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漾] Beliefs 9 end

 

Beliefs 9
 
*丹恩視角
 
 
 
漾學長得到袍級之後任務難度提高了不少。
 
我現在也經常陪漾學長去回收原蟲。
 
雖然原蟲就長相來說比甲殼蟲可愛很多,也沒有硬殼要打,但是就大小來說,一點也不可愛。
 
原蟲長到一層樓高的還真常見啊…。
 
「為什麼漾學長你會一直接到打蟲的任務啊……」我汗顏地看一隻超大黑色變形蟲被水泡包圍著越縮越小,最後縮小到指甲大,被漾學長裝進預先準備好的試管中。
 
「呃……算是戰鬥練習。可是蟲子類殺起來比較沒有心理障礙。」漾學長笑了笑,對我招招手,拋下移動符。
 
「對了,之前安因先生開移送陣的時候好像沒有用符紙對不對?」我問。
 
「是啊,聽說那是二級術法,我也好想學會啊。」漾學長感嘆著。
 
「原來如此。」我知道數字越少術法越難,現在國中部課程教的大多都是十級左右的,還有家用術法,像是清潔術法(風符應用)和野炊術法(火符應用)那些。所以我同學很多人想找幻武兵器和召喚獸,這些比較不受術法的難度限制。
 
「漾學長你的術法都是跟誰學的?安因先生?」
 
「嗯,還有夏碎、阿利斯安他們跟學…呃,我的前代導人…」漾學長講一講就沒聲音了。
 
我在心裡暗嘆口氣,其實漾學長很在意那位冰炎的殿下吧。
 
其實隨著漾學長拼命接任務出任務,每個他身邊的人都能感覺到他想要變強的心思,聽老哥說他不但每天花時間學習術法,甚至向眼鏡仔學習追蹤術,也常常到醫療班去請教治療術法。
 
上星期我們去醫療班的時候碰到奇歐妖精的王子休狄──聽說全世界的人都跟他處不好,他看到(用斜眼看!)漾學長正在練習一個大範圍挫傷的恢復術,居然開口指點了兩句。讓周遭的人驚訝得連下巴都闔不起來。
 
漾學長的努力大家都明白的。
 
「漾學長,如果你升上黑袍,你想選擇什麼類型的工作?」我好奇問。
 
聽說黑袍其實依照功能細分,有資深戰鬥型、追蹤輔助型、結界術法強項、甚至有大範圍攻擊型的。
 
「輔助型吧。」漾學長想了想,歪著頭說:「因為醫療班一般是鳳凰族才能進入,所以我應該會以結界、輔助攻擊和術法為主。如果能幫上大家的忙就好了。」
 
其實我覺得漾學長也有攻擊的潛力,如果每個敵人都不斷摔倒……
 
不過,他是一個不太願意見血的人,想想我也捨不得他為了消滅鬼族出生入死。
 
他的氣質太過清澈溫柔,並不適合被鮮血和邪惡污染。
 
聽見他的選項,我鬆了口氣。
 
 
暑假在出任務的忙碌中度過(帳戶多了不少賣命錢,可是沒有時間花…),五色雞頭之後真的沒再出現過,漾學長得到了紫袍,我也要升國二了。
 
每個人都在默默努力。
 
 
 
八月底的太陽熱辣辣的,漾學長陪我走回棘館,然後轉身往黑館方向。
 
我們都要趁開學前回家一趟,漾學長說整個暑假都沒回家他媽媽會剝了他的皮。
 
還好我有老哥擋著。
 
第一年在Atlantis學院的生活太精采,感覺格外的短暫呢。
 
…對了,老哥說的我馬上就會知道的秘密是什麼?
 
 
 
 
******
 
時間:中午十二點
 
地點:Atlantis學園,風之白園
 
 
今天是上課日的第一天,醫療班因為前幾天的新生訓練的緣故,到現在還是處於空氣和視覺污染狀態,連袍級學生都會繞路。
 
聽說今年的新生訓練比起往年嚴格了一些,所以等待復活的學生一路從一樓排隊排到四樓,以獅頭輔長的工作效率現在連一樓都還沒處理完畢。
 
學校有校規──上課第一天不能請假,否則會被學校詛咒。聽說這是因為某些學生太愛翹課、但是又沒在上課第一天聽清楚班導的交代,以致於常常誤觸學校新設立的陷阱和動物而死掉,增加醫療班的工作量。醫療班抗議之後,學校就加了這條校規。
 
國中部的下課時間比高中部早了十五分鐘,老哥委託我去幫他買餐廳限量飯團,然後在白園等大家吃午餐。
 
不過今天的風精靈好像有點興奮。我坐在一棵樹下,週遭的風精靈好像在高興地互相傳話,然後在四周東張西望。
 
他們在等什麼?
 
我等了三分鐘,看見半透明的老哥、喵喵學姊和庚學姊他們提著好幾層的便當出現,後面五十公尺處還有一群人遠遠走過來。
 
不斷在拌嘴的漾學長和五色雞頭,還有夏碎學長(眼鏡仔在他旁邊緊迫盯人)、大學部的阿利斯安學長、吸血鬼學長和他的管家、黑袍的戴洛和藍袍數名,他們好像圍著什麼東西,我看不到(我的視力8.0但是不會透視)。
 
啊啊連賽塔也來了,今天白園要開野餐會嗎?我傻傻看著一大堆人往這裡移動。
 
「丹恩!」喵喵學姊提著大量便當盒放在我旁邊的草地上,不知道從哪裡變出很大一張野餐巾舖在樹下。
 
這麼大張都可以坐我們全班的人了。
 
「喵喵,今天是要野餐嗎?」我問。
 
「不,只是剛好要吃飯的人多了一點。」庚學姊一邊把便當擺開一邊回答,她的眼睛往後面那群人望過去,邪惡地微笑。
 
漾學長他們走過來的時候我才終於看到被黑袍紫袍吸血鬼狼人狩人和一票藍袍包圍的是什麼──之前那位冰炎殿下!
 
但是他的頭髮已經不是一頭紅了,現在是銀白色,前髮有一部分挑染成紅色的,他穿著高中制服,頭髮綁成馬尾……是滿帥的啦,可是表情看起來很想殺人。
 
冰炎殿下的臉色非常不好,之前見到時那種懶洋洋野獸的感覺已經消失,現在表情冷硬到四周會結冰,像是…唔,爆發前的火山?
 
本來想要靠近他的風精靈們一哄而散,樹下反而變得很空。
 
「哎呀,別緊張,只是在白園用餐而已。不會中毒的。」庚學姊的眼睛掃過一票在旁邊正襟危坐的藍袍,笑得很危險。
 
幾個藍袍退了退,但是眼睛還是緊盯冰炎殿下和夏碎學長。
 
夏碎學長之前曾經重傷,現在看來…那位冰炎殿下好像也是重症患者。
 
其他認識的人已經各自找到位子吃飯了。
 
「丹恩,我的飯糰?」老哥從旁邊的空氣中突然出現,我已經習慣了,把買好的餐盒交給他。
 
「這個給你,限定款綜合壽司。」老哥給了我一層便當盒,比B4紙還大。旁邊有附飯後甜點的抹茶紅豆布丁。
 
「喔、謝了。」我看到甜點,下意識去看漾學長,後者正在高興接收大家轉移給他的甜點。
 
漾學長愛吃甜食已經出名了……。
 
「褚,甜點吃太多小心蛀牙。」冰炎殿下說。
 
我看到漾學長下意識抬了抬手,又想起什麼似地放下。冰炎殿下看著他居然笑了出來,雖然是很邪惡的笑。
 
「醫療班治蛀牙應該很快吧。」漾學長說。
 
「沒錯,只要馬上拔掉,很快就能長出新的喔!」喵喵學姊很歡樂地回答他。
 
「……」漾學長絕望了。
 
五色雞頭趁機拿走他便當裡的雞腿,被眼鏡仔注意到之後開始吵嘴;阿利學長一邊笑著和戴洛先生聊天一邊用不是人的速度讓便當消失;賽塔正在和冰炎殿下說話,風精靈看見冰炎殿下臉色好轉之後又紛紛圍過來;管家很神奇地變出高腳杯和酒瓶,不過倒出來的液體如果是酒的話蘭德爾就不是吸血鬼。
 
夏碎學長趁他弟轉移注意力的時候偷偷把碗裡還冒著熱氣的不明湯藥通通倒進旁邊的空保溫瓶之後藏起來。
 
之所以會這麼大一群人湊在一起,我後來聽老哥說,是因為冰炎殿下因為重傷請長假被留級一年,這學期才復學。
 
可是他卻沒有選擇進三年A班,而是進了三年C班,也就是漾學長和老哥他們班。
 
聽說冰炎殿下還是一名黑袍。也是史上最年輕、被留級的唯一黑袍。
 
更慘的是他治療完畢之後醫療班對他小心翼翼,一直有藍袍不放心來跟著他。
 
而且他還被醫療班要求接下來兩個月不能出任務。難怪他心情很差。
 
還有漾學長的背後靈……哎,原來是代導人症候群。
 
 
 
後來,我在無意中看見漾學長從遠方注視冰炎殿下的眼神,我就明白,他最在乎的人並不是我。
 
我乾脆地放棄了那些說不出口的話語,但我想我能成為他的助力,就像他信賴著的朋友們那樣。
 
 
我是丹恩‧史凱爾,Atlantis學園國中部學生,失敗的單戀一次,正在向未來的強者之路邁進。我以為和平的校園人生就要開始,但當時不明白,所謂的『陰影』正在沿著漾學長曾經走過的路追尋而來。
 
 
(Beliefs 第一部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