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7639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冰漾] Beliefs 6

時間:晚上九點半
 
地點:舞會會場外的中庭
 
我想這輩子我都不會參加舞會了。至少絕不參加學校舉辦的。
 
雖然我不是很在乎祖譜上會記載什麼,但是我確定跟五色雞頭跳舞是史凱爾家歷史中最大的汙點啊啊啊……唉。
 
天色已經完全黑暗,但我的腦中滿是過度快速旋轉的星光……忘了自己是怎麼逃出舞會會場的,反正我不會再靠近任何一個入口!
 
我低著頭背靠牆,手撐著膝蓋等腦內失衡恢復,用來當會場的建築四周都是矮灌木,有一些發亮的小生物時不時從旁經過。我呆呆吹了幾分鐘的晚風,才感覺那些恐怖的搖頭樂漸漸離開我的腦袋。
 
轉角的另一邊傳來有人說話的聲音。聽壁角不是好的行為,但我的腿很痠痛,就暫且原諒吧。
 
而且,明顯的其中一人是漾學長。
 
「……說過了逃院會影響靈魂的穩定啊,你太過魯莽了吧學長!」
 
顯然是漾學長的聲音,不過,我很少聽到他用那樣氣急敗壞的語氣說話。
 
漾學長平常說起話來都滿平淡的,被不明物體嚇到除外。
 
「狀況如何我自己清楚,」冰炎殿下緩緩地說:「倒是你──穿成這樣,可真大膽?」
 
濃重的醋意,我保證,冰炎殿下必定是吃醋才會這麼說。(爲什麼他要吃醋??)
 
漾學長顯然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支支吾吾地使用各種語助詞想要蒙混過去,但冰炎殿下顯然要一個合理的解釋──漾學長拿不出來的那種。
 
聲音沒了。
 
我吸了一口氣連忙踏出去,想要幫忙解釋漾學長只是被熟人暗算……而已,我怔住了。
 
中庭的矮花圃中盛開著發亮的小花,在那兩人的周身圈出淡黃色的光暈。
 
冰炎殿下抓住漾學長正在接吻。
 
那一刻,彷彿心裡有東西掉落,重重砸個粉碎。
 
冰炎殿下的方向正對著我,紅色的獸眸在黑暗中冷冷盯著我看。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做,唯一明白的是,這裡不需要我。
 
漾學長沒有發現,我轉身逃開。
 
 
 
 
****
時間:下午三點
 
地點:棘館
 
 
理論上,冰炎殿下比漾學長大一歲,而我比漾學長小4歲。
 
所以漾學長邁入成熟的28歲的時候,我正好是風華正盛的24歲。
 
…我承認,那天晚上撞見的情景引發了我的戰意──同樣都是代導學長學弟,冰炎殿下沒理由對漾學長做出那樣的事。
 
何況是那麼彰顯獨占欲的接吻!
 
 
我在一種極度鬱悶的心情之中迎來了暑假,忙碌的暑假。
 
冰炎殿下自從那晚之後消失不見,不曾再出現過,而漾學長對他究竟是如何觀感,我卻開不了口去問。
 
當初問不出口,後來更不想提起。
 
現在我跟漾學長兩人正在面對著解除結界的棘館,要不是中間隔著透明的陣法,確實很容易對腳下深不見底的黑暗感到一陣暈眩啊。
 
由於漾學長還沒考袍級,所以作為行政人員的安因在安全考量下,還是把他排進重整棘館的任務。
 
縱然如此,重整結界還是很耗費精神力的。
 
我站在護陣者的邊緣位置,仰頭看著前方的漾學長,他飄浮在金色符號書寫的大型法陣中央,眼睛閉著,雙手在胸前結了一個印,隱約可見金色流光自印記處流入下方,催動法陣在他腳下徐緩轉動。
 
下方的黑暗是真實的,我可以感覺到來自異空間的氣流湧上,漾學長的黑色短髮被氣流一吹,輕輕飄動著。
 
那樣的畫面既靜謐又聖潔,無怪乎我曾經誤認他不是人類。
 
人類是群居動物,只要年齡稍大,根本無法散發出那樣孤立又清冷的氣息。
 
即使還有好幾名白袍在漾學長周圍一同進行重整,我的眼中也只注視著他一人。
 
全部整頓完畢一共花了四個小時。
 
我有聽老哥提過以前大競技賽的事情,據說漾學長對於祈禱一類的術法有很高的「命中率」,這大概也是漾學長有某種強大精神力的證明。
 
不過經過四小時的精神力投注,漾學長還是一臉我快昏倒了的表情抓住樓梯扶手,頭一直往下點。
 
我連忙扶住他的肩膀到棘館樓上的房間去休息。
 
…呃,我忘了行政人員說哪些房間可以用。只好把漾學長帶去我房間。不是故意的。
 
「漾學長,你還好嗎?」看起來精神很差。
 
「還好……」漾學長說,可是他的眼睛只剩平常五分之一大小了。
 
「你應該不介意睡我房間吧。還是你要借喵喵學姊的房間?」我想了想,提出兩個選項。
 
「…你的就好了。」漾學長模模糊糊地說。不過我更相信他在半睡夢中也會趨吉避兇。
 
理由無他,要是進去喵喵學姊的房間等於要穿女裝(舞會那天老哥只把眼鏡仔送到門口),那我想任何一個身心正常的少年都會拒絕的。
 
把漾學長扶到床邊,他幾乎連看都不看就倒在床墊上,顯然已經累攤了。
 
我拉起被子幫他蓋到胸口,才想起他的制服領帶沒解開。
 
領帶應該會卡住喉嚨吧?我這麼想著同時伸手去鬆開他的領帶結,然後解開白襯衫上的前兩顆鈕扣──這樣應該比較好睡。
 
黃昏的日光從窗戶穿透,漾學長疲憊地閉眼休息,窗外連蟲鳴的聲音都沒有,這種令人討厭死寂,似乎也因為這個人在,變成一種平和的安靜。
 
哎…這就是大家都喜歡漾學長的理由吧。
 
我也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只要存在,就能帶來平靜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