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雷格] 邊界與邊界之外 (上)

(吾命雷格) 邊界與邊界之外  上篇
 
/司藍
 
 
****
 
「太陽,對我講話的時候不要閉上眼睛。」雷瑟板著臉說。
 
格里西亞在他面前還是一付無所謂的表情,不過因為是雷瑟,他聊勝於無地睜開了眼睛。
 
那對沒有焦距的海藍色眼珠看起來無辜又聖潔,像一名太陽騎士。
 
 
那個人說自己既自私又無情,而且下手從來不知輕重,比如說,在失憶的前提下把夥伴丟去餵龍。
 
但是,他卻為了別人,放棄自己身上那些最珍貴的東西,而且一句後悔的話也沒有說,一點後悔的意思也沒有表達。
 
十二聖騎士的每個人都宣誓為他而活、也相信能為了守護他而犧牲,然而,實際上發生的事情卻與宣誓的內容完全相反。
 
他為了復活那些保護他的人而捨棄的雙眼和金髮,對他而言就好像是隨時都能用掉的籌碼。
 
雷瑟‧審判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終於有一天他會為了成就自己的騎士,把生命也毫不吝惜地拋掉。
 
 
******
 
『羅蘭,求求你……殺了我!』
 
雷瑟‧審判猛然坐起身!
 
黑夜裡他的舉動只是映照在窗上的殘影,那是惡夢的形狀。
 
雷瑟下意識回頭去看身旁的那個人,格里西亞,依然闔著眼,白皙的皮膚在黑暗中像沒有生命的瓷器,只有胸口微弱的起伏證明了主人的呼吸持續。
 
格里西亞‧太陽不是那麼粗神經的人──至少實質上不是,無論這個人平時的表現有多少的破綻。
 
雷瑟因為惡夢嚇醒的時候他也醒過來了,過了很久雷瑟還在看他,於是格里西亞決定睜開眼睛,黑夜裡雷瑟還是看得見東西。
 
「你作惡夢?」格里西亞低聲問。
 
雷瑟點點頭,他拂去額頭上的汗水,然後把手掌放在格里西亞的肩膀上。
 
從手心傳來溫暖的體溫會令殘酷冰塊組的首領感到安心,就公眾觀點來說這件事情十分離奇──然而是事實。
 
這幾乎表示雷瑟‧審判已經沒有其他方法能確認這個人還好好的活著。於是他沒選擇把太陽丟到禁閉室關起來,他直接把對方關在自己的寢室,這樣至少不會出現挖洞逃走的狀況。
 
能夠把審判騎士逼到這樣的極限,也是格里西亞厲害的地方了。
 
「夢到什麼?」格里西亞坐起身,笑笑地問他。
 
「夢到你被魔獄殺了。」
 
格里西亞眨了眨眼,他毫不猶豫地說:「那不是夢。」
 
雷瑟表情沉了下去。格里西亞可以感覺到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在用力握緊。
 
格里西亞對於他死了又復活的事情,在意的程度甚至比不上他濫用職權插隊購買的藍莓派。
 
「你……」雷瑟起了怒意,但是格里西亞更快一步將食指輕按上雷瑟的口,他輕輕笑著搖頭:「羅蘭他還是把我送回聖殿。」格里西亞沒有焦距的藍眸對上雷瑟的,雖然雷瑟明白那雙眼睛已經再也收不到任何的目光,卻仍然不由自主地認為格里西亞在透過那泓湛藍凝視著他。
 
「他知道教皇能復活我,所以他這麼做了,即使殺死我的人就是他本人。」格里西亞不帶有任何負面情緒地描述。
 
「格里西亞‧太陽!」雷瑟幾乎是抱著怒意把他重重擁抱入懷,有力的手臂把他的臉按進胸膛,像是不想再聽見他用那麼殘忍又無情的口吻述說他的死亡。
 
那是十二聖騎士一生之中最大的遺憾──即使後來格里西亞復活了,也不會改變眾人曾經有過的絕望。
 
「…沒有關係,雷瑟。讓我想清楚,我要想清楚。」格里西亞沒有推開雷瑟的擁抱,他的聲音很輕,也很理智,像清晨冰冷的露水,那樣澄澈,那樣清醒。
 
「羅蘭必須殺了我才能得到完整的魔王力量,而他也真的想要殺我……畢竟太陽騎士應該是他,是想要成為太陽騎士的執念讓他成為死亡領主的,也是因為我佔走了太陽騎士的位子,他才會遭到殘忍的虐殺。」
 
「那並不是你的錯,太陽!」雷瑟撫摸著他的長髮,完全不贊同。
 
黑暗裡手中的觸感同樣平滑,不需要區分燦金或銀白。
 
格里西亞側身讓臉頰倚著雷瑟的肩膀,他的唇角掛著淡淡的笑意:「沒關係,雷瑟。」他重覆說著安撫的話語:「我只是模仿著羅蘭的想法,我並不真正在意。更何況…能夠再見到你和聖騎士們,已經是光明神給我的最大好運。」
 
雷瑟‧審判依然緊繃著眉,他抱著格里西亞纖細的肩膀,不再開口打斷。
 
「…所以,羅蘭要我對他感到恐懼,懇求他停止折磨、向他哀求盡快結束我的生命。他儘可能延長、推遲我死亡的時間,要我掙扎哭叫,要我跪在他的腳下。但是他並沒有因此感覺到快意,他只是認為我應該還他一次死亡。所以,羅蘭要我死在他的眼前,因為,唯有如此,他才能不再恨我。唯有如此…他,才能從太陽騎士的束縛中被解放。」
 
格里西亞靜靜地說完,他的心思飛快運轉,像精密而完美的機械,散發著微光。
 
雷瑟深吸口氣,對等著他結論的格里西亞說:「但是,如今不能原諒羅蘭的人,是我,雷瑟‧審判。」
 
「雷瑟……」格里西亞抱住他的手臂,像抱住浮木的溺水者。雷瑟低頭去吻他,像席捲林木的野生火焰。
 
「吶…雷瑟,我想要去找羅蘭。」格里西亞在兩人接吻的間隙低聲說。
 
「你並不欠他什麼,太陽。」雷瑟說,試圖讓兩人的氣息繼續糾纏。
 
「這又不是欠不欠的問題。」太陽低聲抱怨著。
 
「如果每一件仇恨都要找到債主報酬,那麼前魔獄騎士長要接受的,是來自其他十位聖騎士的報復。」審判冷冷地說。「不是你,太陽騎士。」
 
「…認識你這麼多年,第一次聽到你說出這麼像審判騎士的台詞。」格里西亞有點不適應,但是審判騎士發揮了冷酷風格,捧住他的後腦繼續那個未完的吻。
 
天空漸漸從墨黑轉為深沉的藍,遠方似乎傳來鳥鳴的聲音。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