗯。」褚冥漾看著隔壁的房門關上。他轉動自己鑰匙的時候同時聽見遙控器落地的聲音。
 
啊啊下次要提醒那個重柳族要教寵物把遙控器放回原位,還有海綿寶寶早上十點有重播他可以趁自己去上課的時候讓蜘蛛去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