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3479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冰漾] Love Story 2

 
 
…我想現在我的表情一定難看又僵硬。
 
天曉得馬甲穿起來超緊,為了保持23.5吋細腰,有必要拿這種會把內臟也擠到變形的東西來虐待自己嗎?
 
這絕對是一種違反自然的審美觀!
 
「哎呀!多麼憂鬱而美麗的少女!令人讚嘆!這黑色的長髮彷彿帶著異國神秘的夜空,姿態如同公主般優雅雍容,妳一定是茱麗葉我的小姐!」
 
…這個唱詩班出身的人大約是茱麗葉的親戚甲,茱麗葉的老爸卡帕萊特先生的朋友。讚美別人大概不用打草稿,我賭他才見到我的裙子角這些話就講完了,沒看到四周的女性都往這裡發出恐怖的殺氣嗎……
 
我往周圍看了看,學長不知道來了沒有。
 
因為這裡是歐洲,學長也很大方沒有改變髮色,銀髮應該很閃亮很顯眼吧。
 
心裡這麼嘀咕的同時,學長也從燭光的陰影中踏了出來。
 
他身上穿著全套的正式服裝,黑色燕尾服,襯上絲質白襯衫,帥到人神共憤。
 
他臉上戴著晚宴用的假面,但完全無法掩飾俊俏的臉型,我週遭的女性無論已婚未婚年紀大小甚至包含我媽(茱麗葉的母親),眼中都發出了金光。
 
我有點無地自容,同樣是男性,為什麼處境會差那麼多…..
 
學長優雅地直直穿過人群向我走來,那些赴宴的女孩子擋也沒擋住,就被學長不著痕跡的閃避開了。
 
他對我伸出右手,說:「在闇影中你是初升的晨光,你的燦爛與美麗令人無法直視。容我無禮玷汙你純潔的手指,可願意與我共舞一曲……?」
 
我傻了。學長你突然發揮冰牙王子的基因,跟平常的暴力殺人兔風格完全不符啊。
 
好不習慣。而且我應該說「多謝稱讚」嗎?
 
我伸出的手硬是停在半空中,學長抬眼給了我一個殺人的視線,我連忙把手交到他手上。
 
……果然還是紅眼殺人兔。
 
聽說莎士比亞的戲劇都是這個樣子的,每個人講話跟唱詩句一樣,有點夢幻過頭。
 
悠揚的音樂響起。
 
卡帕萊特家不愧是這個城裡最有錢的家族之一,把整個樂隊搬到自家來耶……
 
而且仔細一看,大廳的裝潢雕金砌玉的,這讓我想到我的房間其實也很華麗。
 
「褚,專心點。你的腳步被我拖著走了。」學長低聲說,我看見他的額頭上隱約冒出了青筋。
 
是說,他就是收回了竊聽心聲的能力,卻好像還是知道我在胡思亂想,那種暴風雨前寧靜的警告表情讓我想抱頭逃走了。
 
「我下午有請禮儀老師來教我舞步。」我低聲反駁他,老師還稱讚我學得很快耶。
 
「要嫁進冰牙族,你的程度還不夠看。」學長露出邪惡的笑容,拉著我的手突然轉了三圈,我忘了壓裙子,蓬蓬裙飄起來了啦……會不會走光?
 
「誰要嫁進冰牙族啦……」我回答。小心翼翼看了一下裙子,還好,沒有走光。
 
「不然你想被綁架進冰牙族嗎?我沒差,你可以二選一,自己決定。」學長涼涼地說,他的表情邪惡到我想伸手捏他的臉頰。
 
可惜手還握在他的手上。
 
「我要第三條路。」繼續伴隨下一首音樂跳舞。
 
「沒有那種東西。」學長又很耍花招地轉了兩圈,然後把我們的腳步帶離舞團中心。
 
跳舞其實很累。
 
我們在牆的附近停下來,正要說話,茱麗葉的奶媽跑過來。
 
「小姐,妳媽媽要跟妳說話。」奶媽說。
 
學長忽然學起了劇中人的台詞,問奶媽:「這位小姐的母親是誰?」
 
奶媽理所當然回答:「少爺,她的媽媽就是本宅的女主人,小姐就是她親愛的獨生女兒,我告訴你,要是誰能幸運娶到這位小姐,就能繼承這家的全部家財。」
 
我無奈向學長點個頭就被拖走了。
 
不管在哪個國家,歐巴桑都是最恐怖的生物。不宜反抗。
 
我看見學長也跟同伴離開了,同伴似乎露出驚訝的表情,因為劇情中我的身分是他們的仇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