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043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冰漾] Love Story 3

舞會一結束,我連忙衝回自己的房間把那件篷裙晚禮服給換下來,然後請奶媽來幫我把該死的馬甲給鬆開。
 
我一點也不想要23.5吋腰,真的。
 
雖然進入了這個故事情境之後就沒有時鐘了(西元一五XX年哪來的現代時鐘啊),但我還是有修過星相課的,雖然後來因為護送學長去焰之谷而翹掉大半,但看太陽和月亮的行進軌跡還是能大概判斷時間。
 
如果是陰天或是沒月亮的晚上就沒辦法了,我觀看星座判斷季節時間災難幸福等等還是很虛弱。
 
有時候也很佩服星相家們,能夠整晚甚至每天每夜觀星其實很了不起,是我的話,大概抬頭看個十分鐘脖子就僵硬了吧。
 
所以我畢業就算失業也不能去觀星。
 
茱麗葉的奶媽,就如同劇情設定的一樣,是個聒噪到讓人神經衰弱的大嬸。
 
她一邊幫我解開背後馬甲的帶子一邊念叨著剛才跟我跳舞的那位少爺有多麼俊俏,至於她到底講了哪些台詞我就不重述了,簡直就跟式青在我腦海中講話一樣花癡得讓人想給她兩拳。
 
「謝謝,我累了,請奶媽也早點去休息吧,晚安!」我邊推著她到門口邊把話講完,因為我只要不講話奶媽就會開口來填補空檔!
 
我把房門關好,但是老式的房門不能鎖。
 
確定奶媽走遠了附近也沒有其他卡帕萊特家的僕人,我鬆了口氣把裙子和馬甲什麼的女性衣物都脫光,換回我自己偷偷帶來的襯衫和長褲,然後拿起燭火走到陽台前。
 
今天晚上很晴朗,月明星稀,正適合情人幽會……
 
咳,不要嫌我噁心,我也不是自己願意這樣說的。
 
這個故事裡我最痛恨的橋段,也就是原世界的人們最熟悉的橋段,就是現在!
 
茱麗葉要在陽台前對著空氣說:『羅密歐啊羅密歐,為什麼你是羅密歐呢?』
 
然後羅密歐跪在陽台下對茱麗葉求愛,還要說:『茱麗葉啊茱麗葉,為什麼妳是茱麗葉呢?』
 
……有沒有很眼熟?這種劇情連哆拉A夢都重複過了。
 
……唉。
 
我想我再不開始學長就要從陽台下的樹叢中跳上來掐著我的脖子逼我說了。
 
這不是我們現在是不是名符其實的情侶的問題,而是,好尷尬啊。
 
我看到學長在瞪我了!
 
「咳……唉,羅密歐啊羅密歐,為什麼你是羅密歐呢?」我言不由衷地對著空氣說,祈禱除了我自己之外,沒人聽見這些笨話。
 
「沒人叫你連台詞也要照著背!只要讓故事順利進行就好了。」
 
「好痛!」我捂住額頭蹲下,學長從下面丟了一顆樹果正中我的額頭,他黑線滿臉從樹叢中現身,並且毫不費力躍上陽台。
 
「學長……按照故事進行順序,你要下次才能進我房間啊。」我抗議,第一次見面就擅闖女性房間的色狼,怎麼可能是男主角啊。
 
「閉腦,尤其不要在你腦中明褒暗貶,你真的以為我聽不見嗎?」學長隨手給了我一記敲頭,自顧自走進房間。
 
「……你說你把竊聽能力收回去了!」我含淚,他居然敲在剛剛樹果打到的位置,惡魔,紅眼殺人兔!
 
「不用竊聽能力我也知道你在想什麼。」學長看了我一眼,感覺背後真涼啊。
 
「這種話連火星人都不相信。」
 
「因為我是黑袍。」
 
「……」對於這種荒唐的理由我已經不想再說什麼了,你以為我沒跟別的黑袍共事過?摔倒王子分明就不會竊聽。
 
學長在房間裡四顧盼望,我走進去,聳肩說:「不用找了,我把房間翻遍了也沒找到戒指之類的物品。」
 
雖然我還有點期待今天晚上,不過任務最大的學長,怎麼可能真的陪我約會?
 
「找戒指是你的任務,不是我的。」學長走近茱麗葉的古典風格四柱大床,掀開蕾絲紗帳優雅坐下,單手托腮,似笑非笑地盯著我看。
 
我承認我很像是一隻被蛇盯上的青蛙,所以我很沒有勇氣地退了一步。
 
「過來,褚。」學長依然好整以暇,他越悠閒我越怕!
 
要知道學長這個火星黑袍一向講求工作效率,有時間就死命出任務,沒任務就拼命K磚塊書,如果他看起來很悠閒……那就代表他正在算計別人,正在以逸代勞等別人自己踏入他設的陷阱當中!
 
我在學長的微笑威壓下撐不了半分鐘,最後很小心翼翼很害怕走到床前,他突然出手一拉,我感到天旋地轉,就發現自己被壓制在床上。
 
「學長這是在任務中啊啊啊!」
 
「我知道,我知道。這場戲是用來約會兼培養感情的。」
 
「……」學長,你對於約會的定義是不是根本搞不清楚?
 
雖然學長說的沒錯。
 
可是蓋棉被純聊天這種事,我也不敢告訴媽媽……火星人都不相信什麼事也沒發生。
 
「褚,你對這個故事有什麼看法?」學長把臉埋在我的胸口,發出悶悶的聲音。
 
「唔,很悲傷的故事吧。」我偏了偏頭回答,移了一個舒服的位置,把大羽毛枕頭拉過來壂好。
 
「為什麼這樣問?」
 
「你剛才念了茱麗葉的台詞,你知不知道,為什麼她會說這些?」
 
我有點搞不清楚學長想說什麼。
 
「茱麗葉應該是感嘆,她家跟羅密歐家是仇敵,所以談戀愛將會受到阻礙吧。」
 
「然後呢?」學長笑了笑,翻身躺在我旁邊,玩著我黑色的長髮。
 
「然後?」我真的不懂了。
 
「…關於茱麗葉那段話的全文是這樣的:『啊羅密歐,羅密歐!你為什麼是羅密歐?否認你的父親,放棄你的姓氏;如果你不肯,那麼你只要發誓作我的愛人,我便不再是一個卡帕萊特家的人。
 
…只有你的姓氏才是我的仇敵,你就算不姓蒙特鳩,你還是你自己。
 
蒙特鳩是什麼?不是手、不是腳、不是臉也不是人身上任何的部分。啊!換另外一個姓吧,姓算得上什麼?
 
我們所謂的玫瑰,換個名字,還是一樣芳香;所以羅密歐,如果不叫羅密歐,名字雖然換掉,依舊可以保持那份優秀。
 
羅密歐,放棄你的姓氏和名字,那本來不是你的一部分,為了彌補這個損失,請把我整個人給拿去吧。』」
 
學長朗聲念出那一段台詞,他並沒有看著我,而是望著床上方的紗帳,彷彿穿透過去看著不存在的遙遠彼方。
 
「我的意思是,」學長轉過頭來看了我半晌,輕嘆了口氣,伸手撥亂我的頭髮,說:「茱麗葉認為可以為了愛人放棄一切的東西,姓名跟身分只是最無所謂的。而羅密歐……答應了她。」
 
「可是,今天晚上她們才第一次說話。」我疑問。雖然在舞會上可能是一見鍾情,但雙方能夠立刻許下這樣的承諾嗎?
 
為了一個你可能完全不了解的人,放棄身分,放棄姓名,等於放棄家人和朋友,只求和那個人在一起。這樣的決定,是不是太輕率了?
 
還是,一見鍾情的威力這麼強大,像是著了魔?
 
「也許存在著命運般的愛戀也說不定。」學長若有所指地說:「之所以能夠立刻判別戀人比其他東西重要,其中的理由應該是對自己的家人沒什麼認同感。我扮演的羅密歐,他的生活中就是跟朋友閒晃,和在家中謹守好青年的本分,他的生活其實很空洞。一直到見到了他的茱麗葉,他的生命才有所改變。」
 
「雖然如此,」我還是疑惑:「他的家人應該會傷心,而茱麗葉家的人將會因為他帶走茱麗葉,而永遠無法原諒他。他們的相愛將要承受許多人的反對與白眼,羅密歐的父親也會介紹更美麗的女孩給他,畢竟羅密歐的家境這麼好。長久下來,他們只靠愛戀能夠撐過去嗎?」
 
「我不知道。」學長聳肩:「畢竟羅密歐與茱麗葉根本還來不及碰到這些挑戰,故事就結束了。」
 
「然而,我認為他們真有決心的話,就不會在乎這些。這一點他們倒是一開始就看得很清楚,背離道德的相愛只有瞞天過海一途,他們甚至不在乎躲躲藏藏,或是偷偷結婚。下那樣的決心很難,但是一旦決定,就不能因為旁人的冷眼而後悔。如果你真的愛對方到可以背離世俗道德,那麼,就不會在乎,也不能抱怨別人的偏見。」
 
學長那對紅寶石般的眼睛盯著我看,我隱隱然覺得,他其實暗示我,要我仔細去思考某些問題的答案。
 
精靈族和妖師一族要相愛,與羅密歐‧蒙特鳩和茱麗葉‧卡帕萊特所面臨的問題相同嗎?
 
「茱麗葉──」
 
門外傳來奶媽的聲音,我嚇得跳起來,雙手並用把學長往床下推。
 
「完了,我忘了奶媽會來!」被發現羅密歐就死定了!
 
「茱麗葉──」
 
「呃……我明天派人去找你?」我手忙腳亂地說。
 
「叫你奶媽來街上,我明天會去找勞倫斯神父,幫我們舉行秘密婚禮的那個。」學長起身,一點也不慌忙地小聲交代我。
 
「婚禮!」我傻了。
 
「是啊,雖然是任務,這個場景我倒是很期待。」學長很愉快地、低頭在我額頭上輕吻,像鬼一樣瞬間就閃得不見人影了。
 
「茱麗葉──我要進來囉?」
 
我連忙翻倒床上裝睡,然後再假裝被吵醒。「奶媽……?」
 
這樣一慌亂,我就忘了去想學長話中的深意。
 
然而,這樣禁忌的愛戀,難道只有一起死的結局可以走嗎?
 
就像羅密歐與茱麗葉所選擇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