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7639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冰漾] Love Story 6 完

 
 
 
 
退一萬步想,人衝動一點是不是比較容易願望得遂?
 
如果我不是那麼拖拖拉拉,那麼優柔寡斷,如果我不考慮那麼多旁人的想法,勇敢跟學長在一起是不是比較簡單?
 
……而不是表面上假裝成學長學弟,進了房間才成為情侶?
 
假死藥劑裝在一個極小的玻璃瓶裡,像水一樣,透明無害。
 
可是,喝下去,我就會像個真正死去的人,欺瞞父母,被送進墓穴之中,等待結局。
 
成為一個沒有家族束縛、自由的另一個人。
 
這真的是茱麗葉的心願?或只是一個太過美好的夢?
 
……不能確定,如果易地而處,我是否能夠毅然放棄家人與朋友。
 
我知道自己追求著戀愛的同時也希望擁有家人和朋友的祝福,但精靈與人類的愛,是一個沒有未來的組合。
 
……或許死了,就不用煩惱這麼多吧。
 
低下頭,靜靜拔開玻璃瓶的瓶塞,破曉的日光灑進房間,金紅色的光卻令人感到格外悲涼。
 
我猛地仰頭飲下所有藥水。
 
 
那瞬間身體像著了火般燒痛,眼前一片黑色,世界上所有細微的聲音都離我遠去。
 
彷彿……與世隔絕。
 
 
 
----------
 
『你可明白,我的世界因你停止呼吸而全然崩毀……』
 
哀傷的聲音在我的意識中輕輕回響著,我不確定那是夢境,或是真實。
 
但我不希望那個人悲傷。
 
『這是時間在它永恆的行旅中所能預見的最悲慘的一刻!』
 
……因為茱麗葉的死?
 
有人撫摸著我的臉,溫暖的觸感,漸漸覆蓋在我的臉頰、脣上……
 
我下意識抗拒著,掙扎著,我不想醒來,我知道自己不想看見學長為我而死的那一幕,那絕對會令我想再死一次!
 
『茱麗葉……死神吸去了妳的甜蜜氣息,但是並沒有力量去摧毀妳的美麗。所以,為我醒過來……』
 
不!我不能醒,我不能醒,我不想看見學長倒下……別讓我醒!
 
 
 
 
時間:不明,夜晚
 
地點:城郊,卡帕萊特家族墓園
 
 
「醒過來,褚!」
 
熱辣辣的痛楚在我頰邊炸開,看見面色嚴肅的學長就在我眼前。
 
「不……我不能醒,否則你會……」死在我眼前。
 
我慌慌張張推著他,我要躺回去,我寧願睡那個冰冷的墳墓,也不要看見學長再度在我眼前倒下!
 
學長冷冷瞪著我,出手抓住我的肩膀,力道大得足夠把骨頭捏碎。
 
「不……」我掙扎。
 
「你醒了,這是事實。」學長說,「故事要結束了。」
 
故事要結束?
 
我茫然抬頭,學長早已換回了黑袍,眼中只有一片冷然的清明。
 
「還在作夢嗎?」他看著我,不著痕跡地放開了我的肩膀,轉頭看著開啟的洞穴,改拉住我的手,往外躍出。
 
夜空一片黑暗,雲層密佈,遠方正在雷鳴,豆大的水珠毫無預警地打在我的臉上,冰冷的痛。
 
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終至滂沱。
 
「你不是茱麗葉,你是褚冥漾,你不需要活在這個世界的邏輯裡。」
 
在滂沱大雨中,學長的聲音卻格外清晰。
 
學長不顧跌坐在地上的我身上沾染了髒污泥水的衣服,他伸手扯著我的衣領把我整個人提起來,與他的紅色眼眸平視。
 
水滴自我的額角、他的髮際滑落,隨即又自天上降下更多。
 
「學長……」我輕輕掙扎著,我知道現在自己難以面對他的注視,尤其是,那坦然而直接的露骨愛意。
 
如果這全部都是演戲就好了……
 
如果我不是妖師先天能力繼承者,他不是冰牙精靈,如果我們都是普通人,擁有相當的壽命,甚至不同性別,那我的世界是不是能夠美好一點?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為了這份背德的戀情放棄家人,放棄朋友,放棄愛我的人們和我自己的生命長度,以及作為人類的尊嚴。
 
比起茱麗葉,就這樣接受學長的我,是不是太沒有覺悟了?
 
「不要去想這些!」
 
學長用力按住我的肩膀,他極具壓迫感的眼睛盯著我看,他說:「褚,你要記住,在這裡的羅密歐和茱麗葉,他們都還太年輕。」
 
「他們並不是有覺悟,而是相較於面對往後艱困的人生,死亡只是比較簡單的路!」
 
學長把我緊抱入懷,我聽見他激動卻不得不壓低聲音在我耳邊說的話,我臉上滑下的淚水混著雨水根本分不清,但學長毫不在乎地吻著我的眼角和臉頰,然後是彼此都沾濕的脣。
 
暴雨持續打在身上的痛感,掩蓋不住那種心臟被糾結的難過。
 
學長抱著我的力道漸漸變大,舌頭侵入我的口中,將我的膽小和害怕都一一嘗遍,讓我不得不抬頭面對他。
 
「學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應該怎麼選擇。除了死亡,還剩下哪一條路比較好?全世界的人都會反對我們相愛,這樣還有好結果的可能嗎?」
 
「任何一條路都比死亡要好。」學長握緊我顫抖的手,在昏暗的天空和雨幕中,他的表情彷彿發出淡淡的光芒一般,格外清晰。
 
「褚,我相信,路是努力開闢得來,而非固定好的選擇。」他說,「就是沒有那條路,我也要開出來。」
 
「你,願意與我一起嗎?」
 
我看著他逐漸靠近的臉龐,不受控制的心跳漸漸狂亂。
 
 
 
「誰在那邊!」在黑暗的雨夜之外有火光和人的呼喊聲。
 
被他們發現我們都會死!
 
我心驚地推拒著學長的胸膛,他才依依不捨將肆虐的舌頭自我口中退出。
 
「有人來了。」我緊張地說。
 
學長不可能沒發現,但他死死摟住我的腰,不放手。
 
「已經是最後了,這樣就可以。」學長突然伸出另一隻空著的手拍了拍我的頭,安撫似地說。
 
等到一大群人出現在墓地,我已經連眼淚都忘了繼續掉。
 
……這麼一大票人來是怎樣?我記得原劇情根本沒那麼多人啊。茱麗葉的爸媽、奶媽、羅密歐的爸媽、僕人甲乙丙丁、朋友戊己、警衛庚辛、勞倫斯神父、維洛那公爵,根本所有的角色都到了吧?
 
「茱麗葉!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媽媽看見我還活著,訝異至極,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似的語無倫次。
 
「我是羅密歐,這位少女茱麗葉的一生所愛!勞倫斯神父已在神的面前讓我倆屬於彼此,我請求在場的各位允諾我們的相愛,否則這位少女將因為心碎而再度死去。」
 
學長站出來,對這群完全愣住的人朗聲宣告。
 
我打賭他們完全在狀況外。
 
「羅密歐我的孩子,你瘋了!你愛上卡帕萊特家的女兒,我等的仇敵!」唯一在狀況內的似乎是羅密歐的老爸,蒙特鳩先生。
 
他在雨中對學長大發怒大吼,但學長連鬆開放在我腰際的手也沒有。
 
「我的父親,茱麗葉是我摯愛,若您執意將我倆分開,蒙特鳩家族將失去羅密歐此人,我願意與我的摯愛一同埋葬於黃土之下。」
 
學長抽出腰間佩帶的匕首塞在我的手上,所有狀況內外的人完全不敢坑聲了。
 
我曉得學長的威脅是多麼恐怖的感覺,一反抗就會死吧。
 
……可是可不可以不要把刀子塞我手上!
 
「這……唉!命運多舛的戀人啊,老蒙特鳩,家族的仇恨再深也無法阻擋真愛,我們兩家應當讓多年仇恨冰消瓦解,成就這對戀人啊!」
 
我爸,茱麗葉的父親,居然是先妥協的人。
 
羅密歐的父母在神父和眾人的求情說服下,也接受了這件事情。
 
於是兩家握手言歡。
 
如此等等,故事居然在學長的恐怖要脅之下,順利完成了。
 
而且還是喜劇。
 
「對了學長,你有找到戒指嗎?」在皆大歡喜的完結篇之後我終於想起任務,可是我完全忘了找,只好問看看無敵的黑袍學長。
 
「哼,看你的左手吧。」學長謎樣說完我低頭。
 
戒指居然出現了!在我的……左手無名指。
 
難道這是,某種觸發關鍵劇情就會得到的道具?
 
「跟你想的差不多。」學長說,他拉著我離開眾人幾步。
 
戒指是很漂亮的霧銀色,上面鑲嵌了一枚水藍色的寶石,在黑夜中折射出層層的光輝。我不知不覺看呆了。
 
學長笑了笑,丟下傳送符,把我拉進移送陣裡,宣告:『故事完成。』
 
然後我們回到了Atlantis,彷若一個極其真實的夢境。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