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漾] Beliefs 5

「呃…我沒有找舞伴。」因為這是高中部的舞會,而且我跟女生不熟。
 
「哎……學弟你不知道嗎,學校舞會的定律是,如果沒有跳一次舞就離開大門,會發生很有趣的事情喔……當然,這是就旁觀者而言。」夏碎學長說。
 
「…不會吧!」我兩手抓住桌沿站了起來,心想要趕快逃命。
 
「沒有舞伴也無所謂,樓下有一些薑餅人可以陪你跳。」看起來完全沒有受重傷的夏碎學長臉上浮起了趣味盎然的表情,我實在很不願意稱那個為「笑」。
 
說是狐狸笑大概比較接近。
 
「那學長你…」不是也沒有舞伴嗎?我心想,同是天涯淪落人吧。
 
「哥!」後面傳來一聲喊,我看見眼鏡…千冬歳兩手抓著蕾絲的鮮紅裙擺跑上樓梯,十足十跟平常的眼鏡仔差距十萬八千里。
 
…都穿紅色的衣服這點不算。難不成眼鏡仔喜歡紅色?雖然…唔,滿好看的。
 
夏碎學長微笑地站起來,他看我的眼神好像帶了一點殺氣。我下意識縮回了視線,不確定是不是惹到了狐狸。
 
「歳,下去跳舞吧。」夏歲學長很自然地牽起了千冬歲的手,臨走之前居然回頭對我說:「那麼,丹恩學弟,請保重喔。」
 
……我是不是在毫無自覺時候惹毛了他啊?一定要回頭問漾學長保命的方法!
 
 
有點悲哀的往樓下舞池看,其實很多認識的人都在下面了。比如說賽塔先生微笑地跟木天使正在配對跳華爾茲;夏碎學長很紳士地摟著千冬歲的腰轉圈;莉莉亞臉色蒼白地跟摔倒王子跳舞,因為摔倒王子正在惡狠狠地盯著阿利學長看──那位狩人學長完全不在乎那明顯到不行的殺人視線,而且牽著漾學長的手優雅地轉了一圈又一圈;至於那位冰與炎的殿下,則是和庚學姊在友情共舞──看得出根本就是被強迫換掉舞伴的。
 
這是所謂的大學部的威信嗎?其實滿好笑的。真的男女湊配對在跳舞的人根本就不多。
 
不過,好像有哪個應該出現的人沒有出現…?
 
我用手撐著左臉沉思,旁邊冷不防蹦出老哥的聲音。「丹恩,你再不下去跳舞,薑餅人就要找上你了喔。」
 
「又不是聖誕節哪來的薑餅人啊……」我嚇了一跳,低聲抱怨著老哥這個隱形人。
 
「薑餅人是最友善的了。」老哥用一種慘痛的口氣說,他的身後似乎有一些成人高的咖啡色物體正在接近我這裡。
 
不會吧…真的有薑餅人!?
 
「喔,這個也好吃!」
 
隨著一句話,一些烤得焦香酥脆的薑餅人消失在空氣中,而我看見……極度閃光的金色龍袍!
 
我想,我知道那個沒出現的人是誰了。
 
五色雞頭!
 
他正毫不在乎地邊走邊吃掉那些人高的薑餅,手上還端著好幾個宴會料理用的超大餐盤,我瞇起眼睛,想要擋住一些反射過來的金光。
 
老哥已經消失了。
 
五色雞頭走向我,把食物堆滿桌子,又繼續快速地消耗食物。
 
「喔…我的僕人居然沒有來嗎?」五色雞頭一邊毀滅著大量的食物,一邊用眼睛掃視樓下的舞池,最後做出這樣的結論。
 
也是,如果漾學長沒有自己承認的話,應該沒有人能認出他來了吧……還有聽說你們是搭檔不是主僕關係!
 
「可是我聞到了漾的味道!」五色雞頭很肯定地說。
 
「……漾學長剛剛來過,不過又離開了。」我佩服這獸王族的動物本能。
 
「喔,是嗎。真無聊啊。」五色雞頭已經吃光了所有的食物,天啊,才幾句話的時間!
 
「那你跟我跳吧,不然不能走。」他說著就站起身拖住我,那一袍子的金光快閃瞎我了。
 
「我想我還是跟薑……」我掙扎著想脫離那隻獸爪,可是已經被拖著下樓梯了。
 
看起來薑餅人都被吃光了……
 
跟著五色雞頭到哪裡都是眾人矚目的焦點,我欲哭無淚,被拉進舞池的時候所有人都齊刷刷地轉過來看我們!
 
場中忽然一片靜默。
 
「………」快點跳吧,跳完就沒有事了,我要回棘館房間去治療我受重傷的心靈!
 
不知道是哪裡傳來一聲低笑,我眼角瞄到女裝的漾學長被冰炎殿下帶著離開舞池的範圍,速度快得像鬼。
 
另外一邊塞塔跟安因也下去了,怎麼回事?
 
新的音樂響起的時候我明白了,但是來不及──是誰準備了羅馬尼亞語的搖頭樂!!
 
五色雞頭發出讚賞的吆喝,然後我的世界是一片劇烈的天旋地轉。
 
救、救命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