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漾] Beliefs 8

 

「丹恩,快點吃完。」他用只有我們兩人才聽得到的聲音說,然後開始加速吃。
 
是說漾學長吃東西一直都不快,跟他的同學學長們相比更是如此,這絕對不只是種族的差異。
 
我點頭正要開始吃,漾學長已經放下湯匙,拉著我跳開。
 
同時一把長刀從天而降,把我們坐的那張桌子狠劈成兩半。
 
包含漾學長坐的那張椅子。接下來噼哩啪啦掉了好幾把長刀,然後炸開。
 
漾學長實在很適合閃躲,我們兩個連結界都沒有用,跟著漾學長東閃西閃就閃過了所有的襲擊。
 
刀子掉完了之後換刀子的主人。
 
我看到一大塊黑斗篷從半空中向我們衝過來,還有一把長刀。
 
漾學長二話不說拿出幻武兵器,對著那一大塊開槍。
 
「閃不開。」漾學長很認真地小聲說。
 
結果襲擊的傢伙好像在半空中腳抽筋,硬是停格了沒有閃過漾學長的快速王水泡泡攻擊。
 
我聽到很痛的叫聲。還有布料被腐蝕的聲音。啊啊真可憐。
 
「真是不堪一擊耶……」我呆呆看了幾秒,有點同情對方。
 
那個襲擊者很慘烈地摔在炸得七零八落的露天洋傘桌殘骸上,還是他自己炸的。
 
「我好像不小心詛咒了他護符全部失靈。」漾學長揚起了怨念的微笑。
 
我知道是因為他來不及吃完刨冰的緣故,對於喜歡甜點的人而言,這是很嚴重的。
 
「──纳命來!」
 
那個被腐蝕的人怒吼著向我們衝過來。
 
「抽筋、摔倒、撞到頭。」漾學長沒有動,他張開了老頭公結界,同時說。
 
「噗……」我看到很好笑的畫面。
 
那個人腳抖了一下,整個人往前滑行兩公尺撞在老頭公的結界上,然後被反彈飛出,撞在冰店的玻璃門,呈現大字型貼在門上,臉完全被壓扁。
 
就像很多漫畫畫的那樣,慢慢滑落,最後門上的歡迎光臨告示牌『啪』的砸在他的腦袋上。
 
一團亂之後,漾學長露出一個同情的神情,說:「呃,真是太…倒楣了。」
 
襲擊者被告示牌打暈了,更慘的是,黑斗篷被腐蝕了大半,露出了底下的紫色大衣。
 
「居然是一個紫袍嗎……」我訝異地看,四周響起竊竊私語和笑聲,要記住這裡是左商店街,街頭鬥毆一向都是眾人津津樂道的餘興插曲。
 
公會的臉都被丟光了。
 
我還看到有人拿影像球在錄。這個紫袍的一連串倒楣大概十秒就會傳遍守世界。
 
剛好去參加公會袍級年度最丟臉獎。
 
眾人還在圍觀的時候,學校的行政人員來了,是安因。
 
「漾漾和丹恩,你們沒事吧?」
 
「沒事。」漾學長和我搖搖頭,都把同情的目光放在好不容易轉醒的紫袍身上。
 
「據調查那位紫袍並沒有接受公會任何的任務,他是出於自身原因襲擊你的。」
 
安因嘆了一口氣。他按照公會聯盟的規定,對那個人宣告袍級的喪失,接著取得一團紫色的火焰,懸浮在手掌上。
 
然後他轉身面對漾學長,用認真的口吻說:「根據聯盟特殊法規定,無袍級者在非常情況下打敗了有袍級者,則袍級可以轉移。我代表公會詢問Atlantis高中部學生褚冥漾,你可願意接受袍級?」
 
漾學長愣住了。
 
安因微笑,對他說:「這是你用實力擊敗的對手,不必猶豫。」
 
「唉……」漾學長低頭笑了笑,然後正視安因:「進入公會本來就是我希望的……我願意接受。」
 
這樣就不用考白袍了,是因禍得福。
 
安因露出滿意的神情。他手上的紫色焰火蒸騰了一下,化為一張紫色的卡片,遞給漾學長。
 
「這是你的袍級聘用書,袍色為紫袍,相關物品及證明文件很快會送到你的手上等待簽發。」
 
「恭喜你,漾漾。你的白袍測驗將會自動取消。」
 
「啊…謝謝你!」漾學長靦腆地說。
 
安因摸摸漾學長的頭,張開移送陣離開了。
 
騷動落幕圍觀人潮散去,漾學長向冰店的人打過招呼之後(損壞費用由那個襲擊者賠償),我們也離開了。
 
 
後來我才想到,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學長使用力量──妖師之力。
 
雖然學長使用的方式很奇妙,都是關於跌倒摔跤一類的,但是一個人如果每天都要跌倒也是很慘烈的。
 
我想到房間還放著之前舞會偷錄漾學長女裝的影像球……汗,還是自己去銷毀好了,每天摔跤的日子真是令人不敢想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