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043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冰漾] Beliefs 3

Beliefs 3
 
 
我走近高中部教室區,跟許多臉上寫著『我解脫啦』的學長姊們擦肩而過。看來也不止我,全世界(原世界加上守世界)的國高中生面對生死和期末考的心態都是相同的。
 
二年C班的教室門突然被拉開,門底下發出微弱的尖叫聲,可是被一個腦袋上髮色千變萬化的人給凶狠踩過去。
 
那不奇怪,自從我發現每個教室門下都有東西之後,我也很入境隨俗地學會無視了,雖然腳下的表情真是夠哀怨的。
 
我視若無睹地踏進教室,所幸各個教室脾氣雖怪(執著別人一定要喊對你的名字,否則就殺了你,這脾氣不叫怪叫什麼),卻不會在乎是不是那個班的同學進門,所以我從學期剛開始的時候就很懂得在下課的時候到高中部去堵我哥。
 
畢竟,如果我哥不在教室,我也不知道要去哪裡才找得到他了……
 
漾學長、老哥、喵喵學姊以及我的天敵紅袍眼鏡仔聚在兩張桌子附近。
 
之所以看得到我老哥是因為他正在伸手接下眼鏡仔遞過去的飯糰。
 
「老哥,一直吃飯糰中餐會吃不下。」我走過去,拼命用眼神對眼鏡仔放出火花。
 
因為說歸說,我絕對不敢真的出手奪下老哥的飯糰──那會死的。
 
不過我還是討厭看到眼鏡仔餵飯糰給我哥,總覺得有一些不明的粉紅泡泡飄浮在附近,感覺不妙。
 
「反正萊恩三餐吃的東西都一樣,應該沒關係吧。」看見我,漾學長揚起了微笑,試圖撫平我放出的不滿電波。
 
我一直到很久以後才記起這件事情,問漾學長是不是他早就知道眼鏡仔跟我哥有某種奇怪的默契,卻不告訴我?
 
於是我們一群人往風之白園方向前進。
 
喵喵學姊不知道從哪裡拿出好幾疊精美的漆金便當盒,我才知道原來學生餐廳居然可以預定──早知道每天幫老哥預約就好了,為什麼要我陪他排隊排得要死啊……
 
五色雞頭好像早就知道我們會來白園似地已經等在那裡了,手上還有吃到一半──下一秒就吃光──的漢堡。
 
……原來他剛剛衝出教室是因為肚子餓了不等人。
 
忽視五色雞頭跟眼鏡仔的相互挑釁,我在蔥綠草地上坐下,透明的微風拂過臉頰的感覺永遠是那麼平靜舒服,縱然外界四季更迭,感覺上學長他們也仍然會一直在我身邊。
 
「…所以說,你這種人是不會有女朋友的!不用預言也知道!」眼鏡仔還在跟五色雞頭吵架,而且話題不知道歪哪去了。
 
「騙鬼!丹恩小弟才不會有,本大爺早就不是處男了!」
 
汗…不要波及到我啊。中槍的感覺很不妙,這個時候就是往漾學長那邊移動一下,感覺比較安全。
 
「出一張嘴誰不會啊,有本事就拿出證明來!」眼鏡仔吼起來了。看來『處男』這個詞對很多高中生而言是個不小的刺激。
 
「證明就證明誰怕誰!?」五色雞頭也吼起來了,我無奈搖頭,一邊羨慕著老哥的消失體質,一邊看向漾學長。
 
「五色…不,西瑞,」漾學長悠閒開口:「再不吃東西就沒了喔。」
 
五色雞頭的表情很像大夢初醒,聽了漾學長的提醒之後才發現第一格的便當菜正在快速消失中,連忙隨便丟個兩句話之後坐下來猛吃。
 
至少殺手家族的家教沒有很失敗,五色雞頭好像還懂得吃飯的時候不要說話的道理。
 
「…丹恩,你要不要一起來?」喵喵學姊的疑惑聲音停在我前面,我愣了一下,才發現自己完全沒聽到喵喵學姊在問什麼。
 
「高中部期末舞會,明天晚上。」漾學長把談話主旨說出來,不過他的表情實在奇怪,欲言又止。
 
「漾漾,你也一定要參加喔!」喵喵學姊突然轉過頭,對漾學長露出了一個極為甜美的微笑。
 
漾學長張了張口,似乎想跟學姊談條件,但喵喵學姊只是塞了一個燒賣往他的嘴裡,仍然是一張甜美的笑臉,她安撫地說:「不要擔心,學長不會知道的!時間還沒有到!」
 
這句話我完全聽不懂。哪個學長?時間是什麼意思?
 
漾學長露出了一個尷尬的表情,似乎想起了什麼很詭異的回憶。
 
「總之明天下午兩點我們去黑館找你喔!」喵喵學姊的強悍領導能力再一次發揮,眼鏡仔只是伸手拍了拍漾學長的肩膀,似乎要他認命。
 
「丹恩,你明天下午一點半在棘館大廳等我,先來幫忙好嗎?」喵喵學姊又轉過來問我。
 
舞會有什麼好忙碌的?我下意識點頭,頂多就是搬運器材什麼的吧。
 
--------
 
時間:期末舞會日下午兩點
 
地點:黑館
 
我依言陪著喵喵學姊出了棘館,結果不是到舞會現場幫忙佈置,而是跟著她到了黑館。
 
「咦……不是要幫忙嗎?為什麼是黑館?」我傻傻地問。
 
喵喵學姊笑得很詭異,說:「你幫我打個電話給漾漾,叫他下來帶你上去。」
 
我聳了聳肩,打手機請漾學長下來,原來是先找齊人手啊。
 
不過女人心海底針,我錯了!
 
…不是我喜歡吐嘈,漾學長真的出自大名鼎鼎的妖師一族嗎?
 
妖師一族居然被喵喵學姊的陽春定身術給制服了?天啊……
 
「謝謝你丹恩,現在我要幫漾漾換衣服不准看。」我們用傳送陣回到棘館,喵喵給了我一套正式的西裝之後就把我推出房門,但其實我想提醒她:幫漾學長換衣服的應該是同性的我才對啊,她不能看吧……
 
正在我望著學姊的房門板傻眼,同時為漾學長默哀的時候旁邊亮起一個普通傳送陣。令我更訝異的不是老哥的出現,而是老哥居然扛著那個四眼田雞紅袍──昏倒的──跑去敲喵喵學姊的房門。
 
「喵喵,我來了。」萊恩說,門很快的就打開,開門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茂出來的庚學姊,她的蛇眼閃耀著某種令人倒退三步的光芒,很高興接過那個紅袍,另外一隻手拿出一疊紙給我哥,難道是販賣人口……
 
……飯糰兌換卷?
 
天啊,這世道怎麼了,眼鏡仔真的是我哥的搭檔嗎……有時候我也挺同情眼鏡仔的。
 
「事情做完了,走吧!」我哥看我還在愣,直接把我拖走,於是喵喵學姊跟庚學姊的陰謀……呃,陽謀,不得而知。
 
「這又不奇怪,她們想幫千冬歲和漾漾換女裝。」我哥一邊走一邊用聊等一下去飯糰店的口吻把那兩個學姊的陽謀拆穿,我頭暈了…
 
「漾學長也太好擺平了吧……」
 
「其實他們兩個早就猜到了,只是喵喵是他們的好友,所以也沒有認真反抗啦。」萊恩聳肩,很快就把我拉到他手上兌換卷的店家了。
 
還好晚上有舞會餐點,我最近吃膩飯糰了,要每天吃飯糰我還不如跟同學去挑什麼怪物老巢,暑假去接任務吧,練習一下術法也不錯。
 
不過喵喵學姊到底想把漾學長弄成怎樣啊?我從來不覺得男人穿女裝好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