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4719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赭墨] Rebellion外篇: 旅途

【Rebellion外篇~旅途~】
 
 
塔城烽火連天,在金鐵交接之聲震耳欲聾的黑夜。


 
墨塵音靠著牆角,避過在城內四處疾飛往返的黑翼情報兵,來到那聳立的黑色高塔之中。
 
他靜靜蟄伏在陰暗的角落,他等待,縱然心跳如雷,他等待。
 
他在等城門戰事告急,等待那傳說中的黑翼領袖棄天帝親自出手。
 
人族的計畫異常順利,黑翼族的兵員被他的術法癱瘓了大半,剩下的抵擋不住人類和惡魔族的進攻。
 
墨塵音閉著眼睛,收斂呼吸等待,終於聽見遠方傳來城門爆破的聲音。
 
然後,他看見足以籠罩天空的巨大黑翼自天上展開,飛向兵燹焚起之處。
 
中央塔的精銳隨著棄天帝的出征撤離,墨塵音利用殿堂的樑柱陰影藏住身形,接近頂層的寢殿。
 
然而越接近棄天帝的寢殿,躺倒在角落的黑翼侍衛便越多。
 
他心生疑竇,卻只能壓抑住那心底的不安。
 
有人早他一步,但是,是誰呢……?
 
他穿越層層黑紗,來到空無一人的寢殿。
 
黑色火成岩石磨光的地面上,有一個小小的紙包,突兀地落在正中央。
 
他走過去,打開那張紙,一縷灰色長髮纏著玉珮落在地上。
 
是玄蒼珀!
 
紙上僅僅以凌亂的字跡寫下:『惡魔族援軍在南城門,走別條路。』
 
他抓緊了蒼留下的信物,驀地展開幻翼。
 
 
人族的軍隊往東方撤軍。惡魔族的兵員在南方移動,很快就失去了蹤跡。
 
兩方似乎都達到了目的,於是停止進攻黑翼族的王都。
 
時間眨眼而過,戰火的紛擾,幻翼的身影都彷彿不曾來拜訪這座高聳陰鬱的塔城。
 
 
 
 
***
男人正在用一種極為煩躁、卻又硬著頭皮壓抑住的心態在展開一部新的書卷。
 
赭杉軍,這個男人,黑翼族混血惡魔族(背生黑翅膀、會魔化),為人正派剛毅(死板),個性還算坦蕩(相對他的朋友而言)。
 
如果在他魔化狀態時將他放在戰場,他將是君臨天下的殺戮之神;如果是正常狀態將他丟入戰場,那紮實的修為也能使他無敵不克。
 
問題是,這些都不保證他是一個擅長查找資料的人。所以現在,他的書房乃至於房間裡頭堆滿了無數書卷,像是沙漠裡叢生的階梯金字塔。
 
赭杉軍幾乎用一種蠻力在翻書,周圍散發出魔化般的黑氣場。
 
黑氣已經達到了肉眼可見的密度。
 
金鎏影(黑翼族混血人族,就是背生黑翅膀、善謀)不是不想幫忙他的好友,但是他的手裡抱著茶壺忙著替他的女王大人倒茶,所以精神支持一下就算數了。
 
就奇聞逸事的知識而言,整個族裡沒人比得上紫荊衣(黑翼族混血妖精,背生黑翼,像妖精一樣喜愛蒐集寶物和奇聞)。只因為他一句『墨塵音是幻翼』讓赭杉聽見,這個男人就矢志找到這個早已從歷史舞台消失的種族的……可能落腳之處。
 
因為那是墨塵音可能的去向。
 
「…早之如此,當初就不要放人家飛走啊。」紫荊衣喝著花茶,一手閑閑展開書卷,銳利的眼睛搜尋著可用的訊息。
 
根據不甚可靠的傳說,神族是亞特蘭提斯大陸上最神秘的種族,在數百年前就已經消失,現在根本找不到見過神族的人。
 
紫荊衣心想,墨塵音來這裡是為了救出那個名為『蒼』的白翼首領,所以…他跟白翼有所關聯。
 
但是白翼族也已經四散,連個聚落都沒有。墨塵音應該不會回去。
 
墨塵音藉由人族的入侵引發王都混亂,也可以說是在幫助人族軍隊,時間又抓的剛剛好,很難不去相信他跟人族毫無關聯……
 
紫荊衣開口問身邊的那人:「木頭,你還記得我們抓到墨塵音的那個樹林,是不是東邊?」
 
「是。」金木頭回答。
 
「那個時間點,人族的軍隊在哪裡?」
 
「…東方。」
 
「據我分析,人類和惡魔族這次來犯,並非滅絕黑翼,更像是試探。」金鎏影說道,「黎明之後立即退兵,這更像掩護。」
 
「掩護塵音嗎……」赭杉軍聽著他們的對話,喃喃地說。
 
「那、他會不會在人族那邊?」紫荊衣起身,說:「惡魔族人一向不與他族親近,但人族就很有可能。目前人族軍隊還在東方的一個聚落屯駐,趕緊追的話……。」
 
赭杉軍沉默。
 
 
 
 
 
 
***
是夜,天空一片深黑,星子零星點綴天幕,微光閃爍。
 
由於人族這次出動的人數不少,他們的撤退必須隨著有著人煙的聚落和河川的分布以保持充分補給,因此進程十分緩慢。
 
「塵音,你之後如何打算?」
 
伯藏主和墨塵音兩人肩並肩坐在一個搭好的軍帳前,墨塵音往面前燃燒的火堆丟著枯枝。橘紅色的火光艷艷,在兩人年輕的臉上映出光影,看似無常。
 
「還沒決定…或許,繼續漫遊天下吧。」墨塵音悶悶地說,他的心情自從離開塔城之後還沒好過,幸虧他不是個容易遷怒的人,就只是話少了點。
 
伯藏主蕙質蘭心體察人意,他半開玩笑地問:「你在塔城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事?」
 
「哎。」墨塵音抬起頭對好友露出苦笑。
 
「猜中了?仇敵?女人?還是你愛上某個黑翼捨不得離開?」
 
「……好友。」墨塵音拖長的發音充滿無可奈何。
 
問題是、問題是……不知道問題在哪裡,墨塵音懊惱地想。
 
戰士受了傷可以醫治,伯藏主被女人甩了可以幫他灌酒澆愁,蒼的下落不明可以追查,但是…他故作灑脫、向那幾位黑翼告別,現在卻感覺不知所措。
 
至少有一點後悔自己的隨性。
 
天下如此廣大,他的腳步卻沒有停駐,跟誰的相遇不過是錯身,那麼,還有下一次見面的機會嗎?
 
討厭的在意感。
 
伯藏主已經睡了。墨塵音望著營帳團團包圍的火堆,一邊緩慢地拋進更多的木材,光影在他潔白的臉上忽明忽暗,頭頂上的星空持續笑得無情又燦爛。
 
他看著下一班夜巡的士兵兩兩交接完畢,忽然很想嘆氣……雙雙對對真好。
 
亂七八糟的結論。若是伯藏主聽見了,一定會說這就是陷入戀愛的感覺吧。
 
 
墨塵音抱著衣服,穿過樹林來到駐地附近的河岸。
 
深夜四下無人,他大膽地除下衣物,掛在一旁的樹枝上,藉著星光踏進清澈的水中。
 
──重點是,他幾天沒洗澡了。
 
 
那道熟悉的視線在他踏入水中的那一刻變得強烈。
 
附近最高的樹枝間藏著一片黑影,在星空下能看出是個男人的身形,唯一不同的地方是,背生雙翼。
 
人類在戰鬥的時候不會去防備高空的攻擊,因而赭杉軍能夠藉著在高空行走避過人類偵查。
 
他看著墨塵音裝得跟一名真正的人類似地,收起翅膀,跟人類一起騎馬行動,甚至用雙腳穿越樹林行走,就覺得他被欺騙得毫無懸念。
 
或者說,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懷疑這個一派率真的人兒。
 
但是墨塵音了解翼族的習性。他在水中擦洗著身體的同時,視線緊盯著樹梢。
 
「……赭杉?」黑影發現墨塵音的視線,自樹上躍下,而墨塵音在星光下認出那張臉和鮮豔的紅髮的時候低聲喚了他的名字,他自己都沒有發現那口吻中隱含的雀躍。
 
背生黑翼的男人從陰影中飛出,他沒有因為河水的阻隔而停下。
 
赭杉軍用一種迫不及待的速度飛到河中央,像是水鳥俯衝捉魚那樣,把墨塵音撈起來抱住。
 
「你居然來了,赭杉……」墨塵音嘆息似地說。
 
 
「我後悔了。」赭杉軍把臉埋在墨塵音溼透的肩膀上,悶聲說。
 
「後悔了什麼?」墨塵音眨了眨眼,口吻極其天真。
 
赭杉軍抬起臉,很認真地看著他說:「放你離開。」
 
「……我不屬於黑翼。」墨塵音低聲說。
 
「我知道,你是幻翼。不回塔城就行了。」
 
「我還要去尋找蒼的蹤跡。」
 
「我們陪你去。」
 
回答赭杉軍的是一個噴嚏。黑翼的男人連忙抱著他飛回樹林擦身穿衣。他有記得在墨塵音著裝的時候背過身去,防止突然魔化。
 
墨塵音慢慢繫好裡衣的結,再披上外衣。他思考著男人話語的意思,想到最後一句『我們』而覺得奇怪。
 
「赭杉……除了你還有別人?」他繫好衣帶,問。
 
男人轉過身來,微笑著注視他:「還有金鎏影和紫荊衣,我們已離開塔城。」
 
「去哪裡?」
 
「加上你,天涯浪跡。」
 
赭杉軍的話不重,卻令墨塵音有種奇妙的踏實。
 
悲時俗之近阨兮,願輕舉而遠游……似乎不壞啊,墨塵音心想。
 
「你要當我的旅伴嗎?」幻翼的青年微笑,那雙冰藍的眼眸在黑暗中顯得格外炫麗。
 
「…不,我希望成為你的伴侶。」男人傾身,在星夜中靠近青年的臉龐,黑翼張揚著遮住了那承諾般的輕吻。
 
 
「…好了沒好了沒?什麼時候可以出發啊……」紫荊衣的聲音從枝枒間傳來,他和金鎏影兩人身上背著包袱,看起來風塵僕僕趕過路。
 
墨塵音有些不好意思地退後一步。
 
「請多指教,『旅伴』。」金鎏影正經地對墨塵音說。但言下之意顯然就是剛才對話全部都聽清楚了。
 
墨塵音的臉色一下子脹紅,樹林裡傳來紫荊衣肆無忌憚的大笑聲。
 
 
 
隔日,伯藏主起身之後發現了墨塵音寫得十分匆忙的字條,不禁失笑:
 
好友伯藏,這次多謝你的幫忙!我和『伴侶』及旅伴們打算去找尋蒼的下落,下次再帶他們到人族去拜訪你。再會啦。
                             墨塵音
 
 
 
 
 




 
Rebellion叛亂:背景設定】
*時間-太古,早於西元前五千年
 
*多種族世界-
東方中土大陸有『仙』、『妖』、『人』。
西方巴比倫大陸有『惡魔』、『神』。
西方海上的亞特蘭提斯大陸有『黑翼天使』、『白翼天使』。
北方雪大陸有『精靈』、『妖精』、『智慧獸』。
南方馬雅大陸有『矮人』、『吸血族』、『巫師』、『佛』。
 
*黑翼-以棄天帝為領袖,消滅白翼族群,赭杉金鎏紫荊皆是黑翼貴族混外族血緣者。
 
*白翼-以蒼為領袖,羽翼色白,因棄天帝愛上蒼而滅盡白翼種族,爾後蒼被擄入黑翼王都,收為棄天之禁臠。
 
*幻翼-神族與翼族的混血兒。擁有特殊能力,並具有再生治療能力,現存墨塵音一人,與蒼為友。
 
*赭杉軍-黑翼貴族與魔族混血,年齡約人類25歲,性格沉穩,宛如神木。魔化後極為霸道嗜血,見人即殺。
 
*墨塵音-幻翼,年幼時被蒼收養,在白翼族長大,因為與生俱來的療癒能力而擔任族中的醫官。與蒼為友。年齡約人類22歲,性格隨和可親,但是非分明。
 
*金鎏影-黑翼貴族與人類混血,年齡約人類27歲,深愛紫荊衣,性格深沉,即悶騷。擅於軍事統籌,工心計。
 
*紫荊衣-黑翼貴族與冰族妖精混血,年齡約人類23歲,素有潔癖,對上位者荒淫生活多有不滿,極為率性直心,洞察銳利,往往能發現他人不察之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