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4719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冰漾] Love Story 4

 
「……」我扶著額頭從床上坐起來,太晚睡又太早起對任何時代的年輕人來說都是一種虐待。
 
我自己的房間裡傳來驚惶的大叫和跑動的聲音,還有椅子被舉起來往地上亂撞的碰撞聲響。
 
「奶媽,妳不能半夜來察房,清晨又進我房間打蟑螂。」我試圖阻止奶媽的過度反應,但是她顯然完全聽不見。
 
確實存在著某些人類,她們無視於自身的體型優勢,卻懼怕那小小的醜陋昆蟲。
 
我拍了拍米納斯,她似乎很不情願地射出了一顆精準的水珠,我隨後撿起一隻拖鞋扔過去,蟑螂就在拖鞋的下方貢獻出他的性命了。
 
「很抱歉,我的小姐,但是那恐怖的玩意兒……」
 
「已經沒有了,奶媽。」我嘆了一口氣,看奶媽頗有份量的身軀顫抖著,說:「早上幫我去鎮上,我有事拜託妳。」
 
「找到一位有銀髮與紅髮的先生,然後把……這個手鐲交給他,並為我帶回他的話語。」我說,一邊拿下老頭公跟米納斯的鐲子交給奶媽。
 
我找不到其他可以當成我跟學長的信物的東西,這個應該算吧。
 
愛情故事裡應該沒什麼生命危險。應該吧……
 
 
當然事後我知道自己真是太天真。我忘了茱麗葉有生命危險……而且很快!
 
 
那個男人跟著茱麗葉的父母朝我走來的時候,很不幸我的反應神經和災難神經都沒有啟動,因為風和日麗,茱麗葉家的庭院又充滿著讓人放鬆的可愛小動物和青草小花的緣故。
 
我漫不經心地聽父母介紹此人來歷,反正就是有錢有貴族血統的什麼什麼,長得比沉默森林的炭妖精好看些,頭髮毛茸茸。
 
他很有禮貌地整了整衣裝,對我伸出的右手施了一個標準的吻手禮……其實我是準備只跟他握手的,唉。
 
(如果他打算吻我的臉頰,我不介意來個防身術教學。那是我去守世界旅行途中跟阿利學長學來的。)
 
更何況,我親眼看過學長的完美精靈禮節,現在看誰做都不像紳士了。
 
這個時候,就要像一個標準淑女──我冷淡地回了禮,故作矜持拉開距離,然後客套個幾句,轉身揚起輕飄飄的淡藍色裙擺閃人。
 
……我眼角瞄到奶媽回來了。
 
學長跟我約晚上十一點教堂見!
 
雖然我知道我們要假結婚,不過在這之前我都沒踏進過教堂,這股躍躍欲試的感覺應該是好奇吧?
 
因為滿腦子都是(假)結婚的事,以致於跟茱麗葉的父母晚餐時間,我對她們的問話幾乎都是以「嗯、還好、大概吧」來回答的,等到「嗯」了一個有點怪的問題的時候,我抬起臉,傻傻地問:「什麼?」
 
茱麗葉的母親說:「妳整個晚上都在失神,跟XXX先生結婚這件事情有那麼令妳訝異嗎?」
 
我傻眼了,意識到那個XXX就是下午出現的毛茸茸人。我放下叉子,說:「我不想跟他結婚,我另外有喜歡的人。」
 
這麼大膽的告白可不是我原創的,雖然我十分讚許茱麗葉的直率。
 
「妳喜歡誰?XXX有財富和聲譽,我認為沒有人比他更適合妳,茱麗葉。」老爸看起來不太高興,但是我確定有個精靈比那個我連名字也記不住的XXX更好。所以我回答:「確實有那樣的人,他英俊而且優雅,而他的家產也不比卡帕萊特家更少。」
 
「天──」媽媽呼喊,女人的直覺總是準得令人害怕:「不會是蒙特鳩家那小子吧?」
 
我點點頭。一臉的視死如歸。
 
因為對面老爸的表情看起來像是想要抄把斧頭把我砍了。
 
「我喜歡的只有他而已。跟其他人結婚,我絕不接受。」我定定地看著老爸,他猛地站起來,把雙手用力按在桌沿,我看得出他的肩膀在抖,但茱麗葉的台詞就是我的心聲,所以說得格外順口。
 
…我什麼時候也能在自己的世界裡,大膽地表白呢?
 
礙於妖師的身分,這件事情是我無法任意妄為的。
 
「不行!除了蒙特鳩家的那小子之外,妳沒有別的喜歡的對象了嗎?」老爸的表情很沉痛,可是我搖搖頭。
 
喜歡的對象是不能按照第一第二第三排序的,喜歡的人哪能排候補?
 
我搖搖頭。
 
「我不會答應的,卡帕萊特家的女兒不能跟蒙特鳩家的在一起!我們是仇敵!」老爸終於摔了椅子,拋下這些話。
 
可是我根本聽不進去,晚上,今天晚上,我就要溜到教堂去跟學長秘密(假)結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