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漾] Beliefs II 1

 
伸出手指,下意識想要使用光影村的術法,才發現自己才是黑暗中唯一的發光體。
 
四周的陰影彷彿見血的鯊魚群般爭先恐後地向他湧來。
 
活生生的陰影。黑暗的時空。唯一的發光體。他,褚冥漾。
 
他身上的光泛著一點血色,像是輕煙般纏繞著他的肢體,他試探性地伸出手指,一點點煙霧在指間散開,黑影蜂湧而至,在血光的引導下急速瘋長。
 
像是吞吃能源長大的妖獸,卻沒有實體。
 
那個時候他忽然明白,這就是穿越了千年時空、在他身上的古老妖師之力。
 
它本身就為黑暗所喜愛、因而妖師才會獲選為黑暗力量的平衡者。
 
重柳族的青年忽然出現在他的身後,他回過頭去,看見的是沒有覆蓋在黑布下的銀白色頭髮,以及刻印了古老圖案的絕美臉龐。
 
『離開這裡。』重柳族的青年對他說,『在有所覺悟之前,你不應該來。』
 
『這裡是…?』他困惑地問。
 
青年沒有回答,只是看向他的腳下。
 
褚冥漾跟著青年的視線往下看,流動的水波紋泛出深不見底的黑暗。
 
時間之流。
 
 
 
然後他醒過來。
 
黑館。他想。
 
窗外的晨光穿過落地窗簾的縫隙映照在乾淨的地板上,有些微微的冷。
 
 
 
 
****
時間:下午兩點半
 
地點:三年C班教室
 
 
那件消息令褚冥漾和周遭的所有人都驚愕不已。
 
那個傳說中最年輕的黑袍、沒有人知曉真實姓名的冰炎殿下,竟然被──留級。
 
而且是跟他同班。更糟糕的是同樣在對鬼族大戰中受重傷的藥師寺夏碎居然安全畢業了。(千冬歲說,那是因為他哥雖然重傷,但是醒著!升級考試和修課都在空中完成了。)
 
於是藥師寺夏碎同學很高興地拋下有著他的搭檔和戀兄的弟弟所在的Atlantis高中部,到大學部去消遙了。
 
雖然C班班導還是那個逢賭必輸的大光頭,班長依然還是比黑袍班導更強悍的無袍級,同學也大多活過了這隨時要人命的兩年,但是由於這個恐怖的降級生加入,褚冥漾又開始覺得今年應該是多災多難的一年。
 
他真的可以順利畢業然後去考著公務員工作平安當個小老百姓到死……嗎?
 
他的學長──現在已經是同學的冰炎殿下──殺人的視線打在他的後腦杓上,褚冥漾忍不住收回了亂七八糟的腦內吶喊,是的,冰炎不但活過來而且想辦法長高,所以他現在坐在褚冥漾的後排,就是教室的最後一排。
 
多虧了冰炎的訓練,他已經學會在腦內吶喊的30秒之內停止,免得認真之後妖師之力散發出去害到別人。
 
副作用是看到學長會想抱頭逃走,唉。他的黑袍恐懼症治不好。
 
班長佔著講台說話,班導正在班會中恍神,而教室後面丟著一隻捆得牢固的妖獸(沒有毀滅半個地球威力的那種),一切就如同正常的上課日那樣。
 
「那麼今年的校慶,有扮裝茶館、反串咖啡廳和指定換裝宅配甜點服務──還有別的提案嗎?」
 
等一下,他聽見什麼了?那些不都是同樣的選項嗎?
 
「反對──」褚冥漾一秒舉手。
 
「漾漾的有意見?」班長用饒富興味的眼神看著他。
 
「呃、夜市裡常見的選項呢?比如說章魚燒、套圈圈和麻將?茶館前年已經辦過了。」重點是千萬不要反串!
 
「唔……脫衣麻將也是不錯,贊成的同學舉手?」班長問。
 
「班長!女生不能脫!」喵喵出來主持正義了。「讓男生穿上護士服來引誘客人脫如何?」然後喵喵把正義丟進水溝裡。
 
褚冥漾對自己的提案後悔得臉色鐵青──早知道他們班同學沒有正常的。
 
他把視線轉到千冬歲和五色雞頭身上,坐他後面的學長一定睡著了不能仰賴,但至少男同學們,要被脫之前至少掙扎一下吧?
 
「根據我的情報,反串主題B班已經辦了。」千冬歲說,手上還翻著可疑的筆記本。
 
「與其犧牲己方不如讓客人殺頭!不如辦決鬥擂台,打到最後可以挑戰本大爺!」五色雞頭站起來興奮表態。
 
「沒腦袋的好戰份子──誰會特地花錢來挑戰笨蛋?」千冬歲瞪了五色雞頭。
 
「你說什麼!」
 
……男同學內鬨中。
 
啊啊,他的同學真是一點成長也沒有,居然就這樣高三了。
 
最後一年的校慶,沒有好一點的回憶可以留下嗎……
 
話說他有收到一年級的時候撈金魚的影像球,還有他跟球魚的照片。
 
只是他不敢寄給黑山君當禮物,否則以後會變成拒絕往來戶吧。
 
真的要說他的成長嘛…應該是沒花什麼力氣就得到的紫袍。
 
他還是穿著學校的制服上課,平常沒出任務的話也不穿紫袍走動。
 
沒辦法…他老是覺得工會發給他的那件紫袍款式有過度張揚的嫌疑。
 
因為他的身材其實是高瘦型,臉上還有稚氣,肩膀也不寬,所以作成大衣式的長袍會有被棉被包住的死小孩的錯覺。
 
於是公會委託的製衣商(大概是很會作工藝品的妖精族)就把他的紫袍樣式改成合身的風衣,衣襟上縫有霧金色中國結扣,衣服上還有暗花雲紋,完全是低調華麗風格。
 
喔,而且他把頭髮留長了,長直髮及肩。理由是因為被別人誤認性別的結果是,襲擊者的數量一下子減少很多。
 
反過來說求愛者的數量暴增。
 
經過經驗和實驗,他穿紫袍走在路上,路人回頭率超過百分之五十!連學長第一次看見他的紫袍裝束也愣了兩秒鐘,一臉完全不相信的表情,嘖。
 
他跟傳說中公會最邪惡的紫袍巡司站在一起看起來非常像雙胞胎。而且他終於在身高上超越他姊(邪惡度還是不夠)。
 
聽情報班的紅袍說,之前有人把回到公會報告任務的褚冥漾錯認為邪惡巡司聊了幾句話,發現性格其實很可親,於是發情書花束去對他姊求愛──結果在任務中被某種神秘的力量炸掉復活再炸掉這樣。
 
總的來說,解決求愛者比解決襲擊者要簡單些,所以褚冥漾也不是真的很排斥。
 
套句冰炎殿下的話,遭到追求的拒絕方式就是用殺死來拒絕。反正學校死不了人。
 
…守世界的人價值觀真是很詭異啊。
 
於是追求者一打一打被嚇跑。他的清閒日子看似有了點希望。
 
另一件關於紫袍的消息是之前襲擊他的人。千冬歲查詢之後說,那是惡靈學院畢業的學生,有時候會不透過公會委託去接一些收錢買命的勾當,但是事後會很狡猾的找理由規避,品行不良。公會本來想找個機會收了那個人的袍級,結果褚冥漾很巧妙的打敗了他,這件事情也就幫了公會一把。
 
只是出錢的對象嘛…聽五色雞頭說是他爹做的,不過他的搭檔說會搞定。
 
之前在護送學長的任務中,六羅的事情至今還沒有解決,殺手家族內部似乎有家庭暴力的問題啊…。
 
想到這褚冥漾笑出來,他背靠椅子,看著那邊還在爭吵的千冬歲和西瑞同學,忽然覺得,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完全接受這個世界。
 
習以為常。
 
這,應該是進步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